经典小说

  • 相见欢

    2018-12-8 10:56

    文/ 张爱玲  氨斫恪!  班龋表姐。”  两人同年,相差的月份又少,所以客气,互相称表姐。  女儿回娘家,也上前叫声“表姑”。  荀太太忙笑应道:“嗳,苑梅。”荀太太到上海来发胖了,织锦缎丝棉袍穿在身 ...

  • 文/ 李大钊  思想本身没有丝毫危险的性质,只有愚暗与虚伪是顶危险的东西,只有禁止思想是顶危险的行为。  近来——自古已然——有许多人听见几个未曾听过、未能了解的名辞,便大惊小怪起来,说是危险思想。问他 ...

    浏览全文阅读 [10]点评
  • 你带手帕了吗

    2018-12-7 13:27

    文/ 赫塔·米勒  小时候,每天早上妈妈都站在家门口送我出去,她会问一句:“你带手帕了吗?”我没有带手帕,所以要回到屋里拿块手帕。我从来不主动拿手帕,是因为我在等妈妈问我。手帕就是妈妈在早上疼惜爱护我的 ...

    浏览全文阅读 [10]点评
  • 在南下的火车上

    2018-12-7 13:21

    文/ 席慕蓉  有时候,对事物起了珍惜之心,常常只是因为一个念头而已,这个念头就是:——这是我一生中仅有的一次,仅有的一件。  然后,所有的爱恋与疼惜就都从此而生,一发而不可遏止了。而无论求得到或者求不 ...

    浏览全文阅读 [19]点评
  • 桃园

    2018-12-7 13:17

    文/ 废名  王老大只有一个女孩儿,一十三岁,病了差不多半个月了。王老大一向以种桃为业,住的地方就叫做桃园,——桃园简直是王老大的另一个名字。在这小小的县城里,再没有别个种了这么多的桃子。  桃园孤单得 ...

  • 寻访“画儿韩”

    2018-12-7 13:09

    文/邓友梅  掐指一算,这一带足有三十年没来过。第一监狱门前那“无风三尺土,有雨一街泥”的“自新之路”已铺了柏油,“梨园先贤祠”所在地“松柏庵”盖起了大楼,杨小楼的墓地附近办起了学校。往南走有“鹦鹉家 ...

    浏览全文阅读 [10]点评
  • 孩子王

    2018-12-7 13:02

    文/ 阿城  一  一九七六年,我在生产队已经干了七年。砍坝,烧荒,挖穴,挑苗,锄带,翻地,种谷,喂猪,脱坯,割草,都已会做,只是身体弱,样样不能做到人先。自己心下却还坦然,觉得毕竟是自食其力。  一月 ...

    浏览全文阅读 [10]点评
  • 文/ 黄碧云  ──我原以为我可以与之行厮守终生的。  她叫做许之行。我初见她的时候,我们还是一年级生。我上那“思考的艺术”导修课,那是一年级生必修的科目,我便遇见了她。  她是我知道唯一穿旗袍绣花鞋上 ...

    浏览全文阅读 [10]点评
  • 魔旦

    2018-12-7 12:47

    文/ 严歌苓  从图片册里的照片上,我完全辨不出阿玫的性别。图片册是60年代印的,集的照片是从19世纪50年代到20世纪60年代的中国移民。阿玫属于30年代唐人街的显赫人物,当时是16岁。棕色调的黑白照片上,阿玫模糊 ...

    浏览全文阅读 [12]点评
  • 守护的天使

    2018-12-7 12:36

    文/ 三毛  耶诞节前几日,邻居的孩子拿了一个硬纸做成的天使来送我。  “这是假的,世界上没有天使,只好用纸做。”汤米把手臂扳住我的短木门,在花园外跟我谈话。  “其实,天使这种东西是有的,我就有两个。 ...

    浏览全文阅读 [10]点评
  • 懒鱼馋灯

    2018-12-7 12:20

    文/ 李碧华  黄安的妻子不是人。  这是黄安的寡母,“她”的婆婆,在米已成炊之后方才知晓的。  她的名儿唤银婴。  银婴最初入门,决计不是这副情状。  当初,她一身细皮白肉,敏感多泪,仿似水造。上身轻 ...

  • 懒鱼馋灯

    2018-12-7 12:20

    文/ 李碧华  黄安的妻子不是人。  这是黄安的寡母,“她”的婆婆,在米已成炊之后方才知晓的。  她的名儿唤银婴。  银婴最初入门,决计不是这副情状。  当初,她一身细皮白肉,敏感多泪,仿似水造。上身轻 ...

    浏览全文阅读 [10]点评
  • 卜算子

    2018-12-7 12:14

    文/ 黄丽群  他们的每一天都是这样开始的,起码在他身体坏了之后,他们的每一天是这样开始的:伯起得早,他起得晚,但不会太晚;闹钟醒来,冲澡,仔细地刷牙,他看牙医是不太容易的;在镜子检查自己,看起来没事, ...

    浏览全文阅读 [12]点评
  • 樱桃青衣

    2018-12-7 12:07

    文/ 李碧华  唐,天宝初年,玄宗“开元之治”盛世已过。皇上宠爱杨妃,重用外戚奸臣,政治日趋腐败。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安禄山坐大随时发动叛变。  世局纷乱,仍有渴想当官的人。  范阳有位书生,卢姓 ...

    浏览全文阅读 [11]点评
  • 无爱纪

    2018-12-7 11:52

    文/ 黄碧云  “我在渐暗下来的房子想着你。但你已经不在了。我还爱你么?”  “在这难以安身的年代,岂敢奢言爱。”  “如果你还收到信,你会读我的信吗?我写的时候,总是觉得你不会读我的信。读我的信的,一 ...

    浏览全文阅读 [13]点评

经典小说推荐

热点经典小说

最近经典小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