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小说

  • 世上只有娘子好

    2018-12-10 09:11

    文/ 董妮  “亢儿、亢儿……你醒醒,别吓娘啊!”  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在高亢耳边不停地唉叫。  那可怕的音调像拿刀尖刮玻璃,让高亢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立敬礼了。  “吵死啦!”高亢想摀住耳朵,却发现整个 ...

  • 铁齿将军

    2018-12-9 09:55

    文/ 佟月  四周是她所熟悉的景象,虽有些昏暗,但身在其中的她似乎知道自己在哪里。未思及现下是何时,或自己为何在这里,她只是端坐着。四周没有任何一个人,但她并不惊慌,只是略微张望了一下。就在她将起身、寻 ...

  • 爱在紫禁城

    2018-12-8 13:55

    文/ 朱妍  朱敏噘著嫣红粉唇气呼呼从「宁寿宫」冲出来,路过的宫女太监纷纷走避,目送她横冲直撞穿过错落的楼殿廊糜,像匹脱缰野马直闯进御花园。  御花园里奇松古柏碧绿蓊郁,琼花瑶草吐蕊绽放,美似一片花海。 ...

    浏览全文阅读 [16]点评
  • 不嫁不相识

    2018-12-8 12:16

    文/ 艾默  暮春时分,位於洛阳城的江府後花园,此刻正是百花齐放、绿柳垂扬,景致最美的时节。  可就在这时,江府大厅忽然传来一声娇暍,硬生生地破坏了这宁静的午后。  「爹,我不嫁,说什么我也不嫁!」江絮 ...

    浏览全文阅读 [17]点评
  • 2018-12-4 11:35

    文/ 萧红  在我们的同学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手:蓝的,黑的,又好像紫的;从指甲一直变色到手腕以上。  她初来的几天,我们叫她“怪物”。下课以后大家在地板上跑着也总是绕着她。关于她的手,但也没有一个人 ...

    浏览全文阅读 [26]点评
  • 最简单的语言

    2018-12-4 11:01

    文/ 叶倾城  洪水来临时,他辗转万里,跋涉七个小时,为了确定她的生死,那是爱情的推动;而他们最后的分手,却是生命最惨烈的真相。  最简单的语言  如此简单的几个字,  他从来不肯说出口。  其实,也没 ...

    浏览全文阅读 [14]点评
  • 我在凤凰树下等你

    2018-12-2 12:54

    文/ 谢庆浩  秦珂和夏军是对恋人,周末里,他们一起到双角峰游玩。双角峰尽管位置偏僻,但风景秀丽,尤其是山上长满了桃金娘。桃金娘盛开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粉的红的花朵,更是美得让人陶醉。  到了双角峰脚下 ...

    浏览全文阅读 [17]点评
  •   梦里又见阿惠,还有那个桃花盛开的小山村。认识阿惠那年我二十三岁,从部队复员分配到铁路工程队已有三余载。常年累月沿线架桥筑路,单调枯燥的野外生活,让我青春躁动的心也一度陷入寂寥。  短篇小说:在那桃 ...

    浏览全文阅读 [22]点评
  •   丽娘,杜妈妈叫你呢。”“我知道了。”屋里,一个青衫少女立在一名白衣少女的后面。青衫女子虽是妩媚妖艳,却不及那白衣少女分毫。她美得那样自然,清新脱俗。眸子里的恬淡,忧郁格外惹人怜惜。两人站在一起,就 ...

    浏览全文阅读 [29]点评
  • 鸿鸾禧

    2018-11-28 13:13

    文/ 张爱玲  娄家姊妹俩,一个叫二乔,一个叫四美,到祥云时装公司去试衣服。后天他们大哥结婚,就是她们俩做傧相。二乔问伙计:“新娘子来了没有?”伙计答道:“来了,在里面小房间里。”四美拉着二乔道:“二姊 ...

    浏览全文阅读 [31]点评
  • 卖红苹果的盲女子

    2018-11-28 13:10

    文/ 严歌苓  才上山时天小晴,三四个弯一转,雾跟稠奶一样。到山顶时天白了,我们的司机常年颠在川藏线上,停下车,他也转颈子看,也说天哪能这样白。女兵都扭着腿跑,一路上没茅房,都说要炸了。跑出里把路,四五 ...

    浏览全文阅读 [25]点评
  • 一天

    2018-11-28 12:54

    文/ 陈村  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张三睡得正香,母亲起来,热了泡饭,来叫张三。“三儿!三儿!”张三听见了,但不想说话,翻身朝里又睡。母亲又叫“三儿!”张三很不情愿地睁开半只眼睛,看看老虎窗外黑黑的天,又闭 ...

    浏览全文阅读 [39]点评
  • 花非花

    2018-11-28 10:52

    文/ 陈小庆  “民国”年间,我在北平摆地摊儿。  我的地摊上全是古董,像康熙用过的砚台妆台,乾隆用过的酒壶夜壶,还有落款为唐伯虎的慈禧少女时代的画像,苏东坡闲时手抄的《红楼梦》全本……都是不得了的东西 ...

    浏览全文阅读 [21]点评
  • 奶奶的玉簪子

    2018-11-28 10:47

    文/ 王秋珍  奶奶的玉簪子不见了!  那个玉簪子,是当年奶奶的爸爸送给奶奶的妈妈的定情信物,奶奶一直视之如命。每天早上,奶奶再忙都会把发髻梳得一丝不乱。玉簪子被奶奶摸得日益剔透,散发着温润的光。它安安 ...

    浏览全文阅读 [23]点评
  • 画皮

    2018-11-28 09:59

    文/ 杨海林  我小的时候生活在一个叫三坝的小村,那里总共几十户人家,两三百人。“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村里要抓一个阶级斗争的典型,开会讨论了几天,总是确定不下人选──这个村几代人都是土里刨食的主,肚皮尚 ...

    浏览全文阅读 [20]点评
12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