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糖是甜的,你也是

    2018-12-2 09:51

    文/ 既禾  一年有多长,大概弹指都奢侈。但年少的方程式加了青涩懵懂的催化剂,转瞬,反应生成将要过冬的松鼠。  我一头扎进树洞,谨小慎微了起来:把惊鸿一瞥藏进去,把怦然心动藏进去,把重重心事藏进去,把所 ...

    浏览全文阅读 [101]点评
  • 文/ 陈小艾  1.  合肥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凌晨漆黑又有着点点星光的天空。凌晨5点的火车站,我拖着行李箱从火车上下来,被拥挤的人潮推着往出口方向走。  那是大四那年的寒假,我在结束了最后一门考试后,捏着 ...

    浏览全文阅读 [129]点评
  • 少年已乘鲤鱼去

    2018-12-2 09:42

    文/ 陈若鱼  我见过幽深宁静的街巷,诗意朦胧的远山,却再也没见过你那一双充满诗意与哀愁的眼眸。  你是否还记得初次相见?  细雨烟云的小镇,鲤鱼跃龙门,人潮之中我独独看见你,琥珀色的眼眸里,有我湖蓝色 ...

    浏览全文阅读 [103]点评
  • 文/ 温言  我和许明朗都是嘴硬心软的人。说起来,争吵冷战这种小把戏对我们而言,简直就是清汤挂面一样随便。  【1】我讨厌那个叫许明朗的男孩子  我和许明朗不一样。  举个例子,我好吃又懒做,许明朗同样 ...

    浏览全文阅读 [126]点评
  • 文/ 既禾  邱鹿  2015年的暑假,我报名参加了学院组织的暑期实践,沿着记者范长江曾经的路线一路采访调研,展现当代的中国西北。  动员会上,有老师介绍说这一年共有九条路线供组员选择,而组长一般是研究生的 ...

    浏览全文阅读 [177]点评
  • 文/ 花青瓷  一  我所在的城市,早在十月初便下了第一场雪。如今已是深冬,当别的北国城市纷纷扬雪,这里的气温却莫名地从零下向零上逼近,一场淅淅沥沥的雨加雪突如其来。秋末未掉尽的黄叶跌到地上,被雨水湿嗒 ...

    浏览全文阅读 [148]点评
  •   他比她,足足大了十岁,他和她是在朋友的一个婚礼上认识的,她是伴娘,结婚的男主角是他的好哥们。她在婚礼上的蹁跹起舞,吸引了他目光。  爱情短篇小说:他比她,足足大了十岁  毫无疑问,刚开初接触,他对 ...

    浏览全文阅读 [309]点评
  •   白桥遇上许歌是缘分天注定。  谁会知道那天是白桥第一次出远门,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而偏偏许歌在那一天急急忙忙的赶去学校报到,那是大学新生报到的最后一天。  碰撞之后才发现车票拿错了,白桥急红了眼眶 ...

    浏览全文阅读 [138]点评
  •   我们生活的世界总是漫不经心的让深情之人遇见深情之事,讽刺如个笑话。“你是傻子吗!”这是顾安初见林离时说的第一句话,那一年两人同是十岁。  刚刚放学的顾安被妈妈牵着手往家走,却在半路看到只穿了一件薄 ...

    浏览全文阅读 [105]点评
  • 我终究没有等到你

    2018-11-28 14:07

      女人很奇怪,总是想了解喜欢的人的前女友,了解和自己本来毫无关系的经历。如果你也曾一条条翻过他前女友的各种社交帐号的状态,我想你一定懂得我写下的故事。  我终究没有等到你。只剩偶尔想起你。  短篇小 ...

    浏览全文阅读 [104]点评
  • 林苏,我喜欢你

    2018-11-28 14:01

      林苏,我喜欢你。”站在林苏面前的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男生直视着林苏,满脸通红,双手紧握成拳头,手心里冒出了许多汗水,使得手掌心黏滑滑的,林苏飘逸的长发轻拂过男生的脸庞,林苏用食指把被风吹乱的 ...

    浏览全文阅读 [259]点评
  •   高中同学聚会,偌大的包厢里,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玩得正起劲,坐在我对面的班长突然站起身,做了个手势让大家放安静。  她笑着说:“我们不玩真心大冒险,就问大伙一个问题吧。”  短篇小说言情:他没结婚 ...

    浏览全文阅读 [171]点评
  • 茉莉的最后一日

    2018-11-28 12:49

    文/ 严歌苓  一幢、一幢、一幢相似的小楼数过去,第二十八幢里就住着茉莉。茉莉后面还有两幢楼,街就没了。接壤的是一大片杂树林,叫橡树公园,乍看一个人影也不见,据说里头干什么的都有:有杀、有奸、有劫,连同 ...

    浏览全文阅读 [380]点评
  • 文/ 心在远方的人  在严鸿飞的记忆里那是一个非常寒冷的秋天,北方的秋天从来也不会如此,隔三岔五的下着雨,就算不下雨的日子到处也都是阴郁潮湿的。然而就在那么个晴空万里的日子,她和他说了再见之后转身而去。 ...

    浏览全文阅读 [231]点评
  • 文/ 云归梦里  你若余生,无孔不入  ——二十年无望的等待  我与他其实并不很熟,只是为了一点事要去找他,就托了朋友带我去他家。  他事业有成,想象中他应该住花园别墅的,却不料,去时才知道,他住在老街 ...

    浏览全文阅读 [138]点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