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

  • 文/晓吻  我叫苏小飞,我爷爷是个精通玄门道术的阴阳师傅,如果你看过之前我一个同学讲过的发生在他表姐和他表姐儿子身上的灵异事件就一定不会陌生。作为阴阳师后代的我,将要面临的使命无疑是接受并学习爷爷的一 ...

    浏览全文阅读 [48]点评
  • 旅途惊魂(下)

    2019-6-4 14:20

      “这!…..哎….我说这位兄弟!哦不对,浅蓝!色字头上一把刀啊,你也别太难过了,事已至此!我们要想办法化解泡泡的怨气才对啊!”等浅蓝说完之后,语战连忙说到。  “可是!泡泡他为什么不直接找我,和圈圈有什么关 ...

    浏览全文阅读 [52]点评
  • 旅途惊魂(中)

    2019-6-4 14:09

      圈圈忽然两眼翻白,突然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三个根本就没有看到。全月继续开着车子往回去的方向行驶,车里后座的宇轩就这么两眼一直盯着圈圈,嘴巴里还念叨着“我说圈圈,你这到底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运气会这 ...

    浏览全文阅读 [51]点评
  • 旅途惊魂(上)

    2019-6-4 14:02

      2014年国庆节到了,突然之间,浅蓝惊讶的发现身边一些亲朋好友似乎都带着大包小包旅游去了,剩下独自一人的他,难免觉得自己倍感落寞。夜晚已经来临,浅蓝一个人坐在自己的电脑桌旁边,对着电脑发着发呆,他真的 ...

    浏览全文阅读 [59]点评
  • 鬼蟑螂3

    2019-6-4 13:51

    文/ 孤独的修者  胡志看着女友的尸体,双眼通红,本来因为工作缘故而布满血丝的双眼,此时看起来相当的恐怖,胡志咬紧牙关,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他把拳头捏得发紫,他发誓一定要将凶手绳之以法,就算凶手仅仅只是 ...

    浏览全文阅读 [48]点评
  • 鬼蟑螂2

    2019-6-4 13:30

    文/ 孤独的修者  凌晨一点钟,胡志赶到了案发现场——市区的一栋居民楼。  还是一样的死状:比较完好的头部,黝黑而皲裂的皮肤,还有那四肢和腹腔骨肉尽失的诡异现象。  不过,这次的尸体是在浴室里发现的,更 ...

    浏览全文阅读 [49]点评
  • 鬼蟑螂1

    2019-6-4 10:56

    文/ 孤独的修者  夜深了,银月当空,皎洁的月光透过木制的破烂窗户,照射在地上,形成了一个狭窄的,如白霜般的方形亮区。  方形亮区中,有一条状物斜斜的从亮区的一端,直径穿到了另外一端。  条状物颜色很深 ...

    浏览全文阅读 [48]点评
  • 文/于珏  容靖骅在艾俪的催促下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驱车追去。  只见艾薇到了青城司令部门口,付了车夫钱后,就急冲冲地朝司令部步去。  容靖骅将车停在巷子口,随后隐在暗处偷望。  司令部的警卫见了艾薇倒 ...

    浏览全文阅读 [51]点评
  • 文/于珏  女主:艾薇  女二:艾俪  男主:容靖骅  康司令:康智军  艾俪在玄机子道长的咒语声中,从墙里缓缓走出,她走路无声,身后更无影,面色苍白如同一尊雕塑。  “见过玄机道长!”艾俪恭敬地朝玄机 ...

    浏览全文阅读 [49]点评
  • 文/ 于珏  女主:艾薇  女二:艾俪  男主:容靖骅  艾薇与艾俪是对双胞胎姐妹,两姐妹出生时不巧赶上七七卢沟桥事变,举家逃往南方,不想中途遇上一伙土匪,艾俪不知所踪。  十八年后,艾薇留洋归来与容家 ...

    浏览全文阅读 [59]点评
  • 文/晓吻  我有些反胃,直觉告诉我这茶碗里根本不是什么茶水而是掺杂了某种我不知道的药物的血水。  血水?为什么我会这么认为?为什么…  刚喝进一口心脏就突然剧烈的狂跳起来,接着是我的身体,很热仿佛有股热 ...

    浏览全文阅读 [48]点评
  • 文/晓吻  不远处的桥头一个老婆婆正坐在那里,手中端着只黑色的碗,面无表情的望着某个方向招手,动作十分缓慢嘴中断断续续的哼念着什么…  走一走停三停,凡尘俗世莫提情。黄泉路上回头望,阴阳相隔两茫茫。孟 ...

    浏览全文阅读 [48]点评
  • 文/大禹槐下客  记得后来又点亮了火把,四人各举一支,火苗上也跳起了花花绿绿的人影。人们还在惊恐或激动中,观众里充斥着各种噪杂的声音,那景象乱的很。  见其中只有韩九子叔在那里站着,抱着胳膊不动声色地 ...

    浏览全文阅读 [79]点评
  • 文/大禹槐下客  这天是姥爷生日,晚上邀来几个客人对饮,我也搀和进去吃饱饭就倚在炕边听大人们谈话。对起初谈的内容我基本不感兴趣,唯独对后来梁三叔谈的鬼灵道的事听得入迷,至今那些情节还记得清清楚楚。   ...

    浏览全文阅读 [66]点评
  • 文 / 晓吻  秦师傅找了一块抓绒的黑布扑在纸人身上,然后又将事先准备好的火盆冥纸还有两根大红蜡摆在纸人旁边。爷爷又叫我把没有撒到花园里剩余的米交给秦师傅,还反复叮咛我无论看到什么或听到什么绝不要出声音 ...

    浏览全文阅读 [49]点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