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 请允许我尘埃落定

    2019-1-17 11:51

      爱是一件吃力的事情,它会耗掉你的青春。当时间的河流不肯停歇地向前奔涌的时候,我在无望的守候里,心甘情愿地登上了别人的岸。刻舟求剑,只能让爱留在最初的年华里。  陈卓用所有的积蓄在江边买了一处房子, ...

  • 我没有很想你

    2019-1-17 11:46

      我只是在走到某个路口的时候才会想起你;我只是看碟看到一半的时候才会想起你;我只是听歌听到中间时才会想起你。我真的没有很想你,我只是在我不想想你的时候想起你。  这样真好,我没有很想你,我没有想你想到 ...

  • 爱情你追我赶

    2019-1-17 11:41

      我决定追于乐乐  十年前的于乐乐是个有着细长凤眼的小个子女生,不漂亮,但聪明,每次考试,总把第二的位置留给我,自己坐第一。  我想只要我愿意,我是能考第一的,问题是我这人打小就以做十大杰出青年的标 ...

  • 提来米苏之恋

    2019-1-17 11:33

      女生版  我想我只是这个学校里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我从来不穿淑女的裙子、性感的靴子。我只穿黑色的衣服和牛仔。走路的时候也不会左顾右盼。低头,直视,是我的一贯姿态。惟一不同的是我的睫毛是蓝色的。   ...

  • 真实的塑料花

    2019-1-17 11:23

      我向来不喜欢塑料花,无论它做得多真,我还是觉得假,而且因为以假乱真,愈发惹我讨厌;但是自从六年前,听陈清德说"那个故事",我对塑料花的印象就改变了,每次看见塑料花,即使那种做得极粗拙的,也会由心 ...

    浏览全文阅读 [11]点评
  •   那条街,有很多老槐树。夏日,浅白浅白的槐花,香满一条街。他们搬来时是冬天,槐树尚未露风情。  路西第五棵树旁,有一家面包店。玻璃橱窗干净透明,里面有对对情侣,坐在绿色秋千椅上,闲适地吃蛋糕,喝珍珠 ...

    浏览全文阅读 [10]点评
  • 那个夏天的爱情

    2019-1-17 11:11

      我知道她听施特劳斯,吃肯德基,喝巴西现磨,穿着得体的灰色套裙在写字楼里自在地忙碌。但那只是以前。后来,她与我相恋,这一切便消失了。  记得是1997年。那一年,我开始了自己所谓的事业,她跟着我,义无反 ...

  • 破釜沉舟的爱情

    2019-1-17 11:06

      隔壁办公室的女孩每次过来向设计室的一个工程师借橡皮时,同事们就调皮地唱起了《同桌的你》:“你从前总是很小心,问我借半块橡皮……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林洋是刚刚毕业来这家文化公司上班的,每每看到这样 ...

  •   和马兰花的单亲房子被韦章同志插了一脚进来后,正式宣布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春天来时,我们吉祥三宝搬进了新家。  马兰花最近表现异常,早晨,六点还不到就猫在洗手间里化妆,最最奇怪的是五音不全的马兰花居 ...

    浏览全文阅读 [10]点评
  • 爱在左,还是右

    2019-1-17 10:55

    文/ 佚名  她认识他一段日子之后,才发现他这个习惯的。一起在路上的时候,他会走在她的左边。起初以为是巧合,后来悄悄故意站到他的左边去,总会被发现,他会停住脚,特意绕到左边去,望着他简单自然的表情,心里 ...

  • 陪恋、演恋与婚恋

    2019-1-17 10:46

      小老乡阿彦要结婚了。3个月前,她还没有男朋友。  阿彦不是闪婚。未婚夫是阿彦以前的恋人,她的高中同学凯。阿彦和凯2002年大学毕业后,谈了两年多的恋爱,结果分手了,因为一个冰激凌。  那是2004年的一个 ...

  •   他喜欢童年时代在北方生活的每一道关于美味的记忆,那都是他小时候的味道。他希望她可以和他一样喜欢他小时候的那些味道—  北京还刮着风的时候,我就认识了这个男人,他看上去属于任何内心依然存在幻想的女孩 ...

  •   上天没有赐予我们完整的家庭,精致的面孔,但我们依然拥有理想,以及,一颗善良的心。  小美  来这个大家庭的第一天,我就见到了小美。狂乱不羁的头发,桀骜不驯的眼神,倔强地站立在我面前。阿姨告诉我,她 ...

  • 冬天的栀子不开花

    2019-1-17 10:17

      陈栀子17岁的时候,念高二。上课的时候,身后总是有人注视自己,转回头,便看到冬天。天气冷,冬天却穿得少,不过是一件薄薄的毛衣,他是一直看着自己吧,眼光撞在一起,反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就傻傻地笑。   ...

  • 文/ 佚名  找一个不爱的人结婚会怎样?  1995年,我创业失败,灰头土脸回到家乡。  在父母的安排下,我和她结了婚,亲友们都来道贺,说我娶了镇子里最漂亮的姑娘。  我笑笑,没有说话。  如果可以,我是不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