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访问

不用害怕

加州一个小镇上的警察发现一个独自在大街上徘徊的金发碧 眼的小女孩,她只有2岁半,长得非常迷人,但她既说不出叫什么 名字,也弄不清家住在什么地方,最后无可奈何的警察开始翻她的 衣兜,希望能找到有关身份的线索,小女孩没反抗,却嫩声嫩气地 说:“别害怕,我没带枪!”

我教老师

头一天去上学的儿子放学回来。妈妈问:“孩子,今天老师都教 你些什么?” 儿子说:“他什么也没有教给我,反倒问我‘一加二是几?’我就 教他说:‘是三’。”

研究成果

一个12岁的小女孩写信给电视台商业部,说她发现了一种灭 鼠药,它比任何药物都有效。然后又问:是否猫也可算作研究成果?

给妈妈的礼物

妈妈今天过生日,两个孩子要她卧床休息。她闻到从厨房飘出 阵阵诱人的肉香,高兴地等着孩子们给她端来早餐。 可是,过了一会,孩子们叫她起床,她出来一瞧,只见两个孩子 坐在餐桌旁,每人面前放着一大盘火腿蛋。一个孩子对她说:“这就 是我们送给您的礼物――我们给自己做饭了。”

给妈妈的礼物

妈妈今天过生日,两个孩子要她卧床休息。她闻到从厨房飘出 阵阵诱人的肉香,高兴地等着孩子们给她端来早餐。 可是,过了一会,孩子们叫她起床,她出来一瞧,只见两个孩子 坐在餐桌旁,每人面前放着一大盘火腿蛋。一个孩子对她说:“这就 是我们送给您的礼物――我们给自己做饭了。”

不打自招

南酋7岁了,还是非常调皮。有一次,母亲一本正经地对她说: “南酋,你也该懂事了,再这样调皮下去,将来你的孩子肯定也 是个调皮鬼。” 南酋得意忘形地高声嚷了起来: “好啊,好啊,这回妈妈可是不打自招啦!”

“看见那人在找”

约翰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一张大面额钞票,对妈妈说:“这是 我在外面捡的!” 母亲不相信,问:“果真是捡来的吗?” “是真的。”约翰回答,“我还看见那人在找呢?”

数指头

公寓的木板门边,木匠的儿子新太郎在哭泣,房东见了,便走 过去问他。 “小新啊,怎么回事?手指头怎么啦?” “伯伯,我想知道狗有几颗牙,就把手伸进狗嘴里去数。” “啊呀!” “谁知道,那条狗也想数数我有几个指头呢!”

恍然大悟

丈夫打电话来,说今晚有应酬,不能回家吃饭了。儿子问:“妈 妈,什么是应酬?” 我向儿子解释:“不想去,但是又不得不去,就叫作应酬。” 儿子恍然大悟。第二天早上他要上学了,向我说:“妈妈,我要 去应酬了。”

没有人

一天,年幼的杰克在院里坐着,他见一个不相识的人进来。 他便问道:“你是谁。” 这人答道:“我是你的伯父,我的名字叫‘没有人’。” 这人看见一些衣服便拿跑了。 杰克一见这情形,便喊道:“妈妈,有人把我们的衣服拿去了。” 他母亲问道:“是谁呀?” 杰克答道:“没有人。” 他母亲以为他在开玩笑,便微笑着道:“亲爱的,你在开什么玩 笑。” 杰克更加高声喊道:“有人把我们的衣服拿跑了。” “谁呀?” “没有人。” 母亲又笑了笑道:“亲爱的,不要打扰我了。我在给你做一件新 衣裳呢。” 杰克差不多哭了,喊道:“有人把我瓧? ...

两种可能

冬天,维佳一家坐在壁炉前干闲事。母亲见他哥哥不在了,便 问维佳:“你哥哥到哪儿去了?” “可能下河去了。” “下河去干什么呢?” “有两种可能”维佳说,“如果冰厚,他也许在溜冰;如果冰薄, 他也许在游泳。”

最佳“动物”

父亲和两个孩子在看电视里的“动物世界”,突然来了灵感,就 间孩子: “我来考考你们:世界上许多动物中,哪些动物既能给你们肉 吃,又能给你们皮鞋穿的?” 两个孩子想了一会,立刻一起答道:“那是爸爸!”

“未来”尿床了

娜塔莎:“爸爸,‘同志’是什么意思?” 爸爸:“比方说,我、你,还有你的同学,我们都是同志。” 娜塔莎:“‘政府’又是什么意思?” 爸爸:“政府是一个管理机构。比方说,在我们家里,你妈妈就 是政府。” 娜塔莎:“那么‘未来’是什么意思呢?” 爸爸:“未来就是希望。比方说,你的小弟弟……” 半夜里,娜塔莎喊爸爸:“同志,赶快叫醒政府吧,未来尿床 了!”

自寻烦恼

星期天,小由美子跟爸爸去动物园看狮子,他们来到狮子馆, 小由美子高兴得不住地问这问那,看了一会,她突然显得不安起 来,爸爸问她有什么不顺心的事。“爸爸,我有点害怕,”小由美子 颤抖着声音答道:“如果这头狮子挣脱出宠,把你吃掉的话,那我该 乘几路电车回家呢?”

小 猫

爱丽丝阿姨:“上次在这儿看见一只小猫,它现在怎样啦?” 玛丽:“啊,难道您不知道吗?” 爱丽丝阿姨:“我一无所闻。它死了吗?” 玛丽:“没有。” “你把它送给朋友了吗?” “没有。” “那么,我就不明白了。它现在怎么啦,玛丽?” 玛丽:“它已经长成大猫了。”

真主的星星

儿子:“爸爸,领章上有几颗金星的兵是干什么的?” 爸爸:“那是军队的司令。” 儿子:“这么说,真主就是世界上各国军队的总司令了,因为他 那里的星星多得数不过来!”

手脏吃饭

爸爸:“汤姆,如果我像你那样,手这么脏就吃饭,你会说什 么?” “我应该懂礼貌,什么也不说。”

什么风可怕

一天,丽莎与她的小伙伴尼娜谈起了风的厉害。 丽莎说:“台风真可怕啊!我家的栅栏前几天都给刮倒了” “破伤风才可怕呢”小尼娜不无恐惧地说,“我隔壁的库柏爷 爷都送往医院抢救去了!”

懂事的树木

一天,维佳和乔治坐在树下乘凉。维佳抬头望着树上的叶子。 维佳:“冬天为什么没有茂盛的叶子?” 乔治:“冬天人们需要温暖的阳光,如果树上长有茂盛的叶子, 不是要给人们挡去了这温暖的阳光吗?” 维佳:“夏天树上为什么又长有茂盛的叶子?” 乔治:“道理正相反。夏天人们讨厌这炽热的阳光,树上长有叶 子,能给人们挡住阳光。”

什么也看不见

妈妈:“马丁,你到厨房里去一下,看看电灯是否关上了!” 马丁去了一下回来说:“妈妈,那里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 见。”

先吃轮子

爸爸问:“丹乔,如果汽车是巧克力做的,你说先吃哪一部分?” “轮子,”丹乔说,“这样汽车就开不走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