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历史故事 查看内容

洛阳城伤心洛阳令 司马府收留司马懿

听心者 网络 2019-5-24 10:05 83
  司马懿不用跟郭嘉或者周瑜比也觉得自己的运气糟透了。降到一个乱七八糟的环境不说,自己还变成了十一二岁的模样。

  初平元年六月,洛阳正是兵荒马乱的时节,周异的官也几乎做不下去了,更不用说董卓知道他跟起兵讨伐自己的十八路诸侯中的一支——孙坚私交甚厚。

  二月的时候董卓把少帝废掉然后鸩杀了,少帝的娘何太后也被三尺白绫送去跟老公儿子团聚,洛阳城里有点见识的人都摇头叹息说报应啊——当初何太后鸩杀了王美人,后来又鸩杀了收养王美人儿子的董太后,现在可不是姓董的又报复回去了呗?

  至于那个王美人的儿子,就是如今登基四月的小皇帝。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他是献帝,但现在不能那么称呼,那是谥号,得死去了才能有,这么想其实刘协挺悲催,因为他之后就没有汉朝的皇帝了,所以这谥号是曹魏给他的,不是他的儿孙给他的,自然揶揄讽刺的味道很重,没有那种为尊者讳的待遇。

  司马懿确认年代和地点比另外几个人都快,这倒不是她天赋异禀——她有天赋不过那个我们以后再说,而是被逼的。要命的时刻人人都能速成为生存专家。

  司马懿凭空出现在洛阳城的时候是晚上,她晕头转向的看着街上人都在跑,到处火光熊熊,哭喊尖叫乱成一片,街道上好屋子烂屋子被点着的都不少,不时有手持火把的骑兵步兵经过街口,扬起一片烟尘。

  司马懿揪住一个正跑的中年男人的衣摆问:“劳驾问一句这是哪儿啊,怎么了?”

  “快跑吧董太师又来了!”男人说着拼命挣脱了司马懿的手。

  司马懿听得云里雾里只好继续揪住人问,但是要么被她揪住的不说话拼命挣脱了跑,要么就是说一句:“快跑吧”然后拼命挣脱了跑,司马懿本来想冷静分析一下的,但是她待的这个狭窄的小巷子里突然涌进十几个逃命的难民,有男有女,裹挟着她也不得不随着跑起来。

  司马懿一边跑一边想:我为什么要跑?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为什么了。

  因为这帮难民后面还有个高举长戟的骑兵,带着嚼子的青黑色的马四蹄撒欢,脸上还有个皮制的面罩,画着吓人的饕餮兽面纹。有个穿白布衣服的女人护着自己两个孩子跑不快,很快就被骑兵追上了,手起戟出,司马懿在前面跑就听见后面有小孩子撕心裂肺的喊,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那个骑兵在穿糖葫芦,她想吐,但终究还是忍住了,这个时候就是要跑,紧接着她就听见有女人哭喊,还有好多别的声音,她已经不敢回头了,但是也没有时间去捂住耳朵,只是跟着跑。他旁边的一个十七八岁的男人脸色在火光的映照下也并不好看,他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就是这样还一边吐一边跑,司马懿看了他一眼,他的速度明显慢了,司马懿顾不上他,跟着大部队继续狂奔。

  但是两条腿的终究是不如四条腿的,司马懿眼睁睁看着跑的人越来越少,不禁庆幸自己联系过长跑,而且外套在开始跑的时候就甩掉了,剩下的是运动套装。

  前面是一片开阔地,但是草长得不高,毕竟是城市,连带着除草也比郊区勤快些,司马懿看着马上就要被追上了,心急如焚,忍不住大吼:“散开!都散开跑!他就不知道追谁了!”

  这一句话点醒了已经跑的没了智商的人们,果然三三两两的有人换了方向。司马懿心说这还是看电视得来的对付骑兵的经验,看来多看点电视也有好处啊。

  但是这最多争取了一部分时间,骑兵先追一个方向,追上去杀人,再换个方向,继续追上去杀人。这么下去,人迟早也会被杀光。

  不过司马懿要的也就是争取到的这点儿时间,她一进入开阔地就看好了,这片地上草多,但也是有树的,稀稀落落,重点是,有一颗树上缠着三四条挺粗的绳子,估计是谁晾完衣服不要了的,司马懿看看马匹暂时不会到自己这儿,她奔着那颗树去了,来到树下,看看绳子,扯下来绕树干盘几圈,打结是没时间了,然后来到另一棵树旁,照样缠几圈。草把绳子都遮住了,晚上不仔细也看不出。

  司马懿把一切都准备好了,那匹马也发现她了,吸飗飗咆哮一声,四蹄生风,奔着司马懿就来了,司马懿手心里捏了一把汗,她没动。不是不想转身就跑,而是这个时候跑,对方可能绕过来追她,那就彻底完了,她得站在两树中间,等马差不多不改路线冲过来了再跑,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赌命的法子,她是想用绊马索的,可是能不能绊上,绊上了能不能起作用那都不好说,这匹马那么高,腿长步子大,自己用的又不是专业器具,树太小绳太细又是缠绕的,总之,失败的可能因素太多了。

  可是那也得赌!反正最坏可能就是个死,自己莫名其妙就到了这么个地方,什么都不知道稀里糊涂就去死这也太冤了。

  司马懿在目测了一下对方冲过来的距离,觉得差不多了转身就跑,然后在心里祈祷上天让后面那人一个跟头摔死吧。

  上天大概是答应了一半,司马懿跑出不远,她觉得自己都感觉到长戟的寒意了,突然听见了一声马的悲鸣——或者惨叫,不过司马懿不确定马惨叫是什么样的,然后是很大的什么东西砸到地上的声音。司马懿心里想,成了——然后停下转身就看见那匹刚才还耀武扬威的马匹栽在地上,旁边那个士兵正在地上滚来滚去,看来摔的不轻。旁边临时固定绊马索的两颗小树都已经折了。

  就在司马懿回头看的这工夫,地上那个士兵竟然慢慢站起来了——并且大声说着什么向司马懿走来,司马懿看到苗头不好转身继续跑,她一点也不想知道那人到底在说什么,反正肯定是骂人。

  司马懿到底没能完全甩掉后面的士兵——她想起自己以前在电脑上看到的宋代士兵与现代美国士兵体能对比的那张表格,她觉得,她信了。

  前面有个还过的去的建筑,看样子是建在村口的,司马懿顾不上想它到底是什么,已经跑得快脱力了,她无论如何也得进去休息一下,于是她冲进去了。

  冲进去才发觉这是社庙,洛阳城是都城所以社庙也气派宽敞些,土地神的塑像颇为高大,不过前面摆的供品就寒碜了些,粟米的穗子干瘪了,瓜果类也东倒西歪,烂的差不多了,勉强认出来有两个梨。

  司马懿看着这场面头疼,连个遮挡的地方都没有藏哪儿啊,然后眼光一瞟发现不知道谁把社庙当成了临时仓库,墙角堆了挺多秸秆,严严实实,颇能藏几个人。

  于是司马懿不顾一起的往秸秆堆里钻。

  钻进去才松了口气,这时突然一只手攀上了司马懿的肩,司马懿一哆嗦,差点喊出来,连忙捂了嘴,借着月光和火光看去。

  是个人,准确说是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头发散乱得和现在的自己有一拼,穿着应该是白色的曲裾,下端被扯掉一块,露出里面白色的中衣。大概也是逃难的,衣服上有不少脏污,但是借着星星点点的光亮能看到衣服质地不是粗布,大概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