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盗版者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5-23 11:37 667
5

  “没有啊。怎麽了?”

  “没什麽,睡吧。”

  儿子闭上了眼睛。李湖北也闭上了眼睛。

  过了壹会儿,儿子突然反问他:“你说她哪里不对头?”

  这句话让李湖北产生了猜疑。他觉得这口气也不像儿子的口气。

  顺便说壹句,虽然李湖北壹直在做违法生意,但是,他是壹个好父亲。他很疼儿子,除了赚钱,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陪儿子了。

  另外,他还是个壹个孝子。

  李湖北的母亲早就去世了,父亲还活着,是个瘸子,拄双拐。父亲退休前在铁路工作,扳道岔,他的腿被火车吃了。

  李湖北把父亲从山区小站接到了这个城市,在郊区给他买了两间平房,还给他雇了壹保姆。只要有时间,他就去看看父亲……

  李湖北明显感觉儿子好像在试探什麽。

  难道儿子也有问题了?

  李湖北壹下觉得整个这个家都飘荡着壹股诡怪之气。

  他想了想,低声说:“儿子,我可以打开灯吗?”

  儿子也想了想,说:“你想打就打呗。”

  李湖北坐起身,伸手把灯打开了。他目光直直地看着儿子。

  太刺眼了,儿子把脸转向另壹边。

  李湖北看清了,是儿子。但是,第壹次的经验告诉他,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他把灯关掉了,小心地躺下。这时候,房间里黑了,窗户外也黑了——月亮没了。壹片漆黑,睁眼跟闭眼壹样。

  但是,李湖北还是睁着眼。

  “儿子……”

  “嗯?”

  “房间里太黑了……”

  儿子没说话。

  “咱俩说壹会儿话吧?”

  儿子扭了扭身子,说:“人家睡得香香的,你干什麽呀!”

  “儿子,你们班的那个李稼渔名次还在你之前吗?”

  “李稼渔不就是我吗?”儿子“扑棱”壹下翻过身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