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沧海横绝,各成彼岸

既禾 故事大王 小小说 2018-12-1 10:17 44
文/  既禾
  邱鹿

  2015年的暑假,我报名参加了学院组织的暑期实践,沿着记者范长江曾经的路线一路采访调研,展现当代的中国西北。

  动员会上,有老师介绍说这一年共有九条路线供组员选择,而组长一般是研究生的“大神”。当一起报名的小伙伴们叽叽喳喳地围着队长资料准备把组长“颜值”当作路线选择唯一标准时,我看着幻灯片,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河西线”。在我眼里,河西走廊上的丝路明珠莫高窟的魅力,远远超过所谓队长所谓颜值。

  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歪打正着地进入了最“抢手”的一组,并在各组调整人数过后依然留了下来。舍友拉着我的胳膊苦苦哀求:“几何几何,我们换一下可以么?李肖真的是二十年来第一个符合我的想象的人啊!”她一边装可怜,一边偷瞄着坐在第一排靠窗的男生,大概,那就是河西组组长李肖了。

  “不。”我看了一眼李肖阳光下的侧脸,确实有足以让很多女生心动的帅气。但那一刻支持我坚决拒绝的,依旧是那个从初中地理课上就开始心驰神往的敦煌。

  如今想来,自己曾经的漠不关心,倒真像是一场欲扬先抑的玩弄艺术手法呢。

  动员会的第二天,河西组正式出发了。集合乘公交,下车取票进站上火车,背着笨重的书包和单反一路折腾,到火车上时我早就腰酸背痛了。书包刚刚从背上拿下,耳边传来陌生清浅的声音:“邱鹿。”空灵又轻松的陈述语气,不像询问,也不像熟人间的打招呼,似乎……有些像久别重逢的惊喜。我转头,是组长李肖,在我对面的座位。

  我们并不曾相识,一个准大二,一个准研三,甚至不在一个校区,连见面都只是动员会我单向的一眼。我不知道他如何准确叫出了我的名字,更不知道那其中莫名其妙的熟稔语气来自何处,礼貌地答道:“嗯,学长。我是新闻学二班的邱鹿。”

  他没再说话,帮我把书包放上了行李架。

  同车厢的六个人除了李肖五个都是本科生,有人提议拿出手机玩谁是卧底。象征性地询问了李肖,他说了句“我不会”便把耳机塞进了耳朵,我们在惊诧之余自顾自地玩了起来。

  李肖沉默在游戏的人群一旁,微微合眸,阳光从车窗斜斜地打进来,和动员会的那天很像,却似乎,蓦地多了些不太一样的东西。

  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中,我都心不在焉地玩着游戏,连视线也不敢光明正大地放到李肖身上,心里却如履薄冰般紧张了一路。他大概被打扰到了吧,睁眼看我们玩,不经意触及到他的目光,我像偷看未遂的小贼一样,脸忽然就热了。我自欺欺人地和自己说,一定是那一天的阳光太好,亦或许是车厢的空气太稀薄,咬着嘴唇不肯承认自己会因为一瞬间的感觉而心动,更不肯承认起初最视而不见的,之后最深地沦陷了。

  李肖

  邱鹿,是个不太爱说话的短发姑娘。我在暑期实践动员会后询问了本科生的辅导员,才知道了哪一个是她。其实也不过是好奇,好奇那个在QQ群报选题总有各种奇思妙想的姑娘,那个观点犀利又与众不同的姑娘,那个谈及西部文化和我不谋而合的姑娘,到底会有怎样的样貌,怎样的性格与喜好。

  邱鹿,秋露。

  初印象,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吧。玩闹时有鹿一样的古灵精怪,安静时又有露一样的安然恬淡。

  火车上,本来我还在闭眼听歌,听到他们玩谁是卧底,某一轮只要到她发言,总是惹来阵阵笑意,我便睁眼饶有兴致地“观战”了一会儿。她还真是个蛮单纯的姑娘,那一轮的词汇是个略显粗俗的网络用语,她手足无措地皱着眉,然后颠三倒四甚至有些张冠李戴地解释,在同伴的笑声中,脸上刹那间红晕四起。

  姑娘很有意思呢。

  邱鹿

  到达了暑期实践的第一站,简单地开会强调注意事项后,就要分开进行各自的专题采访了。原本研究生在理论和业务上的经验都更丰富些,被要求给本科生做出相应的指导,只是大家还是顺理成章地和熟悉的人结成了同组,最后四个小分队,格外整齐,研究生两队,本科生两队。最后无奈之下,李肖和副组长自愿加入到了两队本科生中。

  我本不相信天意与缘分,所以李肖走到了我和另外两个队友面前时,我只当是巧合,虽然,是有些让人欣喜的巧合。

  我没有想到,只是三四岁的年龄差距,李肖竟然有着高于我们很多的成熟与冷静。

  我在路上道听途说了一个镇子上的故事,不敢相信在这样的时代还会有被不公平对待的人群,更不敢相信当自己游荡在商场,而有的人却在生活的深渊里苦苦挣扎。

  我决定亲自到镇子上采访,什么也不为,记录大时代背景下小人物的挣扎与梦想,原本就是新闻人的职责所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下一页
分享到:
分享到微博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