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情感故事 查看内容

樱桃树只爱零下七度

陈若鱼 听心者 小小说 2018-12-1 10:07 22
文/  陈若鱼
  1

  林知夏是班里第一个被姜畈邀请去看樱桃花的女生,也是唯一一个。

  林知夏一直认为,像姜畈那样的男生,她能接受他的邀请,完全是仰仗了他家后院里那棵好命的樱桃树。像开了一树淡去的晚霞,在她眼眸里倒映出一种从未见过的盛景。

  那天,她站在姜畈家的后院里,一边听他讲述樱花树的来历,一边仰望那一树樱桃花。春天的晚风穿过屋顶和樱桃树枝叶,细碎的花瓣洒落下来,落在林知夏的头发,肩上,脚尖。

  姜畈透过一枝垂下的花叶,望着林知夏,少年的脸顷刻绯红。林知夏非专业的讲解,说樱桃树在中国本不是什么稀奇的物种,但需要在零下七度的温度下才能开花结果,因此在福建偏僻的小县城,能种一棵开花的樱桃树已是奇迹。

  林知夏望着树发呆,而她身后的姜畈却看她看得呆了。

  林知夏知道姜畈喜欢她,但她没办法喜欢姜畈,不仅仅是因为他挑染的蓝色头发,还因为他刻意在她面前假装斯文。如果还要再加一条判他死刑的“罪证”,那便是因为他是学校里不折不扣的小痞子。

  至于他到底干过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坏事,林知夏并不知道,但她相信任何事情不会空穴来风。因此,在姜畈邀请她去看樱桃花的时候,她犹豫了一节课,然后以一种自我优越感很强,像是联合国答应通过某不知名小国的请求一般的姿态答应了他。

  姜畈后来曾问过她为什么会答应,她仰高了脸,却没底气地说:“因为我没见过啊。”

  暮色西垂,风都疲倦了。

  姜畈在天黑前骑自行车送林知夏回家,他能嗅到她的发梢上沾染了樱桃花的香气,淡淡的很细腻,飘散在他们周身的空气里。

  林知夏心里想的是,姜畈跟传说中的小痞子好像……不太一样。

  姜畈心里生出一丝甜蜜,想的却是:明天她还会再来吗?

  2

  小痞子姜畈邀请林知夏去看樱桃花的事,很快就传遍了学校。

  但没有人八卦他们早恋,因为他们怎么看都不是同类。从看过樱桃花后,姜畈再也找不到借口跟林知夏说话了。

  于是,他开始期待下一年的樱桃花开。

  那天,林知夏主动去找他,是他不曾预料的。凄凄漓漓的雨天,林知夏穿着薄荷绿的春款连衣裙,踩着粉色漆皮小跟鞋蹬蹬地向姜畈跑去。

  林知夏皱着眉一脸紧急地说:“姜畈,快帮我去救救许良辉。”

  姜畈没有问为什么就跟她跑了,许良辉是隔壁班的学霸,是林知夏爱慕的模范少年。许良辉因为不给隔壁班的坏男生抄作业而被拖去操场,没人敢找老师,而林知夏脑海里第一个跳出来的人,是姜畈。

  他是学校出名的痞子,他一定能拯救许良辉。果然这一切和林知夏想的一样,姜畈一出现,那些坏男生全都吓跑了,一直在她眼里闪闪发光的许良辉,此刻全身泥土,狼狈地趴在地上摸索丢失的眼镜。

  小痞子姜畈却像一个勇敢的战士,干干净净地伸出双手挡在林知夏的头顶,雨水从手指的缝隙里滴落下来,落在她的额头上都是温热的。在那一瞬间,林知夏有一种世界颠倒的错觉,她觉得男神许良辉变成了小痞子,而小痞子变成了男神。可她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因为许良辉的男神光环只是缺了一个角,但姜畈却是个实打实的小痞子,而她不可能去喜欢一个只会打架和逃课的小痞子。

  她对姜畈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屈身帮许良辉找到眼镜,扶他离开操场。

  不知道是谁说过少年的喜欢短暂又浅薄,但姜畈不一样,他喜欢林知夏,喜欢到舍不得告诉别人,喜欢到在她面前不敢说话,但却在夜里想起她来偷笑到肚子抽筋。

  姜畈家的樱桃花在四月中旬全数落尽,这期间作为学习委员的林知夏发现了两件事:第一突然姜畈的考试成绩从倒数第三变成了倒数第十,第二姜畈的字写得很漂亮。林知夏望着窗外苍苍郁郁的冷杉林,想起第一次见到姜畈的情形。

  四个月前,她才从厦门来到这座偏僻的小县城,被老师带进班级的时候,途径姜畈的窗口,两人四目相对。那时候她小小的少女心怦然一动,觉得姜畈真是个美少年,但当天从八卦的女生们那里得知了他是个小痞子后,她再也没多看他一眼。

  直到半个月前,他突然跑到她的桌前,声音很低但很温柔地问一句:要不要去我家看樱桃花?

  说到底,林知夏从未见识过姜畈作为小痞子的行径,他在她面前总是摆出自己最优秀的一面。林知夏想,这大概就是小痞子喜欢一个人的方式。

  3

  林知夏爱慕许良辉,完全出于他全年级第一名的成绩。

  十七岁的林知夏觉得自己就应该喜欢这种优秀的男生,尽管他有些懦弱,尽管他并不喜欢自己。

  上英语课的时候,林知夏突然发现自从上次那句“谢谢”之后,已经很久没有跟姜畈说过话了。有时候她会注意到他颧骨上多了一条新鲜的伤口,有时候她会发现他没来上课,有时候她会发现其实她竟然有一次梦见了他。

  五月中旬的一天,林知夏发现自己的书桌里多了一个小竹篮,里面盛满了樱桃,每一颗都像精挑细选过的。她假装不经意地转身看了一眼最后一排的窗边,姜畈正埋头睡觉,没注意到白色的袖口上沾了红色的樱桃汁。

  林知夏的心像是被初夏的风灌满,温温热热的。

  一直到五月结束,林知夏书桌里的小篮子总会装满一篮樱桃,当六月书桌里终于没有了樱桃的时候,她突然发现有些东西可以从未有过,但不可以突然消失,因为一旦有过就会在心底充满期待。

  林知夏写着英语作业,脑海突然蹿出一句:樱桃下市了,所幸送樱桃的人还在。然后自己被这句话吓了一跳,好久都没缓过神来。

  “吃完了人家的樱桃,总得说一声谢谢。”林知夏自言自语道,然后放学后,她拿着小篮子走去他的座位前,姜畈腾地站起来,紧张得有些不知所措。

  “谢谢。”林知夏说完把小篮子还给他,姜畈看着小篮子里躺着一罐可爱的进口糖果,那种糖他只在电视广告里见过。

  姜畈接过篮子,林知夏突然发现他挑染的蓝色头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染回了黑色,比之前更帅气。

  林知夏和姜畈的关系比之前稍有进步,但这也直接导致她亲眼见证了姜畈是个小痞子的事实。

  那天是周五的傍晚,林知夏从班主任办公室出来,在下楼的时候她听见有人说,姜畈跟其他学校的人在操场打起来了。她脚蹬着细跟鞋就往操场跑去,被人群围住的姜畈正挥出一拳,一下就打落了对方的牙齿,猩红的血流出来,林知夏吓得尖叫。

  要不是看见姜畈凶狠残暴的眼神,她都忘了姜畈是同学们口中的小痞子。她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挤进人群。姜畈一看见她,手上的动作就停止了,然后对方就在这个间隙,重重地给了他一拳。

  姜畈整个人向后倒去,而那些人并不解气,仍然拳脚相加。林知夏一时急得跳脚,四周围观的人没一个人上前帮忙,而姜畈仍倒在地上。林知夏也不管不顾了,冲上前将姜畈护在身下,那些人见是女生自然不好再下手,但在惯性作用下林知夏仍然受了重重的一脚,弱不禁风的她压倒在姜畈身上。

  林知夏扶着姜畈去校医务室后,听医生说不严重才回家。

  4

  姜畈因为斗殴打架被学校记处分,林知夏也莫名受牵连。

  林知夏被班主任请去办公室教育了好久,劝她远离姜畈,不然就把姜畈调去别的班级。林知夏微微一愣,然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林知夏回到教室后,一眼也没再看姜畈,就算在楼梯狭路相逢,她也装作不认识他一样。姜畈一直为连累林知夏心怀内疚,他失落地想,也许他真的跟林知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是想到她竟然奋不顾身地保护了他,心里又是满满的喜悦。

  就为了这些喜悦,姜畈决心改变自己,不再做小痞子,而是做林知夏会喜欢的那种人。

  林知夏注意到姜畈剪短了头发,摘下了手上扎眼的戒指,换上了校服,开始认真地听课……渐渐的,甚至听到有女生在教室议论他。

  你们有没有发现小痞子姜畈不逃课了?

  对啊对啊,也没再打架了。

  据说这次考试成绩一跃前二十。

  尽管如此,林知夏还是不敢跟他说话,甚至一想起他打架时的眼神,就觉得害怕。

  许良辉跟一个整天游手好闲成绩倒数的女生表白,是秋天的事。当林知夏亲眼看见许良辉屁颠屁颠地跟在那个小太妹身后一脸讨好时,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难过,反而突然明白,她对许良辉的喜欢,并非是恋人的喜欢,只是喜欢他漂亮的成绩。

  她望着空旷的操场,脑海里却跳出了姜畈的脸。算起来,他们已经足有四个月没说过一句话,林知夏却觉得好像有四年那么久远。

  十一月的时候,班上的一个学习不错的女孩突然对姜畈当众表白,不远处的林知夏紧盯着姜畈的表情,心里莫名漾开一波又一波的难过,所幸姜畈直接地拒绝了那个女生。

  期末考试结束,老师把成绩单贴在黑板上,林知夏注意到姜畈两个字紧紧挨着她的名字,竟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激动。她忍不住快速地看了一眼姜畈,没想到他嘴角勾起弯弯的弧度也正看着她。

  半年多以来的沉默和回避,都在此刻轰然瓦解。

  放假那天,所有人都欢天喜地地跑出了教室,只有林知夏跟姜畈依然在自己的座位上,各自整理着书本,两个人的心思仿佛都飘散在了空气里。

  “春天的时候,去我家看樱桃花吧。”还是姜畈先开了口。

  林知夏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了一眼姜畈。这一次他的声音依旧很温柔,但却比第一次自信许多,也有了弦外之音。

  “好!”林知夏回答的清脆响亮。

  大概每个优秀的女生都爱慕过一个谦谦绅士,但却栽在了小痞子的爱情陷阱里,林知夏也一样。当姜畈骑着自行车载她穿梭在县城的街道时,她才突然醒悟,不管姜畈是爱打架的小痞子,还是爱学习的模范生,其实她都一样会喜欢上他。

  因为从第一眼看见他时的怦然心动,就注定她无法逃脱。

  5

  整个寒假,林知夏都跟姜畈在一起。

  寒假快结束的时候,樱桃花已经长出细小的花苞,林知夏站在姜畈家的后院里,期待春天早些到来。那时,她要用爸爸从日本带回来的相机跟姜畈拍一张合照,悄悄藏在她的日记本里。

  那天天色将晚,姜畈送林知夏回家,也许是为了让这条路更漫长,两人不约而同没有骑车。路边树枝上的寒鸦孤鸣都变成了美丽的配乐,林知夏看了姜畈一眼,他穿了一件灰色的灯芯绒外套,整洁的短发,清秀的五官,尤其是冻红的鼻尖很可爱。林知夏有些后悔,没能更早的把他看清楚,也有些恨自己对小痞子三个字的纠结。

  林知夏一步一步踏在损坏的水泥路上,左侧的姜畈悄悄握住了她的手,她觉得迎面而来的风里都携了一丝春天的气息。姜畈的手温暖有力,两人都感觉到绵密的汗意,但谁也没放手,一直到林知夏家的别墅外。

  林知夏回家后,迅速爬上二楼,隔着巨幅落地窗,她看见寒风中姜畈的背影,在两行忽明忽暗的路灯中穿行。

  姜畈回了一次头,但没有看见林知夏。

  第二天,林知夏的爸爸在没有提前告知的情况下,带林知夏去了海南过春节,在寒假最后一天才赶回来。当晚林知夏想去找姜畈,可因为飞机上的疲累和漆黑的雨夜,她一回到家就睡着了。夜半的时候,她似乎听见了有人叫她的名字,声音很像姜畈,可她实在太累,转身又沉沉睡去。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姜畈朝很黑的一个地方不停地跑,不停地跑,最终消失不见。

  去学校那天,她发现姜畈的座位空空如也,她听人说了才知道,就在昨天晚上,姜畈一家因为爸爸在北方的生意而举家北迁。她听到窗外的声音,原来真的是姜畈。

  他们没见到最后一面,但林知夏知道在有生之年她一定还会遇见那个少年,在樱桃树下低垂眼眸,满面春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分享到微博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