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心怀鬼胎

听心者 网络 2019-5-13 11:39 79
2

  敲门声仍在继续,然而不论是靠门最近的周茶茶还是其他室友,她们都像听不见似的,没一个人起来开门。

  “快开门啊,我是周茶荼!”门外的人喊道。

  白玲雪大吃一惊:又是周茶茶!她忍不住朝周茶茶的床铺望去,这一看仍是胆战心惊:果然,和她想得一样,周茶茶的床上躺着的人仍然不是周茶茶,而是一个长发女生。那个女生她不认识,但却能看得出那个女生和李春柔一样,是鬼。

  女生慢慢地爬起,朝白玲雪走了过来。虽然有了昨天晚上的事,但白玲雪还是忍不住颤抖起来,一面抱着被子紧紧地缩在墙角,一面颤声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女生掩面而笑,全身却满是阴气:“你怀孕了,我当然是来找你投胎的喽。”说着,她就往白玲雪的身上靠来。

  白玲雪不住地摇头,却阻挡不住那个女鬼的丝丝阴气注入她的身体。等那个女鬼完全不见时,白玲雪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又大了一些。

  女鬼消失后,白玲雪的叫声才惊醒室友。她明白,之前室友听不见那些声音,都是因为女鬼的存在。现在见室友们纷纷望向自己,她只是低着头“呜呜”地哭泣着,不住地抹着眼泪。

  室友给周茶茶开了门,周茶茶走进来,见到白玲雪在哭,忍不住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白玲雪一时来气,说:“你还说,两天晚上你都回来得这么晚,天天都有鬼躺在你的床上。你说,这些鬼是不是你招惹来的?”

  听白玲雪这么说,其他室友都好奇地望了过来。白玲雪把自己的肚子露给她们看,吓得一众室友一哄而散,纷纷寻找避难的寝室去了,寝室里只剩下了白玲雪和周茶茶两个人。

  “看来应该没错了。”周茶茶说。

  听周茶茶这么说,白玲雪赶忙问道:“什么没错?”

  周茶茶说:“最近几天我回来的晚,并不是出去玩了,而是在办一件很重要的事。”

  在学校里,何军算得上是有名得校草。不过他这个校草风流成性,一直都不安份。也正因为如此,白玲雪在和他恋爱后,才想出用那个假怀孕的主意试探他。而周茶茶也喜欢何军,以前因为白玲雪是他女朋友的缘故,只好把这份喜欢深深地压在心底。直到前段时间,周茶茶发现何军和曹飞燕走得很近,而她不相信是何军出轨,认为是曹飞燕勾引了何军。在密切的关注下,周茶茶发现了曹飞燕一些怪异的举动:曹飞燕一个人半夜三更地往墓地跑,而那墓地正是前不久因为食物中毒而死的那两个女生的墓,其中一个便是李春柔,另一个她不认识。

  今晚,周茶茶正是跟踪曹飞燕去了。

  周茶茶见到曹飞燕在坟墓前鼓捣了一会儿,又烧了一些东西,一个淡淡的影子就从坟墓里飘出,朝着学校的方向飘了去。现在一想,刚刚的女鬼应该就是曹飞燕搞来的。

  疑团太多,白玲雪知道,发生这些事不是自己能够处理得了的,于是打算再去找田宇帮忙解决。夜色漆黑,白玲雪揉着更大的肚子睡下了。

  白玲雪和田宇是在学校后面的凉亭里见面的。田宇听了白玲雪和周茶茶的叙述,不住地点头,同时眉头紧锁,若有所思。良久,他才拾起头说:“你们先回去吧,明晚就是月圆之夜,再做法不迟。”

  白玲雪和周茶茶无奈,只有先回去了。

  走到半路,白玲雪见到一个最不愿意见到的人:曹飞燕。白玲雪赌气要走,周茶茶却拉着她说:“走,跟去看看。”

  这一看不要紧,白玲雪和周茶茶却满腹狐疑了:曹飞燕去的地方正是她们刚刚离开的地方。她去那里只有一个可能,找田宇。

  难道,私底下田宇和她也有联系?

  白玲雪和周茶茶躲在假山后面,通过缝隙,悄悄地看着。果然,曹飞燕找的是田宇。因为距离的原因,白玲雪听不清他们在谈什么,只能看见田宇不住地点着头。最后曹飞燕离开了,满面笑容。

  白玲雪又惊又怕,这样看来,曹飞燕招的鬼或许和田宇也有关系。本来她是相信田宇的,而田宇也是她唯一的依仗,现在田宇明显是和曹飞燕一伙的。有他们暗害,又有鬼怪侵身,还有另朋友的背叛,白玲雪真的感觉活不下去了。

  周茶茶似乎感觉到了白玲雪的情绪波动,紧紧地拉着她的手,柔声说:“别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会一直陪着你。”

  这句话给了白玲雪莫大的鼓励,两个人一起回到寝室,思索着应对的办法。俗话说“靠人不如靠自己”,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商量了半天,两人决定跟踪曹飞燕,在她去墓地的时候,破坏她的招鬼计划。

  夜至,圆月悬于天上。白玲雪看着曹飞燕走进墓地,便和周茶茶跟了过去。

  白玲雪一路上提心吊胆的。她不明白,曹飞燕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一想起周茶茶说她跟踪曹飞燕的过程,白玲雪就忍不住怀疑:一个女孩子大晚上跑到墓地来,这正常吗?

  来不及多想,见曹飞燕又要烧东西,白玲雪和周茶茶连忙冲了上去,将曹飞燕刚点着的纸一顿乱踩。

  曹飞燕被这两个突然闯入的人吓得措手不及,大叫一声就要跑,却被周茶茶一把拉住。

  周茶茶大声质问道:“说,你为什么要害人?”

  曹飞燕颤抖着说:“我、我没有。”

  “没有,这是什么?”周茶茶指着地上还没来得及烧的符纸,不依不饶。

  没等曹飞燕回答,一个身影突然钻了出来。那个人幽幽地叹了口气:“既然你们都追来了,就不瞒你们了。”

  周茶茶和白玲雪一惊,转身看去,草丛里走出来的人正是何军。怪不得曹飞燕一个人敢来这里,原来她有依仗啊。

  何军看着白玲雪,情真意切地说:“对不起,本来我不该瞒你的,但怕你接受不了,就没敢告诉你真相。”

  “真相?真相就是你和她在一起很久了,你从前跟我只是玩玩?”白玲雪冷冷地说。

  何军摇了摇头:“玲雪,一直以来我最爱的人都是你。可是你不知道,你已经死了啊。”

  白玲雪一愣,脸色顿时阴了下来。

  何军说:“上个星期发生的食品中毒事件,一共死了四个人,其他三个人死后都很正常,只有你似乎浑然不知。当时知道你死了的只有我和曹飞燕两个人,于是我们找到田宇,他给我们出了一个主意,就是来这里招鬼,让三阴聚体,交汇在你的身上,把你的灵魂逼出来。而我之前装作跟你翻脸,也只是为了让你愤怒,让你不喜欢我,忘了我,魂归冥界。”

  听完何军的话,白玲雪直愣愣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自己是鬼,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她只顾伤心,一旁的曹飞燕趁这个机会把剩下的符纸烧掉,念了几句咒语,前面的坟墓里便飘出一缕白烟,幽幽地转了一圈,化成了人形。

  那个女鬼没有说话,而是一下子钻进了白玲雪的肚子里。白玲雪顿时感觉肚子更大了。

  “我、我……”白玲雪忍不住流出泪来。

  何军安慰道:“放心,等明天田宇帮助你之后,你就解脱了。”他轻轻地揽过白玲雪,拍着她的肩膀说。

  突然,白玲雪挣脱了何军,一脸痛苦地倒在地上,身体因痛苦不断地扭曲着。她撕心裂肺地惨叫着,让人听了胆战心惊。见这状况,几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能守在一边,看着白玲雪痛苦地哀号着。

  白玲雪似乎越来越痛苦,双手不断地抓着自己的全身。她的肚子越胀越大,似乎再这样下去就要爆炸了一样。

  何军连忙给田宇打去电话,田宇却说:“你们一定要留在她身旁,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稍后就到。”

  何军把田宇的意思告诉了曹飞燕和周茶茶,她们也担心白玲雪。虽然白玲雪已经死了,但现在必须帮她保住魂魄。

  下一刻,白玲雪的肚子炸了。

  白玲雪倒在地上,闷不吭声,她的肚子里钻出三股黑气,落到地上化成人形,竟然是三个面目可憎的小鬼。三个小鬼四处张望,一眼就看到了周围的何军三人。没等何军他们来得及反应,三个小鬼便一拥而上,一个鬼缠住一个人,恶狠狠地咬了起来。

  片刻,何军、曹飞燕和周茶茶就都倒在了地上。

  这时,白玲雪站了起来。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肚子上的大窟窿,又看了看那三个小鬼和三个死去的朋友,满腹怨恨无处发泄。

  正在这时,一阵大笑传来,白玲雪看去,正是田宇。

  田宇一边走近一边说:“多谢你用身体帮我养了三个鬼胎,何军他们那几个笨蛋还真相信我的话,认为你已经死了呢。炼制鬼胎不容易,现在鬼胎已经脱离了你的身体,你也就没用了。”说着,田宇阴冷的眼睛看着三个小鬼说,“去,杀了她。”

  那三个小鬼幽幽地朝白玲雪走去,何军哈哈大笑:“你一定奇怪你的鬼胎为什么会听我的话,因为当初曹飞燕招鬼的时候,用的是我给的灵符呀!鬼胎出体,阴性太重,一定要杀一个活人。它们已经都杀了一个人,现在安全了,就能完全听我的命令了。”

  白玲雪颤抖着,带着满腔的恨意对田宇说:“原来是你搞的鬼,不过我已经死了,再死一次又算得了什么?而你……你不会想到,他们三个人当中,有一个原本就不是人吧?”

  白玲雪话音刚落,周茶茶竟然站了起来。

  周茶茶冷笑着说:“这都被你发现了?原本我只是想帮完你就离开的,没想到还发现了一个这么大的阴谋。”

  白玲雪笑着说:“现在,这些小鬼中有一个因为没有杀人,所以……呵呵。”白玲雪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她看到有两个小鬼朝她扑来,另外一个则向田宇扑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