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合租此地

故事大王 网络 2019-5-13 10:25 41
  逃难

  最近学校的402寝室很不太平,接连撞邪。

  寝室在四楼,先是学霸杨刚通宵苦读,突然听到敲窗声,转头一看,竟然看到一个美眉温柔含笑的半张脸!接着,贪钱的王离买回一份宵夜,居然吃出一枚金耳环,他兴奋地大叫了一声,顺手一拉,却拉出了一只人耳朵,吓得顺手就扔出了窗外。

  几分钟后又后悔,打着电筒去楼下找了半天,耳朵却再也找不着了。晚上,痴情汉子吴江送新结识的女友回寝室,路过男寝室时,随意往402看了一眼,却发现了诡异的一幕:寝室仿佛被浓雾包裹住了,半层浓雾!有半扇窗户,还透着明亮清晰的灯光,明明白白看到室友陈小毛穿着内衣秀身材。他以为眼花了,揉揉眼睛再看,浓雾却消失了。

  寝室人心惶惶,撞邪的三个同学要来了各种符咒,却不管用。陈小毛不以为意,骄傲地说:“就算你们台起伙来编鬼故事吓我,我也不怕,咱可是纯爷们儿!”其他三个同学本来合计着搬家,让他这样一说,面子上挂不住,只好暂时不吭声了。

  隔了两天,陈小毛半夜起床到厕所蹲坑,正拉得爽时,忽然感觉有个冰凉的东西拍在他的光臀上,还说话:“你方向蹲反了!”

  陈小毛起初有些迷糊,没反应过来,还回答了一句:“我头得对着门啊,难道让我屁股对着门?”转眼明白过来,扭头一看,一只惨白的人手正幽灵一般地迅速消失。陈小毛惨叫一声,提着裤子就冲出了厕所,惊醒了三位室友,全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

  陈小毛好面子,强自镇静下来,说:“不小心摔了一跤,突然把我摔明白了,你们要搬家的想法很好,寝室呆久了,是需要换个环境透透气,我们合租一个房间吧!”

  吴江默默递给陈小毛一张卫生纸,轻声说:“擦干净,洗洗睡吧。”陈小毛顿时老脸臊得通红……第二天一大早,四个同学一起出门找合租房去了。东寻西问之后,四个人都有了目标,却意见不统一。杨刚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王离相中了最便宜的台租房:吴江更愿意守着女友,力争距离学校最近的地方。三个人吵得不可开交,陈小毛稀罕床睡得舒服,也看中一间,他不想参与争吵,捂着耳朵说“抓阄吧,听天由命。”

  大家顿时安静下来,互相看了一眼,点头表示同意,结果就抓到了杨刚看中的房间。交了一个月的预付款,四个人争先恐后地搬离了学校寝室,住进了台租房。万万没想到,学校的鬼影貌似也跟着搬了进来,四个人再次撞邪。万不得已,只好再抓阄,又去了王离看中的房间,继续撞邪。最后去了吴江看中的房间,呆了几天后,再没遇到鬼影。四个可怜的孩子如释重负,终于能一觉睡到天亮了。

  守门

  这天,陈小毛回到合租房时,看到王离站在房间中央发呆,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顺着王离的目光瞧过去,天花板正中的钢架吊灯上,有个金属圈,在灯光下闪烁着金黄色的光芒。陈小毛说:“咦,以前怎么没发现这玩意儿?”

  王离接口说:“从前是用个玻璃罩子罩着,就像是吊灯里最大的一盏灯。积灰太重,我搬凳子站上去擦拭时,才发现这是个假灯,焊接得很结实,没专业工具根本取不下来……你说,这会不会是纯金做的?那就赚大发了!”

  陈小毛白他一眼:“你是寻宝小说看多了,做啥舂梦呢7台金的吧。”

  王离幽怨地说:“鬼影把我们折腾得搬了三次家,花了三个月的预付款,才能住一个月的合租房。钱白白打水漂了,我心疼我的钱啊……”

  陈小毛懒得理他,和认真看书的杨刚探讨一个“学术”问题去了。晚上,吴江突然急匆匆跑了回来,脸色发白地说:“刚知道一个重要消息,这个合租房是个凶宅!不对,好像不应该称作凶宅,叫什么好呢?”

  三个同学看吴江说话自相矛盾的样子,不约而同作出了鄙视的手势。这时吴江抬头看到了那个金属项圈,脸色更白了:“竟然真有个金属项圈!”

  陈小毛不耐烦地说:“到底什么事,不要打哑谜f”

  吴江沉默了片刻,轻声说:“我先要道个歉,因为这房子是我相中的,而且还是我女友推荐的。女友被她的闺蜜坑了,这间台租房是她闺蜜老爸名下的一处房产,自从前一任房客走后,一直租不出去。我那天和女友说租房的事,女友嘴快又告诉了她闺蜜,结果被她闺蜜好一顿忽悠,我又一直听女友的话,于是就中招了……”

  陈小毛挠挠头皮说:“你讲绕口令吗?说了半天,我仍然没明白这房子有什么问题,直奔主题吧。”

  吴江说:“前任房客有天吹嘘自己是个富二代,出门历练生活,还带着值钱的宝贝。结果就被毛贼瞄上了,趁前任房客不在,入室行窃,劫没偷到好东西。毛贼估计是太相信前任房客吹嘘的话,铁了心,三番两次地来,甚至把地板和墙壁都挖得洞洞眼眼,事后光是收拾卫生和修补,都把前任房客折磨得够呛。他先是弄了条猛犬守门,结果被毛贼弄走烫了狗肉煲!前任房客无奈,继续想办法,结果都不管用,被毛贼一一破解,得不偿失。最后,前任房客一狠心,找私家医学院的朋友借了具女尸来,当守门尸‘毛贼不明底细,果然中招,被吓成了失心疯,成天在附近的大街小巷晃荡,逢人就说:女鬼,有女鬼……”

  陈小毛顿时紧张起来,王离和杨刚也竖起了耳朵。

  吴江接着又往下讲:“坏事传千里,再经那个失心疯的毛贼一宣传,动静闹大了,附近人家渐渐都知道这闻房里有女尸呆过。前任房客灰溜溜地离开了,这间房再也租不出去。据附近的邻居说,自打前任房客走后,每到月圆的子夜时分,他们会看到一个长发女生在这间房的阳台上出现,而且只有半边身子!”

  陈小毛汗毛倒竖,猛然明白了什么,说:“那个项圈,是不是就是固定女尸用的道具?后来房东怕新房客生疑,才套了个玻璃灯罩?”

  吴江“嗯”了一声,轻轻点点头,甚至不敢再去看那个项圈,找到自己的床铺躺下,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其他三个人也都没吭声,合租房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很压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