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历史故事 查看内容

江青不为人知的祖坟风水秘闻

故事大王 网络 2019-5-11 13:41 64
  江母四处选龙穴葬夫

  江青的老家在山东省诸城县,江青年仅十岁,她的父亲就因病去世了。当时江青家里还有点钱,有钱人家自然不会随意下葬,都讲求寻求个风水龙穴。于是,江青家就四处寻访堪舆名师,并放出消息,愿以重金酬谢点穴之人。这消息不胫而走,顿时引来许多毛遂自荐者。但许多人在江青的母亲面前均不堪一击,几句考验就被击退了。

  原来,江青的母亲乃是堪舆家之后,自幼耳濡目染,对风水堪舆学不说精通,但起码也算略知一二。而且江母心性聪明,常可举一反三,所以一般人蒙不了她。

  这天,江家门外忽然有位道士疯疯癫癫地唱道:“有花不是花,有穴亦非穴,谁人寻真龙,九九岂可缺?”这道士的声音特别大,江家的下人正欲把这个疯道士赶走,江母早已听见这道士的声音,心头一动,连忙走了出来,喝住下人,高声对道士说道:“真人留步!我有话想问!”道士也不客气,立马跟了进去。江母殷殷侍奉,道士忽开口道:“在下与人,必有所求,莫非老太有甚心事委决不下么?”

  江母听他口气,似乎已然瞧破自己的心事,知其有些来头,更不敢怠慢,忙道:“真人方才所唱寻龙曲,不知甚意?如何解救?尚请不吝赐告!”

  道士笑道:“此乃疯癫之言,不外直言世界一切命数罢了!老太欲寻龙穴葬夫,明白说出便是,又何必拐弯抹角,吞吞吐吐?”

  江母知道遇上了能人,不敢再卖弄自己的本领,于是便坦白告知。道士听罢,连连点头,道:“好!好!老太且带贫道一瞻先夫遗容如何?”

  江母奇道:“寻龙穴怎地要瞧死者遗容?”

  道士道:“天下龙穴各适其式,须知己知彼,始能百发百中也!”

  疯癫道士赠蛇龙之穴

  江母无法,只好带道士入灵堂让道士看其亡夫的遗容,凑巧这时的江青尚年幼不懂事,不知亡父之痛,嘻嘻哈哈地蹦跳而进,与道士打了个照面。道士这时刚看完江父的遗容,乍然与江青睹面,心下不禁突突一跳,心道:奇!奇!奇!世事怎地如此巧合?莫非那穴注定是这娃娃承纳的么?于是道士开口道:"此位必是老太的女儿吧?请问老太可有儿子?"

  江母道:"老身所出,只得此女。"

  道士一听,叹了口气,道:"这便是了!一切皆命数而定!贫道已有一穴,赠与老太便是了。此穴在县西五里青龙岗腰,贫道已作标记,老太但见大石三块成品字排列,便可在正中开穴下葬便了!"

  江母大喜,忙谢道:"多谢真人成全。但不知真人欲收酬金多少?又此穴日后前景如何?"道士微微一笑:"贫道岂为酬金而来?不外适逢其人其会罢了!此穴日后枯荣,全应在方才这女娃身上。贫道有几句话语,老太且谨记了!"道士停停,即仰首吟道,"浩淼长空见真迹,浮云天迹说凶棋。海山十笋鹏程远,仙苑三春风倍迟。巫峡苍梧浑一瞥,湘妃神女展双眉。高清应解人间早,莫问郊原作两稀!慎之!慎之!贫道就此别过也。"

  道士说罢,连茶水也不肯喝上一杯,就施施然告辞走了。道士走后,江母仔细思忖道士留下的八句偈语,心想:这八句话,不外是说,应这穴的人乃是一女子,此女子他日必出人头地,犹如湘妃与尧舜之合,万古留名。但末后两句却甚为费解,什么"高清应解人间早,莫问郊原作两稀?"江母苦思不得其解,但有一点却是明白的,就是道士所点之穴,日后江家必出一代奇女,这奇女更能借助一位犹如尧舜的帝王之力,一举而名震天下。不过,再往后便难明此女之结局如何了。

  蛇龙穴江青遇巨蟒

  江母心内委决不下,便决定亲自上诸城县西青龙岗实地一看,再作定夺。

  第二天,江母带了江青一路步行上了青龙岗,但见岗上古树参天,遥观透出一股阴冷之气。江母心中忐忑,怎的此地如此阴怖?若是真龙之穴,例必阳气大盛,妇人难进,但眼下自己母女二人甫一接近,便觉心神迷惚,此是两阴相旺之象。她心下思虑,便加快脚步,奋力上了青龙岗腰,在一棵近丈方圆的古榕树下,果然见到了三块摆成“品”字型石头,“品”字的中央恰巧坐落在古榕的一丈远处,其势有如巨榕护穴。

  江母心想:巨榕护穴,少之又少,莫非这道士信口胡言么?于是便走进古榕。古榕早已中空,用手拍之,里面黯然回响。小江青可高兴了,绕着古榕,一面用手拍之,一面唱起儿歌。正当江母思虑时,古榕的树洞口“呼”地喷出一股奇冷的阴风,扑进身前,阴寒刺骨,接着,“嚯”地探出一个青光灼灼的圆脑袋,脑袋下面是两盏闪烁着寒绿光芒的小灯笼。江母定睛一看,吓得差点昏过去,原来这竟是一条巨蟒的脑袋!

  江母心想,光脑袋便这般巨大,其身子也不知有多长多巨!但转而一想,又是一喜。这巨蟒似乎毫无恶意,且向江青表示柔顺之意。这地果然有点来历,而且好象是特意为女儿天造地设的蛇穴似的!

  见此异象,江母再无疑虑,断定此穴必是蛇龙之穴,而且冥冥之中已为女儿天造地设。

  返回家中,便请人前去青龙岗山腰,在那棵大榕树一丈远处“品”字正中开穴,然后择吉日将亡夫的遗体下葬了。

  春去冬送,花开花落,眨眼几十年过去。江母目睹道士留下的偈语前六句一一应验,女儿果然辗转浮沉中,与一位尧舜般帝主人物结合,一飞冲天,天下闻名。后来,更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隐形女王”。在江青气运最顶峰时,江母因病去世。临死前,她曾对赶来奔丧的江青说:“我再没话可说,一切皆已经注定,而且你今日荣华富贵无一不遂。我说什么你也听不入耳,但有两句话你必须谨记!”江青愕然,忙问道:“是哪两句话?”江母气喘吁吁地念叨:“高清应解人间早,莫问郊原作两稀!咳!”话音刚落,江母就断气了。

  预言应验从权力巅峰沦为阶下囚

  金轮飞转,由东而西,周而复始。在江青气运顶峰的岁月中,匆匆又已是八个年头过去。这几个年头当真是翻天覆地:八年前,江青叱咤风云,权势熏天;八年后,夜漫漫路遥遥的铁窗岁月开始!

  在开审前的二十天,拘押中的江青接到特别法庭的起诉书,要她签字。江青一看起诉书的内容当即火了,咆哮不已。特别法庭派下来的人根本回答不了她的问题,便把江青的话直接向中共最高层汇报了。这问题最后上呈到邓小平处,据说邓小平听后冷笑一声,说道:“既然她有恃无恐,那就让她心虚再说!对这种女人只能攻心为上!”

  于是在接连几天内,地方上群情激昂,千万人要求判江青死刑,江青也总以为有人会偷偷潜进来杀她。她每天都惊恐地瞪着铁窗。一天,铁窗突然打大,一阵阴风刮了进来,江青感到奇寒刺骨。她正要大叫看守人员替她添被时,窗棂间竟然缓缓伸进一个青光灼灼的脑袋来,青脑袋上面是两盏闪光的小灯笼。江青定睛一看,原来竟是一条巨蟒的头部!她吓得倒吸一口气。她忽然感到眼前这情景依稀曾见,猛地,她想起儿时母亲带她上青龙岗的那一幕,她断言,这就是当日那条巨蟒!母亲临死前那句话又跳了出来——“高清应解人间早,莫问郊原作雨稀!”江青的心已是一片慌乱,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江青惨叫一声,当即昏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江青把看守人员找来,据说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完了!我这一生完了!你们赢了!”然后,当特别法庭再次把起诉书送到她手里时,她竟然乖乖地签了字,但由于心情慌乱,竟把“十一”月错写成“一十”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