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同乡车

咕艺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5-9 09:36 95
文/ 咕艺
  欲擒故纵

  吴锐和秦海涛相对坐在一个靠近窗口的位置,面前的桌子很小,吴锐甚至可以看到秦海涛脸上那几个不大不小的痘痘。

  “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魏小雨的事情吗,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秦海涛盯着吴锐的脸,忽然说道。他脸上的表情很沉痛,叫吴锐也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难过。

  可吴锐的嘴角还是扯起了一丝冷笑,不置可否。

  这种看似漫不经心的样子果然引起了秦海涛的好奇,他不由地向前凑了凑,沉重的语气中略带着点儿神秘:“你知道吗,魏小雨死前,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吴锐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但心里却在焦急地期盼着秦海涛下面的话。

  对于吴锐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得到魏小雨死前的消息更重要。

  吴锐和魏小雨是同乡,两个人是一同考上的这所大学,和他们一同进入大学的还有另外一个叫齐冬冬的同乡女孩。刚刚进入大学时,三个人的关系很近,直到两个女孩分别找到了自己的男朋友,这种关系才逐渐淡薄了一些。

  就在四天前的一个晚上,魏小雨忽然莫名其妙地死在了从网吧回学校的路上。没有人知道她的死因,只知道她的死相很奇怪,双手高高举在胸前,好像在用力托举着什么沉重的东西。

  时隔两天,齐冬冬竟然也死在了那条路上,和魏小雨的情况一样,她的双手也是举在胸前,脸上的表情极为恐怖。

  本来,吴锐也把这当成一种巧合,可是,就在齐冬冬死前的那个傍晚,她忽然给吴锐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些完全不着边际的话。后来,吴锐仔细回想了一下,忽然发现那些话好像另有所指,是关于什么同乡的。有一句话,吴锐直到现在还在努力回忆中,那就是:“两天后……那条路……同乡……车。”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也就是齐冬冬所说的两天后,可吴锐还是无法把那句话完整地连起来。难道齐冬冬是在提醒自己什么,或者干脆点儿说,是在告诉自己死亡的时间和地点?

  吴锐再也冷静不下来了,于是他找到了魏小雨的男朋友——秦海涛。只有掌握了魏小雨和齐冬冬死前的消息,自己才能抓住主动权,才能够真正地挽救自己。

  开始的时候,秦海涛一直拒绝透露有关魏小雨的任何情况,于是,吴锐只好玩起了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

  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天,吴锐的心里更加焦急起来。

  魏小宇的故事

  秦海涛把椅子向外面挪了挪,这样就可以距离吴锐更近一些。他的声音很低,但每一个字对于吴锐来说,都如同重锤一样敲击着他的耳鼓:

  秦海涛和魏小雨已经交往了很久,二人的关系也一直很好。就在魏小雨出事的前一天晚上,她忽然打电话来,主动提出要和秦海涛回家去见见自己的父母。这对于秦海涛来说,可是天大的事情,于是,他一边做着精心的准备,一边给父母打去电话,希望他们可以提前把自己的生活费寄来。

  出事的那天晚上,魏小雨再次打来电话,说是要去附近的网吧查资料,秦海涛由于急着出去办事,只好叫她在网吧里等着自己。

  没想到,秦海涛办完事情已经很晚了。他没有回学校,就急匆匆地赶往那家网吧。

  半路上,他给魏小雨打去电话,可魏小雨却没有接听。

  刚刚走到网吧门前的那条路上,忽然,他看见魏小雨独自从网吧里跑了出来。

  魏小雨的样子很奇怪,好像有人正在她身后追着她。她一边飞跑还一边回头对着身后说着什么,由于距离很远,秦海涛根本就听不清。

  等到他接近魏小雨的一瞬间,魏小雨忽然倒在了地上。就在同时,秦海涛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用力地推了一把,“扑通”一声就跌倒在地上。他飞快地爬起来,打算把魏小雨挟起来,这时,一件不可恩议的事情发生了——魏小雨的身前好像有一堵他无法看到的气墙,把他和魏小雨彻底隔开了。

  他只听到魏小雨惊恐的叫声,然后看着她高高地把双手举在胸前,额头上还凝结着数不清的汗滴。很快,他就听到了胳膊断裂的声响,紧接着是魏小雨的惨叫声,之后再无声息。

  秦海涛飞跑到学校的大门口,顾不得擦去眼角的泪水,掏出手机颤抖着报了警。

  “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也就不再哕嗦了。”秦海涛向后仰了仰身体,看着吴锐,“你是不是想说,在魏小雨被那个看不见的东西按倒在地的时候,我却独自逃跑了。告诉你,我是在确认魏小雨已经死去之后才跑开的。我报警,也没有指望警察会破案,因为那个杀死魏小雨的根本就不可能是人。”

  吴锐没有说话,秦海涛的话叫他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那是从齐冬冬的男朋友朱林的嘴里听来的。

  朱林告诉他,在齐冬冬出事的前一天晚上,齐冬冬也和朱林提出了要回家去看望自己的父母。而且还提到了魏小雨的死,说自己很害怕,想借这个机会回家住上一段时间。第二天的傍晚,也就是她给吴锐打过电话不久,她就给朱林打去电话,约他去网吧。可朱林因故没有成行,结果齐冬冬就出事了。

  想到这里,吴锐的脸忽然变得惨白。就在昨天,自己的母亲给自己打来电话,要他带着女朋友回家看看。当时自己没有多想就答应了,还兴致勃勃地通知了自己的女朋友,要她好好准备一下。

  难道这只是巧合?那个看不见的人究竟是谁?

  “不管怎么说,魏小雨死亡的时候我在场,却没能够出手救她。”秦海涛冷峻地盯着吴锐的脸,大声地说道,“现在,我要去那家网吧和那条路上看看,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

  吴锐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但他努力地镇定着自己。他当然知道,要想找到这件事情的真相,就一定要去那家网吧和那条路上看看。可问题是,自己真的去了,会不会是自寻死路。

  吴锐犹豫了很久,看着秦海涛那信心满满的样子,知道他一定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心放下了不少。他缓缓地站起来,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探寻地看着秦海涛:“我知道朱林也一直在寻找齐冬冬的死因,我们要不要叫上他?”

  秦海涛思索了一下,最终还是摆了摆手,说道:“还是算了,人多了反而会碍事,还是我们两个人去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