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校园小说 查看内容

那段年少轻狂的岁月

心语飞飞 网络 2019-5-3 10:29 124
  这是多年前,发生在校园里的一个故事。几年后的今天,忽想把它展于笔下。也曾想稍作修改,终是放弃。既是“轻狂”,就让它疯狂到底吧。人笑人斥也罢,只愿保留那最真实的一面,用青春演绎生命的激情。

  《第一次爱的人》,听过吗?

  是的,当我们第一次学会去爱人之时,总会那么天真幼稚,百般狂热,全情投入,甚至于把自己整个生命的力量也支付了出去。总以为爱就是全部的心跳,失去爱,我们就要一点点慢慢地死掉。当我们失去第一次爱的人的时候,心仿佛突然间就变老了,生命也失去了意义。当那个人渐渐从我们眼帘底下走开,消失在茫茫人海,我们的呼吸仿佛在一点一点地停止,生命也在一点一点地消逝。眼泪瞬间湿了脸,天空也变成灰色的一片,失去第一次爱的人竟然是这种感觉……

  某天,轻轻地打开背包,才发现我们的行囊,原来就是一本年轻的护照。通过了成长的骄傲,装过了多少希望和惆怅,像一张岁月的邮票,投入另一个天涯海角。

  曾经那穿过风花雪月的年少,曾经那驼着岁月的背包,我们的青春梦里落花知多少,只有背包陪着我们奔走。曾经为了哪个他(她)痴狂多少泪和笑,曾经无怨无悔的浪潮,把自己寄给明天,背着旧愁新情继续不断的寻找。

  漫漫前路回头望,熟悉的梦早已散场。那一段风花雪月的故事,就这样被时光慢慢定格在生命某个特定的时期里。茫茫旅程向前望,未知的路还有多长。寂寞旅途有谁能明了,唯有自己拿出勇气勇敢地去闯……

  ——序言

  也许,每一个人在年少的时候,都会有过一些傻傻的痴痴的狂狂的举动,都会有过那么一段天真无知幼稚可笑的经历。风轻云淡,才发觉,原来自始至终都是自己在编织着一个梦,一个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的梦。梦醒时分,才发觉,自己又长大了!懂得了,成熟了,学会了,知道了……

  情窦初开,爱上那个老师

  1999年广东阳春一中念高一时期,教我们的物理老师是一位充满朝气、刚从大学毕业出来的年轻男教师。他叫张彬,一个钳入生命里永远不会忘记的名字。他的家乡在阳春三甲与我家八甲邻镇,这无形中中让距离更加拉近缩短。他个子不高,一张挺帅气的脸庞,一双装满灵性和稚气仿佛会说话的眼睛,浑身散发出我们这个年纪应有的青春气息。

  他爱笑,笑起来孩子般灿烂、可爱;他是不成熟的,给人一种更亲切的感觉。课堂上,他讲课幽默、诙谐,同学们总是笑声不断;课后,他像大哥哥一样关心我们的学习状况和日常生活。大家都很喜欢上他的课,都很敬重他拥戴他。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他有了那么一种朦朦眬眬的感觉,少女的情愫在那个年少轻狂懵懂无知的年代里,在那个花季雨季兼并的岁月里一发不可收拾。尽管我明知道这段情是不会有结果,最终受伤的只会是自己,但我还是深深地陷了下去。他教了我一年,我就这样傻傻地痴痴地暗恋了他一年

  白天,我们是老师和学生的身份,只能隔着距离远远地观望。夜晚,想念,总会在夜深人静之时最大限度地侵蚀着人的心窝,让你无处可闪。常常一个人对着月亮沉思,发呆,有时压抑难过得想要掉眼泪。

  为什么,我会喜欢上我的老师?不仅不可以争取,就连说出那个字都不行,甚至埋藏于心底都得如此小心翼翼,害怕别人察觉知道。没有人能明白我的心事,除了日记本。我把对他的感情记满了一个又一个厚厚的本子,笔下尽是对他的思念和内心的痛苦。

  一篇日记,一种心情,一个故事……

  到学期末,我对他的感情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我再也没心思放到学习上,除了他教的科目。我别的学习成绩成直线下降,物理成绩却很快在班上跃居前茅,这一切只为引起他的注意。其实这是一个多么幼稚的想法,他根本不可能会留意到我,在那么多优秀的学生中,在这一群只是他学生的未成年人面前。

  有一次模拟考试,我的学习成绩从未有过的退步。面对同学们困惑的表情和班主任询问的目光,我无言以对。我并非一个不懂事的学生,我是一名来自农村啜着苦难长大的孩子,我知道自己身上肩负着亲人期盼众望所托,我不能因此荒废了自己的学业。然而我的理智却战胜不了情感占据上风,我还是在那个青春的沼泽地越滑越深了。由此我陷入了一种深深的自责之中,对家人满是歉疚与不安。同时世俗对待师生恋的目光又让我觉得这种爱是很荒唐很可耻,是不应该发生的,一种难以承受的负担与日俱增,时常有一种堕落感在啮啃着我。我的心里充满了矛盾与挣扎,迷惘、徘徊,不知何去何从。沉重的思想负担压得我快要崩溃了,有时候脑海里甚至会掠过某种恐怖(死)的念头,残存的一丝理智让我最终揭制住了自己。只是,我的学习却已无可挽回,我的心再也回不到学习中去了。

  万般无奈之下,我脑海里忽然萌发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向他表白一切。我并没什么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借助他的力量,帮我走出这段情感的迷惘,走出人生的十字路口。我把此事和一个最要好的朋友说了,要她代我转述。朋友在附近不远阳春附中上学,往来方便两头都好联系。临行前,我千叮万嘱友不可说出我的名字,她答应了。

  我在忐忑不安中等到友的归来,却得知,友在他不断的追问下,不得已说出了我的名字,我的思想停止了转动。那一刻,我只想逃走,逃离这儿,逃得越远越好,哪怕逃到天涯海角,只要能不见到他。

  友说他听了此事后,并没什么特别关注的表现,甚至还带有一点不屑的神情。他只叫友劝劝我,后在友的一再恳求下,才答应出面劝我,并叫我当晚呼他。我的心掠过一丝从未有过的失望。

  晚上,在友的陪同下,我鼓足勇气拨通了他的呼机。电话里,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这么的傻呀?!语气中带着一丝微微的谴责和怜惜之情,声音很轻很柔。我竟陶醉在他甜美的声音中,良久回不过神来。

  他说我太天真太幼稚了;他叫我应以学业为重,不要想那么多不切实际的东西,是没有用的;还说等我念到大学以后,会找到一个更好的……我记不清他还说了些什么,挂下电话,我的心却没有一丝解脱的愉悦。其实,他讲的这些道理我何尝不懂?只是情到深处怎能自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