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年代小说 查看内容

悍妻如此多娇

听心者 网络 2019-5-2 09:27 550
  (一)

  正午的太阳毒辣辣的,烤得人心烦意乱,一丛丛绿油油的野草也都垂着叶子显得十分没精神,一条黄土路深入草丛。

  沈璃戴着顶斗笠,抬着腿坐在亭子顶上,远远地看到三个男人慢慢走近,前后两个一身宝蓝色官差服,中间那个脖子上还戴着枷锁。她心下一喜,连忙从亭子上跳下来,欢快地迎了上去。

  “高长瑞”

  她一边跑一边呼喊着,终于跑到三个人跟前,一只手叉着腰喘着粗气,另一只手随意拿袖子抹着脸上的汗,一边咧着嘴龇着牙笑呵呵地对中间那个犯人道:“你是高长瑞吧,我是你的未婚妻沈璃呀。”

  “未未未婚妻?”高长瑞显然惊呆了。

  两个官差出发前听闻过一些坊间的传闻,立即做恍然大悟状:“沈将军的女儿沈璃沈小姐是吧?高少爷,你可知足吧,混到这份上都还有人念着你。”

  自打高家被抄,其他和高家有关系的人家纷纷恨不得逼之如蛇蝎,偏偏和高长瑞订下婚约的沈璃姑娘不然,听闻高长瑞被判了流放三千里充军,顿时下定决心要亲自护送未婚夫去那边远之地,若是条件允许,能在路上成亲那也是极愿意的。这事不知怎么就走漏了风声,坊间皆道沈璃有情有义。

  而沈将军夫妇却是有苦说不出,不就是怕女儿舞刀弄枪学坏了多让她背了几遍《女诫》吗,这姑娘咋就那么死心眼呢?明明这未婚夫见都没见过一面呀,你说你怎么就对他那么死心塌地了呢。

  高长瑞显然不了解状况,他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将沈璃偏高大偏壮实的身材打量了一番,然后盯住了沈璃那张只配得上“端正”二字并且此时晒得黑里透红的脸蛋:“沈沈沈璃?”

  沈璃点点头,她看到未婚夫虽然一身囚服,可仍旧掩盖不住那超常人许多的风华,心想未婚夫长得可真俊,笑得越发灿烂,然后麻利地解释了一下自己来的原因:“流放三千里多辛苦啊,要是再遇上点什么危险又如何是好,我听话本子里面讲,押运犯人的官差通常都会虐待犯人的——”

  “沈小姐,你这么说可真是冤枉我哥俩了。”两边的官差不乐意了,连忙接了话。

  可沈璃根本就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甚至说到下面的话时,还微微羞涩地低了下头:“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那我可怎么办呀。幸好我别的本事没有,功夫倒还上得了台面。”

  说起自己擅长的,她目光含春飞快地看了下未婚夫:“于是,于是我便决定亲自护送你去边关。”

  未婚夫瞪大了眼,半张着嘴,一副活见鬼的表情。偏偏此时不小心有风吹了沙子进眼,一行清泪便流了下来,落在沈璃眼中,便是未婚夫被自己感动了的表现。于是更加殷勤地取了自己腰间的水囊递到他面前,关切道:“你走了这么远的路,渴不渴呀,快喝一口润润嗓子。”

  说着目光在他偏瘦的身子上打了个转,她歪头想了想又道:“你走了这么远的路一定很累了吧,接下来我背着你走好了。”

  也不管高长瑞什么反应,沈璃弯下腰就把人扔到了自己背上,一边善解人意地解释:“你不用担心我哟,我打小练武,身子健壮,一定不会累着你的。”

  娘亲说了,夫君是用来疼爱的。

  而在姑娘背上的未婚夫此时以十分忧郁的角度仰望天空,真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被女人背,真真是太丢人了!

  偏偏他现在的任务是扮作这个文弱书生,面对暴力完全不能反抗,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高长瑞会有这么一个白痴未婚妻?看着眼前这还算白嫩的玉颈,他真的好想伸手掐死她啊,好想好想

  (二)

  高家虽说被抄家,可高家为官几十载,在朝廷里也有不小的根基。虽说高长瑞被判了充军,可他们仍旧想办法将人换了出来,此时此刻顶替高长瑞走在充军路上的男人,名叫苏诚,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知非楼楼主。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他的任务是扮作高长瑞并让“高长瑞”意外死在充军路上。因此,这一路走来着实不太太平。

  不过沈璃功夫不错,居然把苏诚派来的一波又一波贼子给打了回去。也因此,苏诚的脸色越发不好看了,沈姑娘委实担心这未婚夫会死在半道上,让她未婚先寡,连高家的一丝血脉都留不下。因此偶尔看向苏诚的目光飘忽,不知道想些什么。

  这天四人行到一处客栈,天色已暗,且乌云翻滚,很有下大暴雨的趋势,沈璃便提议先住一晚,两个官差相互看着唯唯诺诺不说同意也不否认,直到沈璃承诺她出银子,二人才乐呵呵地牵着苏诚进了大堂。

  正吃饭的客人纷纷投过来好奇的目光,尤其看到犯人居然是个长相白白嫩嫩的少年时,那目光越发闪亮。

  沈璃把剑往桌子上一拍,大喝了一声:“来四斤牛肉一斤酒。”说完意识到不对,连忙放下踩在凳子上的脚,干干笑着坐到苏诚旁边发誓,“我原来从不这样的,就是听话本子里有讲过,所以就试了试,试了试。嘿嘿,其实我挺贤惠淑女的”

  苏诚忍得整张脸都扭曲了,才昧着良心顺着她的话道:“嗯,很贤惠”

  两位官差很不给面子地扑哧笑出了声,紧接着,临近座位的姑娘也笑了,小伙儿也笑了。沈璃很尴尬,当着苏诚的面又不好吼回去,只能拍着桌子催菜。

  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轰隆隆”的打雷声,紧接着,天像是被什么劈开,闪电连成一串,很快大雨便下下来了。风刮得大堂内灯笼摇晃,忽然烛火熄灭,整个大堂内便暗了下来。

  人们混乱地说着话,就连苏诚的目光都看向外面。

  沈璃盯着苏诚好看的侧脸想了一会儿,她迅速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紧张得连呼吸都凝滞了,只能听到自己胸膛内怦怦的心跳声。

  她的手轻轻颤着,把药抹在了苏诚的杯子里,恰好小二端了酒上来,沈璃迅速地给苏诚满上。做完这一切后,客栈的门已经被关上,蜡烛被点上,大堂内又恢复了明亮。

  沈璃端起了酒杯敬苏诚。许是从没干过坏事,她目光闪烁手指微颤,苏诚一看就知道酒里有问题。不过他好奇心太重,实在想知道她在酒里下了什么,也没推辞,一边用眼角余光注意着沈璃,一边一口喝掉。

  沈璃似乎并没有松一口气的意思,反而更加紧张了,晒得略微有些黑的肤色微微透出羞赧,平添艳色。

  苏诚大奇。

  当然,他并没有奇怪多久,这顿饭还没吃完,那药便起了作用,江湖经验颇丰的苏公子立即明白了沈璃给他下了什么药。这乃是行走江湖必备,皇宫内院必备,高门大院必备的成人好事的秘密武器——春药。

  沈璃眨着眼睛:“我们回房间吧?”

  苏诚一边喝着凉茶压火,一边干笑:“这这这,我们还未成亲,这不太好吧?”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沈璃不愧是将军之女,生来豪爽,“所以我给你下了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45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