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校园小说 查看内容

致不远处的青春

心语飞飞 网络 2019-4-20 10:35 143
  每个人都有一段难以忘怀的校园时光,所以青春校园爱情故事总是那么吸引着我们,今天推荐大家一篇致不远处的青春的爱情故事。希望给你带来感动。

  叶筱茶突然想要一个小筱茶,陪着她慢慢长大,看青春慢慢在她身上萌动,发芽,肆意飞扬……

  十年后,被呼啸而来的三十岁瞬间拦腰斩断生活的叶筱茶不会想到,关于开始渐行渐远的青春,她最频繁想到竟是林子浩。

  此时,二十岁的叶筱茶正走在夏季雨后的校园里,长发氤氲,裙摆飞逸,头顶上核桃树枝叶鲜翠欲滴。

  她对自己的美好浑然不觉。

  一辆黄色的凌志跑车箭一般地飞快驰过,浅浅的水洼溅起点点水星打湿了她的白色帆布鞋,这本来没什么大不了,只是,情况发生突然,叶筱茶本能地往旁侧趔趄了一下,正撞上花坛的钢筋短栅栏,一个重心不稳,就摔倒了草地上。

  跑车在二十米开外停住,车的主人显然也被自己造成的严重后果吓了一跳——在连手机都还没普及的年代里,一辆跑车在校园里掀起的风暴绝不亚于哈利彗星撞地球,林子浩连同那抹来去无踪的靓丽黄色早已成为校园里人尽皆知的风景,只是,坐在副驾驶的女孩因为替换的速度过快,从来都面孔模糊。今天,他并无意从百分之百的关注率之外,格外吸引一个漂亮姑娘的注意。

  林子浩迟疑地走到叶筱茶眼前时,她已经自己挣扎着站起来——白皙的脸庞涨红,胳膊上、头发上粘着草叶,淡蓝色的裙摆吸足了草地上的雨水,湿答答地裹出腿的轮廓。

  对不起啊。林子浩无从下手般,小声而局促地说。不是他一贯的张扬风格。

  叶筱茶没有搭理他,开始往前走。

  对不起。他开始提高音量。

  她依旧没有搭理他的意思,接着往前走。

  喂,同学。他急了,伸手拉她的胳膊,她没有防备,本能地挣扎了一下,却甩落了臂弯里的两本书,书本落在积水里,很快濡湿。

  本来丢尽颜面的叶筱茶只想尽快离开现场,结果被这么一弄,恼羞拧成一股怒气,冲破了她单薄的身板,她毫无预期地伸手给了他一个巴掌。巴掌清脆,却不悦耳。被自己吓傻了的叶筱茶,突然发现一大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天而降,围观了这一幕。

  青颂也在人群里。

  从大学第一天,她就无数次地从人群中扑捉他的身影,他的白衬衫,蓝色牛仔裤,帆布鞋,他骑着单车快速穿越林荫道风一样的身影,看书时微蹙的眉头,还有嘴角并不经常露出的浅浅微笑……她去他打工的茶餐厅打工,却从未能跟他排到同一个时段工作;她早早起床去图书馆,占到离他最近的位子看书,去听他的选修课,去他打球的操场加油,却从未真正得到过他一丝认真的目光……在近乎无望的一个人的恋爱中,她无数次地设想过和他四目相对,在他深情的注视下,她的心一定会变成晴朗春日午后绵软的棉花糖……

  两年后的今天,她“如愿以偿”地收到了他的关注——裙子脏污地,披头散发地,还伸手打了一个男生一巴掌。

  林子浩,你毁了我。叶筱茶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1

  这件事情没那么糟糕啦,说不定你能因此在学校名声大噪呢,这大学也算没白上,对吧。宿舍里,麦贝如是劝叶筱茶——她还没有走出下午突发事件的阴影,怎么都不肯下楼吃晚饭。

  不然,我去找林子浩,再扇他一巴掌。见劝说无效,麦贝有些气急败坏。叶筱茶赶紧拉住她:好啦好啦,我跟你去吃饭就是了。

  叶筱茶知道麦贝说到做到——大一时,平时讲课就心不在焉的法律老师,有一次上课期间,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居然让大家自己看书,自己去门外走廊讲了二十分钟的电话还完全没有结束的意思。全班同学都嘻嘻哈哈聊天,乐得偷懒。只有气急的麦贝拍案而起,一阵风似的去教导处找来系主任,逼着法律老师给全班同学道歉才算完。期末,麦贝的法律考试不过关,自是在众人意料之中。只是,还没等看不惯她张扬的人看笑话,麦贝径直踢开了法律老师的办公室,打开录音笔,让法律老师把自己的试卷交出来,如果他拒绝,就说明他心里有鬼,她会把录音发到校网上。然后,麦贝把自己写满漂亮答案却被赫然批着59分的试卷贴在了学校公告栏上。举校一片哗然中,法律老师灰溜溜辞职……

  自此,麦贝因敢说敢做的泼辣个性在校园里名声大振。

  麦贝如她的名字一样,小麦肤色,雪白贝齿,一头俏丽的短发蓬松飞扬,充满不驯。同学们背后叫她“麦芒”——耀眼美丽,却会扎人。

  叶筱茶。麦贝。两个人性格没有任何雷同,长相没有任何巧合,除了性别之外无任何共同之处,本来完全没有任何交集。有次,叶筱茶在开水房打水,排了十分钟的队,却被别人抢了先,叶筱茶虽然生气,想想也就算了。排在更后面的麦贝却不干了,她冲上来一把拉过插队的同学,连同他的水壶,一起丢在了队尾。那位同学见是大名鼎鼎的“麦芒”,不敢吱声,头也不回地溜走了。叶筱茶对麦贝感激之外,更佩服她的勇气,再见面,她总是主动微笑打招呼,后来两人一起吃饭,去图书馆看书时坐在一起,慢慢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学校歌唱大赛。叶筱茶被麦贝拉着上台,合唱一首《你最珍贵》。唱女声的叶筱茶白衣飘飘,温柔婉转,唱男声的麦贝洒脱俊逸,深情款款。两个人的表演引起全场叫好,掌声不断。叶筱茶看见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的学生会主席青颂眼角有欣赏流露,还来不及欣喜,她突然想起被青颂目睹的不堪的一幕,心像被针刺了一下。

  有人上台送花,是林子浩,他捧了大束的黄色郁金香,轻轻拥抱叶筱茶,在她耳边说,对不起。

  台下掌声更热烈了,有人吹起口号,甚至有人开始尖叫。

  叶筱茶慌忙下台,下意识接过的那束花,几乎成了她遮脸的工具。

  她没敢再看青颂一眼。

  好不容易逃出礼堂,路过垃圾桶,她顺手就要把花塞进去,却被麦贝一把夺过来。

  喂,虽然是送给你的花,但是也是因为我搭档表演,你才这么出彩的嘛,所以这花是不是也有我的一份?

  叶筱茶语塞。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这么好的花,扔了太可惜了,交给我吧。

  那也好。反正只要不被我看见。叶筱茶想。

  麦贝把那束花养在玻璃花瓶里,放在叶筱茶的宿舍窗台上。

  你帮我好好照看一下哦,它出了问题我跟你没完。麦贝不顾叶筱茶誓死反对,一溜烟地跑掉。

  郁金香在窗台上开足整整一周。

  2

  如果让二十岁的叶筱茶理解为什么麦贝和林子浩会成为朋友这个问题,她宁愿去做十道津巴布韦语一样的高数题。后者只是嘲笑她的智力,前者简直是对她情商和价值观的无情颠覆——好朋友的敌人,不应该也是自己的敌人吗?麦贝跟林子浩站到同一阵营,把我叶筱茶置于何地?!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麦贝约叶筱茶去郊外玩,在学校大门口,车来了,麦贝拉住正要上车的叶筱茶神秘兮兮地说,还要等一个人。五分钟以后,在六月清晨的阳光里,她看见穿鲜黄T恤、细格子裤子、白色板鞋,头发弄得跟刺猬一样的林子浩从学校大门口走出来。叶筱茶像看见不该看的东西一样,扭过头去,只等他“不小心”打酱油路过,消失。

  麦贝却碰了碰她的胳膊,喂,人来啦,车也来啦,走吧。

  叶筱茶在眼珠子掉下来之前,收起了瞪得过大的眼眶,但谁也别想让她和颜悦色。她快速地上车,坐到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上,扭过脸去一言不发,映在车窗玻璃上的脸,比窗外的树还要绿。

  坐在旁边的麦贝有些尴尬,只好跟坐在更旁边的林子浩聊天。林子浩不停地讲笑话,他讲自己刚学会开车时,技术很烂,有一天晚上在一个胡同“咚”地撞了一个东西,打开车门下车时,借着路灯看见地上红色的液体咕嘟嘟地流,吓得腿都软了。结果发现自己撞的是个西瓜摊。最后他赔了卖西瓜的大爷600块钱,大爷于心不忍送给他一把香蕉。回到家,他每吃一口香蕉,心都流一滴泪——十块钱又没了……

  他讲他们艺术系有个女生喜欢擦香水,熏得人畜都难接近。有次上课,有只鸟不小心从窗户外飞进来,在教室转一圈都飞不出去,最后飞到这个女生身边,一头栽到了地上……被熏的!

  麦贝问,这个女生叫什么呀?

  郝翠翠。

  名字好奇怪啊,翠是哪个翠啊?

  不知道,跟她不熟,应该是“啐一口痰”的“啐”。

  麦贝咯咯地笑着偷偷看叶筱茶。

  叶筱茶仍旧固执地不肯加入他们的“阵营”。她想,这个人嘴巴真是太贫了,性格跟他的外表一样,张扬!

  二十岁,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叶筱茶对唾手可得的张扬不屑一顾,沉默、神秘、内敛才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就像青颂。

  郊区的餐厅饭菜做得难吃。叶筱茶尝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然后,她看着坐在对面的林子浩风卷残云般地把饭桌上的菜一扫而空,整整吃了两大碗米饭,最后抹抹嘴说,这家的饭菜做得真是太难吃了!

  难吃还吃那么多,怪咖。叶筱茶想。她没有发现自己脸绷得太久,早就撑不住放松下来。

  回城路上,叶筱茶早早上车,故意挑了个两个人并排的位置,坐在窗边,后上来的麦贝坐在她旁边。林子浩一个人溜到了后排。

  长途汽车漫长又无聊,困意很快袭来。道路颠簸,睡着了的叶筱茶,脑袋不时被车窗玻璃撞得生疼,但是经不住瞌睡虫的强烈袭击,跟麦贝一起很快睡得东倒西歪。

  醒来时,车已经进站停稳。睡得迷迷糊糊的麦贝,发现自己的脑袋和车窗玻璃之间似乎有异物。她猛地坐直身子,发现那是一只手。手被主人迅速唤回,也暴露了它的来处——林子浩。为了保护她不被车窗撞疼,他一路小心地呵护着她的脑袋……

  叶筱茶头也不回地快速地下车,小偷一样逃回宿舍。没有跟林子浩说再见。跟麦贝一直无话不谈的叶筱茶,没有跟麦贝说这件事,不是她刻意隐瞒,不知为什么,她说不出来。

  她对麦贝有了秘密。

  3

  林筱茶坐在图书馆常坐的位子上,看着摊开的笔记本发呆,有人在上面留了一句话:人群中,你是那么与众不同,不是因为你光彩夺目,而是因为你内心有隐伤。

  字体苍劲却不失俊秀。笔迹力透纸背。每个字结尾处,黑色墨水微微晕染。

  嗨,同学,能否借用一下你的电子词典。有人跟她打招呼。

  叶筱茶迅速回神,是青颂。

  喔,叶筱茶下意识地把辞典递给他,他谢过后回到自己座位上,开始看书学习。

  这是她和青颂的第一次正式互动,没有电光火石,没有热情迸发,没有漫天花瓣徐徐落下,浪漫唯美。

  最重要的,第一次,青颂没有在出现在林筱茶身边五十米范围内就被她迅速感知。

  林筱茶被这个发现吓了一跳。

  留下字句的会是青颂吗?如果不是的话,又会是谁呢?自己今天够漂亮吗?刚才的反应是不是有点傻?等下他还字典的时候,要不要跟他多说几句话?……

  叶筱茶的心脏被紧张、疑问、欣喜、忐忑揉成一团。

  她把事情告诉了麦贝。麦贝借着操场路灯微弱的灯光对着笔记本上的字迹煞有其事地研究半天,毫无收获。

  哈哈,有人暗恋你哦,无论如何,这是一桩好事,你按兵不动,对方憋不住了自会现身,没必要为此费心思啦,不过,无论写字的是不是青颂,你都要加油拿下他哦。麦贝合上笔记本塞给叶筱茶,拉着叶筱茶去学校书吧去吃绵绵冰。

  这是她们都爱的甜点,清爽、甜蜜,像年少时无猜的友情。

  叶筱茶看着坐在对面眼神明亮的好朋友,情不自禁地说,有你真好。

  切,别酸了,冰里的菠萝已经够倒牙的了!麦贝做恶心状,却掩不住嘴角笑意盈盈。

  窗外,有木棉花在微风中坠落,鲜艳硕大的花朵干脆地告别枝叶,不退色、不萎靡,一路旋转而下,“啪”的一下应声落地。

  笔记本不见了。操场,书吧,走过的小路上的每一个角落,叶筱茶和麦贝都仔仔细细地找过。完全没有结果。

  回到图书馆,看门的大爷已经要关门,不停地催促她们离开。叶筱茶匆忙地收拾东西,没有看见蓝色电子词典下压着的纸条,“谢谢”两个字清秀洒逸。

  叶筱茶和麦贝被一路暗下去的灯光催促着离开图书馆时,门卫已经开始小心翼翼地往大门上贴封条。

  暑假来了。

  4

  麦贝回了东北老家避暑。叶筱茶依旧去学校边的茶餐厅打工。午后休息,被冷气吹得浑身冰冷的叶筱茶走出餐厅,明晃晃的阳光刺得她一片眩晕。有人在门外的大树下朝她挥手,叫她:囡囡。动作轻微,声音中充满试探。

  她稳了好一会神,才看清是一个保养良好的中年妇女,皮肤白皙,墨绿色真丝长裙,卷发随意地在脑后挽成一个松松的髻,优雅而温婉。

  叶筱茶脸色变了一下,转身就要进屋。

  囡囡。身后的女人急急地叫住她,声音中充满恳求。

  她不得不转过身,朝树下的女人走过去,脸似十二月的北方,挂满冰霜。

  囡囡,你还好吗?女人伸手要摸她的头,被她厌恶地躲开了。

  你找我什么事?叶筱茶知道自己的声音很冷,脸上的表情欠揍,但这已经是面对这个女人,能做出的最好表情。

  我,我来看看你。女人有些怯弱。

  我很好,你都看到了,你走吧。

  哦。女人欲言又止,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对了,这些钱你拿着,交下个学期的学费,再给自己买几件好衣服。

  我不要。林筱茶拒绝得干脆。

  拿着吧。女人拉过她的手,把信封往她手里塞,却被她一把甩开,她几乎吼起来:我不要你的钱!

  叶筱茶转身离开,背影决绝。

  女人在她身后呼唤:囡囡,囡囡……声音越来越低,似乎这两个字被泪水重压,让她没有力气再轻易呼出。

  是否,在自己还不记事时,她也曾这么一遍又一遍地叫过自己,目光温柔,像别人的妈妈一样慈爱深情,像别人的妈妈一样以为会守护自己的孩子一生?越走越远的叶筱茶在阳光下挺直脊背。

  树荫里的女人是她的妈妈。十七年前,她为了追寻所谓的爱情,丢下叶筱茶和她爸爸,一去不回头。一个女孩子成长中多么关键的十七年——三岁,需要妈妈的怀抱,得不到;六,岁拿到人生的第一张奖状需要妈妈的奖励,得不到;十二岁,身体悄悄地发生了变化,她需要解答,得不到;十五岁,生理期第一次造访,她惊恐而手忙脚乱,是同班的女同学带着躲在厕所一下午的她去买卫生用品,叮嘱她注意事项……十八岁,她开始不断地收到男生的各种嗜好,她终于苦熬到成人,出落得独立而孤傲,像是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妈妈突然出现,带着完全陌生的气息,带着优渥生活滋养出的良好气质,以跟她设想中慈祥母亲完全不一样的面目,冷不防地出现在她眼前,在她不需要的时刻,来提示她被抛弃的过往……

  有人在后面跟着她。

  竟然是林子浩。

  他像幽灵一样忽然从地下冒出来。跟着她走过咖啡厅,走过洗衣店,走过学校,走过街心花园……顶着阳光穿过树枝桠投射出的斑驳光影,穿梭在夏日密不通风的炎热里。

  在穿越过一个人行道时,叶筱茶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看住林子浩,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夏天,因为邻居一家总会在晚饭后散步,爸爸、妈妈和小朋友手拉着手,有时候他们会吃一种奶油冰棒,小朋友吃到嘴角流满白色的液体,妈妈总会掏出素色的手绢小心翼翼地给他擦掉。爸爸从来不准我吃冰,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偷着跑去买了一只邻居家常吃的那种奶油冰棒,吃了一口,却发现它并没有想象中能把人融化的甜蜜味道。我突然觉得爸爸不让我吃冰是对的,因为实在没什么可吃的。好了,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林子浩站住。他看着身着白色长裙的叶筱茶在林荫道下的红砖路上慢慢走远,长发覆盖的背部早被汗水打湿。她不停地用手飞快地擦拭脸部。林子浩忍不住想,叶筱茶刚才不停地说话时,脸上肆虐的液体,究竟是汗水,还是泪水?

  茶餐厅的暑期工作依旧。林子浩没有再出现过。如她所愿,妈妈也没再出现。

  5

  九月开学,学校召开迎新生大会,叶筱茶被邀请跟青颂搭档主持。收到任务的叶筱茶自是欣喜。

  青颂比她想象中还要优秀,他博学、刻苦、稳重而自持,不仅主动贴心地准备好两个人文采斐然的主持词,还不厌其烦地陪她彩排。

  两个人在大会现场默契十足,不时碰撞出火花,掀起观众席上一阵阵欢呼热浪,后排甚至有人大声起哄:在一起,在一起。

  散会后,本来说好来后台找她的麦贝意外没有来。卸完妆换好衣服的叶筱茶走出化妆间,看到青颂在等她。

  他送她回宿舍。篮球场上有人借着微弱的灯光尽情挥洒青春。单车少年箭一般跟他们擦身而过,留下响亮的口哨声。路边有年轻情侣相拥私语。

  青颂叫她,叶筱茶。

  嗯。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他的声音磁性悦耳,充满自信。

  叶筱茶你等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不能犹豫。晚风裹着裙摆轻轻拍打叶筱茶的小腿,青颂的眼睛在朦胧的黑暗中发亮。

  有灯光从他们后方射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由远及近,青颂本能地往路边闪了一步。叶筱茶呆呆着站着,忘了做出反应。车疾驰而过,虽然路灯光线微弱,她依然清楚地看到黄色跑车副驾驶上,麦贝的短发飞扬。

  青颂顺势握住她的手,轻轻吻住她的额头,叶筱茶心中竟有一丝微酸的失落。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吧,像巧克力糖,让人拼命向往,欲罢不能,但甜蜜中永远夹杂其他滋味。她安慰自己。

  同样光彩飞扬,同样耀眼夺目,林子浩和和麦贝是多么合适的一对呀。叶筱茶默默想着,任凭青颂牵着她的手慢慢走回宿舍。

  从此,叶筱茶坐在青颂的单车上晃动双脚时,麦贝已经融入林子浩和那俩黄色跑车的风景。速度不可比拟,叶筱茶和麦贝相聚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见面时依旧亲密无间,可话题明显变少。两个人不止一次地相约四个人的旅行,却一次也没能成行。

  6

  栀子花开满校园时,骊歌唱响。麦贝要随林子浩去英国继续深造。叶筱茶帮麦贝收拾东西,在整理床下的书本时,她发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笔记本,打开来,用过的前半部分最后一页已经被撕掉。崭新的一页上,有笔迹凹陷。迎着光,依稀能看见上页的字,人群中,你是那么与众不同,不是因为你光彩照人,而是因为你内心有隐伤。

  麦贝从外面进来,叶筱茶把笔记本轻轻合上,放在需要被扔掉的那堆书本里。

  机场送别。叶筱茶抱着麦贝哭成泪人。直到机场广播开往伦敦的飞机马上关闭登机闸口才一一分别。

  青颂搂着还在抽泣的叶筱茶走出机场大厅,轻轻给她擦眼泪,温柔说,我知道你们姐妹情深,当初,是麦贝向学生会大力推荐你跟我一起主持迎新大会的,也是她告诉我你喜欢我,才鼓励我追你,看,你的姐妹多为你的幸福着想,你可不要辜负她哦。

  夏末的阳光依旧刺眼,却少了份灼烧,叶筱茶呆立住,说不出话来,有风吹过,撩起裙摆,裸露的小腿一阵发凉。

  半年后,双双留校的叶筱茶和青颂,顺理成章地领了结婚证。万里之外的麦贝寄来精细的骨瓷餐具做礼物,也捎来了她和林子浩要定居英国的消息。

  夏天来的时候,叶筱茶再次收到来自英国的包裹,寄件人却不是麦贝。那是一本厚厚的相簿。照片的内容是一个个熟悉的地点,她儿时的生活的大院,院门口的小卖部,她的小学操场,中学教室,高中时领操的高台,泡过一整个暑假的图书馆,打过工的茶餐厅,陌生路口的人行道,绿叶掩映的红砖路……相簿底部的白纸上,写着一行字:这些是我从你母亲那里得到的,关于你的成长轨迹。我曾一遍又一遍地走过这些地方,一遍又一遍地想,如果我看过你看过的世界,走过你走过的路,会不会更靠近你一些?囡囡,你一定要幸福。

  字体苍劲却不失俊秀。笔迹力透纸背。每个字结尾处,黑色墨水微微晕染。

  7

  叶筱茶去看望妈妈。从未仔细打量过她的叶筱茶发现,妈妈老了——姿态依旧优雅,气质依旧温婉,可精致的妆容已经掩藏不住岁月的残酷,脸部轮廓开始模糊,眉眼再也没有飞扬的神采,她甚至在妈妈转头时,看见她耳后一缕被精心掩藏的白发。

  她不再是叶筱茶在照片中看到的那个风华正茂的女人,那时她光彩照人,眼神骄傲,嘴唇抿成倔强的轮廓。

  妈妈见到她自是欣喜,表情小心翼翼,她小声叫“囡囡,囡囡”,放佛她还是刚刚学步的孩子。

  叶筱茶似乎理解了妈妈,女人芳华稍纵即逝的一生,如果没被热烈的爱情照亮过,该是多么无望而残酷。为此,即便她抛下一切,也是值得的吧。

  在学校一代又一代的青春更替中,叶筱茶迎来了自己的三十岁。青颂忙职称,忙授课,忙项目,在家的时间少之又少。她有一天发现自己跟新入校的学生几乎没有话题可聊了,衣柜里衣服没了鲜嫩的颜色,也不再好意思像少女一样扬起声调说话,眼神淡定疏离,步伐沉稳,不再轻易热烈……她在镜中自己的脸上,看到了妈妈的轮廓。

  夏天来临时,麦贝从英国回来。在学校的书吧里,她们像少女时那样坐在一起埋头吃绵绵冰。

  麦贝给叶筱茶看空空的左手,无名指上有淡淡戒痕。我离婚了,跟林子浩。

  为什么?叶筱茶吃惊。

  他心里有别的女人,睡梦中不停地叫“囡囡,囡囡”……

  叶筱茶愣住。

  没什么啦,强扭的瓜不甜,当初是我追求的他……还有一件事,我想要跟你坦白……

  不,别说。叶筱茶打断好友,我不想听。

  你跟青颂幸福吗?

  幸福。

  那就好。

  两个人相视莞尔一笑,眼神中有默契流动。

  窗外木棉花正红。

  走出书吧时,阳光很好。木棉树下落英缤纷,静静躺在草地上的红色木棉花瓣,不枯萎、不退色,洒脱地告别。

  叶筱茶突然想要一个小筱茶,陪着她慢慢长大,看青春慢慢在她身上萌动,发芽,肆意飞扬……

  然后,自己从容地老去,像妈妈一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