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判官道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4-15 09:47 24
  引路人

  我的头被黑布罩着,眼睛只能捕捉到微弱的亮光。

  身后的“引路人”突然推了我一把,冷声道:“往前一步就是洞口,钻进去!”

  我服从地俯身钻进盗洞,眼前唯一一丝隐约可见的亮光也消失了。

  也就是说,我已经进入判官冢了。

  盗墓者做的都是昧良心的勾当,最迷信鬼神。

  所以除了祖师爷曹操之外,最敬畏的就是传说在地府中赏善罚恶的判官崔珏了。

  相信只要是做盗墓这行,对神秘的判官冢多少都会好奇,可判官冢的具体位置却只有其守护者“引路人”才知道。

  传说中“引路人”身怀高超的盗墓技术,却从不下斗。

  他们隐姓埋名,不参与任何利益纷争,只在有人背叛同伴时,才出面主持公道,将他们押往判官冢,用极其残忍而神秘的方式将其处死。

  我之所以会被“引路人”押进判官冢,是因为上次倒斗时因分赃不均和同伴起了冲突,设局将他们全部杀死。

  可百密一疏,有个家伙没死透,逃了出去,曝光了我的罪行。

  其实我没少干过这种事情。

  一年前我为了活命,将一同下斗的几个弟兄全都放血喂了粽子。

  当时我的心腹小伙计宫绝百般劝阻,我一狠心,假装同意出去后找“引路人”自首,却暗中用早先从他那里弄来的宫家祖传迷香迷昏了他。

  出斗之后,我马不停蹄地带人回到那座墓中,把一切都栽赃到宫绝身上,而后他就被“引路人”带走,处死在判官冢里。

  突然,“引路人”说了声“站住”,就解开我手上的绳索,拉着我的手脚示意我伸展四肢,站成一个“大”字。

  我感觉到他在我的手腕脚腕上各拴了一根粗大的铁链,随后他取下我头上的黑布问道:“你马上就要死了,还有什么遗言吗?”

  我适应了一下光线,才看清自己身处一条只有两人宽的甬道,高约三米的顶上挂着十数盏长明灯。

  眼前的“引路人”中等身材,头脸罩着面罩和黑色风镜,让人无从看清其样貌。

  “宁死飞僵口,莫入判官门。

  不畏神与鬼,唯惧‘引路人’。”

  我笑道,“这首打油诗是用来形容你如何可怕的。

  可我现在看着你,却觉得你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我身后响起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在狭窄的甬道中显得格外刺耳。

  “引路人”问道:“你暗中带了人来?”

  我戏谑地笑道:“行内所有人都怕你,但我今天偏偏要盗这判官冢!”

  飞龙车

  我早就对这神秘的判官冢垂涎三尺,相信里面定有异宝。

  所以在我知道自己的罪行败露后,索性暗中招募人手,准备来一出将计就计。

  我本以为“引路人”会为此恼羞成怒,谁知他只是平静地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就这么死去吧,否则必定永世不得安宁。”

  “引路人”说罢,就向甬道深处跑去。

  只见一百米开外甬道尽头的墙壁上,镶嵌着一颗泛着金属光泽的黑色龙头,巨大的龙口咬着一根状如古时攻城锤的粗壮铁桩。

  龙头的宽度与甬道相当,栩栩如生的钢质鬃毛正好抵住左右墙壁。

  “引路人”跑到尽头,攀上龙头,扳动两只龙角,只听一阵机括声响,那龙头竟慢慢脱离墙壁,缓缓地向我驶来。

  我隐隐地感到不安,仔细一看才发现:那龙头下面竟还有四个轮子,分明就是古代守城用的飞龙车!

  甬道的地势是一个缓坡,我的位置处于坡下方。

  飞龙车的机括被扳动后,会慢慢向下滑来,最终将无法动弹的我撞个稀巴烂!

  这时野子、吴彪、古兵和阿柱四个人已经来到我身旁,却对眼前的形势摸不着头脑,不知是该先放我下来还是先去追“引路人”。

  “先帮我把铁链弄掉!”

  我对这四个傻愣愣的同伴怒吼道。

  “恶龙乃判官的先行使者,你不如接受审判,死在这里吧!”

  飞龙车完全脱离后的墙壁,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入口。

  “引路人”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就跳下飞龙车,闪身钻了进去。

  飞龙车的速度越来越快。

  它的宽度与甬道相同,所以只要撞过来,我们在场的五人全都得死。

  他们四个顿时明白了眼前的情况有多严重,其中三人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只有意志最不坚定的古兵冷汗直冒,扔掉工具转身就跑。

  已经腾出一只手的我从野子腰间抽出手枪,射穿了古兵的脑袋。

  “野子和阿柱继续帮我拆铁链,彪子你去把古兵的尸体拖到前面去,说不定能减缓飞龙车的速度。”

  我一边下达命令一边用发射枪朝顶上射去,探阴爪带着绳子牢牢地缠住了长明灯架。

  “帮我拆完铁链,咱们就攀到顶上去,等飞龙车过去了再往前走。”

  我拽了拽绳子道。

  听了我的办法,贪婪程度和我有一拼的野子顿时咧嘴笑道:“不愧是老大,真有办法。

  可是这儿只有三条绳子,彪子呢?”

  我冷冷一笑:“多一具尸体阻挡,飞龙车就能更慢一点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