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年代小说 查看内容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故事大王 网络 2018-11-28 14:19 49
  梦里又见阿惠,还有那个桃花盛开的小山村。认识阿惠那年我二十三岁,从部队复员分配到铁路工程队已有三余载。常年累月沿线架桥筑路,单调枯燥的野外生活,让我青春躁动的心也一度陷入寂寥。

  短篇小说: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那是阳春三月,莺飞草长的时节。工程队浩浩荡荡进驻了一个离城很远的小山村,马岭村。马岭村四面环山,满山遍野的桃树,红艳艳的桃花跳跃在枝头,婉约村姑含羞带笑的脸。

  黄昏,夕阳下的桃花林别有一番景致。我和阿强、阿力三个“铁杆”在林中一路穿梭、嬉闹,快活无比。

  “哎!你们别碰落了桃花。”甜美的女声富有磁性,仿佛遥远又近在耳畔。我们几乎不约而同蓦然回首,桃林深处,一窈窕少女款款走来……真是别有气质的女孩!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会跟人说话似的,白里透红的脸蛋,鼻子很直,嘴唇润润如露。

  “哎,你们听到了吗?别碰落了桃花。”少女带嗔的娇叱也悦耳。“好!我们这就走,这就走!”阿强呆楞楞答腔推耸我和阿力。

  “俺又不赶你们走,只别碰落了桃花,明日少了收成。大哥们是修铁路的吧?俺爹说修铁路是给村里造福,真谢谢哪!”少女落落大方。

  “对,对!我们是修铁路的今天刚来,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姑娘海涵。”平日粗野的阿强突然玩起斯文,让我忍不住想笑。

  “大哥读了不少书吧?说起话来真有学问”少女捂着小嘴咯咯笑,尔后又用手指向村头。“俺叫阿惠,住村南头第三家,欢迎大哥们经常来玩耶!”。夕阳下渐远的阿惠,让我们有了一丝遐想。

  马岭村真是一块净土,没有喧闹听不到火车汽笛声,非常闭塞,但乡风淳朴,村民厚道。铁路大军的到来,让他们有说不出的喜悦。

  第二天村长来到工程队盛情邀请队长一行去做客,说是代表乡亲感谢铁路支持地方。因我在部队里干过文书,队长很器重安排我在队部助勤,干些打杂的事,村里请客我自然也跟队长一块去。

  酒宴设在村南头第三家,那不就是阿惠家?进门、寒暄片刻后,我知道了阿惠原来是村长的女儿。满满一桌地道农家菜,很丰盛,酒也是地道的家酿酒,喝上一口让人不想放杯。

  那晚,除了队长去的人几乎都醉了,走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步伐有点飘。我年龄最小醉得也最厉害,当时就趴桌边了。依稀记得村长说,这米酒后劲大,醉了不能着凉,俺看就让小伙子留下吧!

  第二天,阳光懒懒的爬上树梢,床褥上的我浑身舒坦得发软,一股幽幽的清香沁鼻,我禁不住打了个哈欠,揉揉惺忪的眼我看见满桌子堆满桃花。

  “你醒哪?俺给你打水去!”阿惠的笑脸艳若桃花。回想昨晚令人羞涩,那会碰见阿惠故意装着不认识,可每当阿惠上菜时我都豪迈地把酒干了,结果是大醉没了男子气。

  阿惠打水进来,我已穿戴整齐,说了声谢便拿过毛巾胡乱抹脸。“知道大哥喜欢桃花,俺大早摘了些来装饰一下”。阿惠见我目光留恋桃花很高兴。“这样不会少了收成?”我诧异。“大哥们老远来俺村修铁路,牺牲点桃花算啥呀!”阿惠的真诚感动得我半晌无语,走的时候只说了句我叫阿武。

  工程开工后,许多村民加入到筑路队伍中。那天时近中午艳阳高照,我协助技术员测量地基累得口干舌燥。这时,甜甜的一声阿武哥从身后传来,我回头看见一身穿粉红衬衣的女孩,挑着担子晃悠悠走来。

  阿惠!那刻我兴奋得差点喊出声来。渴了吧?阿惠望着我咕噜咕噜喝水咯咯笑。怎么你也到工地干活来了?我关切地问阿惠。俺爹说这会地里活少,没事到工地上帮忙送水去,俺就来了,怎么着不欢迎吗?阿惠歪着脑袋很调皮。我连忙说欢迎欢迎!于是我们便一起笑了,阿惠笑起来很美。

  转眼间桃花谢了,毛绒绒的青桃挂满枝头。我和阿惠接触多了话也多起来。原来阿惠是村长唯一的女儿,刚满十八岁,在县城念过初中,算得上村里的“才女”。阿惠一脸孩子气,充满好奇心。每次我出去搞测量,无论多远阿惠都会送水,还常凑近我身边看仪器问这问那,我也乐意回答。

  阿惠靠近我时总有丝丝秀发缭绕,让我有耳鬓厮磨的幸福感,我还闻到了青春少女特有的馨香。我发现自己好象喜欢上了阿惠。可后来,我发现阿惠好象对阿强、阿力他们都很好,这让我的心有点揣揣不安。

  闲暇的时候,阿惠总喜欢到工棚里来玩,看到我们乱糟的床铺就笑,看!像俺家的猪窝。于是麻利地给整理了,临走的时候又把脏衣脏袜什么的拎了,还夸张的捂起鼻子,哎呀真脏俺拿回去洗洗。时间长了,我们都念叨起阿惠的好处,队部有啥娱乐活动都邀她参加。

  “五四”节那晚,队部举办青年之友联欢活动,阿惠作为“特约佳宾”上台唱了好几首山歌,甜美的歌声让我们陶醉。阿强当时就兴奋得不行,上台干吼了一曲至今我怎么也记不起来的歌,逗得阿惠咯咯笑带头把小手拍得脆响。

  我五音不全怕丢了面子呆坐着,阿惠过来笑眯眯说阿武哥也唱一首嘛!真的不会唱!我摇头。别听阿武的,他是队里的秀才啥都会呢!快上台啊!阿强不怀好意的“将军”。

  上就上,谁怕谁呀?我一急就脸红脖子粗。今天,我给大家朗诵一首诗,诗的名字《黄昏》:当夕阳踏着金浪般的阶梯悄悄离去/汽笛的诱惑声被回头的一眸深情/拥入了身后的苍穹/在晚风的柔曼中/黄昏属于我们/属于我们这一群手也粗糙/脸也粗糙日子过得粗粗糙糙的男人/是的黄昏属于我们/一群挥舞大锤用十字镐书写人生的/现代牛朗/一群用汗水和忠诚使共和国/大动脉畅无阻的铁路工人……。我走下台落坐了好一会,阿惠还使劲鼓掌,阿武哥真棒!那晚我们闹得很晚。

  暖春的乡夜,虫鸣蛙噪。“喂!我说哥们睡了么?”躺在床上的阿强侧过身。

  “没有!”我和阿强住一个工棚。

  “你说阿惠姑娘好看么?”阿强问。

  “好看!”我答。

  “我发现自己喜欢上她了,她也可能喜欢我吧!”阿强自言自语。

  “别自作多情了真是!”我听了心里有点酸溜味。

  “那你说喜欢不?反正我是喜欢。”……“干吗不说话?莫非你也喜欢?”阿强见我半晌没应声便追问。

  “自古多情空余恨,我才不像你呢?”我故意用戏肆的口吻回答。

  “哥们,话可是你说的啊?别到时跟我做情敌哟!”阿强转身把被子盖了头,不一会发出了很欢快的鼾声。

  那会我感觉自己虚伪得要命。

  因了那次晚会,阿惠和我们走的特别近。星期天休假,阿惠常带我们到附近山上转悠,让我们熟悉了许多不知名的花草。那会树上的桃子也半熟了红白相间,阿强总是讨好阿惠说看你的脸多像这桃啊!弄得阿惠羞答答的说不理你了!有时我很羡慕阿强敢说敢做。

  阿强是第一个给阿惠写情书的,内容直白但很真挚,我看了没提意见,只说了句祝你成功。阿强单独约会阿惠那晚,穿的西服很笔挺,去的时候口哨吹得悠扬,我听了心里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快。

  那晚阿强很晚才回来,我睡不着正躺在床上看枯燥无味的数学,我心情不好或者太好的时候就复习以往的功课。那时铁路成人大学每年面向职工招生,我考过一次落榜了就养成了怪习惯。阿强进工棚时满身酒气,西服皱巴巴,领带也没了。

  恋爱成了?我有点幸灾乐祸故意问。阿强一言不发歪歪撇撇坐上床,用两脚相互蹬了皮鞋,衣服也没脱把扯了被子倒头睡。

  好多天阿强谁都不搭理,不过后来我们还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晚阿强在桃林里等了好一会,阿惠没来,只托邻家的两姐妹捎了信,说阿惠没有那意思要阿强别见怪。阿强就一个人进了工程队厨房,陪做饭的麻木大师傅喝酒,喝了好多,让那大师傅都啧啧称舌。

  阿强恋爱失败了,但很大度,这点我至今都很佩服。天崖何处无芳草?大丈夫何患无妻!阿强用劝慰的口气说,仿佛失恋的不是他自己是我。之后,他又发出唉叹,阿惠漂亮能干可惜我没福啊!可能是拒绝阿强的原因,阿惠也有好些时日没来了。

  我说阿强要不我们再去约阿惠来玩,阿强说我是没戏了要去你去我不反对。于是又一个星期天我把阿惠约出来了,阿惠问阿强不怪我吧?我摇摇头。阿武哥我真的对他没有感觉,我喜欢……那种含蓄点的。我听了心里突然有了“砰砰”跳的感觉。

  后来,阿强和阿惠冰释前嫌又像以前一样了,只是阿惠来玩总爱跟我聊,也谈得来。因为青春年少的阿惠喜爱诗歌,而我在没认识阿惠以前,业余时间除了复习高中课本,就是写诗歌什么的,总梦想有天一举成名天下惊。

  参加工作三年多,我写了百余首诗,虽然投了不少都石沉大海,但自那次联欢会上,我朗诵自创的诗歌后,阿惠总用近乎崇拜的眼神看我,让我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于是又埋头写了好多诗歌。

  每次阿惠来玩,我都摇头晃脑念给她听,尽管阿惠文化程度不高,但从她目不转睛盯着我的神情,我知道她是非常喜欢的。yispace.net,而每次我俩聊得欢时,受了冷落的阿强就借故离开,事后他告诉我不愿当“电灯泡”,这反让我有“夺人所好”之嫌。

  尽管阿惠常主动接近我,与我谈诗歌谈理想,我也似乎感觉离不开阿惠,但因了阿强恋爱失败和我与阿强“铁杆”关系的缘故,虚荣的我从来没向阿惠表示什么。

  时间像流水,不知不觉桃子熟了。一年一度的铁路成人自修考试即将开始,不甘失败的我又投入到紧张的备考中,阿惠知道我要参加考试,找我的次数也日渐少了,不过她每次来都会带许多桃子,那桃又大又甜,让我惊喜不已便逗趣地说,还是阿惠对俺好啊!阿惠听了笑的很羞涩,一句不理你就风一样跑开了。

  最终我如愿以偿考取了西安铁路运输学院,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正巧碰上第一期工程完工,队部为了表示祝贺专门请了一场露天电影。因为愿望实现我很兴奋,下班后就作东请阿强他们喝酒喝得很多喝得很晚,以至忘了约阿惠。

  电影放映了好一会,我们才扶肩搭臂晃晃悠悠赶场。村子来看电影的人很多,到放影场后阿强他们一屁股坐地上看起来,我醉眼朦胧见影幕对面站着一女孩很像阿惠,于是过去瞅嘿还真是她。

  “阿武哥咋才来啊!俺正准备去找你呢,又怕走岔了路,就在这等了”阿惠见了我直抱怨。对不起!喝了点酒来晚了。我舌头有点打颤。那俺们就坐这看,阿武哥平时可不爱酒的人啊,咋也喜欢喝酒起来。

  阿惠要把手中的凳子给我坐,我摇摇头说阿惠我有事告诉你,阿惠听了低着头半晌不语突然扶着我臂膀说,阿武哥你喝多了点,那俺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

  夏夜的桃林,偶尔有一两声虫鸣。阿惠!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考上大学了!真的?是真的!九月份开学。我分明看到阿惠的大眼睛闪过一丝喜悦之光,随即那光又暗淡了。怎么不说话呢阿惠?那恭喜你了阿武哥。阿惠默默望着远处色彩变换的电影屏幕,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让我着迷,我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冲动。

  阿惠!其实我……我是很喜欢你的。阿惠柔软的小手在我的手中轻轻挣扎,阿武哥你喝多了?我没喝多我真的喜欢你,我的手握得更紧了。阿惠侧身抱紧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真的醉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