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我住在山间招待所

北方二少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3-22 10:26 61
  我最近烦心事很多,心情极度郁闷,来到一个叫炮台的地方散散心。炮台是一片清幽翠绿的山谷平地,种满各种果树、林木,尤以板栗、樱桃众多,住家也很多,早已形成一个村镇,而且建有多栋三四层高的楼房或是仿古木屋草棚,多以度假村居多。

  我找了个靠近山腰的招待所住了下来,这儿设施较为简单,比较清静,十分符合我的胃口。前台大厅空荡荡的,只有一男一女两个服务人员,除了三四位常客,只有零零星星几个人。

  我要了个二楼靠山方向的房间,简单收拾一番,很快,我就进入了梦想。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一个很沉重的东西压住了自己,让人喘不过气来,想睁眼也睁不开,想动也动不了,像是在梦中,可又好像明白自身处境,就像身体不是属于自己的,越想要挣扎却越感到力不从心,一会就急得满头是汗。

  鬼压床了!

  所谓鬼压床一般就是太累加上精神压力过大引起的,人的意识已清醒过来,但是全身仍停留在松弛状态,大脑一时无法控制身体,感觉像是被重物压住了不能动弹,并不是真的有鬼压在身上。

  但是好像就是那么不对劲,我感觉确实好像有东西压在身上!

  我努力地想睁开眼,用力想移动身体,沉重的眼皮好像一秒也承受不了,转眼就能闭上一样,我费了好大劲我才清醒过来。

  “呼呼”我明显能听到窗外的风声。这是一间靠山的房屋,为了领略山间美景,专门设置了阳台,并开了落地大窗,我一歪头就能看到外面的景色,山石树木象鬼怪一样模模糊糊突兀着,让人看不透它。

  突然,远方山坡上冒出点点似蓝又似绿的光点来,忽隐忽现,忽大忽小,飘飘荡荡间好像来到窗前,转眼间好像又远去了。

  鬼火!

  看来不远的地方也许就是个坟地。我赶紧把头收回来,想起身把窗帘拉上。

  屋内的地面是用松木铺就的,散着淡淡的松香,大概是悬空的原因,走在上面一弹一弹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深更半夜更让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屋子里的灯是莲花状的花灯,但灯泡是老式的白炽灯,加上瓦数较低,发出的灰黄的光在墙上照出长长的黑影,鬼魅一般。

  我感到嗓子眼发干,起身接了半杯水,习惯性吹口气,慢腾腾地来喝,咦!杯子里竟然没水了。我略一迟疑,真是马虎,水竟然没倒到杯子里。我重新到饮水机旁接了大半杯水,摇了摇杯子,水差一点溅出来。我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打了个呵欠,再次端起杯子来喝水,咦!杯子里竟然又没有水了!

  我四下看看,地上没有一丁点的水渍,门窗都是关着的,真是见了鬼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时摸不着头脑。

  我萌萌怔怔之间感到周围一切都是那么奇怪,老是感觉这个酒店本身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对劲,让人心惊胆寒,天亮一定要搬家。

  没等天亮,我就不能在酒店里留宿了,招待所楼下的一间储物间竟然失火了,尽管火势不大,很快就被扑灭了,但鉴于招待所很多地方都是用易燃的木材制作的,为了以防万一,招待所主人还是把人都通知一遍,转移到山下的另一家度假村里去了。

  我睡意全无了,前前后后想了一遍,也没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睡梦中遭遇鬼压身、窗外山谷中的鬼火、杯子的水突然变没了、半夜失火,短短半天时间竟然发生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屋吗?

  第二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天气,我黯淡的心情一扫而光。

  走出房间,到大厅里准备办一下续住手续,“老同学!”我欣喜地差点喊叫起来,实在没有想到在这个偏远的地方碰到熟人。

  老同学也很惊奇,他姓孙,现在是地方派出所的所长了,孙所长看来是有公务在身,寒暄了一下,就匆匆乘车走了,还拉着警报,估计是出事了。

  果不其然,很快我就听说了,就在昨天我原先居住的山腰招待所里出了人命:一名前台经理和一名实习店员双双死在招待所里,现场没有任何凶杀的痕迹,二人好好地象睡了一样,可是永远醒不过来了。昨天招待所出事后,所有人员都撤离了,店主只留下一名大厅经理和店员看店,监视消防,没想到几个小时过去,火灾没有再发生,俩人却都毙命。

  我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种种奇怪现象,也没有理出任何头绪,真是见了鬼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4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