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意林悦读 励志小品 查看内容

读书是我最成功的一次投资

心语飞飞 网络 2019-3-19 10:42 53
  一

  小时候,我妈上班的地方,叫废品收购站。还清楚记得墙上刷着八个大红字:“支援建设,变废为宝”。

  门市里很宽敞,有一个长长的曲尺型的柜台,外面放着秤。卖废品的人来交验了货,称了重、开了票,就可以找出纳领钱了,几块、几十块的都有。

  那些“废品”里面,有一样是最不缺的,那就是书。

  它们成捆成堆,连环画、小说、杂志,乃至马列书籍什么都有,简直是书的海洋。我妈只要看到品相好的,整洁可读的,经她鉴定属于无毒无害、健康向上的,就会抽出来,拿给我看。

  当然,这是占了公家便宜,严格地说也是薅了社会主义羊毛,虽然不值几个钱。

  我的书也因此源源不绝,根本看不过来。小朋友要和我拼书多,一般是拼不过的,他们拼的不是我,而是把书当“废品”卖掉的广大人民群众。群众的力量是不可战争的。

  当时,有些大人很看不惯我抱着大厚书的样子。他们觉得,一个上小学的瘦弱孩子天天啃大书,这是一种心机深沉的装B,对他们每天抠脚打麻将的生活是一种冒犯。

  有一个阿姨上家里来,看见我在看《三国演义》,立刻有些鄙夷,说:“哟,你一个上学的人,还看小说啊。”她倒也居然知道三国演义是小说。为了戳穿我的装B行为,她把书翻来翻去,精心挑了里面一个字,是檄文的“檄”字,问我认不认识。

  操蛋的是,我还真不认识那个“檄”字!随即便被她一通羞辱,什么小孩子看不懂就不要看啊,看小说很影响学习啊,等等。

  这件事,让年幼的我懊恼了很久,为什么就那么不争气,偏不认识那个“檄”字呢!

  二

  能接触武侠小说,也亏了我妈。

  她给我搞书的时候,“政治鉴定”非常粗糙,一般只看看标题,随便翻翻,没发现黄暴的就算审过了。被扣下来的书都是明显弱智型的,比如记得有一本老书,开头就是“文化大革命的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这样的她就扣了,说是神经病的书,“家里坛子上贴个‘福’字都要打掉,这样的大革命好什么好?”

  其它的很多毒草,就都流到了我手上。

  比如1988年出的《河殇论》,我就这样读到了。还有一些暗藏情色的小说,只要不是封面印着大波妹的,都可以过审。比如我的第一本两性启蒙书,《清宫十三朝》,就是我妈没细审就给了我的,大家感受一下:

  “(杨)秀清一想,民女多是靠不住,只有天妹洪宣娇,素与交好,不如娶她过来……这时是个伏天,秀清饬制大凉床,穷工极巧,四面玻璃,就中注水,养大金鱼百数,荇藻交横,微风习习。秀清、宣娇裸体交欢,一对淫夫淫妇,只嫌夜短,不虑昼长……”

  后来上历史课,就总想起杨秀清的豪华大凉床来。

  还有一类能过审的,就是武侠小说。我读到了人生第一本武侠小说,叫《金麒麟》,1987年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的。这本书后来搞丢了,最近我又在旧书网上淘了一本,作为纪念。

  还有一些金庸的连环画,《倚天屠龙记》《射雕英雄传》之类,那是人生第一次接触金庸。我惊奇地发现,这些连环画的文字都特别精湛,很见功力。

  后来才知道了原因:那特么都是金庸小说里的原话。能不精湛吗。

  当时,很多孩子都有父母半开玩笑地给开的一个户,存上一点小钱的经历,我也有。家长有时候给存一百,有时候给存五十,说是我的钱,然并卵,最后这钱他们都取去用掉了。

  但是我妈给我薅回来的书,读进了脑子里,谁也取不走,我感激她给开的这个户头。

  三

  到了中学,随心所欲看书的自由时代宣告结束,阅读的环境变得严峻。

  家长开始意识到武侠小说害人了,看见我的盗版《神雕侠侣》,“侠侣”二字让他们很不安,封面还画着一男一女一禽兽,其乐融融,更加让他们胆战心惊,于是坚决禁绝。学校里,老师更是严厉打击武侠小说。(好文章推荐www.wenzhangba.com)

  我把武侠小说东躲西藏。金庸老爷子被塞在褥子底下、家里的挂画背后,反正周游了家里所有阴暗的角落。这些书大都是租来的,一本押金20块,一旦被缴,我将损失惨重,直接面临资金链断裂、破产崩盘的危险。

  一些同学为了读金庸,还付出了血的代价。楼上的3班,女老师缴到一批金庸小说,让肇事学生割破手指头,在保证书上按血手印,发誓和金庸划清界限。

  风雨飘摇的日子里,我们金庸迷艰难地生存着。终于有一天,危机达到了顶点——王朔、何满子相继在报纸上炮轰金庸,说金庸小说是“鸦片和妓女”。我们感觉遭到围剿,四面楚歌,世界眼看要崩塌了。

  我坐不住了,我不敢惹班主任,我还不敢惹你们何满子吗?

  登何满子文章的是《光明日报》。我搞了几张信纸,洋洋洒洒写文章骂了他一通,郑重贴上邮票,信封上写“投稿声援金庸”几个大字,寄到《光明日报》社去。

  然后这封信,就像你们大家人生的第一封情书一样,再没有了回音。

  四

  金庸小说,真的是鸦片和妓女吗?

  反正,它至少没有把我变成烟鬼和嫖客。

  对我来说,它更像一个好玩的房间,有很多门,都通向未知。走进去,会发现越来越多好玩的房间。

  比如看了《射雕》三部曲,就对宋史感兴趣了,有一阵去找了很多宋史的书。看了《越女剑》,以及金庸给《三十三剑客图》作的传,忽然就对唐传奇感兴趣了,又去搜罗了唐传奇的书来看。

  金庸让我开始懂得杜甫。在自己印象里,杜甫本来是一个无聊、枯槁、一副胃疼相的老头,可是《神雕侠侣》中郭靖却说:“中国文士人人都会做诗,但千古只推杜甫第一”。

  郭靖都这么说了,我能不认真反思一下吗?于是开始找杜甫的集子来看。今天我成为杜甫的死忠,就是靠郭靖作的媒。

  在我们小的时候,书被分成两种,“有用的”和“没用的”。如果它叫语文、代数、几何,或者什么“国学”、“世界名着精选”之类,它就是有用的;如果它叫金庸,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书,那么就是没用的。

  可是今天,回望过去,我发现一个事实——自己读过的所有的书,统统都是有用的,不管是红色的还是黄色的,是激进的还是温和的,是讲人与人的还是人与兽的。

  五

  一个孩子,拥有了一个喜欢的作家,这是坏事还是好事?

  我觉得是好事,不管他是金庸还是王小波余华,乃至是郭敬明。

  孩子如果喜欢金庸了,家长应该怎么办?我觉得你不妨和他一起读。一起读了,才能一起交流。不然你们只能鸡同鸭讲。

  你还可以带他从金庸这一个房间,走向更多的房间。比如你干脆就送他一本傅国涌老师的《金庸传》,让他对金庸了解得更多,让他知道金庸的政治立场、办报历程、爱情故事,他就不会只关注什么六脉神剑、降龙十八掌、陆无双“乳酪一样的胸脯”之类。

  你还可以送给他一本狄更斯的《圣诞颂歌》,告诉他:这是金庸少年时父亲给他的圣诞礼物,对金庸影响很大的。这样一来,他能不试着去看看吗。

  你还可以给他一本《基督山伯爵》,告诉他:金庸的《连城诀》就是模仿这本书来的。他能不好奇吗?也许他就因此喜欢大仲马了。

  我这个人,不懂赚钱,不懂投资,但是读书,是至今为止我最成功的一笔投资。

  所以,给一个孩子书,是最大的帮助。让他喜欢阅读,是最好的慈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