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坠楼怨魂

涵丽君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3-18 11:18 65
文/  涵丽君
  天下起了倾盆大雨,这片工场已经没有人啦,这里静得可怕。由于每天都会有位工人很晚回去。今天,这块血被雨水冲流成一大片,这血红的耀眼,在雷电闪烁之瞬,这些血水一直流着,更加愤怒、不服之情。

  (二天之前)

  每天最晚回去的那位工人,在这工厂的建筑楼最高处施工,他每天的施工态度和家庭情况都很让领导同情。每位领导都是特别的关心他。今天他来到最高处,曾受到领导的严重不许。可领导最终还是答应啦。可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如此恐怖的事情:他在高处施工的认真度让他没有看到从右边过来的叼土机所叼的大石块,重重的撞在他的腰上,直直的从高处掉下来。顿时全部的工人都人心惶惶,那个人从高处掉下来,红血流的满地都是,大脑里的脑浆都出来啦,当时值班的领导连忙赶过来,走到那里看到这样的画面,他的心不由的心痛起来,他看到那人的眼睛瞪得很大,仿佛要跳出来似的。那种不服、不心甘情愿的眼神让在场的每个人都难以忘记。可领导慢慢的走过去蹲下来,用手在他的眼往下摸了一下,可这没有把他的眼睛闭上,他的怨气太重啦吧,领导又做了一次才把他的眼睛闭上。这位领导对全部工人说:“人死不能复生,更不能因为这位工人的死而放弃建筑,每个人都是需要钱的,以后大家都小心点吧。”说完,就让别的工人继续干活,又让俩个人把这位工人抬走,具体放在那里,我们谁也不清楚。“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这么走啦,善哉善哉”“人死也不能就这么罢休吧”“•••••••••”

  (二天之后)

  每天晚上这片工场的楼里都有一种悲伤的哀声,这些声音显得如此伤痛、哀伤。光听这些声音让人毛骨悚然,心里发毛。这些很恐怖的哀声,让在这里工作的工人们都很害怕,每天晚上都不敢自己一个人回家,每个人都是下班后就急急忙忙的往家走,总是觉得后面有人在跟踪自己,想要占有自己的身体,而更加让人惊讶的是一件接的一件的发生,那位工人死后,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第二天,还有一位工人在楼里走着,被后面的大石头直直的撞飞,这个工人的死样和原来死的那位工人的死样是一样的这些血在这里显得更加鲜红、耀眼,这些血在这里没有人去打理,只有被雨水冲洗着。那天一位工人在楼下坐着休息,却被天上不知来明、不知道怎么来的大石板砸在头上,只听见一声“啊~”接着就一命呜呼。全部工人都害怕啦,因为这些事一件一件的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害怕哪一天回轮到自己,这些领导仿佛不领这些人的情,“一定要把这座楼给盖好。”他们都用不领情的语气说着。其他工人都想离开,可谁家不需要钱啊。也可以去别的工厂找活干啊可是别的工厂都是停工,不得不在这里继续工作,有的人是走啦。这可怕的事接二连三发生,每个工人都很迫切的工作着,而每天晚上这片工地的哀声更加清澈、伤痛••••••

  (二十年后)

  上学期终于过完啦,还有一个下学期呐。今天是下学期的开学第一天,每个人都会以笑容面对这个学期吧,因为上个学期没有发生什么比较怪异的事,而这个学期应该就是奇异之事之端,善哉。

  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吴少,今年19,在台北高中(三)班上学。自己每天都是骑着淑女车自由自在的往学校出发。今天也不例外,自己骑着车往学校驶去,在背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讨厌,你怎么不等等人家啊?”我停下车,转头对她说:“你妈妈说你还在睡觉,所以我没打扰你,就自己先来啦。”说罢,我暗暗的笑了笑,她好像看见啦,走到我前面,说:“你笑什么啊。”“我没有啊”“明明就有嘛”“好啦,坐上来吧,我们去学校。”她坐在车的后座位上,我载着她往学校驶去。她是我的女朋友—杨瑶瑶。她今年19,和我在同班学习,温柔、体贴、可爱,样子是哥自己的选择。

  刚一走进班级里,就看见我的几个好哥们,原来他们来的那么早啊,他们都是我的好哥们、讲义气—党世民,戚家军,郭大汉,纪哲红。他们见我来了,后面瑶瑶也跟上来啦,他们笑笑,党世民笑得说:“你看看,我们的吴少来了,昨天晚上又和瑶瑶去了哪里啊。”瑶瑶笑了笑,低下了头,我连忙说:“去你的,假期过得可好?”哥几个都点点头。我和瑶瑶走到他们前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瑶瑶坐在里面看书,我和哥几个聊起了天,聊到我们好像都没话说了似的。这时候,我问了哥几个一个问题:“在二十年前••••••”哲红惊讶的说:“二十年前??那不是还没哥几个呐?”我对他们说:“你们别打乱我。”他们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听着,好想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也许就是一件大事。我继续说:“二十年前,一片工场上发生了很多奇异死亡的案件,那片工场每天晚上伤心、痛苦的声音。由于过去了几十年,现在那片工场不再发生什么奇怪的声音啦,但不知道还会发生奇异死亡的事情。”他们几个都很惊讶,世民沉重的说:“哥们,你这信息打哪来的?”“从一个老人口中听到的。”我说。大汉说:“你说的那地方在哪,我去试探试探。”虽然大汉在我们几个中胆量是最大的,但我连忙说:“老人没有说,只是说,现在那工场建筑成了一所学校,具体那所学校他没有说清楚。”顿时,全都害怕的应该是那片那个工场所建的学校是不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学校。气氛变得僵冻,我们哥几个都变得无声啦,瑶瑶看到这种气氛不对,对着我们说:“我饿了耶,谁和我一起去吃饭?我请客噢。”哥几个听到吃的就眼馋啦,异口同声的说道:“我去。”哥几个一起走出了教室,我陪着瑶瑶在后面跟着这群所谓的哥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4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