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历史故事 查看内容

旅顺大屠杀:日军沿户搜杀 妇婴不免

一笑倾城 2018-11-27 10:33 146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在南京进行为期6个星期的惨绝人寰大屠杀,屠杀我手无寸铁的无辜同胞30多万!时光再向前推进43年,甲午战争期间,侵华日军进行的旅顺大屠杀同样丧心病狂、残暴至极!

  1、日军攻下旅顺,即刻开始屠城

  清政府用时16年、耗资数千万两白银建成的旅顺军港,被称为“远东第一军港”,驻守清军总兵力为14700余人,1894年11月21日,旅顺半岛20多个炮台,一天之内全部被日军占领,清军战死2000多人,日军战死66人,伤亡353人,失踪7人。日军攻占旅顺后进行了4天3夜的抢劫、强奸和屠杀。

  大屠杀的知情人鲍绍武讲述:“日军入旅顺,沿户搜杀,妇婴不免,历三昼夜始止。尸体随处掩埋。”1935年,经过实地访查,历史学者孙宝田算出了旅顺大屠杀罹难人数:“当时除有家人领尸安葬者千余外,被焚尸体实为一万八千三百余。”合计人数约2万。

  当年的日军士兵洼田忠藏记述:“看见中国兵就杀,看到旅顺市内的人一个不留,所以街道上堆满了死尸,行走极不方便。住在家里的人也不能免,一般人家都有三个到五六个人被杀,流出的血令人作呕。”辎重兵小野六藏记载:“我们第一分队得到允许外出,便到旅顺市街散步,看到每家多则十多名少则二三名‘敌尸’,有白发老头儿和婴儿同被打死,还有白发老婆儿和媳妇手牵手陈尸在地,其惨相不可名状。”——白发老人、嗷嗷的婴儿、柔弱的妇女,这些都成了“敌尸”!

  当年参与抬尸的幸存者说:“我们在收尸时,亲眼看到了同胞们被害的惨状。在上沟一家店铺里,被鬼子刺死的账房先生还伏在桌上。更惨的是有一家炕上躺着一位母亲和四五个孩子的尸体,大的八九岁,小的才几个月,还在母亲怀里吃奶就被鬼子捅死了。许多人都死在自己家门口,他们都是在开门时被鬼子杀死的。死者大多数是老年人和妇女儿童。”

  “把俘虏绑上屠杀,杀害平民,甚至妇女也不例外,这些似乎都是事实。”当时的日本外相陆奥宗光如是说。日本历史学者也不得不承认:“当时日军惨杀了大批的非战斗人员。”(信夫清三郎编《日本外交史》)

  所有的历史记述都充分表明:1894年11月21日,日军进入旅顺城后见人就杀,遇害者绝大多数是毫无抵抗能力的老幼妇孺和手无寸铁的平民。原本繁华热闹的旅顺,瞬间变成了阴风阵阵的“鬼城”。

  2、国际媒体报道,惨酷血证如山

  1894年11月26日,英国《泰晤士报》发文:“据报告,在旅顺发生了大屠杀。”这是世界上最早披露有关“旅顺大屠杀”的信息。29日,美国《世界报》也刊登了一则报道:“日本军(在旅顺)不分老幼全都枪杀,三天期间,掠夺与屠杀达到了极点。”很多欧美媒体也跟进报道。国际社会“人们在得悉事件详情的同时,无不对远东的暴行感到战栗、痛心、愤怒”。

  12月2日,《泰晤士报》又发了关于旅顺大屠杀的报道:“日军开始在市内掠夺屠城,对放下武器的清军和平民一律惨杀。”(宗泽亚着《清日战争》)

  12月12日,美国《纽约世界》发表了记者克里曼所写的旅顺屠杀的报道:“日军……对包括老少妇孺在内的非武装住民肆意滥杀,屠杀场面和尸体惨状不堪言表,三日连续大量屠杀,市内居民所剩无几。日军令人战栗的与文明社会背道而驰的行为,玷污了日本自誉的文明,重新回到了野蛮时代。外国随军记者在恐怖虐杀中不堪目睹,集体愤然离开日军的杀人现场。”

  英国人詹姆斯·艾伦的《在龙旗下》记载:“日本兵追逐逃难的百姓,用枪杆和刺刀对付所有的人,对跌倒的人更是凶狠地乱刺。在街上行走,脚下到处可踩着死尸”,“天黑了,屠杀还在继续进行着……街道上呈现出一幅可怕的景象:地上浸透了血水,遍地躺卧着肢体残缺的尸体;有些小胡同,简直被死尸堵住了……日军用刺刀穿透妇女的胸膛,将不满两岁的幼儿串起来,故意地举向高空,让人观看”。

  英国记者维利尔斯记载:“当时日本官员的行动,确已越出常轨。他们从战后第二天起,一连四天,野蛮地屠杀非战斗人员和妇女儿童。在这次屠杀中,能够幸免于难的中国人,全市中只剩36人(后考察生还者约800余人)。而这36人,完全是为驱使他们掩埋其同胞的尸体而留下的。”维利尔斯统计的旅顺大屠杀遇难中国人数字为两万。当屠杀的报道终于浮现时,日本社会也为之震惊。

  3、日寇费尽心机,对屠杀事实百般隐瞒、狡赖

  为了应对国际舆论的责问、掩饰其野蛮嘴脸,也为了能顺利与美国达成美日修改条约,日本外务大臣陆奥宗光“向驻各国公使传达日本政府应对紧急事态的口径……须采用歪曲事件真相、混淆视听、封锁进出日本的消息、收买欧美媒体的策略来平息世论对日本的谴责”。(《清日战争》)

  大屠杀后的11月30日,日本驻英国的临时代理公使给陆奥宗光发电说:“我已经压下了路透社由上海发来的关于我们的士兵在旅顺口犯下最野蛮暴行的电稿。你能否批准我要求的款子,以开始从事报界行动,我已经没有钱可用了。”(《日本外交文书》)可见,收买欧美媒体日本花了大价钱。日本官方还拟定了7条声明发表在《纽约世界》上,为日军在旅顺的屠城事件进行辩解。其实,“如果说日本军队对清军大开杀戒是事出有因,出于对清兵残虐行为的复仇,那么大量杀害无辜的清国百姓,就无法自圆其说自身的文明和道德,是彻头彻尾的野蛮本性的大暴露。”

  事实上,日军在进攻旅顺之前已确定了不保留俘虏的方针。

  随师团长山地元治进入旅顺的日军间谍向野坚一实话实说:山地下达了“除妇女老幼全部消灭掉的命令”,“因此旅顺实在是惨而又惨,造成了旅顺港内恰似血流成河之感”。日本第二军司令长官大山岩大将的国际法顾问有贺长雄承认:“我们在平壤抓了几百名俘虏,可是我们发现要养活和看护他们,既费钱又麻烦。实际上,我们在这里一个俘虏也不抓。”——也就是说,在进攻旅顺之前,日军的顶层设计就是一个俘虏也不留!

  进行旅顺屠城的日军高层担心杀戮行为引起国际舆论谴责,还“特别制定了对事件的统一辩答要领”。11月26日,第二军司令部下达“尽快打扫战场,迅速处理清国人尸体”的命令,尸体抬了一个月才抬完。焚尸后的骨灰丛葬于白玉山东北麓山脚下,坟前木桩写有“清国兵战殁者”的字样,借以掩饰屠杀焚烧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平民和俘虏的罪行。

  历史终归难以被隐瞒。包括日本在内的所有史料都足以证明甲午战争期间日军在旅顺的屠杀行为,它是在日军高层将领的直接命令和间接煽动下对无辜的普通中国民众的野蛮屠杀。正如美国报纸所说,这一刻,日本“脱文明之假面露野蛮之本体矣”。二战期间,着名的美国文化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在《菊与刀》中指出:“日本哨兵反复地严格要求他们(美军战俘)隐瞒自己的违章行为。”——可见,一直以来,日军从上到下都有隐瞒“违章行为”的习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