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意林悦读 散文诗歌 查看内容

古筝妙音寥落人

听心者 网络 2019-3-12 12:13 59
  一直喜欢音乐,喜欢在夜里带上耳机,沉浸在旋律里任思绪翻飞。好像对音乐没有特别的要求,只要适合自己就行。只要喜欢就拿来听!流行歌曲、纯音乐、民歌、美声、中外的、摇滚的、只要心里喜欢,无有不可。

  每天都喜欢有一段时间是独处的时候,这段时间也是调整自己的时候。世事繁杂,宠辱不惊的看庭前花开花落的境界,坦然说达不到。自以为磨练和付出都经历不少,只是人情练达的境界还是很难企及。

  想起徐志摩的《偶然》,“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惊异更无须欢喜,转瞬间没了踪影。”真的是转瞬间就能洒脱吗?特佩服来去自由的人,感觉高深莫测,值得一生学习。幻想着梦里梦外的情形,恍若经年累月囤积的苍凉漂白了风情,沁入心里的孑然都是茕茕枯槁,捻不出半点低沉的箫音。

  每当感怀于诗人顾成那用黑色的眼眸寻觅光明的诗句,都萌发出淡看闲云,恍如苍狗的低落情绪。许是天太高,云太深,所以音乐就成了切入情怀的利刃,轻易的就穿透心脏。钉死在古筝千年轻挑的惊鸿一瞥里。弦音荡起惊秫的涟漪,缓慢地扩散开来,相思也随着波纹的渐远渐淡而愈来愈重。当一切都归于静止,呈现出的是云淡风轻的恬静,仿佛置身幽静的山林牧场,被风掀起的松涛梅韵经不起谗言碎语轻轻一击,就消散江湖两忘中。

  常于舒缓的旋律中,觅得一份自在,一份飘逸;还有那远离尘嚣的一份雅致;透过纯净似水的温柔拂去满身尘埃,给无处皈依的酸楚咸涩寻到了一个暂时的安身之地。这片刻安宁不想再去计较弱肉强食,不想再去奢求天长地久;得失与成败,功过与是非,统统划拉到一边。这刻只有云影浅淡,路途飘渺。水穷尽而柳暗花明,风扬处也笑看云起,至于孰轻孰重的执念,早已入了云霄深处,隔世离空。

  同一首曲子,不同的人听到有不同的韵味;同一个乐章对于同一个人不同的心境,也是有着不同的诠释。用文字浅薄的书写两行,倾诉一段往事,坦言一种情怀,一曲终了……将来的美好画卷也若隐若现,重彩粉黛也不会再有浓妆涂狗脸的感觉了!

  曾几何时,习惯了蘸着夜的苍凉,运气于指尖,轻敲出一丝清雅墨香,自由挥洒低吟浅唱于心头。今夜,眼眸望穿烟雨红尘,凝聚残句断章,于清词雅韵的音律中,摘取月色迷离,琵琶绝唱。

  星梦,在风中弹奏着寂寥的心弦。溅起氤氲水墨,中锋凝重,侧锋轻灵。那一纸凤笺,沾染了谁家女子的胭脂红粉,红格绿字间谱一曲望夫词,落一滴相思泪。一盏婉约的琉璃灯,映照多少古今传奇人物在灯下续写人间情缘。最相思处,却是于无声处的断肠人零落的失魂和落魄。

  缘无踪迹,何处红袖可添香。梦醒时腾然醒悟古今通篇,离殇全是“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情愫。是否暮色里人们才会沉醉,误入藕花深处呢?还是帘卷西风,痴心憔悴的人比黄花瘦。情爱简直就是枯枝残叶的身姿披上了月满西楼的光芒,赏之憔悴,触之心碎。

  斯如是,梦阁红楼里愁雾缱绻,锦帐香衾中婉约眉黛,都化成飘渺仙子,静立秋水凝霜的在河之洲。在一片寥落中感叹韶华似流水,一去不回头。

  萧凄凄唉!黯然透月。琴惶惶然!流离失措。相思写就的前生缘,今世情,只落得个月清人消瘦。情浓时聚一点灵犀于笔端,品味间落几笔墨香于轻宣。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惆怅缠绕着梦境,在檀烟书卷的寥落中,辗转了一世婆娑。作者:暮雨薄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