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意林悦读 散文诗歌 查看内容

秋梦

听心者 网络 2019-3-12 12:10 53
  明澈的阳光柔柔的罩着秋天的一切,条理分明的房也在这注视下有点飘忽,远山在秋气中氤氲。疏枝轻摇着风中的婀娜,很闲适的样子。偶尔一片叶子落下,悠悠的还在风中转个圈,无声的点缀在树下的空地上。如果收集这样的阳光,把它们提纯,那会变成什么?一定是一杯水,不太甜,却是沁人心脾的清香最诱人,喝一小口,就会一辈子沉醉在幸福里。

  我斜倚在庭前的竹椅里,白衫蓝裙,长长的丝巾流苏垂下来。小屋前的菊花开了,粉琢玉砌的脸在秋阳中溢满了浅笑,淡淡的香气和着阳光肆无忌惮的的拥着我,温暖开始慢慢的浸润我。

  小桌上是一杯淡荼,白瓷的盖碗,淡蓝的碎花。我喜欢看到淡绿色的荼在润白的细瓷中发着莹莹的光,生着淡淡的香。这个茶盏是一个朋友赠的,不知是哪个朝代的,因为我喜欢唐朝,我固执的认为它属于唐朝。

  我总认为那是我的朝代,我总会想那个朝代的我。

  那时的月亮总是弯弯的,柳条是长长的。闺楼的纱窗映着我的侧影,高挽的秀发,那只钗头凤斜插在我的云鬓,凤衔着长长的珠串,晃呀晃的象风中的柳枝。柳影洒在纱窗上,投在桌上,墙上。桌上的纱灯不太亮,照着身着白绸衫,水蓝色长裙的我,也照墙上的一幅翠竹,那竹纤细如我的腰身,亭亭如我的风姿。一架瑶琴静默着,那声音一定会让夜色更美。

  我在看诗经,它是我一向沉迷的书,它象这不知照了多少年的月儿,这不知吹了多少年的风一样恒久悠远。它带我涉入一条不知流了多少年的河,河里的水叫爱情。

  夜有些凉了,我披上水蓝色的披肩,那长长的流苏围着我,真美,我生来就喜欢这种垂挂的摇曳和飘荡。

  我走出小楼,水蓝色的绣鞋无声的踩在木梯上。绕过游廊,推开花园的角门。花园不小,可我只种了白玫瑰和白菊花。菊花正盛,玉雕的粉面闪着温润的白光,清雅的花香弥散在夜色中。

  我轻轻的坐到秋千上,白色的衫袖,水蓝色的裙裾,长长的披肩在风中飘动,影子和花影一起在风中斑驳。

  风送来箫声清悠婉转,我不用辨别方向。因为一定是他,一袭白衣,一管玉箫,是月夜俊朗的剪影。我已熟悉的曲调,在瑶琴上已弹了不知多不遍,可是何时能与他同奏一曲呀!

  白色的菊花成了他,衣袂飘飞,翩翩而来,他伸手拂去我头上的一枚柳叶,轻轻推起我的秋千。我想拉住他,一抬手,他不见了。手触在花上,夜露好凉,透入心底,滑落脸庞……

  谁在帮我拭泪,一片落叶落在裙上,抬眼看时,秋色旖旎,秋阳好暖好亮。茶正好,品着它,微苦却清香。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