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夜入深山鬼吹灯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3-9 11:18 37
  早年间的东北,人烟稀少,现在本土的东北人大多是原来的关里人闯关东在东北定居的。

  那时候北方牡丹江一代有个全国家喻户晓的名字“林海雪原”说的就是牡丹江和海林一带的地方。

  在那时候流传于世的东北鬼故事更是有几种耳熟能详的,打个比方,林子里的“老吊爷”就是吊死鬼,狐仙,黄仙,更是不胜枚举。

  不过今天咱说的故事这几类哪个都不是,说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鬼”!

  话说李三是一个投奔东北亲戚的这一年轻人,那年月的关里,人多,地少,而且土地不肥沃,所以更多的人需要土地来养活自己,就纷纷的跑到东北来,那会儿东北有句话叫做“跑马占山”,这句跑马占山是什么意思呢,我来给解释下,那时东北人烟稀少,幅员辽阔,从关内来的人想占得一块土地,只需要坐骑着马兜一圈就行,也就是在冬天骑着高头大马,一溜烟的跑,跑一个很大很大的圈子,马蹄印子所圈的地界就是他的土地,这就叫做“跑马占山”。

  李三家里虽不富裕,但是表哥却是跟军阀干的,听他要来东北知道东北那世道乱,有不少土匪打家劫舍,所以给他预备了快马和枪支,李三自小跟哥哥摸枪,所以伸手不赖,面对哥哥的一番嘱咐,李三也不以为然只是点头称是。

  早期的东北绿化是非常好的,基本都是原始森林,李三在路上见得山上一棵棵环抱都抱不住的参天大树看着也是心里美滋滋的,仿佛就看到了未来一样,早就听说东北的土地抓起一把都能攥出油来,果不其然那,土壤都是黑色的,要在这片土地上耕种,何愁庄稼不长啊。

  索性马就慢了下来,此时不是冬天,正要入秋,天略微那么凉爽些,自己走了半天也见不得一户人家,早就听说这里人烟稀少,可是这一天黑要迷了路走进林子里可怎生是好呢?

  天要是一黑,唯一辨别方向的太阳都没有了,李三也是头一遭来。这时候正骑着马踏入了一座深山。

  李三嘴里骂骂吱吱的说:“娘的,这可如何是好,这要是晚上碰上狼或者胡子,可怎么办呢?”

  说着李三就下马喝了口水,又骂了几句难入耳的话,踢了几脚石头,又撒了泡尿,有明白的人知道,在山里特别是较有灵性的山里是不可以随便说话的,特别是乱吵乱骂这样子的。

  所以李三刚踢了一脚石头,就一跟头摔倒在地上,连同自己带的水壶一起摔破了,恼怒的李三愤愤的将它丢在地上。

  太阳已经贴地皮了,这荒山野岭的李三也拿不出注意了,本想找个人问问路,可是根本也没碰见个活人。

  这时候只听见林子里突然有了铃铛的声音,李三一个机灵,生怕这是土匪,一拉马缰藏在了大树后面观瞧,只看见一个骑驴的中年人拖着几袋粮食从旁边赶来。

  李三注意了半天,看这样子也不像土匪,所以上马上前去问路。

  才知道这人叫马大元,是牡丹江人,这正从亲戚家回来弄回来点种子。

  马大元告诉李三说:“这要到牡丹江,马不停蹄的跑也得明天,要不你就跟我在这林子里住一晚上咱俩一起走,我这就一头毛驴不比你的马快!”

  李三先是不悦但又没有办法,谁叫自己不认路呢?这大晚上的要是跑丢了,自己是找不回来,万一进了胡子窝呢?马大元告诉李三海林到牡丹江这一代有大大小小数十伙土匪,有的还好能给你留个活口,有的杀人不眨眼那。

  马大元就问李三:“小子,你不怕胡子么?”

  李三噘着嘴,摇了摇头说:“胡子嘛,不用害怕,如果真碰上了的话,有小爷在,就会保护你!”

  马大元不解的看着李三似乎是感觉他在吹牛,只瞧李三从腰里拿出一只进口的手枪在马大元的眼前晃了晃。

  只看见马大元脸上顿时一愣,然后作揖的对李三说:“小爷,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这回你放心了吧,晚上咱俩找个地方轮流睡觉,就算有虎狼出没也奈我不得。”

  “呀,这我还真是沾了小爷的光呢,本来还害怕自己走这一趟的,有了小爷你,我这心可有底了。”

  两个人走了许久,李三总感觉这马大元的毛驴慢的要死,几声催促仍是那种匀速直线运动。

  天已经很黑了,能听见远处有狼的嚎叫,却也见不得半点光亮,这也就是说前面没有人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4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