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厉鬼妈妈

容念白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3-9 10:39 126
2

  毕竟是女生,宁宁胆子再大也是女生,至于小乐比我还先打的退堂鼓,我这么一说她们俩也没意见,于是转了个身后队变前队,变成小乐打头往回走。小乐本身胆子就是我们当中最小的,让她打头走得更加困难。

  正如蜗牛一般缓慢前行,小乐突然刹住了脚步,我没有防备,一下子撞在她后背上,宁宁又撞到我:“怎么回事?怎么又停下来了?”

  只听见小乐哆嗦着说:“姐……姐姐,我们好像……好像……又回来了。”

  我们探头一看,借着被树遮掩的极其微弱的月光,我看见了熟悉的台阶——我们又回到老屋门口了。

  “怎么会这样的!”

  “我……我不知道,我往前一走就看见了,我明明没有拐弯……”

  “不会是鬼打墙吧?难道真的被我们遇见了?”我说。

  “不可能的,你们看没看过人在黑暗中确实容易走弯路,没有什么鬼打墙的,我们再走一遍,来,跟着我走。”宁宁拉着小乐和我,我们三个因为害怕,谁也不肯打头也不肯断后,只好并排,结果,可想而知,又回到起点。

  “怎么会这个样子的!”这下,连宁宁都慌了神。

  “这么晚了我们还没有回家,姑姑肯定会来找我们的呀,你们听见喊声没有?”

  四周一片寂静,有个鬼的喊声啊。小乐沉不住气,大喊:“妈妈,妈妈,我-在-这-里……”

  一墙之隔,只有一墙之隔,喊了一大通,什么回音也没有,好像这个院子出在荒郊野地,方圆几十里渺无人烟一样。嗯,也许可以爬墙?不可能,不论我们几个往哪个方向走,最终都会在黑暗中回到原地。

  我说:“我看我们今天晚上是出不去了,还是等明天早上吧,等天亮了,一切都好解决。”

  她们俩点头,小乐说:“那我们住哪里?”

  也是默契,我们居然同时看向老屋。在外面过夜是很不安全的,草里可能有各种虫子蜘蛛什么的,最要命的是农村的蛇是很常见的,所以绝对不能睡在草里,那么老屋就是目前最理想的地方,当然不能考虑超自然生物,鬼什么的,那就没法呆了。

  最后我们从破窗户里爬了进去,然后我和宁宁就行动起来,想清理出一块空地,这样我们仨靠着墙角过一夜,也不至于太害怕。其实我已经很害怕了,看着黑洞洞的窗口,我很怕那里会突然爬进来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脑海里一直盘旋着小乐讲的故事。

  那个故事因为刚刚的变动还没有讲完,但是小乐很显然不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人,所以她很坚强地站在黑暗里继续讲,讲的我头皮直发麻。其实不是说我胆子真的小,在这种情况下,语言不是最可怕的,人本身的想象力才是最可怕的,只要说到一个“鬼”字我都可以自发产生无数联想。

  其实这间屋子最初不是这样子的,它被翻修过很多次,最开始的时候是在民国,那时候这房子很气派,因为主人很有钱。民国那时候风云动荡,这里因为地理位置比较偏,受到的波及也很小,所以外面的人有事没事就往这里跑。传说这户人家姓柳,有一个大小姐,当然姓名已经无可考。

  这柳家小姐当年正待字闺中,听闻长的煞是好看,加上家大业大,前来求亲的人踢破了门槛,不过柳爸爸(小乐的原话)一直都没有答应,终于他们的视野里闯进了一个读书人,据说念过洋书,跟别人很不一样,在柳爸爸眼里,那就是“有出息”的代表。于是顺理成章的,俩人在一起了,那读书人做了上门女婿。

  次年,柳家小姐诞下一女,读书人在院子里栽了一棵小桑树。后来,后来,上门女婿是读书人啊,读书人志向很远大啊,后来就整天忙东忙西看不着人影,越来越忙,听他自己说是要跟外国人打交道,三天两头往大地方跑,一去四五天,柳家小姐秉承三从四德的美好品质对丈夫从不过问,她也不理解那些东西,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知道在家里带孩子。

  一直到又过了一年,这个孩子马上就要满周岁的时候,读书人借口外出,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这时候柳家小姐才有心思听那些风言风语,晓得了原来她丈夫在外面又喜欢上了一个女子,街坊都说那女子跟她不一样,人家虽然出身贫寒,但是呢有学识。柳家小姐肚子里的墨水有限,想了很久终于想到,那女子大概就是丈夫平日里老是说过的什么精神上的知音。

  于是柳家小姐放弃了,于是她释然了,依旧不多言不多语,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日子。可是流言是把杀人的刀啊,柳爸爸和柳妈妈向来把名节看的比命重要,如今女儿守了活寡还带着个孩子,受不得人家背地里念叨,不上一年居然都郁郁而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