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厉鬼妈妈

容念白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3-9 10:39 114
文/  容念白
  "你不知道啊,那里闹鬼的,我们都不敢随便进去的。"小乐说,眼神格外的认真,"不能去啊,进去了就出不来了。"一脸的惶恐,说的好像看到了什么及其可怕的东西一样。

  我们中最大的宁宁却不以为然:"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些不过是那些孩子编出来吓唬人的而已,没有鬼的,咱们家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不也什么事都没有。"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们都坐在姑姑家门口的树阴底下乘凉,看着紧挨着姑姑家的那户破败的院落。

  我是来姑姑家过暑假的,姑姑有两个女儿:比我小的小乐和比我大的宁宁。

  从一开始就告诉我关于那院子的事情,院子里闹鬼的说法在孩子们中间广为流传,小孩子出来玩,都尽量离院子远远的。也说这里曾经搬进来好几户人家,但全部都像幽灵一样消失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这院子里的一花一木、一草一石都为冤魂所化,他们死得凄惨,无法投胎,所以每天晚上都可以听见凄厉的鬼嚎声。

  当然,纯属于无稽之谈,只是小孩子闲得无聊,胡乱讲讲吓唬人罢了。不然姑姑一家也不会住得如此安稳,至于夜半鬼哭的事情,我来了好几天,一声也没有听到过。

  最后还是宁宁建议:"要不我们去探险好了,就去院子看看,不进屋,你看,这儿离咱们家也就是一墙之隔,不会有事的。"我们三个自小玩在一起,淘气闯祸家常便饭,于是一拍即合,当即决定等吃过晚饭,天凉下来的时候就动身。

  虽然我们以前也闯过不少祸,干过许多大人觉得危险的事情,但是鬼屋探险还是第一次,不由得都很兴奋。

  傍晚七点半,日落西山,炙烤了一天的大地终于有了些微的凉意。我们换上了长衣长裤,来到了隔壁院子的门口。

  铁门又矮又破,被乱石堆掩映着,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到,而当我们爬上石堆,就可以从上面俯瞰铁门了。

  也许是很久很久没有人住过的缘故,树木都长得很高大,几近遮天蔽日。而树下杂草丛生,荒凉不已,周围的温度似与别处差了一个节气。

  我们三个爬上石堆,越过铁门,突然"扑啦"一声,刚落地的小乐吓得一跳脚。

  "别怕,一只鸟而已,没事的,我们继续。"

  凉风吹得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知道为什么,一进到这里来,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心里毛毛的,也不知是冷的还是怕的。

  算了算了,不要想那么多,有什么好怕的,根本就没有鬼,况且我以前看过一个关于鬼魂的纪录片说过,人对微电波的感觉根本没有那么敏感,就算真的有鬼都感觉不出来,自己……自己吓自己罢了。

  "你看这里!"宁宁指着一棵树说,声音太突兀,我以为冒出了什么了不得得东西,本能地往旁边一蹦,定睛一看,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小乐问。

  "听说,这间房子的第一任主人,就死在这里,院子里的桑树下,这里只有这一棵桑树,看了就是这里了。"

  "什么?这么说那些传言都是真的了!大姐,拜托你不要吓我啊,我胆子很小的。"

  "不是,传言应该不是真的,但是这院子里确实死过人,发生过点事情,这是我小时候瞎奶奶给我和小乐讲的关于这房子的事,瞎奶奶快一百岁了,绝对不会骗我的。"

  "快一百岁了,这也太老了!"我很惊讶,因为这里不是什么山美水美的地方,地理位置也不甚好,跟云南那边没得比的,如果宁宁姐小时候他就已经快一百的话,那现在肯定已经满了,这个小村子能活过百的人少之又少,他肯定是独一无二的了。

  "哦,我想起来了,"小乐跟我说,"瞎奶奶现在还活着呢,这个故事我知道,据说,那是民国的时候,风云迭起,动荡不安……"

  农村的院子是很长的,加上杂草长得一人多高,我们走的很费劲。一路走一路听小乐跟我白话什么民国鬼事,等我紧跟着宁宁拂开最厚一束草的时候——那时候我正低着头,一下子就看见了差不多裂成八块的台阶,一直蚰蜒从石缝里快速溜过。

  我们已经到了房子跟前,整面墙肮脏潮湿,一股腐朽的气味扑面而来,透过没有玻璃的窗户往里看,黑洞洞一片,我眼一花,好像看见有什么东西从屋里快速地闪过去了,不免心慌:“看都看了,要不我们回去吧,天都快黑了。”

  果然,先前光顾着看热闹,忽略了光线问题,其实现在天已经黑得差不多了,能见度已经很低,加上我们三个仗着离家近,没带手电也没带手机,什么照明设备都没有,黑漆漆的草丛看起来怪渗人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4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