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床下面的人骨头

彩虹紫月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2-11 10:21 122
文/ 彩虹紫月
  “爸,我回来了。”杨乐关上了门,拖着一个已经破烂了九成的书包走进了这个不大的空间,一抬眼,却只看见了一张残破的黄色桌子,桌子旁边坐着两个人,男人脸色苍白,枯瘦的脸如同死人般恐怖,他木讷着看着面前的杨乐,嘴唇颤抖,什么也没有说。

  男人旁边坐着一个女人,女人臃肿的身体正好和男人成了个鲜明的对比,她微微笑着,脸上飘荡着慈祥:“乐乐,你回来了啊。”

  “妈?!”杨乐愣在了原地,疑惑地看着那个女人,妈不是几天前就失踪了吗?怎么又突然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瞧乐乐说的,我什么时候离开了?”女人呵呵地笑着,冲着杨乐招了招手,“来,乐乐,过来吃饭了。”

  吃饭?杨乐这才注意到在桌子上那异常丰盛的晚餐,“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看起来好好吃!不过……家里哪儿来的钱买这么多的菜?要知道,他们家可是拮据得很啊。

  “愣着干什么,乐乐,快过来吃啊。”女人快乐地笑着,杨乐迟疑了半晌,最终还是没有抵挡住美食的诱惑,三步两步就坐在了饭桌旁,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小心点儿,别咽着了。”女人慈祥地摸了摸杨乐的头,抬起头,看着男人,“老头子,你也吃啊。”

  男人点点头,迟疑着拿起了筷子,慢慢地吃着,如同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事物般拘束。

  吃罢饭,杨乐就提着书包,快速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女人则迈着轻快得与她身子完全不符合的步子收拾起了整个房间,哼着歌儿,目光不时飘荡在男人的身边。

  杨乐随手就关上了门,扑通一声躺在了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才忽然想起了什么,拍了拍床,叫道:“旺旺?旺旺?”

  忽的,一只棕灰色的小狗就应声跳到了不算太高的床上,欢喜地舔着杨乐的脸。

  “好了好了。”杨乐笑着拨开了那小狗的嘴,忽然一愣,仔细地抚摸了一下小狗的嘴角,“咦?怎么有血?你受伤了吗旺旺?”

  小狗冲杨乐叫了一声,又跳下了床,不知道从哪里拖出来一根骨头,啃得那叫一个欢。

  杨乐不禁失笑,这旺旺,什么时候从外面拖了根骨头进来?要知道刚刚吃饭时吃的骨头都丢在地上的呢……

  时针一点一点在钟面上划着圈,冰冷的弧度闪烁着一种腐蚀的光。杨乐总算是画完了作业,啪嗒一下丢掉了笔,杨乐就仰面地躺在了床上,看着在床边仍旧在啃骨头的小狗,杨乐笑了笑,拍了拍小狗,说:“还吃呢,回窝里去。”

  小狗舔了舔嘴,蹭了蹭杨乐的手,一下子钻进了床上的被子里,还不忘伸出头把骨头叼了进去。

  杨乐无奈地笑笑,钻进了被窝,说:“最后一次咯,明天晚上冷死你我都不让你进来了……”

  滴滴答答的秒针走动的声音在屋子里选择着,汇成一种美妙而又冷酷的交响乐。

  睡梦间,杨乐隐隐约约地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悠悠地笑着,还隐隐感觉耳边有一个人在呼吸,呼出的气喷到了杨乐的鬓角,痒痒的。

  杨乐很不情愿地把自己从睡梦中唤了出来,一睁眼,就看见那小狗竟在自己耳边啃着骨头,而墙上的指针,已经慢慢在向着十二点的方向靠近了。

  “还吃……”杨乐伸手夺下了小狗口中的骨头,随手就扔出了窗外,厉声说道:“睡觉了。”

  小狗哀嚎一声,半晌,忽然蹦下了床,过了一会儿,又叼回一根骨头,欢欢喜喜地啃着。

  “你还有存货啊?”杨乐郁闷地再次抢走了小狗的骨头,在它之前就慢慢下了床,趴在地上,向着地上,向着黑漆漆的床下看去。正如前言,黑漆漆的,杨乐什么也看不见,隐隐约约看见有什么闪光的东西在里面。

  “哈,最后一根也被我丢了吧?现在给我睡觉。”杨乐起身,又躺在了床上,一眼就对上了小狗幽怨的目光,它看了杨乐一会儿,一头钻进了被窝,竟一副赌气的样子。

  “总算是可以睡了……”杨乐闭上了眼睛,思绪开始模糊起来。

  杨乐做了一个噩梦,噩梦,飘荡着黑暗的噩梦,有血溅在他的脸上,暖暖的,带着血腥味儿,他的眼前一片黑暗,看不见一切图像,只是耳边仍旧有那悠悠笑着的女声,和那浅浅的呼吸声。杨乐忽然看见自己在跑,在奔跑,或者说在逃跑,一脸惊恐地向回看,还没看清楚身后有什么,杨乐眼前就变成了一片血红。他看见自己被一把刀子插进了心脏,刀子上握着一只手,那只手残忍地将刀子向下拉着,那刀子就轻轻地将他的肚子剖开,刺骨的疼痛,痛到他快要昏厥。他看见那只手将他的内脏掏了出来,耳旁响起了狂妄的笑声。笑声颤抖着,却很熟悉。
  杨乐猛然醒了过来,一睁眼,连忙伸手抹了一把脸,才发现自己已经满头大汗,还好,还好不是满头鲜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