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我的租屋有个鬼

吕增军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1-18 12:14 236
文/  吕增军
  一

  刘嘉今年刚刚从警校毕业,在本地的刑警队工作。由于刑警队离他的家较远,因此他在附近租了一间公寓楼。但是这间公寓楼传闻死过人,里面很阴森,很多人都不愿意住,可是刘嘉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新时代的先进分子,怎么也不会相信迷信的事。最后,房东打折1500一个月定了下来,刘嘉一口气交了一年的房费。

  当刘嘉走进这间两室一厅的房门时,不禁惊呆了。地面上尽是些废纸屑与破木板,墙壁上挂满了蜘蛛网,很显然是好久没有打扫了。

  他转过头问秃了半个脑袋的房东:“这房间怎么住人呢?”

  房东摊开两手,做出一个无奈的手势,说:“这没有办法,由于死过人,这间房几年没住人了,我们也没进来过。这样吧,待会我给你一把笤帚,你打扫一下,凑活着住吧,这可我给你打了折的。要不你再出去问问,全市有没有比这更低的房价。”房东害怕刘嘉反悔,于是说出了这一番话。

  刘嘉摇头笑了笑说:“好了,大叔,我不是这个意思。”

  刘家将随身背的包袱放下,然后花了一个下午打扫干净了这套房。

  “呼!”当他将原本肮脏的房间打扫到亮的放光时,已经是晚上了。他将白色的外套脱下,里面穿着一件同样是白色的背心,与他小麦色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他将长长的秀发往上扶了一下,然后伸出左手看了一下表,口中喃喃的说:“糟糕,这么晚了,洗个澡出去吃饭吧。”

  “嘶——”

  刘嘉很是享受的站着莲蓬状的喷头下,昂着头,闭着眼,任由流水在自己身上肆意流淌。可是过了一会儿,他的鼻子里飘进来了一丝刺鼻的味道——准确的说,是一股血腥味。他疑惑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上满身是红色的血液。此刻的自己,就像是一个杀人狂,身上溅满了无辜者的血液。

  刘嘉慌了,一把拉开浴室的门,像一个逃命者冲了出来。他迅速地走到沙发旁,拿起背心狠狠地擦自己身上的鲜血,只不过,他的手是颤抖着的。

  当擦干净了以后,刘嘉将染成红色的背心扔进垃圾桶。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倒了一杯茶,灌了下去。然后,拿起左手擦了自己一下额头上的汗。

  他依旧惊魂未定,大口的喘着气,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站起来走到柜子旁。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来了一把手枪,扣上了子弹。

  他蹑手蹑脚的走到浴室门口,后背紧贴着浴室门口边的墙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猛地一转身,将枪口对准浴室,可是里面除了哗哗流淌的清水外,什么都没有。

  这一刻,他才真正地感觉到了什么叫恐惧。他冲出房门,朝刑警队奔去,他要找他的同伴帮忙。

  今晚刑警队值班的,是一个叫李泰的小伙子,他跟刘嘉就读的是同一所警校,只不过比刘嘉早毕业一年参加工作。当他看见刘嘉失魂落魄般的闯将进来,便上去阻拦:“你是谁啊,大晚上的怎么往刑警队跑。”

  可是刘嘉并没有管他的话,上前就抓住他的胳膊,说:“跟我走。”

  “原来是刘嘉啊,”李泰看清楚人后说,但是随后他的手便被刘嘉抓住了:“你干什么啊,我还值班啊。”但看到刘嘉死活不放的拉他跑时,他连忙大喊道:“老王啊,帮我值一下班,我有事情。”

  出了刑警队没多久,李泰突然问道:“你怎么了,这么慌张。”

  刘嘉停了下来,喘了一口气说:“接下来我说的事情,你会信吗?”

  李泰意味深长看着刘嘉,发现他没有一丝开玩笑的表情,脸色开始变得阴沉。他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租的房子闹鬼啦。”李泰没想到刘嘉竟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说:“闹鬼,哈哈哈,你能不能别这么敏感啊,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乱子了。没想到你竟然喜欢上迷信呢。哈哈哈哈。”

  “我没跟你开玩笑,”刘嘉一本正经的说。

  “我说小刘啊,你能不能别闹啊,我还值班呢。”李泰见刘嘉“冥顽不灵”,不禁恼怒道。

  “唉,你还是到我那看看吧,”刘嘉一说完,便再次一把拉起李泰朝自己住处跑。

  “哎哎,我还值班了……”

  “咔嚓——”

  刘嘉打开门,领着李泰走了进去。走到了垃圾桶旁,捡起扔进垃圾桶里面的背心,说:“你看。”

  李泰受不了背心上的味道,不禁皱了皱鼻子,捂着嘴说:“到底怎么了?”

  刘嘉于是便把浴室发生的事告诉给了李泰。李泰听后,说道:“这事情也太诡秘了吧。明天你找个神棍看看。”

  “不行,”刘嘉说,“万一让人家给知道啦,说我刘嘉信迷信,我的面子往哪搁啊。”

  “呦呦,你就不怕我宣传啊,”李泰调侃着说,但是一看到刘嘉的表情,便又笑着说:“你放心好了,我一定给你保密。可是,这事情确实有点诡秘,你得琢磨琢磨。这样吧,我先回刑警队值班,如果你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帮你。”

  “嗯,好吧,那你先回,有事我一定打电话。”刘嘉说。

  等着李泰离开了以后,刘嘉便再次回到浴室,将浴室的喷头关上。

  他站在客厅里,四下张望,想发现点什么,可是除了屋子原本的摆设以外,什么都没有。他不禁有点困了,想要睡觉。可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不禁苦恼,又打开台灯,起来从抽屉里取出一瓶安眠药,取了一片吃了。

  ……

  一个披头散发,脸上绿色幽光闪烁的女鬼出现在床头,伸出她那有六七寸长的黑色指甲,在刘嘉脸上轻抚。刘嘉却睡得香香的,还时不时咂咂嘴。

  女鬼突然朝后一飘,竖立在空气中,口中发出幽森森的话语:“你们……都该死……都要被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