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丘比特恶作剧

淡霞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1-14 09:30 561
文/  淡霞 
  李宝仪放下两大袋的日用杂货和超大型的手提包,按下电话答录机。一面把及肩的秀发甩向肩后,一面听着答录机的留言,当听到她阿嬷的声音从答录机传出来时,她忍不住轻叹一声。

  “OH,NO,别又来了!”

  阿宝,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下一个相亲的对象,对方是个大学副教授……

  李宝仪只觉得乌鸦从眼前飞过,她阿嬷叨叨絮絮的声音像魔咒,就像观世音套在孙悟空头上的金箍,每念一次她就头痛欲裂。

  相亲对她而言等于噩梦!只要想到自己又要再度像傀儡一般任由阿嬷安排相亲,找一个可以替李家传宗接代的种马,她就痛恨起自己的女儿身。

  她已不记得自己相亲几百次了,但都没有一次遇到一个令她心动的男人,甚至没有一个至少能稍稍勾起她交往兴趣的男人,她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是个同性恋?

  如果这个念头让小璇子和小曦知道,恐怕她们会笑到肚子痛。

  再度夸张地叹口气,用力的按掉答录机,然后她整个人愣住了有点不对劲!

  原本有些空旷的客厅此刻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

  噢!上帝老天爷,有人搬进来住了!

  其实她不该感到如此讶异,因为她的房东早提醒过,会有另一个房客住进来。但由于她两个多月来一直是一个人住的,所以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在整间屋子里做她喜欢做的事。

  不痛快的时候就甩门,或是把立体音响调得震天价响。

  可是现在,这些都得改变了,她得顾虑她的另一个室友的感觉;在跳有氧舞蹈时,也得调低音乐音量;洗澡时,更不能再扯着破锣嗓子荒腔走板的唱歌。

  更可怕的是还得在一大清早友善地和室友应对——想到这点,她闭紧双眼,一大早要叫她有礼貌,套句符蕴曦常说的话,就像老和尚办嫁妆——下辈子再想。

  其实她不是个难以相处的人,只是她从小就有下床气,除非相当了解她个性的人,否则会被她吓到的。

  她设法穿过满地的障碍物,开始在手提包内摸索自己的房门钥匙。

  “嗨!”她身后响起一个低沉悦耳的男性声音:“我没听到你进来。”

  她慢慢的转身,然后瞪大双眼——

  平常她的心脏应该是这样狂跳的吗?嘴巴也会发干吗?手心会开始冒汗吗?胃部总是会这样子抽筋吗?

  或者是天塌下来了?!

  “不,不会!”她深吸口气大叫。

  对方抬起头,困惑地扬着眉毛。

  “你说什么?”

  李宝仪满脸通红。

  “噢,我是说——”她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试着想掩饰尴尬以及莫名其妙被他吸引的感觉。

  “你还好吗?”对方关心的问。

  “我好……你是我的室友吗?”她伸出手,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见鬼般的大叫:“你……你是男人?”

  ************

  颜旭言本来伸出手想表示礼貌,一见她收回手,他的手也只好半途停住。

  “我是男的,有什么不对吗?”他伸手搔搔乱发。

  “你是男的?”李宝仪再次提高音量。

  “如假包换,你要验明正身吗?”他讥诮的道。

  “你怎么可能是男的?”她还是无法相信:“你是不是走错屋子了?”“没错啊!”颜旭言反身从房间内取出一张合约递到她面前。“这是我跟林太太签的合约,你可以看看。”

  “可是她明明说我的室友是女的。”她把他上上下下打量再打量,一点也看不出来他是个女人。

  “你干嘛这样看我?”他浑身不对劲。

  “你是变性人吗?”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

  “我是如假包换的堂堂男子汉!”他的唇抿紧了,眼中也露出不悦。

  “如果你是男的——不行,我要去打电话问林太太。”她一定要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拨通了房东太太的电话后,她万万没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阿宝,很不好意思咧,原先那个租房子的吴小姐因为有点状况所以不租了,而这个颜先生刚好要租房子,我想你一个人住也不安全,如果她跟你一块儿住,他可以保护你的安全。”林太太说得振振有词。

  “但他是个男人!”

  “我知道啊!”林太太笑嘻嘻的道:“颜先生长得一表人才,是个人中之龙,上回你的阿嬷说如果有适当人选叫我替你注意一下。”

  李宝仪有种想放声尖叫的冲动。

  “阿宝,最近我刚好看了一出偶像剧叫‘白领公寓’,就是男女合租房子,后来都配成对,说不定——”

  “那是演戏骗人的!”

  “哎呀!俗话说戏如人生嘛,何况我合约都签了,如果违约就要赔钱;现在景气不好,我老公的公司因SARS而减薪,你不会让我为难的对不对?你是这么善良、好心的一个女孩,你一定可以找到好丈夫的,所以你要跟颜先生和睦相处喔,就这样子了,掰掰!”林太太将电话“卡喳”地挂上。

  “怎会这样?”她哭笑不得的瞪着手上的电话筒。

  “林太太向你说清楚了吗?”颜旭言挑眉看她:“没问题是吗?我可以继续整理东西了吗?”

  “什么没问题?问题一箩筐!”她低声的嘀咕着。

  “对不起,你说什么?”

  “我——”她的目光和他的相遇,她慌忙甩甩头,像是想借此把胡思乱想甩开。“我没说什么,既然你跟林太太都签了合约,我还能说什么?”

  他对她惊慌失措的反应报以微笑,令她的胃部又是莫名的一阵紧缩。

  在这一瞬间,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他是那么难以置信的英俊,有一双迷人深邃的黑眸和形状性感的双唇,他的下巴有棱有角,鼻梁挺直,头发有些微卷。

  他穿着干净但已褪色的牛仔裤,没扣扣子的蓝衬衫袖口卷至手肘,结实的身体令人不敢小觑。

  李宝仪立刻直觉的意识到,对她而言,这家伙的外貌已足够代表两个字——麻烦。

  “我叫颜旭言,颜色的颜,旭日东升的旭,言语的言。”他微笑着自我介绍道。

  “呃,我叫李宝仪。”她也只能回以礼貌的自我介绍。

  “阿宝!”他直接叫出她的小名。

  “你怎么知道?”

  “林太太告诉我的。”他说。“可以这么叫你吗?感觉很亲切!”

  “随便。”她淡淡的回答,但心里已澎湃沸腾了。

  他的微笑再度带给她全身一阵酥麻,她努力不去注意这点。

  “希望我们相处得很愉快。”

  他又微笑了,她的胃猛升五尺然后又迅速坠地。

  “呃——”她也希望。

  她试着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话而不是他身上,但这不太容易。

  显然,她必须和这位室友保持距离以策安全,她对他的反应这么剧烈令她担忧。李宝仪赶紧低下头去又开始寻找自己房间的钥匙。

  “要我帮你把那些东西拿到厨房吗?”

  “呃……好啊!”看着他弯身抱起两大袋杂货,她赶紧领在前头走向厨房。

  “你买了好多泡面,你都靠吃泡面过日子吗?”他皱着眉关心的凝视她问道。

  “泡面方便嘛!”天哪!他为什么连皱眉也好看到爆?不行!她不可以再这么意乱情迷下去了,她得控制好情绪,千万别自作多情。

  不过,令她感到意外的是,长这么大她从没遇见哪个异性可以令她感到如此强烈的吸引力。

  她从不是一个看到帅哥就会晕头转向、不知东南西北的女人,所以今天的反常她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因为她太震惊所引起的。

  “你把屋子整理得十分整齐。”颜旭言把杂货放在流理台上。

  李宝仪的心里立刻充满骄傲,但他一下句话又击碎了她的信心。“可是你一定不善做菜对不对?”他微笑着,显然为自己这句话在她身上所造成的效果满意不已。

  他猜得再正确也不过了!正中红心。但她会承认吗?才不!

  “我会不会做菜跟你无关!”她不高兴地冲口而出。

  出乎意料地,她生疏僵冷的回答对他竟丝毫不起作用,他仍然挂着一脸笑容。以前不少人曾告诉过她,当她生气时,那冰冷的语调足以使最凶悍的狮子俯首称臣。

  而他,竟完全不为所动!

  “我们既然要住在同一屋下,就应该对彼此更了解才对。”

  “没这个必要。”李宝仪转身着手打开杂物袋,轻描淡写地说:“只要你不麻烦到我,我也不会去麻烦你。”

  “连借一杯砂糖也不行吗?”他促狭道。

  “我不用砂糖。”她其实是在强辩,因为她已经决定跟他唱反调到底。就算如果他说对了她穿的上衣是白色,她也会硬把说它成是黑的。她知道自己很故意,但目前她还不想改变态度,谁叫他这么该死地吸引她呢!

  “对了,刚才你好像在听电话答录机对吗?”

  热流往她脸上冲,她本来想骂他偷听,但她实在没权利去指责他,毕竟是她把答录机的声音开到最大。

  “关你什么事!”她掉头开始整理袋子内的东西,她拉出一大包泡面往厨柜内摆。

  “你阿嬷好像很关心你的终身大事。”颜旭言不以为忤地道。

  李宝仪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只消看一眼他深邃双眸里的嘲弄笑意,就足以让她明白他已经知道她的秘密了。

  “这也不干你的事。”她咬牙切齿的说。

  “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吗?”他看着她问道。

  “不需要,我想你一定还有很多东西要整理才对!”

  “我的东西很容易整理的,今天是我搬进来的头一天,不如我请你吃晚饭。”他又展现了另一个迷人的微笑。

  “我正在节食、减肥!我不吃晚餐!”她撒谎着,边打开冰箱把牛奶放进去。

  该死!他还不懂她的暗示啊?她都在下逐客令了,他却还像依依不舍的赖着下走!

  “你的身材已经很标准了,为什么还要减肥节食呢?”他难以置信的打量她说。

  “我喜欢不行吗?”

  “爱美也不能妨碍健康,过度节食会生病的!”

  “我很少生病,你少咒我!”这倒是事实,她从小就是个健康宝宝,这跟她喜欢运动有关。

  “如果你吃泡面,又节食减肥,你就会生病!”他沉思了一下。“今天晚上我请你吃晚餐,就这么定了!我先去整理东西,咱们半个小后出发。”

  没等她开口拒绝,他已大步走出厨房。

  “我才不会去!”李宝仪浑身轻颤着。“除非是我死了,哼!”她咬着牙低声自语,然后试着把这恼人的家伙逐出脑海。

  ************

  叩!叩!

  敲门声响起,李宝仪完全不予理会。

  原以为颜旭言会因此打退堂鼓,但万万没料到人算不如天算。

  电话铃声响起,不一会儿,她便听到颜旭言叫她听电话的声音。

  “阿宝,是你的阿嬷打来的。”

  噢!完了!她的阿嬷一定会迫着她逼问电话的人是谁。

  她非常不想去接听电话,但她知道若不给她阿嬷一个交代,她老人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甘不愿的打开房门,只见颜旭言站在电话旁带着一脸笑看着她。

  她无奈地伸手从他手中接过话筒,果不其然,她才“喂”一声,就听到她阿嬷连珠炮的追问。

  “阿宝,刚才接电话的男人是谁?”

  “哦……他……他是水电工!”话一出口,她就想去撞墙,什么人不好说,竟说是水电工!

  “什么?”李陈阿美在电话另一端拔尖了嗓音。“是真的水电工还是小电影里的水电工?”

  李宝仪朝天翻了个大白眼,她这个阿嬷平时就爱看电视,很赶流行咧,阿嬷之所以会这么大的反应,实在是因为最近台湾出现了一个A片男主角,他就是演水电工一片而红。

  “其实我是开玩笑的……”她可不希望连自己的阿嬷也来凑一脚。

  “那他到底是谁?”李陈阿美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口吻。

  “他是我的新室友。”她明白坦白从宽的道理。

  “新室友?”李陈阿美倒抽了一口气。“一个男的?”

  “对,是一个男的。”她瞄了颜旭言一眼,发现这家伙竟一脸饶富兴味的看她讲电话。“如假包换,一个男人。”“他多大了?姓啥叫啥?他做什么的?他父母健在吗?住哪里?”李陈阿美的一连串问题把她问倒了。

  除了知道他叫颜旭言外,她对他一点也不了解。

  “我只知道他叫颜旭言,至于他……他……”唉!正当她一筹莫展之际,颜旭言走近她,从她手中拿走电话筒。

  “阿嬷您好,我是颜旭言。”他很礼貌地透过话筒向李陈阿美作自我介绍。

  阿……嬷!他竟这么亲昵的叫她的阿嬷?本来已震惊得眼珠子快凸出来的李宝仪,这会儿又因自己所听到的话而吓得下巴快掉下来了。

  “我今年三十二岁……嗯……我是从事电脑的……我的父母都健在……他们都在美国……我回来是因为要处理一些事,目前没有女朋友……好的……再见!阿嬷。”

  颜旭言挂上电话后笑着注视李宝仪道:“你阿嬷人很好,她还交代我要好好照顾你。”

  照顾?让她死了吧!她用膝盖想也知道阿嬷说的照顾是什么?

  “既然你阿嬷这么交代我,那我更不能怠忽职守,让你吃那些没营养的东西,所以现在我带你去吃晚餐吧!”说着,他也不顾她的反对,拉着她的手就走出去。

  当他的手触碰到她的手时,一股电流从他的掌心流窜到她的四肢百骸。

  ************

  菜脯蛋、炒丝瓜、面筋、瓜子肉……一道道爽口的小菜配上古早味十足的地瓜稀饭,比什么满汉全席都还让人食指大动。

  “慢慢吃,没人跟你抢。”颜旭言见到她吃饭速度太快,很担心地会不会噎着了。

  “我吃饭本来就快嘛!”她从小个性就大刺刺,总是一副急惊风的个性,学不来细嚼慢咽,这也是她常闹胃痛的原因。

  “难怪你会胃痛。”他摇摇头叹了口气道:

  “咳……”她差点被稀饭噎着了。“你怎么知道我有胃痛的毛病?谁告诉你的?”

  “不需要‘谁’来告诉我。”他淡淡的道:“光看你吃饭的速度,又爱吃泡面的习惯,想也知道。”

  这么厉害?太神了吧?不过他得好像很有道理耶!

  “学着放慢速度,细嚼慢咽,试试看,很容易的。”他以老师对小学生的口吻道。

  但李宝仪理也不理他一下。

  “不难的,只要每一口饭嚼二十下——”。

  “欸,你不要唾液多过茶行不行?你是真心想请我吃饭还是有阴谋要害我消化不良?”嘴上虽然表现出她的抗拒,但不自觉的她真的开始细嚼慢咽起来。

  怎么会这样?

  情况似乎比她所担心的还要糟糕,这三个月来,她一直知道自己会有一个室友,但没料到他会是个男人,而且是个帅到可以媲美金城武的英俊家伙。

  但更糟的是她对他产生激烈的反应——热血上冲,膝盖颤抖,而且对他的一举一动毫无抵御能力。

  她挑选对象的第一个条件便是不能是太帅的男人,因为男人太帅会让她很没安全感,而且很花心,所以颜旭言应该是她所排斥的男人。

  她喜欢的是一个稳定、体贴、成熟,能够承诺和负责任的男人。

  而他——

  稳定有一点,不过好像太油条!

  体贴有一点,不过好像太啰唆!

  成熟也有一点,不过好像有点太老成!

  至于承诺和负责任……她还没发现。

  “阿宝,阿宝,你在想什么?”

  当李宝仪沉溺于自己的遐想中时,她耳边响起低沉的磁性嗓音。她回过神,发现颜旭言的俊脸就快贴近她的脸时,她吓了一大跳,手上的筷子也掉到桌上,她倒抽口气,心儿怦怦狂跳。

  “你……你想怎样?”

  “我能怎么?”他扯开嘴笑道:“你这儿有米粒。”

  说着,他以修长的食指轻揩去她嘴角的米粒,然后用面纸将指头上的米粒拭去。

  呼!她吁了口长气,一度以为他会像小说中的男主角一样用舌尖舔去她嘴角的米粒……哎呀呀!她的脸红了红,瞧自己想到哪去了,小说看太多了!,她不是小说中的女主角,而他更不可能是男主角。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他又将脸凑近她。

  “问……题?”

  他的气息充斥在她鼻端,那英俊的脸上满是迷人的微笑,让她的心乱了……

  “刚才你在想什么?”他问道,然后用面纸轻柔拭去嘴角的油。

  她此刻脑中是一片空白,哪还能想什么?

  他……他在干什么啊?为什么对她做出如此亲昵的动作?

  “嗯?”他轻挑一下眉。

  “啊?”她傻愣愣的。

  “我知道你刚才在想什么了!”他一脸正经的说。

  “你怎么知道?!”她的心跳漏了一个节拍。不会吧?难道他真的可以洞悉她刚才在想什么吗?

  如果真被他知道她才是在想他的事,那她绝对会糗死了。

  “你什么也没在想,只是习惯性的发呆对不对?”他促狭的说。

  “对、对、对!”她点头如捣蒜,现在就算他说太阳是打西边升起,她也不会纠正他的。

  只是让李宝仪感到十分纳闷的是——他为什么知道她会习惯性的发呆???

  ************

  李宝仪没好气的把手上相亲对象的照片折成飞机,瞄准垃圾筒射过去,但很不幸的并没有射入,反而落在一旁的地上。

  其实她也不想这么没礼貌,但是她真的快烦死了。

  相亲、相亲,到底要到何年何月何日她才能摆脱这可怕的梦魇?

  其实照片中的男人长得还不错,但是李宝仪却兴趣缺缺。

  “咦,这是什么?”

  “不要捡!”

  李宝仪暗暗呻吟一声,她还是迟了一步,颜旭言已弯身捡起那折成飞机的照片。

  “很斯文的一个男人,很好的对象嘛!”他一手拿着马克杯,一手拿着照片仔细观看。

  “你喜欢送你好了!”她没好气的吼一声。

  “这是你相亲的对象,你怎么还没见面就想放弃了,这会伤了你阿嬷的心的——”

  “你给我闭嘴!我要不要相亲、见不见面、放弃与否,都不需你鸡婆!”她讨厌在他眼中看到调侃,那她浑身不对劲。

  “你脾气这么坏,谁敢娶你?!”他把马克杯递到她面前。“要不要喝一口,让自己冷静一下?”

  “我就是脾气坏,你要看不过去,可以滚回你的房间去。”其实她平时不会如此无理取闹,但不知怎地,一遇到他就完全失控了。

  她瞥了他一眼,眼睛却不自觉地瞄到他手上有兔宝宝图案的杯子,这让她忍不住想笑,一个大男人用兔宝宝马克杯……

  “杯子很可爱。”她故意淡然地说。

  他举起杯子。“不错吧?它从小陪我长大的。”

  “里面是什么?“她问:“巧克力奶还是阿华田?”

  对于她的调侃,他毫无芥蒂的笑了笑。“咖啡。”

  “我还以为你晚上得跟布偶熊宝宝一起睡才睡得着呢!”她仍不放弃逮住揶揄他的机会。

  “不了。”他隔着杯缘慢慢地打量她的全身。“从我开始和女孩子上床后,就戒掉熊宝宝了。”

  李宝仪脸上猛然泛起红潮,一把拿过他手中的杯子喝了一大口。

  “我泡的咖啡还不错喝吧?”他脸上充满自信。

  “哪里好喝?又苦又涩!”其实她是故意泼他冷水,坦白说他泡的咖啡还真好喝。

  “胡说,刚才我喝过了,一点也不苦、不涩。”

  “什么?你……你刚才喝过了?”她“噗”地将口中的咖啡喷了出来。“这一杯咖啡你真的喝过了?”

  “嗯,喝了一口。”他很肯定的点点头。

  “咳……咳……”她呛到了。

  他赶紧为她拍背顺气。“你还好吗?”

  他不触碰她还好,经他这一触碰,她体内的血液竟开始狂流乱窜,令她赶紧推开他的手。

  “我好多了。”她相信自己一定连发根也变红了。

  “真的吗?”他眼中闪烁着了解的光芒。“你为什么脸红了?”

  “我哪有啊!”她瞪了他一眼,站起身快步朝她的房间走去。

  “你要去哪里?”

  “去漱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