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租房故事之室友

倪震 听心者 网络 2019-1-13 09:55 34
文/  倪震
  PART01

  “我想给你找个室友。”房东笑眯眯地说。

  我茫然地看着他,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十几平方米大小的房间,被各种旧家具堆得满满的,单人床挤在屋子正中,进来后几乎一抬腿就可以直接上床。厨房在阳台上,公用的卫生间要出门去到走廊尽头。这种鸽子笼一般的环境,怎么容纳下两个人?

  “你是白天上班吧,房子空着也蛮可惜的,所以我就找了个专门上夜班的人,只有白天才会在这里休息,这样既能提高使用率,也能替你省点钱。你要是答应的话,以后每个月可以少交两百块钱房租,怎么样,合算吧?”

  房东的口气听起来像是在和我商量,但眼神却咄咄逼人。很明显,如果我拒绝,他也不会再让我继续住下去。

  我侧过头,看着窗外,外边人流如织,车水马龙。这里的居住环境虽然很差,但地理位置非常好,距离我上班的地方只需步行五分钟。最重要的是,房租很合理,对我这个刚工作的人来说也能接受。

  虽然我不喜欢和陌生人共用一间屋子,但想要再找到同样条件的地方居住实在很难,何况现在还是隆冬季节。我叹了口气,同意了。

  见我点头,房东的眼神顿时变得很欢快,说话的腔调也活泼了不少:“那么我回头通知他一下,叫他明天早晨就搬进来,你有什么贵重物品先收好,免得以后出麻烦。”

  “他是干什么工作的,多大了?”我问。

  “当夜间保安的,年龄和你差不多。”房东挥挥手,“你不用担心,不是正经人我也不敢收他当房客,总要对你负责嘛!”

  我怀着苦笑的心情应付了几句,送走房东后坐在床边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下房间,躺在床上来回翻了几次身,慢慢地睡着了。

  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时,我抓起手机看了眼,才五点半,来得也太早了吧。

  我迷迷糊糊地爬下床,打开门,外边站着一个酒气熏天的老头儿,用一双红红的小眼睛瞪着我。我还没来得及问他是谁,他就粗暴地把我推到旁边,闯进屋子东张西望。

  “你……你在我家……干什么?”老头儿口齿不清地问,“说啊!”

  又是个耍酒疯的醉鬼。以前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事,喝高了的人闯进楼里乱敲房门,拒之门外不搭理就行,但像这样直接闯进来的家伙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想把他推出去,但老头儿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我反倒差点儿被他推出去。他像是被激怒了,不干不净地骂着,嘴里散发出的恶臭几乎让我窒息。

  我怒火中烧,拼尽全力狠狠地把他推开,他摔了个仰面朝天,蹬了几下腿便不动了。我想把他拉起来赶出屋子,但刚弯下腰就惊恐地发现,他的脑后开始蔓延出一缕血迹,并且血迹渐渐地扩大,好像是因为刚才摔倒的时候,后脑勺恰好撞到了床脚钢架的棱角。

  对付私闯民宅的人,我这样应该不算防卫过当吧?但他毕竟是个老头儿,即便我不用承担刑事责任,被他的家属缠上了要求各种赔偿,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

  我孤身一人在外地,薪水不高,刚刚够养活自己,还有什么比遇到这种事更可怕的呢?父母依靠退休金生活,身体都不太好,万一被牵扯进来……我实在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

  越想越怕,越怕越乱,我觉得脑袋都快爆炸了。等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离开房间,走到了楼下。这大概是逃避的本能吧,不过就算逃避又有什么用?

  一阵寒风吹过,我的头脑忽然清醒了,对,我为什么不能逃避呢?

  屋子的门锁很旧,需要用力向外拉房门才能锁住。有几次我走得匆忙,下班回来后才发现房门只是虚锁,用力一推就会打开,幸而没被小偷闯空门。我完全可以利用这件事,装作今天提早去单位,老头儿进屋什么的我都毫不知情,他的死也可以解释成失足跌倒造成的意外。这样不就可以脱身了嘛!

  事不宜迟,我赶紧回去穿好衣服,临出门前看了眼老头儿,他一动不动,完全看不出还有生命的迹象。

  不出意料,我是第一个到达公司的,落座后便开始努力干活。一个多小时之后同事们才渐渐到来,我向他们解释,因为昨天的工作还剩了些,所以就提早来完成,结果还受到了领导的表扬。我勉强挤出微笑,心中盘算,等房东带着室友进屋后,发现有个死掉的老头儿,除了报警之外一定还会给我来电话,那时我的反应一定要吃惊而自然,不然就会功亏一篑。

  然而足足等了一上午,我的手机都没有响,午饭后我终于按捺不住,给房东打了个电话,用漫不经心地口吻问,室友是不是已经搬了进去。

  “应该是吧。”他说,“我今天临时有事,没有陪他去,怎么了?”

  “啊,没事,我就是确认一下。”

  这通电话让我的心里更加忐忑,室友要是发现了尸体肯定会报警。按理说警察一定会联系房东,但直到现在还是风平浪静,难道是那个老头儿没死,醒来后自己离开了?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但理性告诉我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我迫不及待地直奔住处,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进了屋子我有种傻眼的感觉,室友不在,老头儿也不在,就连地上的那摊血迹也不在了。若不是衣柜旁边多了个黑色的行李箱,我几乎会以为早晨发生的一切只是梦境。

  难道是室友把尸体给处理掉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45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