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历史故事 查看内容

我在上甘岭1小时打掉30箱炮弹

心语飞飞 网络 2019-1-12 11:14 97
  今年10月25日是抗美援朝60周年纪念日。60年前,横峰县青板乡一伙刚入伍青年加入志愿军行列,参加了那场保家卫国的战争。他们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经受了生与死的考验,最终赢得了和平,为新中国打出了尊严。

  岁月如梭,一晃60年过去,之前的青春小伙已变为如今的耄耋老人。关于那场战争,他们成了活的“历史书”。为了那段不能忘却的记忆,记者走访了这个志愿军团体,倾听老战士口中的那场战争。他们是周冬林、钟有辉、李克培、汪太隆、周伙姩、王家荣……

  神秘的调动

  1951年年初,横峰县大队在青板乡招录一批兵员。周冬林、钟有辉、李克培、周伙姩、王家荣得知消息后,报名参军。通过严格选拔,他们成为军队一员。随后,他们加入上饶区大队。

  同年3月初,横峰县大队接到通知,队伍要求赶到玉山集合。随后,大队队员一起前往横峰火车站,坐火车抵达玉山。在玉山集合休整3天,周冬林等人接到区队命令,所有队员立即赶赴火车站,部队行动保密。周冬林说:“具体目的地,我们当时是不知道的,上级也没有说明。”在部队,命令就是一切。随后,大队队员从玉山出发,开始了一趟不知目的地的行军。据钟有辉等人回忆,他们当时由浙赣线,经上海,走京沪线,之后转车到达锦西(1993年锦西市更名葫芦岛市,位于辽宁省西南部)。

  在锦西,部队开始集训,每天进行跑步、野外拉练、打靶等基础训练。周冬林说:“就是这个时候,我们仍然不知道自己马上要前往朝鲜战场。”但是当时一些迹象已经让战士们感觉到某种不同寻常的气氛。部队教员开始介绍朝鲜战争,并经常组织战士们观看朝鲜方面的电影和资料片。战前动员似乎在无声无息地进行着。

  谜底在一个多月后解开。当时,一些来自朝鲜战场的接兵员赶到集训所在地,交接兵员。周冬林、钟有辉、李克培、周伙姩、王家荣等人被分配到志愿军40军120师359团各个连队。钟有辉表示:“出国参战,我没怕过,都是自愿参军,也没什么怕的,打战是为了国家,为了和平。”

  朝鲜的酷寒

  1951年5月,朝鲜战争经过初期的五次大战,进入双方相持谈判阶段。40军从1950年10月25日打响志愿军出国第一战起,已连续作战6个月,五次战役让40军缺兵过半,周冬林等新战士的加入为40军注入了新鲜血液。按照上级部署,40军当时从前线奉命北上,进驻平壤附近的中和、沙里院和祥原地区,一方面守备朝鲜西海岸,防备美军登陆,另一方面进行整顿休整。

  周冬林介绍,进入朝鲜,氛围就和国内不一样了。当时美国飞机经常轰炸我军后方公路、铁路运输线。为此,志愿军也发明了一套应对土办法。从前线至鸭绿江沿线,每隔一公里设置一名哨兵,看见飞机来了哨兵就打一枪,飞机走了就打两枪。如此,很好地预防了敌机的空袭,确保了运输车队的安全。

  刚到朝鲜,周冬林等人最不适应的是朝鲜的饮食和气候。饮食方面,朝鲜当地主食是高粱小米,南方人不习惯这些食物,常吃不饱。对于进入朝鲜的新士兵来说,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当地的严寒。钟有辉介绍:“当地8月份就开始下雪,积雪有1米多深,深达腰部以上,气温降到零下20多度,鼻涕流出来就结冰。江西人是没有体会过这种严寒的。”对此,周冬林也深有体会。进入朝鲜后,每个战士都发了棉大衣,因为天气冷,周冬林感觉袜子不保暖。为了保护脚,他想用棉大衣为自己做双棉袜,可惜手艺不过关,结果整件衣服都剪坏了,也没做好一双袜子。

  人体电话线

  相持谈判阶段,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为了取得谈判的主动权,在1951年下半年发动了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试图通过战场上的优势赢得谈判桌上的主动权。

  周冬林当时是连队通信兵,作为电话接线员,他主要负责连队的通信线路安全,确保电话时刻畅通。1951年下半年,周冬林所在部队进驻三八线附近的一个无名高地。按照规定,每个电话接线员负责近1公里的电话线路。当时周冬林负责无名高地山北1公里左右的电话线路。由于美国人的炮火猛烈,电话线经常被炸断。周冬林回忆:“美国人打过来的炮,一下就是几十发,一炸就是一大片,电话线常被炸,电话一不通,接线员就得巡线,查出那里的电话线断了,一般一股电话线里有十几根线,要一根根试,确定部队的线路后,再接通。”

  一天晚上,连部电话又打不通了。周冬林像往常一样冒着炮火前去查线。一路上他边躲避炮火,边接上断线。没想到那晚,周冬林负责的线路被炸断了5次。第5次巡线时,周冬林找到断线处,发现电话线被炮弹炸得不成样子。接线时,意外之事发生,他随身携带的一整卷电话线已经用完,可连接连部的电话线还差了一截!为了确保电话畅通,周冬林没多考虑,双手抓起了断线两端,用身体充当导线,接通了线路。周冬林说:“当时手抓住电话线时感觉有些麻,特别是电话员摇电话时,每摇动一下,我就感觉眼冒金星。之后我用随身携带的单机和连部取得联系,告诉连部的工作人员打电话时轻点摇,不然身体受不了。直到连部把所有紧急信息传达完,我才松开电话线,整个过程持续了10几分钟。之后我马上赶回驻地,拿电话线重新接上了线路。”

  周冬林因此被部队授予了三等功。

  “挖眼珠行动”

  1952年4月,40军再次进至中部战线担任守备任务,参加了冷枪冷炮运动、坑道战、战术反击作战等。李克培等人所在的359团驻防朝鲜大德山附近,大德山位于板门店(位于北纬38°线南5公里,开城东南8公里处。1953年朝鲜停战谈判签字地)以北。

  李克培回忆,当时,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占领了双甲山,双甲山离大德山不远,山势陡峭,易守难攻,它突出于我军阵地前沿,双甲山山脚公路是当地交通要道,我军运粮、运弹药的汽车都要经过该处,因此我军这条重要的物资补给线在对方眼下,一目了然。王家荣介绍:“本来双甲山是不准备打的,因为山势险要,打的话损失会很大,但由于它威胁到我军交通运输,我军运输补给品的车辆,都要经过双甲山,美国人经常利用双甲山的有利地形,炮轰我军补给车辆,车辆损失很厉害。因此,上级领导决定发动双甲山战役。”由于双甲山像眼睛一样,监视着我军,这次战役也被主攻部队形象地称为“挖眼珠行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