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好奇害死猫

董墨 故事大王 网络 2019-1-11 11:08 111
文/  董墨
  楔子

  同伴被杀了。

  三个月前,从河里飘起一具身份不明的男尸,死者被害前刚刚从银行提取的50万现金不翼而飞,警方因此成立了专案组,希望能尽快侦破此案。可惜,案件的侦破迟迟没有进展。

  更遗憾的是,无能的警方没有注意到,我的同伴也在这场凶杀案中被杀了。

  在三个月的调查当中,我找到了一位和死者交往密切的犯罪嫌疑人。他叫张洋,有重大的作案嫌疑。警方忽略了他,可我没有。

  三个月后。

  我竭尽全力地屏住呼吸,躲在床下望着尸体被一点点地拖出去,当那双黑鞋撞在床脚时,我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因为现在,我也要被杀了。

  如果我死了的话,会有人想念我吗?有的话,我希望是柴雪。

  1.迷恋

  第一次见到柴雪的时候,她正在快餐店里打工。

  她在前台负责收银,白色的制服袖子被撸了上去,露出两截肤白如藕的胳膊。稍长的头发被绑成单马尾,偶尔会甩动一下,让门外的我怦然心动。

  鬼迷心窍地,我走了进去。

  “你好,欢迎光临。”

  让我心动的原因,不是柴雪的相貌,而是她令人陶醉的微笑。

  我想知道,是什么让她露出这般可爱的笑容。

  即便她的男友是个无可救药的人渣?

  柴雪是犯罪嫌疑人张洋的女友,两个人在大学期间恋爱,目前在市内同居,住址距离案发地点只有几公里。

  我刚从警局出来。从朋友那里了解到,警方在这三个月里拼命地寻找线索,可惜除了能确定凶手与死者关系匪浅之外,没有更多收获。

  失望的我继续跟踪张洋,来到了他们的住处。

  今晚的月光格外皎洁,让我很担心被人发现。如果柴雪这时候打开二楼的阳台,就可以发现我藏在旁边偷听他们的讲话。

  大学时期张洋绘画很厉害,曾经以微小的差距与国际奖项失之交臂。但毕业后,他一直没有取得像样的成绩。在这期间,张洋一直住在柴雪家里,无所事事。

  三个月前,他去北京参加了一次重要的绘画比赛,结果铩羽而归。但是,我却怀疑他根本没有去参赛,而是利用参赛作为不在场证明杀了我的朋友!

  “没评上奖吗?没关系的。来,吃饭。”

  “那场比赛就是个骗局,决赛的选手早就已经内定了……”

  知道她早已原谅了自己,张洋放松地倒在沙发上,嘴里叼着烟,大声地抱怨着。

  “总之,回来就好。”她微笑着,就像是迎接浪子的母亲,优雅地轻抚他的头发。

  张洋舒服地眯起眼睛。

  好了,已经够了。我悄然无声地从窗台跳到一楼。我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幽幽地仰望夜空,总觉得世界非常地不公平,像是喝了苦酒宿醉一般心里难受。

  “啪”,二楼侧卧的灯打开了。

  柴雪已经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她伸出手,拿出什么东西对着月光观赏。我看不清楚上面到底写着什么,只能依稀辨认出大致的形状,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唱歌的图纸。

  柴雪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模样,嘴角也翘起,似乎完全忘却了现实的忧愁。那不是恋爱的表现。

  就在这时,我和柴雪的目光彼此对上了。

  我低下头,压着身子向黑暗中走去。走出了好远,我依旧能感受到背后的视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