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死灵缠梦

诡梦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1-10 12:32 20
文/  诡梦
  初见

  李础写完了最后一道题,放下笔,揉了揉脖子。抬起头,果然,教室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看了看手表。10:30。他急忙收拾了桌子,把书放进书包里。“糟糕,校门就要关了。”李础拿起书包就往往校门口跑。看见老旧的大铁门缓缓的关上。李础吁了一口气,总算还是在门关之前出来了。

  李础回头望了一眼紧闭的大门,大门口中央放了一块公告牌。在白色的路灯下,能清楚的看清“距高考还有32天”这几个大字。李础是一个高三学生,为了考上自己向往的大学,这几天。他几乎总是在这个时间点跑出校门。

  李础是走校。家离学校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前一半是一条每隔5米就有一个路灯的公路,后半段是从公路一旁拐进一条小道后的一个老巷道,巷道里只有一盏老旧的声控灯,路面铺着些零碎的青石板。

  时间近11点了,李础一人走在路上,他正要拐进老巷道的时候。突然,一束刺眼的强白光晃了李础的眼睛。紧接着,传来一声尖锐的车鸣声,一辆大货车从他旁边几乎是擦身而过。

  李础神情恍惚的看着大货车方向。

  “啊!”突然他的肩膀被怕了一下。他心脏猛地一跳,同时大叫了一声。

  “础哥哥,你叫什么啊!吓死我了。”背后想起一个声音。转头一看,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黄色T恤和浅蓝色牛仔裤的女孩儿,女孩啪着自己的胸口,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李础张了张嘴:“你认识我?”女孩咯咯笑到:“呵呵,我当然认识础哥哥。”

  李础疑惑道,“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我和础哥哥一个学校,础哥哥这么有名,我当然认识。”李础有名,对,因为他的脸。

  “我知道了,我先回去了。再见。”李础想,又是这种看自己外貌的女生,所以对她就不怎么客气了,硬邦邦的说出这话,然后直接头也不回走了。因为没回头,所以没看见那个女孩紧咬着嘴唇,眼瞳里泛起的幽幽的红光。

  疑惑

  第二天,去学校时,发现楼梯有一条淡淡的水纹,并且楼梯间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恶臭,李础嫌恶的加快了脚步走出楼梯。往学校去了。

  又是晚上了,教室里只剩下李础一个人了。李础计算着最后一道数学几何题,算着算着,突然觉得眼睛干涩的厉害,他使劲得眨了眨眼睛,不但没有清醒,反而觉得眼睛沉重得睁不开,他坚持不住这疲意,直直的趴在桌子上。

  “础哥哥,救……救我……”耳边不断想起这呼喊声,李础依旧闭着眼睛,但紧皱的眉头隐隐透出他的不安。“谁,是谁。”是谁在叫我。好熟悉。

  “础哥哥……”

  “是谁,你是谁?”李础在梦里大吼。

  “救我……救我……”这声音像毒蛇一样紧紧的缠着他,他摆脱不了,他在梦里的空间死死的抓着头发,“是谁?你到底是谁?”他被这声音扰的发疯,无力的跪在地上。

  “础哥哥……”这声音突然的出现在耳边,他全身发凉,四肢僵硬,缓慢的抬起头,一张看不清面貌的脸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

  “啊!”李础猛地从梦中惊醒。这里,是教室!看清自己所在的地方,李础心里一松。习惯性的抬手看时间,遭了,校门已经关了。他收起东西最后是翻墙出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教室就来了很多学生在自习了。“诶!李础,你听说没?”同桌刘律转头看着正在写作业的李础突然问道。“听说什么?”李础头也不抬,淡然道。“就是学校有女鬼啊!”刘律提到鬼就兴奋起来,连带着最后一个字语气都高了几分。李础写作业的手一顿又继续流畅的在本子上画写,“不知道。”不咸不淡道。刘律也不管他态度,又故意用阴森森的说:“听说啊!最近学校有个女鬼在操场徘徊,有看见的人说,那个女鬼啊!穿着个白衣服,头发特长,把脸全遮住了,还有啊!她全身都是湿的,头发也一直在滴水,凡是她走过的地方,都有一条淡,淡的,水印。”发完最后一个音,瞪大眼睛盯着李础看,见人家专心的写作业,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他也不好意思自顾的说下去了。也一本正经的看起书来。不过,李础是没了看题的心思,笔在草稿本上胡乱的画着。心里暗自把自己昨晚在教室的事与刘律说的传言比较起来。

  不过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跟刘律说得好像没什么关联。巧合吧!事上哪有鬼。怎么因为一个梦搞得自己疑神疑鬼的了,李础这样想到,然后又收回心思写作业了。不过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噩梦

  因为昨晚的事,李础又怕自己太累了,睡在教室,所以今晚就早些回去了。一回家就先冲了个澡,他从浴室出来穿着睡衣,准备看两道题,才拿出书,就觉得两眼发酸,眼皮沉重。他就不看书,直接上床了。他头一沾到枕头,就闭上眼睡着了。

  同时,几乎是这李础睡着的瞬间,一些黑雾慢慢的从他家地板慢慢升起。并且黑雾越来越浓,再看李础,他似乎睡得很不好,他的额头冒着密密的细汗,开始,汗水只是一点一点的渗透出来,没多久,李础额头上就算大颗大颗的汗水顺着脸颊流下。头发也是像刚洗完头一样的湿露。双手无意思的抓着被子,十指泛白,十分用力。李础做梦,而且还不是令人愉快的梦。在梦里,李础一个人站在一个长长的走廊里,好像这个望不尽头的走廊无穷无尽,走廊两边白色的墙上有很多门,李础一个也不想打开,李础直觉告诉他,这门不能打开。他在走廊里慢慢的走着,白色的墙壁也在慢慢变透明,李础像是没察觉似的,慢慢走着。但是没一会儿,他就加快了步伐。前方窸窸窣窣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李础心怦怦直跳,那个声音,还熟悉,是谁,李础脚步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清晰。“础哥哥,要等我哦!”如是对爱人耳语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像是有个人在他旁边,李础僵在原地,李础背脊发凉,僵硬的转头,没人?他才松了一口气,手撑在膝盖上,重重地喘气。

  “滴……滴……”又是什么声音,他屏住呼吸,仔细听,好像是水声,滴水声。声音越来越大,这次像海水打在暗礁上的击水声,突然,李础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猛地一抬头一个充满白色的尖牙的大黑嘴想他咬来。李础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走廊也轻轻地摇晃了一下,但是那大嘴并没有将李础吞下去,好像一道透明的屏障挡住了它。但它在外围徘徊。李础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惊的手下意识得捂住心口的位置,慢慢的,感受到了自己强劲有力的心跳,才平静下来。李础用手擦了擦满头的汗水。

  还没完,地上不知从哪来冒出一股水,湿了李础的鞋子,并且水以非常快的速度流过来,李础往水源流过来的方向看见,突然,一道充满整个走廊的巨浪汹涌的扑过来,一瞬间就把李础淹没了。“好冰。”李础在水里挣扎着,但这不同寻常的水温让他在水里打了个冷颤。他好不容易让自己的头浮出水面,但水的温度是急速的降低,李础划水的姿势越来越缓慢,手脚越来越僵硬,身体越来越重,慢慢的,李础像是被灌了铅似的,直直的往水里掉。走廊的水在走廊横冲直撞,李础的头也落入水中,勉强还能睁着眼睛的李础,看见一个黑影向他靠近,那黑影在即将靠近时,张开嘴,李础顺着水流流进它嘴里,那张嘴慢慢闭合,在完全闭上的那一瞬间。李础突然睁开眼睛猛地坐了起来。他坐在床上重重的呼吸,冰冷的汗水从脸颊流下来,他直接用手背蹭了去,过了会才又躺会床上,手摸到床边的手机一看,10点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