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精品故事 灵异故事 查看内容

神秘的打火机

紫烟寒雨 一笑倾城 网络 2019-1-7 11:07 44
文/  紫烟寒雨
  在这种技术学校里抽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但学校毕竟是有校规的,上面明确规定了是不能在校内抽烟的,可大家也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通常情况下只要不当着老师、领导的面抽也就基本都没有人会管。

  小飞他们宿舍里也有人抽烟。

  给他们看门的是一个老大姐,这个老大姐长得一副不大讨人喜欢的脸孔,一张马脸。平日里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是很凶悍的样子,而且给人感觉还有点阴森森的。

  老大姐其实人还算好,可就是爱吓人。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知道是不是看不惯经常有学生逃学赖在宿舍里不去上课,还是本来性格就这样,她老是喜欢给逃课的学生讲鬼故事,那表情一惊一乍的,说得好像真有其事一样。

  小飞们宿舍有个叫黄勇的同学,平时懒懒的经常都逃课睡懒觉,所以他被吓的回数就最多。

  在这种封闭式的学校里,看门的老师,其实也就是这老大姐,虽然她只是外聘来看门的,并不是老师,可总不能叫人家师傅吧,所以有礼貌的学生一般叫她老师,其余的大家都爱叫她大姐。

  老大姐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学生上学、睡觉前检查一下宿舍里到底有多少人,然后平日里负责给学生们开门关门。

  这老大姐查房那可叫一绝,她经常都像只猿猴一样,直接从关上门的边墙上两手一撑就直接跳到门顶上的天窗上,再抓着天窗上的木框往里面瞅着到底有多少人没去。

  因为这要是查到没去上课,宿舍管理处会拿本给记上,哪个班的谁因为啥事没有去上课而留在宿舍了。

  学生们都知道,要是在班里不去,有时候还能让同学代替应一声或者代签一下名,可要是被这宿舍管理处的人发现给记上了,那是要上缴给班主任的,所以一般装病或者直接逃课的同学遇到敲门都不爱答应,这也逼得这个老大姐没法了才想出这么一个法子来。

  话说这天晚上,黄勇照常的睡着懒觉不想去上晚自习,听到老大姐敲门,懒得应都不应一声,继续睡他的。接着就听到了砰的一声,只见老大姐一下就抓着天窗,在外吊着大喊,在里面睡觉的怎么不应一声啊?

  黄勇懒得跟她说,继续装睡不理她。

  老大姐在外生气的说,你哪个班的啊?叫什么名字?

  黄勇还是不理。

  老大姐就说,不理我你就装睡吧,我可告诉你这宿舍里本来就不干净,现在大家都走了,整栋楼可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然后砰的一声又跳下去走了。

  接着黄勇就听到这老大姐在外面念叨着说,周围的啊,这106的装病不去上课啊,你们谁有空就去帮我给他叫起来,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逃课。

  随着老大姐的声音愈走愈远,黄勇在床上有点睡不住了。

  本来他胆子挺大的,可任谁在明明知道这楼不干净的情况下,听得这番话还心里顺畅的?而且还是晚上。

  想到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整栋楼可就只他一个人了,于是黄勇只好小声骂骂咧咧的就起来了。起来以后他洗漱完毕就给自己点了支烟,顺手就把打火机放到了窗台上。

  这个打火机就是普通的一次性打火机,白sè,全透明的那种。是黄勇昨天才新买的,也就用了一两次而已。

  由于他们宿舍在一楼,所以窗户在没人的时候都是全关死了的。而此刻宿舍里只有黄勇一个人,窗户自然是关死了的,就连他们的天窗也是锁上的,因为平时根本没有开的必要。

  在黄勇决定还是去上课以后,他也猛的关上了宿舍的门,并拿出钥匙把外面的挂锁锁上了。

  这里要说明的是,学校考虑到财产安全问题,所以每个宿舍门的外面都还加装了一把明锁,而这锁是宿舍的人自己买的,所以钥匙也只有宿舍的人才有,这也是为什么老大姐只能在外面喊的原因。

  话说这黄勇只好去上课了,路过宿舍管理处的时候,还得让这老大姐开门啊,可这个时候老大姐还没巡查回来呢,黄勇只好在门口站着等。

  他看这老大姐半天都还没有回来,就觉得这老大姐刚才是故意说那话吓他的,心里又想着干脆继续回去睡,可刚往前走了两步就碰到老大姐拿着手电筒回来了。

  虽然有路灯,可大家都给吓了一跳,因为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事情。

  老大姐拍拍胸口说,你小子想吓死我啊。

  黄勇不好意思的说,哎,没有的事,我这不在等您来开门么,看你半天不来就想着去找您呢。

  呵呵,你被吓起来了啊?

  没有,我刚才睡着了,根本不知道,后来一醒来看到人影都没了,才想起来该去上自习了。哎,大姐,你怎么说我被吓起来了啊?

  你难道还不知道么?大姐白了他一眼说。

  知道什么?

  这个学校闹鬼啊,咳,亏你还是这里的学生,这个都不知道?

  不是吧,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些啊?

  你不信是吧,得,当我没说。

  哎,大姐您跟我讲讲呗,我还真的不知道。

  你想听啊?

  嗯。

  那好,我告诉你,在解放前啊,这东西可是满大街都是,不管白天晚上,到处都能看得到。

  切,您就吹吧,还满大街都是,白天晚上到处都能看到?

  我说真的啊,真是到处都能看的到。那会儿的人命贱,到处都是死人,这家里穷的连埋都埋不起,只有卷个烂席子往那一丢,这丢得多了啊,阴气就重了,可不得满大街都是?

  大姐难道您见过?这东西不是据说得开了天眼的人才能看得到吗?而且怎么连白天大太阳也能看得到啊?

  我就有天眼啊,所以跟你说了你都不信。谁跟你说白天没有的,白天比较少就是,而且能在太阳底下出现的那可都是凶死的,是很厉害的。

  你有天眼?那,那东西是什么样的啊?

  跟人一样,死的时候啥样那就是啥样,只是他们不是走的,是飘的。有些看着是有脚的,但那是不会走的。

  他们有脸吗?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啊,人要是能见到那东西的脸就代表你也快跟它去了。哎,你不是要去上课嘛,老跟我在这聊什么啊,还不赶紧去上课,小心知道得多了它来找你。

  黄勇听了以后就当听了回说书一样,也没怎么多想,就慢慢的去到教室,没一会就下课了,于是跟宿舍的人一起说说笑笑的就回到了宿舍。

  打开了房门以后,跟往常一样,大家拿了烟相互分发着,黄勇记得自己临走的时候是把打火机放窗台上了,可他一去找,却什么也没有。

  你们谁拿我打火机了啊?黄勇有点奇怪的问。

  谁拿你打火机了啊?

  没有啊。

  你打火机放哪啦?

  我就放窗台上了啊,这可是我昨天才买的,奇怪了,怎么不见了呢?

  是不是你自己记错了啊?

  怎么会,我出门上自习前才抽了支烟,然后顺手就放窗台上的。

  那你再找找,是不是掉地上了啊。

  大家都觉得很奇怪,说的放窗台上的,怎么到处都不见踪影呢?

  别找了,一个打火机而已,我这里有。

  大家都点上了烟,可黄勇不乐意了,他觉得很奇怪,明明走之前才放到窗台上的,这点他很肯定,可这怎么就不见了呢?

  我今天还非找到你不可,我就不相信你莫名其妙的就飞了。黄勇想着就爬在地上到处找,可还是没有,他开始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记错了,然后又到桌子边看了看,也没有,最后他只好放弃了,心想不见就算了。于是一屁股坐回了床上。

  他刚坐下,手就习惯xing的往前伸了出去撑在床上,结果却发现手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

  他往手边上看过去,那打火机正好端端的躺在边上。

  哎,我找到了,在我床上的呢。黄勇高兴的跟大家宣布着说。

  切,都说是你自己记错了吧。

  黄勇抓过打火机心想,怎么可能呢,自己明明记得很清楚。

  他回忆着,那时候起床洗漱完就坐回了床边,然后点了支烟,然后顺手就放到了窗台上。这些个动作的步骤还很清晰的记得非常清楚,可为什么就莫名其妙就跑到自己床上了?难道真的是自己记错了?

  他有点疑惑的举着打火机看着,这一看不要紧,却让他更吃惊了,整个打火机里面是空的,已经完全没有丁点的气体了。

  他以为自己眼花了,再仔细的看了看,没错,真的是完全没有一点气体了。

  他奇怪的把打火机举高一点,对着顶上的ri光灯仔细的观察着,完好无损,一点破损的痕迹也没有。他再把打火机放到自己鼻子底下闻着,一点气体外泄的味道也没有,甚至连残留的一点点味道也没有。

  他觉得有点不对了,问着,你们进门的时候有没有闻到气体的味道?

  他想,整个宿舍在他走以后完全就是封闭的,绝对是没有人进来的。

  先不说打火机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从窗台跑到自己床上,就算是自己记错了,可这窗户,跟门都是全封闭着的。

  要是打火机自己气体外泄的话,那进门的时候肯定是能闻到一点气体的味道的,要知道这个打火机可是新买的,里面的气体是全满的,自己总共也才用了两次而已,这么多的气体外泄,即使因为空间散发的原因,那刚进门的时候也是能闻到一点异味的。

  可结果他得到的答案全是no。

  他再想,如果真是自己记错放的位置了,那打火机在床上,满满的一罐气体就这样没有了,即使空间分散真的什么也没有闻到的话,那自己的床单上也是一定会留下一点异味的,因为他的床单都是棉的。

  所以黄勇就爬在自己床上很认真的分辨着之前发现打火机的位置上的气味,这个位置是靠他的枕头偏下一点的位置,是不会有什么其他味道的,但是,他依然什么味道也没有闻到。

  我们知道棉质的东西通常都会吸收一点异味,可从黄勇点烟出门到下课回来最多不会超过15分钟,而这么一点时间里,他明明记得放窗台的打火机却无缘无故的跑到了床上,而且里面整罐气体全部没有了,打火机的外面又没有裂痕,连靠近打火石的地方也没有丁点残留的余味,床单上也没有气体外泄的味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