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爱情急诊室

蔡小雀 雅悦 网络 2018-12-25 10:07 1139
文/  蔡小雀
  深夜时分,一辆救护车飞快的驶进医院,在急诊室的门口停下,医护人员匆匆忙忙地将一名脸色苍白、意识不清的男人推人急诊室内。

  「艾医生,有急诊病患!」

  原本弯腰在探视病人的女郎倏地转身,动作迅速地小跑步过来;翩然急促的身形将雪白的医生袍带起一角。

  她顶了顶小巧鼻端上的圆眼镜,语气除静的问:「发生什么事?」

  「吸毒过量,我们据报到达的时候,他已经陷人意识不清的状态了。」救护人员回道。

  一旁跟来的小区警员点点头,表示情况的确如此。

  艾兰龄点了点头,快速地检视起男人,「病人有针尖瞳孔状态、呼吸抑制、体温过低,应该是吗啡中毒。小云,准备一剂naloxonehydrochloride。雅苹,A床病人的点滴快打完了,妳先去处理一下。」

  一旁的护士们应了一声,敏捷地动作起来。

  由于这种呼吸刺激剂会使病人躁动不安,所以兰龄还特别叮嘱护士做好相关措施,以防病人自我伤害。

  深夜的急诊室因为这名病患而再度忙碌了起来,兰龄直到处理、安抚完这名吗啡中毒病人,才坐下来喘口气。

  「艾医生,每次妳当班的时候都特别忙。」护士周云替另外一位病患换了新点滴后,才吁了口气地倚在柜台上,「看来大家知道妳医术好,所以都特别挑妳值班的时候来挂急诊。」

  「是呀,我看我可以向院长争取一座金医奖了,要不然至少也要颁个年度最佳业绩奖给我,到时候我一定把这座奖跟妳们分享。」兰龄自我调侃道。

  周云闻言,噗嗤一笑,「太好了,我一直想要在医院里出出风头,搞不好能因此捞个护士长来做做。」

  「妳慢慢想吧!」兰龄笑着摇摇头,翻阅着手上的病历表,「对了,A床的病人吊完点滴后,就可以送到普通病房去了。」

  「是。艾医生,妳要不要喝杯咖啡提神?我顺道帮妳冲一杯。」说完,周云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深夜值班的确是挺累人的,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有时候还是敌不过生理时钟的叫唤。

  兰龄摇摇头,纤指爬梳过削薄的短发,「谢谢妳,不过我对咖啡过敏,一喝就心悸。」

  「艾医生,妳向来都是这么有精神,我好像不曾听过妳喊累吔。」周云佩服至极地看着她依旧清亮的眼眸。

  「我习惯把累字往肚里吞。」兰龄瞅了那名吗啡中毒的男人一眼,「等他清醒后问问他家里的电话号码,我们有义务通知他的亲属到医院来。还有,明天联络社工人员,我想他除了警察外,还需要社会福利工作者的帮助,最好是一些戒毒团体的。」

  「是的。」周云了然地贬眨眼。

  艾医生最热心了,她做的比一般的急诊医师还多。

  「我在休息室填一些表格,有事的话再打电话通知我。」她将病历表夹在腋下,「OK?」

  「OK。」

  兰龄交代完毕便转身走人另一头的长廊,窈窕的身形在白抱的衬托下更形动人,但是挺直的双肩却透露出一抹专业不懈的气息。

  深夜时光悄悄溜走,急诊室的扰攘也渐渐转成安宁的静谧。

  偌大的空闻只剩下护士们的轻声交谈,还有已经人睡的病患微微打鼾的声响。

  ### ### ###

  兰龄专心地看着一本厚厚的书,午后的阳光慵懒地穿透窗户,柔柔地在她细致的脸上洒下点点金芒。

  「女儿,妳怎么没出去呀?」一只优雅修长、看得出经过精心保养的玉手轻轻搭上她的肩。

  兰龄倏地抬起头,顺手摘下眼镜,「妈?妳在家?」

  「是我先问妳的。」艾母在她身旁翩然落坐,五官精致的脸庞依旧看得出当年颊倒众生的模样。

  老实说,兰龄和她长得一点都不像,这也是艾母最引以为憾的一件事―─因为她的美貌将后继无人。

  她怎么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生出一个活像女学究的孩子来?瞧兰龄浑身上下没几丝女人气息的样子,这教艾母忍不住更担忧起来。

  「我今天休假。」说完,兰龄戴回眼镜,打算再次进人书本里。

  艾母老实不客气地抽掉她手上的书。

  「妈?」

  「我当然知道妳休假,我问的是妳为什么没出去?」

  兰龄伸手抢回书揣在怀里,「难得休假,我当然在家里休息了。

  「我怎么会有妳这种女儿?只会把大好的青春浪费在无趣的书本上。」艾母双眉微蹙,撇了撇嘴角道:「妳应该约同事出去玩,再不然也去逛逛街,看场电影,总好过一个人窝在家一果生根发芽吧?」

  「妈,不要把妳的生活和我的混为一谈。」兰龄端起桌上的杯子,再翻一页书,「妳我都知道我不是那种活跃型的女人。」

  「只要妳肯,妳可以很有魅力的。」艾母不满意地揉揉她的短发,「啧啧,我就说妳不适合剪短头发,现在妳看,果然半点女人味都没有了。」

  「我不相信只要有一头长长的秀发,男人就会趋之若骛,纷纷拜倒在石榴裙下。」说着,她啜了一口奶荼,「女人重要的是头皮以下的东西,不是头皮以上的。」

  艾母瞪着她手上那杯香浓的奶茶,强忍着不去提醒她奶茶容易导致发胖。

  「如果妳没有维护好头皮上的东西,就不会有男人对妳头皮底下的东西感兴趣的。」艾母无奈的摇摇头,「知道吗?这就是妳的问题,妳太不重视外表了。」

  「我是个独立自主的女性,不需要藉由外表来肯定自己,更别说吸引男人了。」兰龄皱皱鼻子,不以为然的说,「如果男人都是只爱庞德女郎的动物,那么我想,基本上这种动物也没什么值得女人去追求的。」

  「究竟是谁教给妳这种论调的?」艾母惊骇道。

  兰龄朝母亲微微一笑,「这是个好问题,但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绝对不是妳教的。」

  「当然,我怎么可能会教出妳这种有怪异思想的女儿来。」艾母说得彷佛这是一件败坏家族名誉的事一样。

  「无论妳接不接受,事实已经是如此。」兰龄的语气有些幸灾乐祸。

  「幸好我还可以想办法补救。」

  闻言,兰龄突然警觉起来,「妈,妳别想!我拒绝再去参加一些莫名其妙的晚餐。」

  「这次是个台大副教授,不管妳愿不愿意,我已经打电话到餐厅订好位了。」艾母拍拍她的肩说,姿势优雅地站了起来。

  她的母亲出自台北名门望族,年轻时还是台大的校花,因此一举一动无不带着七分优雅和三分尊贵。也因为如此,兰龄格外好奇贵为千金大小姐的母亲,当年为什么会「下嫁」给父亲的?

  父亲那时只不过是个苦哈哈的国小老师罢了,虽然才气纵横,满腹经纶,但是听说母亲的众多追求者里不乏政要或商界小开,为何最后会是由父亲抱得美人归呢?

  她直到现在还弄不清楚这个问题,屡次追问父母未果,然而自从四年前父亲去世后,她便不敢再追问这件事了。

  母亲的日子依然过得亮丽,但她看得出父亲的骤逝带给母亲多大的冲击。

  骄傲如母亲,唯一能掩饰悲伤与脆弱的方式就是让自己活得更好、更充实,因此与三五好友逛街、看电影,以及热中替她找老公,就成了母亲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但是却苦了她。

  「妈,妳不能恣意插手安排我的人生。」兰龄抗议道,却在母亲眼底看见一抹更加坚持的光芒,她忍不住低低呻昤了一声。

  「不得有异议,今天晚上七点,力霸皇家饭店的西餐厅。」艾母不理会她的抗议,径自说道,「我只是要妳多认识一些人,并没有要恣意安排妳的人生。」

  「照这种情形下去,我看也差不多了。」兰龄咕哝。

  「妳一定会喜欢他,他今年才三十五岁,看来稳重儒雅,一派学者风范的模样。」艾母兴奋地说。

  「妈,妳究竟是扣哪儿找来这些男人的?」她实在根好奇母亲的「征友」管道。

  「别忘了我也是个台大人。」艾母语气得意的回答。

  「什么时候台大变成八卦流通地了?」

  「不要乱讲。记得,晚上穿漂亮一点。」顿了顿,艾母又补充道:「别想要偷溜,今晚我会押着妳去的。」

  兰龄紧紧抓着书本,抬头瞅着母亲,「妳有没有想过,或许我已经有要好的男朋友了,所以并不需要妳费心安排?」

  「妳有吗?」艾母坏疑地挑高一道眉毛。

  「没有。」她颓然地道:「但没有并不表示我就应该乖乖任妳安排相亲。」

  「那不是相亲,我只是带妳多认识朋友罢了。」艾母煞有介事地澄清。

  「意思是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啰?」不待母亲回答,兰龄抓着书本,动作迅速的站起身朝门口走去,「既然如此,那我先走了。今天天气不错,我的确应该听妳的意见出去走走的,拜拜!」

  艾母瞪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艾兰龄,妳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妳要我怎么跟人家交代呀?」

  兰龄虽然听到母亲的话,但是她压根儿无意回答。

  趁早离开现场才是上策,因为说不定她母亲会不顾形象地追上来。

  兰龄抱著书本来到住宅前的公园,找了个位子坐下来。

  清风徐来,醺人欲醉,她欢愉地打开书,再度沉浸在约翰•葛里逊《杀戮时刻》的紧凑剧情里。

  能够远离母亲的唠叨真是件快乐的事。

  ### ### ###

  医院餐厅内,兰龄端着盘子,从自助餐台上挖了一匙马铃薯泥,边对着身旁的好友兼同事纪如敏说:「我猜我妈己经进人唯恐女儿嫁不出去的恐慌时期了,不知道在肾学上这类症状的专有名词叫什么?空巢期吗?」

  如敏夹了一堆生菜色拉放在自己的盘子上,闻言笑道:「不要乱用医学名词,亏妳还是个医生。」

  兰龄踱向意大利面,盛了一大堆沾满辣酱的面。「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许下次我妈会趁我睡觉的时候,叫人把我偷娶走。」

  如敏噗嗤一笑,手上的夹子差点掉落,「妳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

  「妳以为我喜欢这么夸张吗?」她没好气地横了好友一眼,这才注意到两人盘内食物的不同。

  如敏轻摇了下头,对着盛汤的小弟笑道:「我要一碗紫菜清汤,给她一碗罗宋汤。」

  「好的。」小弟回以一笑。

  「我不明白,妳吃的简直比心脏病患者还清淡,这么久以来都不腻吗?」兰龄边说边在食物上滴了几滴辣油。

  如敏看着她盘一果的食物,忍不住摇摇头,「妳是医生,难道不明白清淡的食物比口味重的食物健康吗?」

  「基本上,我爱我的身体,所以我不会拿那些平淡无味的东西来虐待我的味蕾。」说着,兰龄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我知道为什么我和我妈会观念不合了,因为我们吃的食物完全不一样。」

  「妳在说什么啊?」如敏拉着她在一旁的桌子坐下来,好笑道:「该不会是昨天的事对妳刺激太大,所以导致妳精神错乱了吧?」

  「我没猜错,一定是这样。」兰龄舀了一匙马铃薯,在上头洒了些胡椒粉,随即塞人嘴里,「嗯,绝对没错。」

  「这跟食物有什么关系?」

  「我曾听说爱吃肉的人较为活拨好动,爱吃菜的人则像绵羊般温驯。我母亲只吃所谓无油无脂的健康食品,她甚至还生啃红萝卜。我的天啊,妳能想象像她那把年纪的人啃胡萝卜的样子吗?」

  「妳这样说并不公平,她有权利过她想要过的生活,其中也包括了注重保养自己的身材。」如敏和艾母颇熟,明白保持美丽对艾母而言是很重要的。

  「我向来不干涉她,她可以整天脸上画着精致完美的彩妆,但我不能接受的是,她强迫我也要这么做。」她吐了吐舌头,忍不住捏了捏脸蛋,「我无法想象顶了一张涂满五颜六色的脸,那感觉好像涂上一层厚厚的油漆一样,说不定我会因此窒息而死。」

  「所以妳该好好检讨,为什么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会输给一个年近半百的太太?」如敏好整以暇地吃着色拉。

  兰龄戳着意大利面,忿忿地塞了一口,「就说我天生不像女人好了,如果当个女人必须强迫自己做那么多的伪装和改变,那我宁愿去做变性手术,改当个男人算了。」

  如敏被她激烈的口吻逗笑了,「别太夸张。」

  兰龄喝了口汤,冲掉嘴里的麻辣,俏鼻微皱的说:「相信我,『夸张』这两个字还不足以形容我母亲对我做的,妳能够容忍每天有人对着妳脸上的淡妆叨念,还批评妳身上的衣服吗?」

  「我大概能够想象那种情景。」如敏同情的说。

  兰龄扯扯身上的黑色套装,「我不觉得我穿这样有付么怪异之处,上班嘛,总是要有专业形象,如果我采纳她的意见,每天穿着五颇六色的衣服上班,只怕病人统统被我吓跑了。」

  如敏打量着兰龄,不山得可惜起她一副好身材居然淹没在深沉暗淡的色彩中。

  「妳的确该穿亮一点的衣服。」

  「谢了,我会记得在屁股上绑根萤火棒。」

  闻言,如敏哈哈大笑起来,「我无意要妳变成萤火虫,妳不要误解我的意思。」

  兰龄吁了口气,望着满盘子的美食,却连半点食欲都没有了。

  「或许我该考虑搬出去住。」

  「别傻了,妳还有母亲要奉养。」如敏提醒道。

  兰龄翻了翻白眼,「我知道,所以我说说罢了。不过话说回来,妳不觉得她看起来比我年轻吗?」

  「谁教妳不打扮,结果被妳妈妈比下去了吧!」如敏幸灾乐祸的说。

  兰龄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我指的是她根本不需要我照顾。我妈的社交活动比我还多,每天在家里等门的都是我。」

  如敏吃着水果,笑吟吟的望着她,「所以妳更该检讨了。」

  「怎么连妳也这样说?难道女人就不能独立自主吗?」兰龄忍不住发牢骚。

  「当然能,只是妳已经快跟外界断绝来往了,我实在担心妳哪天起床后,发现生日蜡烛已经插满四十支,而枕畔还空无一人,这种感觉不会很可怕吗?」

  「早婚如妳,绝对想象不到单身女郎的生活有多快乐。」兰龄睨了好友一眼,口吻热烈地说:「爱到哪里就到哪一果,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时间完全属于自己,连看电视也不会有人跟妳抢摇控器,这种日子才叫快乐。」

  「我不跟妳讨论这些,因为我们立场不同。」说着,如敏朝她扮了个鬼脸,「妳不是我,妳无从得知我的快乐指数。」

  「承认吧,婚姻是役有自由可言的。」兰龄撇撇嘴道,「每天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我不相信妳不觉得累。」

  「就算是这样,至少那是种甜蜜的负荷。」

  「我不跟妳讨论这些,因为我们立场不同。」兰龄开心地将她刚才说的话原封不动归还。

  如敏瞪着她,「我不替妳担心了,反正妳是个怪胎,就算嫁不出去也不觉得难过。」

  「妳总算了解了。」兰龄支着下巴,苦恼道:「唉,假如我妈也能这么想,那就太好了。」

  「妳实在需要有个男人把妳从消极的生活中拉出来,并且跟妳谈一场狂野的恋爱。」如敏摇着头说。

  「妳八成是好莱坞的电影看太多了,现实生活中是役有『狂野』的爱情的。」她不以为然的说,「如果有的话,也只是短暂的激情罢了,所以妳说我要男人做什么?等着让他抛弃我吗?」

  「妳果然是怪胎。」

  「别担心我,我的日子过得可愉快了,只要我妈停止帮我找对象。」兰龄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道。

  看来艾伯母的牵红线行动已经对她造成莫大的困扰。如敏暗忖。

  「既然如此,妳继续坚持下去吧,看看哪天妳母亲主动宣告放弃。」

  「多谢妳的意见。」她没好气地瞪了好友一眼。

  「对了,下午妳值班到几点?我们晚上一起出去吃个饭好吗?」

  「妳该不会也和我妈一样,替我安排了相亲人选吧?」兰龄现在已如惊弓之鸟。

  「拜托,我只是纯粹想找妳出去吃顿饭,顺道尽情聊聊天,别这么敏感好吗?」

  「现在妳知道我有多可怜了吧?」兰龄苦笑道。

  「不过我倒是很想看看妳坠人情网的样子。」如敏笑咪咪地看若她,又补了一句:「希望有这么一天。」

  兰龄瞅着她,「我怎么觉得妳话里好像有等着看好戏的意味?」

  「妳太多心了。」如敏微笑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