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都市小说 查看内容

生命之瓶

叶迷 心语飞飞 网络 2018-12-22 10:44 1046
文/  叶迷
  六束灯光聚焦在锦盒上,黑丝绒映衬着里面的铂金钻戒,以四分之三圆做为开放型戒环,弧线流畅精密,视觉效果一流。

  一只毫无瑕疵的手拿起它,套入右手无名指,圆型戒环有若隐形,而上面的钻石顿时显现,如行云流水般一路延曳至小指背,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发出了惊叹声。

  手的主人微微一笑:“这款戒指我为它起名叫‘生命之瓶’。”

  助手们纷纷赞叹:“我保证那些贵太太们会为它疯狂尖叫的!”“可以当做今秋我们Polaris工作室的主打首饰,肯定会大受欢迎!”“太漂亮了,光看型款已很赏心悦目,没想到戴上后更有这种戏剧性的惊喜!”

  手的主人弹了记响指,水银灯熄灭,而大灯同时亮起,整个房间顿时明亮起来,也映亮了她的容颜。

  比之手的完美,她的五官显得大气有余精致不足,高挑的眉,即使面无表情时都带了三分干练,唇角剔透的近于刻薄,然而组合在一起,却说不出的有味道,再加上时髦简洁的衣饰,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朵迎日而挺的葵花,灿烂、干净、韵味十足。

  “这款戒指我不准备对外推出。”

  助手们吃了一惊:“为什么?”

  她凝视着手上的戒指,懒洋洋的说:“因为这是我犒劳自己的奖品。下月初七,我会戴着它进教堂。”

  会议室里一片安静。

  几秒钟后,惊叫声、抽气声、质疑声如潮水般响起:

  “什么意思?戴它进教堂,难道唐小姐你要、要、要结婚了?”

  “天啊,我的耳朵没有听错吧?怎么可能?独身主义的你居然要结婚?”

  “新郎是谁?纪大律师?还是上次送花给你的冯二公子?啊,难道会是钟加尉?”

  “咦,钟加尉不是号称唐小姐的头号劲敌吗?”

  “对手变情侣这种事情丝毫不稀罕呀……”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吵了,听唐小姐说。”

  四双眼睛齐齐看向当事人——Polaris的首席珠宝设计师——唐灵晰。

  只见她扬了扬眉毛:“总之我会给大家发请贴的,就这样,散会。”说完拿着文件走出去,走到门口时又折回,拿起桌上的锦盒,朝众人眨眨眼睛,转身离开。

  身后轰的炸开了锅。

  早料到会是这样的反应,其实也怪不得他们震惊,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居然会结婚,而且是和一个认识只有三个月且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男人闪电结婚。

  不过,有些事情,就像掠过脑际的灵感一样,来的悄无声息,除了紧紧的抓住它把握它外,没有其他办法。

  搭电梯到地下一层的停车场,朝自己的爱车走去,这时一辆哈利-戴维森机车飞快驰来,嗖的经过她身旁,唐灵晰连忙向右闪避,高跟鞋一扼,整个人重心不稳啪的摔倒在地。

  那辆机车猛得刹车,在离她十余米外停下,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

  唐灵晰扭头看去,发现那个骑着耍酷到底的哈利车的驾驶者不过是个少年,个子不高,身形单薄,手脚都没长开的样子。即使对方戴着安全帽,但依旧可以感受到两道强烈的目光透过挡风镜直盯着她,丝毫没有下车来扶她一把的意思。

  现在的孩子真是不懂礼貌。

  唐灵晰自己挣扎着站了起来,足裸处有一点点疼,试走了几步,应该没什么大碍,但整理散落的皮包时却发现锦盒盒盖开着,而那枚“生命之瓶”不见了!

  这下可是大吃一惊,连忙四下寻找,糟了,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

  少年静静的坐了几分钟,终于忍不住下车走了过来:“什么东西?”

  他的声音清朗悦耳,还带了些许磁性,有别于其他青春期变声的同龄人。

  “戒指。”唐灵晰随口回应,心里根本不指望他能找得到。

  谁知几秒钟后,少年从一辆平治车的轮胎下捡起一物,转身递到她面前:“这个?”

  唐灵晰大大的松了口气,笑道:“是的,谢谢你。”说着接过来,见完好无损,便装回盒中。

  再抬头时,发现少年还在盯着她看,因为有挡风镜所以看不清楚他的脸,只知道他有一双非常明亮的眼睛。

  唐明晰扬眉,做了个无声的询问表情:“有事?”

  少年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哈利-戴维森在僻静的停车场里极帅的转了个弯,消失在出口处。

  同一时间里,手机响起,接起来时,那边一个温醇成熟的声音低笑着说:“小姐,你已经迟到15分钟了。”

  唐灵晰呀了一声,抬腕看表:“我马上来,再给我15分钟。”

  20分钟后,她坐在装潢华美舒适的会员制餐厅里,与约会者共进晚餐。

  “这个周末有时间吗?”说话的男子有一对非常漂亮的眉毛,使他整个人看上去不但儒雅,而且很精神。

  唐灵晰偏了偏脑袋:“周六上午要参加L.J的画展,下午约见汪女士,第七次修改她那条麻烦的猫眼石项链,和我的助手Mary一起吃晚餐并回工作室加班,周日上午去美容院做全身护理,下午……”

  “停!”男子打断她,哭笑不得的说,“你干脆告诉我你什么时候能抽出两个小时的吃饭时间吧。”

  唐灵晰含笑着回答:“现在啊。”

  男子叹气,呷了口红酒说:“我想介绍我的前妻和儿子给你认识,大家一起吃顿饭。”

  “他们回国了?”

  “嗯,这个月初刚回来的。怎么样?”

  “不要。”唐灵晰一口拒绝,“我对你以前的婚姻没有任何兴趣,希望你也不要把它带进我们的新生活里来。”

  “认识一下吧,我前妻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显成,你太赞美她,我会嫉妒的。”

  欧显成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真是可惜,那好吧不勉强。”

  唐灵晰甜甜一笑,就在这时,身穿制服的侍者将一行客人引入座位,其中一人转头看向这边,和同伴交代几句走了过来。

  “嗨,学长,好巧啊。”

  欧显成抬头看见对方,表情有点不悦,淡淡的说:“原来贺医生也是这家俱乐部的会员。”

  “我今天是第一次来。”对方笑着把目光移向唐灵晰,“不给我介绍一下么?”

  “Flora,我的未婚妻;贺锦添,我以前医学院的学弟,现在是市第一医院的外科主任。”

  这么年轻就当上外科主任,看来其家世背景不可小窥。唐灵晰冲他微笑点头,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他一番:大翻领、两粒扣的Prada修长西装夹克配以十字形状的嵌花针织衫,和牛仔裤式的紧身长裤,这个高大英俊的男子,看起来不像医生,更像个花花公子。

  出于职业本能,她还注意到他的西服驳领上别着一枚眼睛蛇图案的红宝石领针,一看便知出自名家之手,价值不菲。

  很有品味。她在心里给了85分。之所以扣除15分是因为他的笑容看上去太过轻佻,眼神也太过放肆。

  “久仰大名。”贺锦添显然不是为她而来,寒暄几句后马上切入正题,“学长,BCM(注1)的那块蛋糕,可否让给我们?”

  欧显成不动声色的说:“你也说是蛋糕了,我有什么道理要转让?”

  贺锦添笑了一笑,“恕我直言。没错,帝嘉是私立医院的个中翘楚,但是实力毕竟有限,BCM那块蛋糕太大了,勉强吞食只会伤胃。不如交给我们国立医院,条件可以谈的。”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想不需要。”欧显成一口拒绝。

  贺锦添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好吧。如果你改变主意,欢迎随时打我电话。不打搅了,拜拜。”说完风度极佳的离去。

  欧显成望着他的背影,很是不屑的说道:“无孔不入的小人!”

  “他就是那个和你从求学年代就一直争这个争那个的学弟?”

  “是啊,非常聪明,很有真才实学,就是做事情有点不择手段,人品低劣。”欧显成有点不耐烦,“不谈他了,不要影响我们吃饭的情绪。”

  唐灵晰一笑,正要与他碰杯,欧显成的手机响了。

  他接起来说了几句后脸色顿变,“什么?现在情况如何……好,我马上赶到!”

  唐灵晰扬眉:“医院又有事情?”

  “嗯,有个心脏手术失败,病人当即死亡,家属接受不了事实,正在哭闹。”

  “让主任处理就行了。”

  欧显成苦笑:“他们点名要见院长。”

  唐灵晰望着一桌子的菜,轻叹道:“又要一个人吃饭了……”

  欧显成起身吻了吻她的脸颊:“事情完后我打电话给你。”

  “OK,路上小心。”唐灵晰目送他匆匆离去,有些意兴阑珊的提起筷子,没吃几口铃声再度急促响起。她探头一看——显成把手机给落下了。

  于是她伸手接起来,还没开口,那边一个女人的声音已万分焦虑的传了过来:“显成,不好了!小阳他不见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唐灵晰立刻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卢小姐?”

  ——卢佳慧,欧显成的前妻。

  电话那边明显一呆,好一阵子才说道:“你是……唐小姐吧?”听的出,卢佳慧的声音很尴尬,“对不起,因为到处找不到小阳,不得以才打电话给显成……”

  “医院有急事,他赶去处理,却把手机忘在我这了。”

  “这样啊……那打搅了,再见。”卢佳慧迟疑着挂上了电话。

  唐灵晰继续吃她的饭,吃了几口,停下,眉间矛盾之色渐起,最后甩甩脑袋说:“小孩不见了,跟我又没什么关系。不关我的事。”

  心中默念几次后,觉得塌实多了。

  吃完饭开车回家,经过绿原大道时,一个少女突然从拐角处冲出来,唐灵晰吓得赶紧踩刹车,嘎吱一声,宝马M3硬生生的停下。

  她飞快的打开车门走出去,看见那少女躺在地上,右裤腿上殷红一片。

  “小姐,你没事吧?”唐灵晰吓了一大跳,明明已经及时停下的,怎么还会撞到她?

  少女半坐起来,凌乱的长发下是张非常清秀的脸,她捂住伤口大声呻吟道:“好痛啊!你怎么开车的?痛死我了……”

  不守交通规则的那个人好象是她吧?自己莫名其妙冲出来,还好她反应快,否则这会可真出人命了。唐灵晰轻吁口气说:“起来吧,我送你去医院。”

  “少好心了,假惺惺的,我才不要你送我去医院呢!”少女将她的手打开,大喊道,“痛死了,呜呜呜,腿要断了……”

  唐灵晰眯起眼睛,悠悠道:“那你想怎么样?”

  “算我倒霉,你给我点钱,我自己去看医生吧。真是的,怎么开车的……”

  原来是遇到讹诈了。

  看一眼对方稚气未脱的脸,可能连十六岁都不到。现在的孩子真是——又麻烦又邪恶。唐灵晰一掠额前的留海说:“给你三个选择。一,我送你去医院;二,我带你去警局;三,你自己乖乖走人。”

  少女脸色一变,横眉竖眼的尖叫起来:“什么啊?吓唬我?你以为我兹秀儿是吓着长大的?明明是你开车撞了人还这么嚣张,你这种有钱人自以为有多了不起?开车撞人,连道歉的话都没一句,还要送我去警局,我呸……”

  在她的骂声中一辆哈利-戴维森机车飞快经过,已驰出几十米了,却又调头开回来,停在二人面前。唐灵晰抬头,好眼熟,不就是下午停车场遇到的那个少年吗?

  少年这回摘掉了安全帽,五官竟是出乎意料的漂亮,尤其是一双眼睛,墨色般深邃。

  少女兹秀儿见有旁人来到,更是嚣张,大声说:“就是你这种没有公德心的人,世界上每年因车祸而死去的人数才那么多。自己开车不留神,撞了人还这么凶,有钱就了不起啊?”

  “是她把你撞成这样的?”少年突然插话,望向唐灵晰的眼神里多了很多情绪。

  唐灵晰干脆以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这出戏怎么演下去。

  兹秀儿眨眨眼睛,眼泪就大颗大颗的流了出来:“我爸爸妈妈就是车祸去世的,只剩下我和奶奶两人相依为命,奶奶已经七十多岁了,为了抚养我长大还要每天帮邻居们带小孩赚点钱……难道穷人就不是人吗?难道穷人就命贱吗?”

  少年下车走到她面前,伸手道:“我扶你起来。”

  兹秀儿怯怯的看着他,拉住他的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站到一半,突然哎哟一声又摔倒在地。

  “怎么了?你觉得还好吗?”

  “我的腿好痛,肯定要断了,呜呜呜……”

  少年回头盯住唐灵晰,厉声道:“你究竟在干些什么?为什么不送她去医院?”

  真奇怪,这世界上的骗子伎俩其实都很老套,玩来玩去那几种,为什么还是有傻瓜会上当?唐灵晰拢拢头发,懒洋洋的说:“为什么要去医院?”

  “你没看见她受了伤很痛苦吗?”

  “她要痛就让她痛好了,血流光了就不痛了。”

  少年露出极度震惊的表情,兹秀儿在一旁哽咽道:“你别求这个女人了,她根本是铁石心肠,见死不救的冷血动物!是我自己倒霉,好好的走在路上都会被撞,只是……要奶奶知道了,肯定会哭死的,奶奶,呜呜,奶奶……”

  唐灵晰抬腕看表,她已经被这丫头耽搁了半个小时了,没心情再看戏,当下拿出手机拨电话。

  少年问:“你干什么?”

  “报警。我撞了人不是吗?那就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给我判罪好了。”

  “这个时候你应该叫救护车,而不是报警!”

  唐灵晰没理他,径自对着电话说道:“警察局吗?是这样的,我这出了起车祸……是的,右腿鲜血淋漓……在绿原大道上,好,5分钟内到?OK,再见。”

  少年怔怔的望着她,半响,沉声道:“你真差劲!”

  “什么?”

  少年不再回话,边转身边说:“你别怕,我送你去医院……呃?人呢?”

  身后空空,早已不见兹秀儿的身影。

  唐灵晰扬了扬眉毛,她可是看得很清楚,就在她刚才假装打电话报警时,那个据说“右腿受伤”的丫头偷偷溜走了,跑得简直比兔子还快。鲜血淋漓?骗鬼去吧。

  “没事了,我可以走了吧?”她回到车上,一边发动引擎一边摇下车窗,冲那少年挥了挥手,“真不好意思,破坏你英雄救美的机会了。拜拜。”

  从观后镜里可以看见那少年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想起他刚才错愕的样子,唐灵晰玩味的笑笑。现在的孩子真是麻烦,大大的麻烦。所以,她是绝对绝对不会沾染的。

  ~*~*~*~*~

  “宣传海报的底色与上期重复了,今秋不流行紫色,拿回去重拍。”唐灵晰一边熟练的审度下属递上来的计划书,一边呷了口咖啡。真是忙啊,偏偏赶在秋季档珠宝上市的日子结婚,她根本没时间去试婚纱,没时间去拍照,当然,也就更没时间去度蜜月。

  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唐灵晰翻腕看手表,时针指向下午两点一刻。糟了,快来不及了!

  “Mary,剩下的工作你来做,我要离开一小时。”说着拎起皮包走人。

  Mary在身后喊道:“Boss问起来怎么说?”

  唐灵晰回眸,笑了笑,却没回答,径自推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的阳光非常明艳,连初秋31度的高温都似乎不再那么难以忍受,她好心情的将车倒出车位,并拿出手机打电话:“OK?”

  “OK!”对方如此回答她。

  “15分钟后见。”她开车上街,两旁风景看起来也赏心悦目极了,途中看到某幢高楼处悬挂着的Polaris巨幅海报,上面拍的正是身穿婚纱的新娘拉着新郎的手,满脸幸福的模样。新娘的无名指上,她所设计的新款钻戒闪闪发亮。

  唐灵晰收回视线,将车开的更快,抵达目的地时,分针刚好走过3个数字格。

  一开车门,便看见欧显成站在公证机关门口冲她微笑。

  “老婆。”他这样叫她,她吐了吐舌头,然后两人手牵手的走进去。

  半小时后,再走出公证处时,唐灵晰深吸口气,不满的嘀咕:“真要命,你看见那人听说我们才认识三个月时眼睛瞪的有多大?好象算准了我们一定会很快离婚一样!”

  “所以我们偏偏不要如她的意,好不好?”欧显成笑着拉起她的手轻轻一吻,“等我一下。”

  “干什么去?”唐灵晰问完便看见他朝街对面的花店走了过去,不一会儿抱着一大束红玫瑰走出来。

  原来是买花……她一边笑一边摇头,心想等他过来了一定得说他买的花好老土,都什么年代了,还送红玫瑰,早不流行啦!

  就在这时,灾难突然发生!

  街道拐角处突然冲出辆小货车,发了疯似的穿过——

  天地骤然而静。

  一瞬间,整个世界的声音都消失了,她什么都听不见,只是看见她的丈夫像纸片一样飘起来,贴上货车的车窗,然后又掉下去,飞的好远好远……

  红玫瑰的花瓣散了一地,混合着欧显成的血,慢慢的在她眼中凝结。

  唐灵晰无法动弹无法出声无法思考,像具木偶一样站在人行道上,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泪流满面。

  ~*~*~*~*~

  生命之瓶静静的躺在水晶盒之中,即使屋里没开灯,又闭着窗帘,很暗,但那么一点点从帘子缝隙里照进来的光便足已令它无限璀璨。唐灵晰呆滞的望着戒指上的九颗钻石,每一颗好象都在嘲讽她当初的自得满满。

  她用九颗钻石来寓意长久,以生命之瓶来憧憬幸福,其结果就是她所爱的那个人,在成为她丈夫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死了。

  死于一场车祸,某个不负责任的司机醉酒后的意外。

  她捂住自己的脸,深深埋下头去。

  依稀听见门铃在响,响了很久,只好踉跄着去开门,脚踩在地毯上,异常虚浮。她深吸口气,确定自己神色无异后才打开门,外面站着的是纪复言大律师。

  “我是为显成的遗嘱事宜而来的。”纪复言说着笑了一笑,“你还好吧?”

  “我没事。坐,要喝点什么?茶还是咖啡?”唐灵晰边说边往料理台走,到那才知道饮水机里没水了。她打电话叫人送水,然后取了听可乐放到茶几上,“先喝这个将就吧。”

  “谢谢。”纪复言仔细端详她的脸,释然说,“看见你这样我放心多了。”

  唐灵晰有苦难言,只能微笑,“我没那么脆弱。”这时门铃又响,她走过去道,“肯定是水送来了……”

  声音嘎然而止的原因是因为门开后,外面不是送水的工作人员,而是身穿黑衣的两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少年。

  这不是那个骑哈利车的少年吗?怎么会出现在她家门口?正疑惑时,纪复言走过来说:“哦,他们是我请来的。请进。”

  待三人都入座后,他解释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卢佳慧小姐,显成的前妻,这个是小阳,显成的儿子。我特地请他们来此听我宣读显成的遗嘱,事先没知会你,不会怪我吧?”

  原来是他们。

  唐灵晰望向欧阳,看来之前的相逢并不是巧合,而是这个小孩想看看爸爸的新妻子是什么模样,现在的孩子心眼真多。

  欧阳毫不回避她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倒是卢佳慧,露出一个腼腆羞涩的笑容,冲她点头表示打招呼。

  不知道为什么,唐灵晰觉得自己的头开始隐隐作疼。

  纪复言从公文包里取出个牛皮袋,当大家的面拆开封条,“我谨代表我的委托人欧显成先生当众宣读本遗嘱。本遗嘱人欧显成,为处理身后个人财产,特立遗嘱如下——”

  他停了一停,抬眼看唐灵晰。唐灵晰做了个“请继续”的表情,无论显成怎样分派他的财产,对她来说都无所谓。甚至如果可以,她愿意用全部的钱去换他的生命。

  可惜,人生没有如果。

  “本人名下所拥有的帝嘉私立医院60%的股份,其中10%给我的妻子唐灵晰,50%给我的儿子欧阳。在欧阳成年之前由唐灵晰暂代保管,并处理相关事宜。”

  卢佳慧听到这条,露出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唐灵晰看在眼里,心中微有不屑:这女人这么紧张,生怕她抢了她儿子的份似的,真是太小看她了,她才不稀罕那家医院。

  反倒当事人欧阳,还是表情淡淡的,既不高兴也不失望。

  纪复言继续念:“本人名下其他的股票、现金、不动产,分为两份,唐灵晰和欧阳各得一半。另外,彤云大道17号的别墅,我的前妻卢佳慧和我的儿子欧阳享有永久居住权。”

  唐灵晰这下一惊,差点跳起来:“什么?”

  不能怪她惊讶,就算欧显成把其他所有的东西都给欧阳,也不会比这条更令她吃惊。

  她抬头环视客厅,这里的一切都是由她亲手设计,家具物品也都由她亲手挑选,如果说之前的帝嘉股票什么的,完全是欧显成的东西,他可以任凭自己的喜好处理,可这幢别墅却是她和他共同出资购买的,可以说有一半是她的私人财产,他明明知道她向来注重个人隐私,不喜欢被人打搅,为什么还要赋予前妻和儿子那样的权利?

  永久居住权,就是说他们可以和她生活在同个屋檐下?

  她不同意!

  “等等纪律师,这条没有商量的余地吗?”她瞥了卢佳慧和欧阳一眼,微微皱眉,“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同意这条遗嘱,我希望这幢别墅只归我一人所有,可以做些什么?”

  “Flora,这幢别墅现在已经是你的了。”

  “可我不喜欢和陌生人一起居住。”她干脆把话挑明。为了那虚伪的客套礼貌而使自己的私生活受到打搅,她才不干!

  果然,卢佳慧不安的动了几下唇,欲言又止。反倒一直默不出声的欧阳在沙发上舒展开四肢,懒洋洋的说:“我明天要去展华高中报到。”

  唐灵晰扬眉:“跟我有关系吗?”

  欧阳直视着她的眼睛道:“展华离这只有5分钟路程。”

  言下之意就是他一定要住在这了?唐灵晰转向卢佳慧,急声说:“卢小姐——”

  未待她说完,卢佳慧已连声道歉:“对不起,我知道给你添麻烦了,但是我现在住在西城,离这边实在太远了……”

  “你为什么不安排他在西城的中学就读?”

  “可展华是最好的重点中学。”

  “那么住校也是可以的。”

  卢佳慧握着自己的手,局促不安的说:“住校太辛苦了……高三是很关键的一年,我不希望他受到一些琐事的打搅。对不起,唐小姐,我知道为难你了,但是请你体谅一下吧。”

  唐灵晰怔怔的望着两母子,不敢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厚脸皮的人,又不是没钱另找房子,摆明就是赖定这了。她烦躁的抓了把头发,有气无力的说:“纪律师,继续念吧。”

  纪复言露出明了的笑容,低声道:“都是一家人,别那么计较。”

  一家人?谁跟他们是一家人!唐灵晰哀嚎一声,伸手捂住了脸。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