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都市小说 查看内容

火辣美眉

米可 听心者 网络 2018-12-22 10:04 81
文/  米可
  深邃眸光似乎能射入灵魂渗透用心设下的层层防护看穿我的一切想法我的爱,无所遁形--

  江荭一个不愿被有钱父亲承认的私生女。

  此刻她骑着骨董级小绵羊机车,心情亢奋地在市中心钻来绕去。

  一想到明天即将对那家族造成的骚动,她就忍不住在大马路上、无视路人当她是疯子般的扯开喉咙尽情高声欢呼。

  嘿!只要能让那家族鸡飞狗跳,庆擎,现任立法委员及世界银行总戟,也是家族里负责与政府高官打交道的金融家。

  照理说,能沾上一点点赵家血缘,应该是一辈了吃喝不用愁了,可偏偏江母是个空有美貌、个性胆小懦弱、不敢与人争长论短的人,以至于至今江荭都还没有入赵家户籍。

  个性上的无能让江母注定成为悲剧角色在江红还来不及长大保护她时!便被赵庆擎精明恶毒的妻子给活活逼上绝路,就此解脱她的悲剧人生。

  但是她江荭绝不是她那不懂反击、被人吃得死死的母亲。

  她要对赵家展开报复,只要她活着的一天,赵家将永远与丑闻为伍,而政治人物是最怕负面新闻的。

  遗传到母亲惊为天人的丽质容貌,再加上承袭父亲善于利用媒体的精明个性,江荭轻易掌握住记者最爱挖掘咸湿八卦新闻的特性,只要负面新闻不断,赵庆擎的日子就难过了。

  距离上次传出赵庆擎私生女是某黑道老大情妇的纠闻已有半年,太平日子过久了,媒体易健忘,看来明天又将是热闹沸腾的良辰吉日。

  江荭舔舔性感撩人的唇片,她都快忘记复仇的滋味是何等美妙。

  小绵羊弯进巷子内!江荭将车停在摇头PUB员工停车区,随手抄起大背包!大步走入喧哗吵闹的PUB里。

  "社会黑暗呀!干嘛晚上还戴墨镜?"正在休息室吃晚餐的贝斯手亮光斜睇她一眼,低下头继续吃他的饭。

  "我怕被劫色嘛!"江荭耸耸肩,乱没气质地朝垃圾桶吐出口香糖,摘下墨镜露出一张引诱媒体争相追逐的艳丽容颜。

  "??冬天到了吗?笑话好冷。

  "正对着化妆镜绑头巾的陶,当场吐槽。跆拳道五段的她会怕被人劫色?拜托,只要对方不要死得太难看就是终日不得安宁!她报复的目的就溶达到。

  江荭的亲生父亲赵庆擎是政商世家赵家四巨头之一。家族排行老么的赵上帝保佑了。

  "秃头的人当然会觉得冷?!

  "江荭莹莹水眸闪过-丝调皮,她跛起脚尖,趁陶不备时伸手扯乱他刚绑好的头巾,随即逃入更衣间。

  "江荭,?敢再拿我头上宝贝开玩笑,老子我就跟?翻脸!"大吼声响彻整个史衣间。

  鬼爱摇滚乐团其它成员对江荭爱恶作剧却又不肯吃亏的个性,早已见怪不怪了。

  原本惨淡经营差点面临倒店以示谢罪的摇头PUB,在鬼爱摇滚乐团加入后,营业额明显增加,乐得老板杰克当他们是财神,只差早晚三灶香将他们供在神桌上膜拜。

  鬼爱摇滚乐团之所以声名大噪,除了各团员本身媲美职业水准的音乐实力外,乐团主唱、艺名"鬼爱"的江荭美于炒作新闻的功力,才是他们迅速打开知名度最大的主因。

  鬼爱,鬼才会爱。连取个艺名,江荭也要语出惊人。

  江荭略带沙哑的性感嗓音、艳丽迷人的外型、大胆呛辣的作风,再加上极易吸引他人目光的魅力风采--

  她,是绯闻人物也是话题女王。

  "小荭,今年要送什么生日礼物给?见光死的父亲?"

  "本小姐我今年心情特别好,这大礼准会让糟老头高兴得跳脚,若能让他兴奋过头!当场脑允血、苟延残喘存活于世的话我会更满意他的高度配合!"气死反而便宜了他呢!

  "不肖女,你父亲六十大寿耶!

  万一当场挂了,生日岂不成了忌日!"

  键盘手酷哥开口揶揄。

  打从国小一年级开始,他们就认识江荭,她母亲遭人欺压以及她凄惨可怜的身世背景,他们清楚得很。

  "放心,没听过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吗?糟老头搞不叮比你我还长寿呢!"江荭在更衣室里呻了一声。

  "我看是有其父必有其女。论道行,?是比不上他;不过,你吓死人不偿命的鬼点子,他可就望尘莫及了。"

  醋哥欣赏极了她的敢怒敢言,完全不受恶势力威胁,独自对抗权势、财富正值全盛期的赵家的胆量。"我有几两重,自已清楚得很,硬的不行就来阴的。我不贪赵家什么我只要让赵庆擎的家人时时记得他卑鄙、下流、无担当、不负责任的下三滥行径!"江荭咬牙切齿,"刷"地一声用力拉开更在室门,一身细肩、露肚黑色镶金紧身衣配上低腰露臀热裤曲线完美的好身材霎时呈现在众人面前。

  "啧啧!实在令人难以置信,拥有天使脸蛋、魔鬼身材的美女,说起话竟如此恶毒。"

  陶瞄了眼江荭的火辣身材,狼嗥似的吹了声口哨。

  "喜欢吗?晚上记得来找我!"江荭风骚地挺起常引起男人注目的丰满豪乳,对自己这身令人称羡的躯壳,她并不珍阶,甚至视若无?。

  "谢谢,我怕消化不良呢!"

  陶赶紧谢绝。这种恰北北又爱惹是生非的女人,他招惹不起。

  "?到底想送什么礼物给?伟大的父亲?"亮光将岔开的话题拉回。

  看她愉快的好心情,他不禁期待她又将制造出什么爆炸性话题。

  "别急,到时候就知道?!"江荭对着镜子顽皮地眨眼,满意自己眼底眉梢愉悦的好气色。

  "装神秘?究竟是什么东四呀?"酷哥的好奇心跟着被挑起。江荭的鬼点子一向惊世骇俗,这次不知道又想出什么惊人举动来测试赵家人的心脏强度。

  "没什么,只不过送他几张纪念照而已。"江荭耸耸肩!笑得更开心。

  纪念照?众人面面相腼,一副有听没有懂得样子。

  "就是那种集唯美、清凉于一身的照片嘛!"江荭眨眨眼,对上他们大惊小怪的表情,突地噗哧笑出声。

  她可是好心要让她的亲生父亲看看他二十年前贪一时之欲随意种下的种,现在长成怎么样,就这样子而已。

  某五星级大饭店寿宴厅巨型水晶灯完美烘托卜!原本就金碧辉煌的大厅更显得华贵气派。

  川流不息的政商名流,姿态优雅的名媛淑女,在男女主人热情招待下,笑语晏晏地低声畅谈着。

  光看到台湾重量级大人物今夜全聚集于此!就可窥见寿星赵庆擎在台湾政商界的分量。

  身材高大英挺、面貌冷峻粗犷的石天行一身黑色手工西装出现会场时立即吸引与会贵宾们的注意惊呼声不断。

  男人嫉妒他高超经营能力和绯闻不断的情史;女人则爱慕他出色迷人外表以及显赫的家世背景。他,石天行,一直是众人眼里最完美的人物。

  赵庆擎一眼瞧见刚进门的稀客,原本不断周旋在宾客间的他迅即迎上去。

  "贤侄,你百忙之中还拨冗前来,赵伯父实在太感动了!"

  一脸笑意看着未来的准女婿,赵庆擎越看越满意上一代能结下这门好亲事。

  "赵伯父生日快乐。"石天行五官深刻粗犷有型的睑,贯常冷淡疏离。

  "生日快乐--呵呵--生日快乐!

  "能将甚少出席各式宴会的大牌人物给请来,笑得合不拢嘴的赵庆擎哪会在乎贤侄向来冷漠的南极冰脸。

  "我说贤侄啊!晓?就快大学毕业了,也该好好计昼你们俩的终身大事。"幸好家族下一代里只有晓?一个女生,要不然以石天行出色的条件,再加下一代不清不楚的媒妁之言,肯定会演出众女夺夫的抢婚戏码。

  "不急。

  "漠然口气配上冰冷表情,是毫无热度的。

  "不急?这男大当婚、女人当嫁,怎能说不急--"

  一名现场服务人员走到他们身旁,打断了赵庆擎滔滔不绝的长篇说词。

  "对不起!打扰了。赵光生,门口有位小姐送您生日礼物。"服务人员躬身将手中东西往前送至寿星面前。

  "小姐?"纳闷对方是何人物的赵庆擎眼睛往入口处瞄去,顺手接下礼物。

  "赵伯父,你忙,不打扰了。"瞟了眼赵庆擎手中的礼物,赶着赴香港处理公事的石天行不久留,转身往外走。

  "贤侄,你难得来,不急着走--"

  赵庆擎赶紧挽留正欲离开的石天行,一个不小心将了中礼物摔落在地上,他低下身子捡起一看清楚封面上头正对着他搔首弄姿的性感女郎竟是--原本笑意不断的脸庞瞬闲由红涨成紫,一口气梗在喉咙不上不下,差点噎住。

  写真集"砰"的落地声引来附近宾客转头探看,赵庆擎瞬间变脸、气得不住颤动的表情!立即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

  众人趋上前,视线一致往下移,好奇他手中拿的是什么书,竟能让一向注重完美形象的寿星气得七窍生烟、脸孔扭曲变形。

  但见封面女郎摆着令男人血脉偾张的性感姿势,拥有一对傲视东方女人的完美胸部,仅以纤细中指暧昧地点住粉色乳首,下半身则是着黑色丁字裤裹住引人遐思的神秘三角地带。

  众人哗然。原来让欢喜做六十大寿的赵庆擎当场表演变脸的是他那耀武扬威的私生女!

  ?那间,原本阿谀奉承、贺词满大飞的寿宴瞬间沉寂下来,众人的目标一致状似不经意地瞄向赵庆擎,就待他怎么见招拆招。

  赵庆擎是我不承认的亲生父亲!

  自从鬼爱主动公开她不为人知的身世后,拜家大业大的赵家之赐,她迅即成为各大媒体注日焦点。

  鬼爱是不是赵庆擎在外的私生女,已成为小老百姓关注的对象。她得天独厚、令人为之惊艳的漂亮外表,再加上她卯上赵家不怕死的倔个性和五花八门不断翻新惹恼赵家的手法,己然成为社会大众茶余饭后最佳的八卦话题。

  有人天生就拥有夺取众人目光的魅力!这人就是鬼爱--江荭。

  而她,聪明的懂得利用社会资源,进行她的整人游戏。

  在另一头忙着招呼客人的赵大人,发现彼端宾客纷纷带着看好戏的表情望着赵庆擎时,她纳问走过来,一把抢来引起众人注目的杂志,霎时脸色比赵庆擎还要难看。

  该死!又是她!这恨不得七剁八斩的野丫头又在搞鬼了!

  赵夫人快被气炸了。

  原本宾主尽欢的好好寿宴,被江荭低级下贱的色情照片给搞得乌烟瘴气。

  "赵董!您对有可能是您私生女的女孩做出现代豪放女的不羁行为有何看法?"一名前来采访的记者赶紧提出间题。

  赵庆擎舆佯称是他私生女鬼爱之间的摩擦关系,是媒体与读者票选出来以连续剧方式播报获得第一名的最佳剧情片新闻。

  天使容貌、魔鬼身材、大胆行径、性感沙哑的歌声!再加上源自有钱人家扑朔迷离的神秘身世谜样般的鬼爱一直是社会大众最关注的八卦新闻。

  读者爱看,乐得媒体也喜欢拿这对同样热中于炒作新闻的父女档大作文章。

  ?!他还能有什么看法?赵庆擎挂着和蔼可亲的招牌笑容!却怒瞪着故意找碴的记者一眼。

  当年就是看准死丫头那母亲美丽外表下的懦弱个性,料定她不敢揭他情疤!他才会背着家里的河东母狮打打野食,寻找生活刺激;谁知道那个笨女人竟然背着他生下小孩!而他受诅咒的噩梦就此开始。

  僵凝不到一秒钟,老谋深算的赵夫人迅速换上慈善表情,瞬间的转变再一次让看戏的观众惊叹不已。

  "老公,这孩子实在大可怜了,为了生活,竟然作贱自己来求取名利。"明明心里呕得要死,赵夫人还是一副心疼不已的模样。

  "我也这么觉得......这女孩......实在可怜。"气得心脏病差点发作的赵庆擎深吸一口气勉勉强强换上菩萨心肠,有模有样开始演出悲情戏。

  "赵立委,您愿意接受DNA检验,确定鬼爱是不是您女儿吗?"另一名女记者紧接着问。

  鬼爱,鬼才爱,老天!光听到这名字,赵庆擎心中的无明火窜烧得更炽。

  "当然,如果这女孩肯的话。"

  那丫头不知道在搞什么鬼!既不要求DNA检验,也不要求金钱补偿,他都快被她三不五时吓死人的鬼点子给逼疯了。

  偏偏她不要求,他就是动不了。

  "这么说,形象一向顾家的赵立委曾经对家庭不忠??"记者抓住这语病。

  "不、不、不!我赵庆擎除了二十年前曾被对手下有药陷害过外,我发誓这辈子从不曾对不起家人!"赵庆擎赶紧自我撇清。那麻烦精不要求DNA检验前!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愿承认自己做过的事。

  "如果确定是您当时不得已恰况下流落在外的女儿,您会要她认祖归宗吗?"

  "如果不是半路认父的骗子,我相信我心地善良的太太也会接纳她的。"赵庆擎避重就轻的带过,一双温柔造作眼眸凝视身旁比他还入戏的太大。

  "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任谁都舍不得让她继续堕落。"

  赵夫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像个慈母般心疼地说着。

  "赵立委,这次认女事件会不会成为您竞选连任的绊脚石?"

  "我赵庆擎勇于承担自己做过的事!结婚三十年来,我始终忠于家庭,不曾做出伤害家人的事。假如那女孩是我当初被陷害所遗留卜的孩子,我绝不会恶意遗弃、置之不理!"

  不愧是政商界老狐狸,番话说得正气凛然,字字铿锵有力,赵庆擎不但为自己开罪,也替以后的说辞铺好了路。

  "我相信我丈大的为人!二十年前的事虽不是出于他本身意愿,但他愿意承担所有后果,我相信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赵夫人不得不站出来护卫自已丈夫的官途。

  那死丫头非得时时提醒她,她丈夫曾经有过外遇令她面子扫地的事实吗?赵夫人恨不得一巴掌打在封面女郎故作性感的脸上。

  "妈,这里发生什么事?"

  一抹娇嗲清脆的声音突然插入,像极童话里走出来的小公主出现在谁人面前。

  将自己打扮得美美才赶来会场的赵晓晓,远远就看到全场高官名流正围成一圈低头窃窃私语观看着什么。

  "啊!我的宝贝女儿,你来了。"闻及女儿爱娇的声音,赵夫人的脸上扬起笑容,心里却暗叫声糟糕。"乖女儿,来,妈咪帮?介绍朋友--"

  了解女儿莽撞个性只会让人看笑话,销夫人拉等她欲离开是非地。

  "等一下!妈,这是什么?"甩掉母亲硬拉着她走的手!赵晓?好奇抢来母亲匆匆塞给父亲的杂志。

  "不要给她看--"来不及制止,赵夫人头疼的看着女儿。唉!又是一个烂摊子--

  "这......啊--"

  一看清楚封面人物!赵晓?当它是螫人毒蝎般,迅速将杂志丢在地上,提起脚朝杂志用力猛踩。

  "这不要脸的野女人--"

  待赵晓晓发现自己变成众人注目的焦点,她才硬生生将到嘴的咒骂打住。

  "晓?,她是个可怜的孩子呢!"赵夫人不断以眼神示意心浮气躁、沉不住气的女儿,要她别再轻举安动。

  这死江荭、臭江荭!不知道又在耍什么鬼心机?自从那女人缠上赵家后,已经变成她生活上的梦魇,她周遭的同学全都当着她的面讨论那不要脸的女人,一向被摔在手心里的她哪受得了这种侮辱。

  "她才不可怜!我快被她气死了--"肠子直到底的赵晓?一想到在同学面前受到的窝囊气,就忍不住发扬。

  "好啦!

  这件事妈咪跟爹地会处理,?别担心她了。"

  赵大人当机截断女儿接下来欲说的话。知女莫若母的她双眼朝女儿眨个不停,奈何草包女儿还是看不懂暗号。

  "我就是看不--"

  "你站在这里,当然看不到张总刚归国的儿子?!"赵夫人勾住女儿的手,强行将她拉离众人看好戏的大厅。

  "可是妈--"赵晓?跺脚,不依母亲。

  赵夫人头疼地摇头。唉!她怎么会生出这种空有外貌、骨子里却是个神经比水管还粗的女儿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