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冤家就在你家

呢喃 故事大王 网络 2018-12-20 11:12 786
文/  呢喃
  “巧舒,今天是星期五快乐周末夜,下班后打算去哪儿玩?”

  夏日午后是人一整天中脑袋最昏沉的时间,尤其对丁巧舒来说更是,她努力睁开眼皮子瞪着计算机屏幕,脑中一片空白,突然听见好友玉晴刻意压低音量的声音。

  “……啥?”丁巧舒反应迟钝的转头看她。

  “星期五快乐周末夜呀!你想想看我们可以去哪里?看电影?吃烧肉?还是……”见丁巧舒还是一脸呆滞,方玉晴忍不住伸手轻捏她白皙的脸蛋,笑得很甜,也很有巫婆的感觉。“丁巧舒,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耳里?该不会昨天又熬夜到天亮吧?”

  “咦?你怎么知道?”没想到被一语道破,丁巧舒眨眨眼睛表情好无辜。

  “咦?我怎么不知道?”方玉晴故意学她很惊讶的语气,明眸眯细。“我当然知道啦!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你能有啥小把戏我全一清二楚,说!昨天又啃爱情小说到几点?”她目露凶光的问。

  心虚的转转眼珠子,丁巧舒声音全含在嘴巴里。“呃,大概到两点多吧……”

  “什么?”

  “四点。”对于好友的逼供,丁巧舒照实招供。

  “难怪你一副没睡饱的样子,两个黑眼圈跟熊猫一样。”方玉晴嘀咕,她斜眼睇她。“我问你,你真这么爱看这些东西?让你废寝忘食欲罢不能?”

  “除了小说之外,爱情电影我也很爱看啊!”丁巧舒皱皱鼻子。“像经典爱情电影‘BJ单身日记’我就看了不下十次,只要电视台有播我绝对必看,像电影里的马克达西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好男人,温柔、细心、体贴、文质彬彬……”她扳着指头一根根数着他的优点。

  “巧舒,对爱情有憧憬是很好,但千万别想太多啊!”方玉晴摇摇头,真佩服她都已经二十三岁,脑袋瓜子还装满这些幻想。

  难怪丁巧舒到现在仍维持单身迟迟交不到男朋友,原因只有一个,而且非常显而易见──

  幻想太大。

  “什么意思?”

  “巧舒,你知不知道为什么爱情小说和电影会那么受欢迎?”现实派的方玉晴分析给她听。

  丁巧舒摇摇头。

  “因为绝大多数的浪漫爱情都只会发生在电影和小说里,白马王子也只存在故事里,现实里根本没有这种生物,找不到、遇不到、更碰不到,所以女人才拚命到电影和小说里寻找。”方玉晴挑眉。

  “才不是这样!”丁巧舒皱眉,执拗。

  这世上肯定有白马王子,只不过她没遇见罢了!要不然那些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是打哪儿蹦出来的?!她不相信。

  别破坏她对爱情的梦想。

  “就是!”见她冥顽不灵,方玉晴瞪她。“好吧!就算真有白王马子存在,也早被众女子拆吃入腹,还轮得到你这慢半拍吗?”

  “臭玉晴,干嘛一定要泼我冷水!”丁巧舒埋怨地瞪回去。

  干嘛非让她心灰意冷不可?

  “我是替你着想耶!怕你痴痴等着白马王子等到变成没人要的老姑婆。”方玉晴伸手环住她的肩膀安慰。“巧舒,你应该要学学我,及时行乐。”

  她向来奉行合则聚不合则散的原则。

  “谁像你,我宁缺勿滥!”丁巧舒朝她扮鬼脸。

  “呿!不跟你说这些,我们晚上要去哪里逛?你心里有主意吗?”废话少说,直接切入正题。

  “对耶!今天星期五。”翻着顽皮豹桌历,丁巧舒的脸全皱在一起。

  以漂亮的丁家人来说,丁巧舒绝对是其中的特例,她没有承袭到丁家人细致的瓜子脸,相反的,脸蛋有些婴儿肥,一双猫眸灿亮似火,见到巧舒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形容她可爱讨喜,而跟美女两个字扯不上边。

  “就是星期五才问你下班后要去哪里败家。”她又不是九官鸟,同样的话不断重复。

  “不行,我哪儿都不能去。”丁巧舒半撑着粉颊,见到桌历上的今天被用红笔画个好大的叉,知道今天得乖乖回家。

  噩梦又来了。

  一场足足纠缠她将近十年的噩梦。

  “为什么?”

  “因为……”脑中浮现讨厌鬼嘲弄的嘴脸,丁巧舒面部表情微微扭曲。“因为今天是家庭聚会,我得回家。”

  说家庭聚会是好听,其实是有名爱欺负她的讨厌鬼会来家里用餐,偏偏母命难违,一点都不想看见他的人却连逃都逃不掉。

  只能说一切都是命哪!

  “家庭聚会喔……那就没办法了。”方玉晴一脸失望,“看来今天我只能抱着爆米花和电视度过星期五夜晚。”

  “玉晴,抱歉。”丁巧舒双掌合十的诚心道歉。

  “傻瓜,这有什么好抱歉?当然是家庭聚会重要,我们下星期再出去就好啦!”摸摸她的头,方玉晴不以为意。“让我先想想今天要租什么影片回家看……”将椅子挪回座位,她自言自语。

  丁巧舒一脸羡慕地看着方玉晴,小脸好苦。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陪玉晴看影片吃爆米花,也不想回家参加啥聚会……

  她完全不想看见他。

  入夜后空气闷热得吓人,丁巧舒站在家门前踌躇不前,额角冒出细碎汗珠,几次迈出的脚步又收回。

  若每个人天生注定有一个克星,那么她的克星绝对就是尹明澈,打从他踏入她家大门开始,她的人生从此黯淡无光,彷佛她有个完美暴怒的哥哥丁显唯还不够,必须再多一个冷淡苛刻的尹明澈来折磨她可怜到无以复加的青春时期,回想起当年的惨淡岁月,她都不禁为自己掬把同情泪。

  呜呜呜……真惨。

  “丁小猪,你挡在家门口不进去,打算喂蚊子回馈大自然吗?”说人人到说鬼鬼到,身后响起的幽冷嗓音是丁巧舒一辈子不会错听的声音。

  丁小猪!

  打从十四岁开始,这个可恼的外号便如影随形跟着她,就算如今她已经脱胎换骨,现在的外表完全跟小猪搭不上边,对方也没有改口的打算。

  真的很讨厌!

  “尹大哥,这么巧。”认命的吸口气,丁巧舒嘴角努力扯出笑,转身。

  虽然笑容僵硬,但最起码是个笑容了,他别太苛求。

  听见那声一点也不由衷的“尹大哥”三个字,尹明澈双手环胸,一双子夜般漆黑的星眸眨也不眨地望住她,纵使不属于魁梧健壮的运动型体格,但在夜色里,他挺拔颀长的身量仍给予人不小的压迫感。

  “我们好久没见了。”他挑高一道浓眉。

  或许这动作对其他女人来说是帅气富有男人味,但看在她眼里分明是恶魔在挑衅。

  “尹大哥是大忙人嘛!当然好久不见。”尽量让语气听来诚恳,丁巧舒干笑。

  如果他能忙到天昏地暗连来的时间都没有,她会比较开心。

  “忙?”

  “身为尹氏企业第四代,又是国际知名的服装设计师,不到三十岁已自创品牌,真让人钦佩钦佩。”她夸张的拱手恭喜。

  这样的反应够热络了吧?

  “这些都是你的真心话吗?”顿了三秒,尹明澈语气难测的反问。

  “小女子字字发自内心……”

  “丁小猪,你变得不可爱了。”静静看了半晌,尹明澈突然开口道,俊颜倏冷。

  这些言不由衷的假话任谁说出口都无所谓,但由丁巧舒嘴里说出来特别刺耳,一点都不符合她坦率的个性。

  他讨厌这样的丁小猪。

  “什么?”他没头没脑冒出这一句话,丁巧舒微愣。

  她都阿谀奉承到让自己快要口吐白沫的地步,他尹大少爷又哪里不开心了?!

  “从学校毕业没多久,倒把职场上的油嘴滑舌学得十分彻底。”

  夏夜里,尹明澈声线清冷,本该舒适顺耳的嗓音听在丁巧舒耳里只想尖叫咬人。

  额角青筋先爆了一根,然后又一根……

  就说他俩话不投机半句多,为啥她非得受他气不可?!不说些巴结好听话,难道把心底对他的厌恶全说出来吗?气死!

  只怕她把心中对他的不满一古脑吐出来后,下场就是被老妈叫去面壁思过。

  “尹明澈,你根本对我有偏见!”怒啊!气得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要不是他在老妈面前摆出一副彬彬有礼的乖顺样,很得老妈欢心,她根本不想让这家伙踏进家门一步。

  见她咬牙切齿吐出自己的名字,他嘴角微扬,笑了。

  “你笑什么?”瞪着他莫名其妙的笑,丁巧舒眯细明眸,没好气的问。

  “看来孺子可教也,你还不算中毒太深。”

  不能否认上天待尹明澈不薄,就算是带着淡淡讽意的冷笑也显得潇洒魅惑,颇有勾动人心的能力,可惜──

  她丁巧舒免疫。

  “你到底在说什么?”顾不得他是老妈满意的干儿子,还是暴怒老哥的多年好友,丁巧舒只想跟他吵清楚说明白。

  这人有病吗?好言好语他不喜欢,非得人家怒目相向才甘心。

  “丁小猪,我说你呀……”尹明澈话到嘴边顿住,冷漠倨傲的俊颜一变,突然变得温和谦逊。“丁妈妈。”

  丁妈妈?!

  丁巧舒反射性地回头,正好看见妈妈笑容满面的走出来,一过来就是给尹明澈最热情的拥抱。

  “明澈,好久不见!”丁妈妈开心的抱抱他,旋即皱起眉心。“你看你又瘦了,快来让丁妈妈好好补一补。”

  “谢谢丁妈妈。”尹明澈嘴边绽开的笑容如沐春风,跟方才对丁巧舒的嘲讽神情有天壤之别。

  虚伪的双面人!

  当尹明澈深不见底的黑眸迎上她,丁巧舒很不给面子的扮了个很丑的鬼脸示威。

  尹明澈眸子眯细,像是接收到她的挑衅。

  “小苹果,你尹大哥人都到了,怎么不请他进屋里坐?”丁妈妈像是想起什么,回身赏她一颗爆栗。“他难得回来,你应该要热烈欢迎才对。”小苹果是丁巧舒的乳名,从小全家人都这么叫她。

  欢迎……人家她明明欢迎过了,却招来讨厌鬼的冷嘲热讽!

  揉着发疼的额头,丁巧舒觉得满肚子委屈,她咬住下唇,发现站在老妈身后的尹明澈扬起一抹得意的笑。

  丁巧舒鼓起腮帮子,不怕死的偷偷挥舞粉拳以表愤怒。

  幸灾乐祸的讨厌鬼!下次他若有把柄落在她手里,看她怎么讨回来!

  哼!

  看见她孩子气的动作,尹明澈黑眸揉进极淡的笑意。

  “这孩子从小不知道就和你闹什么别扭,可能不习惯有你这位好哥哥,她和显唯也是三天两头在吵架。”丁妈妈频频招手,要尹明澈快进屋。

  好?!闻言,丁巧舒小脸顿时不服气的皱在一团。

  她完全看不出尹明澈到底哪里好?老和哥哥连手欺负她,所以她才会有那么黯淡的青春期啊!

  嘟着嘴,丁巧舒不情愿地跟在两人身后,一双灿眸瞪住尹明澈的背心,恨不得狠狠在他背上烧出两个大窟窿以泄心头之恨。

  “明澈,如果你人在台湾的话就多过来走走,丁家的大门随时为你而开。”

  酒足饭饱后,一家人坐在客厅里闲聊,丁巧舒从厨房端出刚煮好的咖啡,顿时满屋子充满浓郁的咖啡香气。

  只要尹大讨厌鬼莅临,她丁巧舒通常都会有个新身分──

  苦命小女佣。

  “多谢丁妈妈关心,不过我下星期就要飞米兰。”尹明澈微微一笑。

  “米兰?你不是昨天才刚从法国回来?”丁显唯皱眉问。“我们还没有好好聚聚呢!”

  “最近忙着时装发表会,飞来飞去是免不了的,要等发表会结束后才算真正有时间。”

  “那么你这趟回来有回尹家吗?”

  “没有,没时间回去。”话说得云淡风轻,但在场每位都知道内情没这么简单,尹明澈的家庭状况复杂,但既然他不想说,大家也不好多问。

  “这样啊!那只好等你时装发表会结束后,再找时间好好聚聚啰!”丁显唯一脸遗憾。随着彼此事业繁忙,连想找时间聚一聚都变得万分困难。

  见客厅里聊得宾主尽欢,似乎谁也没分神注意她的存在,丁巧舒放下咖啡后蹑手蹑脚退回厨房,小嘴扬起一抹松懈的笑。

  不用在客厅里陪讨厌鬼聊天是她最开心的事情,反正他们天生八字不对盘,也没啥话好聊,还是少接触为妙。

  捧着为自己特制的冰咖啡,丁巧舒小小啜了一口,冰冰凉凉中带着咖啡的微苦,她满足地眯细眼眸。

  嗯,真好喝。

  “丁小猪?”熟悉的清冷嗓音传入耳里。

  背对门口的丁巧舒娇躯一僵,被不速之客吓一跳。

  可恶!这家伙非得这样神出鬼没不可吗?

  原本不大的厨房空间因为尹明澈的进入变得更加狭窄,丁巧舒不安地挪挪身子,仍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存在。

  “尹少爷有何指教?”丁巧舒戒备的看着他,已做好随时与他唇枪舌剑的准备。

  尹明澈睨她一眼。

  “咖啡味道不对。”

  “不对?”丁巧舒蹙眉,接过他手中的马克杯。“冰糖奶精各半不是吗?”

  经过这些年的苦毒,她早被强迫记起他所有的喜好,只能说尹明澈的龟毛保证是处女座典范。他对一般甜食没啥兴趣,却独爱巧克力,最讨厌的蛋糕种类偏偏是黑森林;他不吃稀饭,除非是用高汤熬煮过的粥,痛恨绿茶爱喝红茶,喝咖啡一匙奶精一匙糖,喝奶茶加鲜奶不加糖……

  他是天生来找她麻烦的。

  丁巧舒用小指沾咖啡尝尝味道,犹豫着要不要再帮尹明澈煮一杯。

  “我们多久没见了?”居高临下地瞅她,尹明澈没回答她的问题,美丽眼睫下流光闪动。

  “三个多月吧!上次你来的时候,记得下着倾盆大雨。”其实正确的时间是三个月又十三天,她不是故意记的喔!只是刚好记住而已。

  她也不懂这种没意义的事记那么清楚干嘛?白白占用脑袋空间。

  “唔……”尹明澈若有所思的瞟她一眼。

  转眼间已经三个多月啦?难怪他有些想念。

  不知道是她多心,还是厨房真的太狭窄,总觉得尹明澈离她好近,甚至能感觉到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气。丁巧舒死瞪着手中马克杯,没用的不敢抬起头。

  讨厌鬼,离她那么近干嘛?站远一点不行吗?

  “你在怕我?”老看着她发心说话令他不悦,尹明澈扬眉。

  “哪有?我怎么可能会怕你!”只不过她不常跟男人如此贴近,一时之间很不自在而已。

  “你不该怕我的。”尹明澈无声轻叹,像在懊恼些什么。

  “就说我不怕你!”他是年纪太大耳背吗?就说她不怕了!

  丁巧舒微恼抬头,正好望入他深不见底的黑眸。

  心跳怦怦。

  虽然讨厌他,却不能否认他拥有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俊颜。

  “你的黑眼圈怎么回事?”皱了眉,尹明澈不满意她眼下出现的暗影。“昨晚没睡好?”

  “我……”没想到他会关心起自己,丁巧舒结巴,就像上课聊天突然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般心虚。“我昨晚熬夜到四点多才睡。”

  “你不该熬夜,熬夜是肌肤最大的敌人。”尹明澈伸手抚过丁巧舒眼下肌肤,狠狠吓了她一跳。

  “你──”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动脚,吓死人了。

  “你今年二十三了吧?”打断她的话,像是不经意要拿她身后的杯子,尹明澈大手越过她身侧,把她圈在怀抱和厨柜之间。

  “嗯。下个月要二十四了。”

  很怪,今天尹明澈的每个问题都问得没头没脑,不过没差,她早习惯他的不按牌理出牌。

  “有男朋友吗?”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猫眸瞬间眯细,快喷出火光。

  她对男朋友的要求极高,不是长得帅又多金就可以了。两人要有共同话题、共同兴趣,能懂她、让她感动,最好像“BJ单身日记”中的男主角般温柔体贴,默默在布兰琪身后付出……

  总之对于情人,她不是宁滥勿缺的人。

  唇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弧,尹明澈黑眸眨也不眨地回望她。

  “看来是没有。”如果有的话……

  也只是麻烦点而已。

  “尹明澈──”他这句话是啥意思?说她乏人问津吗?她有没有男朋友与他何干?哼!

  “不过时间似乎也差不多了。”没理会她激动的反应,尹明澈喃喃自语。

  “啥?什么时间差不多了?”思考来不及跟上他的话,丁巧舒完全状况外。

  “秘密。”

  吼~~这个男人!

  丁巧舒回头看向厨柜,纳闷他究竟要拿什么杯子可以拿个半天,却发现他老兄的手悠闲地搭在柜门,根本没要拿东西。

  察觉他的姿势太过亲昵,丁巧舒扭头瞪着尹明澈,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

  认识这男人快十年,她从不曾弄懂过。

  “等我下次回来,你就会明白了。”挑起眉,拿走她手中的马克杯,尹明澈话中有话地说,唇瓣的笑容让她觉得自己像感恩节桌上的火鸡。

  那只准备被大卸八块的火鸡。

  眼睁睁看着他又将那杯咖啡拿出去,丁巧舒完全搞不懂他进厨房到底是干嘛的?特地跑来吵两句也开心?

  怪人!

  “小苹果也二十三岁了。”半夜十二点多,尹明澈离开丁家,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站在阳台的丁母放下马克杯,突然说道。

  “妈,你该不会在想那件事吧?”闻言,丁显唯讶异地回头看她。

  “你说呢?”丁母笑了。

  “那只是个玩笑。”

  “我不这么想,明澈的性子我还不了解吗?”丁母摇摇头转身进屋,笑容贼贼的。“他不是那种会随口说说的人,只要他说出口,代表他心中一定有想法。”

  没想到巧舒那丫头傻人有傻福,居然──

  “显唯,明澈来找我坦白的那天你也在场,他认真的表情你没忘记吧?”

  “我没忘。”丁显唯咕哝。

  一想到自己的好友竟会对自家少根筋的小妹有兴趣,他就觉得很怪,也不懂他究竟看上小妹哪一点?!

  “显唯,你就甭伤脑筋了,感情这东西说不出一个道理,明澈这几年的表现不是很明显吗?他喜欢小苹果。”

  “那他、他──”

  “嗯,他开始会有动作了,我很期待喔!也很好奇小苹果会有何反应,她向来对明澈敬而远之……”丁母伸个大大懒腰,暧昧地眨眨眼。“明澈这孩子防卫心太重,只有在小苹果面前才会显露出真正的自己,这样不是很好吗?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丁显唯忍不住觑了老妈一眼,总觉得她有看好戏的嫌疑。

  “明澈要当我们家人,我百分之百欢迎,不过依小苹果迟钝的个性,他可能得费一番工夫了。”丁母窃笑。

  “老妈,你好像很开心?”

  “当然,若明澈变成小苹果的亲亲老公,难道你不开心吗?”

  开心?!当然不!

  他一想到以后可能要称呼明澈妹夫,他打从心底觉得怪。

  “甭急、甭急,我很想看看一直默默守护着小苹果的明澈,要如何让她正视他的存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