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都市小说 查看内容

狂龙撼心

煓梓 雅悦 网络 2018-12-20 10:10 932
文/  煓梓
  「我一定要建造出一座全上海——不,全中国最大、最坚固的桥梁!」

  位于华懋饭店八楼的会客厅,但见蓝慕唐用豪迈的语气,大声对好友们宣示他伟大的理想。

  韦皓天、傅尔宣、辛海泽、商维钧,看着他自信的神采、夸张的手势和不可一世的表情,心想他果然是他们当中最狂妄的。

  「我们相信你一定能做到。」

  只是呢,没人会怀疑他的决心。他或许狂妄,外加一点点自大,对事情也经常只有三分热度,但他对建筑的热情却是没有人比得上的。

  他尤其喜欢筑桥,据说是因为很小的时候曾跟着父母放洋,在国外见到了一些很棒的桥梁给他的灵感。从此以后,他便爱上桥梁,这股热情并且一直维持到他长大成人以后。

  这对蓝慕唐来说是很不容易的,生性潇洒的他对任何事情都没有耐性,这跟他的成长经历有关。优渥的家庭环境,使得他凡事不需要花费太多力气,便可轻易获得一切。况且他又生得高大英俊,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迷死人,更别提他笑起来脸颊两旁深陷的酒窝,每每使女性心跳加速,惊叫连连。

  他或许不像韦皓天或商维钧一样有股致命的吸引力,但绝对是他们五人之中最受欢迎的。只要有他出席的场合,身边一定围了一大堆未婚女性,每一个都争先恐后同他讲话、看他迷人的笑容,受欢迎程度更甚韦皓天和商维钧二人。

  「非做到不可。」蓝慕唐脸上自信满满,因为他梦想中的桥梁已经动工,所有的事情都按照他的计划走,没有理由做不到。

  「那我们就先举杯预祝你一切顺利喽!」难得好友如此充满豪情壮志,四龙们也不吝祝福蓝慕唐马到成功,名留青史,他们也好沾沾光。

  「干杯!」蓝慕唐的手举得比谁都高,酒喝得比谁都猛,他相信自己必定能建造出一座傲视全中国的钢桥来,毕竟他们已经站在世界的顶端,运气又出奇得好,谁都不能阻碍他的决心。

  「干杯!」四龙一起把杯子举高,就像蓝慕唐说的,运气总是站在他们这一边,否则他们不会站在华懋饭店的会客厅,俯看脚下滔滔江水。

  繁华的大上海,提供给人们无数作梦的机会。

  能完成梦想的,只有少数寥寥几人,其余大部分的人,只能隐身在上海的某个角落,庸庸碌碌过一生。

  蓝慕唐发誓绝不做那个平庸的人,他要名留青史,让全世界的人都为他喝采!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苏州河畔的某处工地,人来人往。

  忙着搬运砖块的工人,忙着搬运水泥的工人,每一个人莫不努力工作,为建造全上海最雄伟的桥梁贡献心力,吆喝声此起彼落,好不热闹。

  「把摆在那儿的水泥搬到这里搅和!」

  「叫起重机把钢筋吊到另一边的空地,不要挡路!」

  现场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叫声,就怕工程延后,赶不上进度,坏了蓝慕唐的梦想。

  手里拿着蓝图,骄傲地环视凌乱的工地,蓝慕唐知道眼前凌乱的景象很快便会消失,取而代之的将是一座宏伟的钢铁桥,规模直追外白渡桥。

  「总经理,一切都按照进度进行,预计应该能够顺利完工,请您不必担心。」陪同参观的工地主任,同样手持蓝图,亦步亦趋跟在蓝慕唐的身边报告工程进度,只见他满意的点头。

  「我很高兴听见这个消息。」做工程的,最怕进度延后,但照这个情形看来,工程不但不会延后,还有提前完工的可能,难怪他心情要好了。

  「卢主任,你做得不错。」蓝慕唐拍拍工地主任的肩膀嘉奖工地主任,对方连忙谦虚回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工地主任的笑容有过于虚伪的嫌疑,因为他知道只要蓝慕唐一开心,他就有甜头吃,免不了又是一笔加菜金。

  「鲁秘书,拨一百块钱给工地的工人们加菜,让他们好好吃一顿。」果不其然,蓝慕唐立刻做了散财童子,让工地主任好不开心。

  「是,总经理。」一旁的男秘书,掏出口袋里面的小册子和万年笔飞快记下蓝慕唐的指示,一看就知道是个称职的秘书。

  「谢谢总经理。」工地主任盘算着能从其中捞到多少好处,蓝慕唐心知肚明他搞什么鬼,但为了工程能够顺利进行,有时也不能不放任底下的人捞一点油水,只要不要太过分就行。

  「总经理,我们是不是该回公司了?」秘书一边看表,一边提醒蓝慕唐,公司还有很多事等待处理。

  「不,我要亲自下工地做工,你先回去。」蓝慕唐突然福至心灵,妄想当起工人来,吓得工地主任和秘书都叫了起来。

  「总经理,您不能做这么粗重的工作!」工地主任和秘书一脸仓皇,以为万万不可。

  「为什么不能?」蓝慕唐反问他们。「这是我的工地,我想亲自参与这个伟大的工程,为我的梦想贡献一份心力。」莫要阻止他。

  「可是……」

  「不必再说了,鲁秘书。」蓝慕唐的兴奋全写在眼底。「你先把我的衣服带回去。」他边说边松开领带。「啊,还有找一套工作制服来,我一整天都要待在这里。」

  「总经理,您确定要这么做吗?」秘书没辙,只得再次确认。

  「当然。」蓝慕唐索性连西装也一起脱下来,连同领带交给秘书。

  光看蓝慕唐脸上的表情,秘书便知道再说也没有用了。他正在兴头上,没让他过足瘾,他是不会罢手的,还是由他吧!

  「小的立刻去帮您张罗工作服。」秘书判定蓝慕唐做不到两个钟头就会腻,他就是这种个性。

  「尽量找干净一点的。」蓝慕唐可管不了秘书怎么想,他就是要亲手参与这伟大的计划,将来老了好讲给子孙听。

  脑中升起宏伟的钢桥横跨苏州河的景象,蓝慕唐忍不住勾起嘴角,吹起口哨,迫不及待通桥典礼快点来临。

  相对于他的兴奋,底下的人却是忙得人仰马翻,想尽办法弄一套「干净一点」的工作服给蓝慕唐。

  好不容易,工地主任找来一套全新的工作服给蓝慕唐换上,蓝慕唐高兴地换上,发现裤子的尺寸有些不合,但也只好凑合点穿,毕竟他人高马大,能找到一套他能穿的衣服就不容易了,不能再要求。

  「抱歉,总经理。」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临时找不到一双合脚的工作鞋给您,恐怕您得穿皮鞋下工地。」而他那双黑色皮鞋价值不菲,怕是要遭殃。

  「没关系。」这种小问题不必在意。「反正没有人会注意到我的鞋子,无所谓。」

  蓝慕唐说得潇洒,但只要混过工地的人都知道,穿皮鞋在工地里面行走根本行不通,很容易滑倒。

  只是呢,他是老板,又一脸兴冲冲,根本没有人敢跟他说实话,只得随他高兴了。

  「交代包工头不准泄漏我的身分,我要像一般工人一样地工作。」此外,他还喜欢搞神秘,这点倒是可以理解,要是给工人们知道老板就混在他们里面,铁定会引起轰动,到时候活也不必干了。

  「是的,总经理。我会交代下去,绝不会泄漏您的身分。」工地主任也不想惹麻烦,再说他只待一天或许更短,最好不要劳师动众。

  难得两人的意见一致,现在只剩要找什么工作让蓝慕唐做,这又是另一项难题。

  「我到那边和水泥好了,你不必管我,尽管去做自己的事,就当做没我这个人。」蓝慕唐主动为工地主任解决问题,工地主任虽为难,但想想这已经是工地里面最不需要用到技巧、最轻松的工作,也只好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那么小的就去忙了,您若是有什么事情,只要跟包工头说一声,小的立刻过来,或是请包工头代为处理也可以,只要在他的能力范围——」

  「好了好了,你快去工作,别再啰哩啰唆。」蓝慕唐潇洒地挥挥手,要工地主任别再唠叨下去,工地主任只得住嘴。

  「我去忙了。」工地主任着实不放心,但又不能整天盯住蓝慕唐,也就随便他搞了。

  蓝慕唐不明白大家为何都如此紧张?他虽然没正式念过建筑,倒也上了几堂实务课程,搅拌水泥这种小工作还难不倒他,他甚至还会砌砖。

  在包工头刻意的「视而不见」之下,蓝慕唐挑了一堵墙,打算露一手砌砖的功夫给大家瞧瞧,省得被讥为什么事都不会做的公子哥儿。

  他先卖力地搅拌桶子内的水泥,等和到一定程度,可以拿来做粘着剂用了,再将它们裹在抹刀上,开始砌砖。

  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蓝慕唐不知道这堵墙是谁砌的,但这明显是用来做为桥墩的砖墙确实砌得不错,他只需要照着把砖头叠上去就可以,不必费心调整水平。

  蓝慕唐一边吹口哨,一边想这真是太容易了,原来这就是当工人的感觉,也没有想像中辛苦嘛!

  天之骄子的蓝慕唐,完全不知民间疾苦,把工作当游戏玩。不过即使是游戏,他还是玩得很认真,老老实实地砌了一排的砖,才停下来休息。

  他甩甩发酸的手臂,平时拿笔惯了,一下子换拿抹刀,还真有些不习惯。他又转动一下脖子,才想重新拿起抹刀砌墙时,远处一个娇小的身影引起他的注意,使他的手不知不觉又放下来,好奇地打量着来人。

  他的个头可真小,小矮人似的。蓝慕唐想。

  以男人来说,这么瘦小的身材很吃亏,倘若和人发生冲突,肯定打不过对方。不过话虽如此,他却又挑得动沉重的砖头,这点可真不简单。就他看来,扁担两侧的砖头少说也有五十块,他个头这么小,却能一肩挑起,实在了不起。

  蓝慕唐仅仅只是瞄了那人一眼,便又拿起抹刀,继续砌砖。

  他才砌了不到三块砖,耳边不期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再度掳获他的注意力。

  「我已经把砖挑来了,请你数数看,是不是刚好五十块?」声音的主人,将肩头上的扁担重重放在地面上,并且呼呼地喘,蓝慕唐霍然转身,几乎说不出话。

  「包工头说你一定要数砖头的数量,对完了以后在这个小格子上签名,如果不识字的话盖手印也没关系,总之一定要核对数量。」声音的主人一边说话,一边将小册子和毛笔交给他,另外还有一盒印泥。

  蓝慕唐万万没有想到,方才瞧见的小不点竟然会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一时间只能傻傻地盯着对方。

  女孩不晓得自己做错什么事,但觉得他痴呆的样子很有趣,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第一次看见有人在工地里面穿皮鞋。」好好笑。

  女孩笑得有如春花,笑容美极了。

  「啊?」蓝慕唐尚未从呆愣的状态中回神,立刻就被对方抓到小把柄。

  「你一定是第一天上工,才不懂得工地的规矩。」女孩取笑他脚底下的皮鞋,他尴尬的低头一看,才发现他的皮鞋黑亮得不像话,甚至还会反光。

  「不能穿皮鞋吗?」他偷瞄所有人的鞋子,每一个都穿着黑布鞋,没有人会傻到穿皮鞋做工。

  「除非你想跌倒。」女孩一派老练地回道。「工地里头到处是工具和材料,地又泥泞,一不小心很容易就会滑倒,所以大家才会穿布鞋工作。」以防止意外发生。

  「你好像做很久了。」蓝慕唐好奇地看着女孩,发现她的五官其实极为细致,是个大美人。

  「只比你早一个月而已。」女孩咧嘴一笑,贝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相当吸引人。

  「被你猜对了,我是第一天上工,你的眼睛真利。」不晓得怎么搞地,蓝慕唐很受女孩吸引,尤其喜欢她爽朗的笑容,让他联想起葛依依,却又不太相同。

  「谁要你穿着一双皮鞋到处跑?只有笨蛋才会看不出来你是个新手,我可不是笨蛋!」女孩得意地笑笑,蓝慕唐终于看出来她们哪里不同,在于气质。

  葛依依虽然开朗,但总还带有些许文人的优雅,这女孩却相对地显得土气,这是她们之间最大的差别。

  「我叫岳秋珊,岳飞的岳,秋天的秋,珊瑚的珊,你呢?」

  尽管如此,蓝慕唐仍喜欢她的笑容,夏日艳阳似的灿烂直率,让人也跟着有朝气起来。

  「我叫蓝慕唐,蓝色的蓝,羡慕的慕,唐朝的唐。」他原本不打算说出真正的姓名,怕被她知道他是工地的老板,但他猜想她不会注意到那么多,搞不好还没听过他的名字。

  「蓝慕唐,好有趣的名字。」岳秋珊果然没听过他的大名。「你一定很想回到唐朝当古人。」

  想到他打扮成唐朝人的可笑模样,岳秋珊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蓝慕唐起先不能会意,等到明白她的意思以后,也跟着发笑,这女孩真有意思。

  「既然我比你早来一个月,那我就是你的老师了,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我会罩你。」岳秋珊俨然一副工地老大的模样自居,煞是有趣。

  「那就拜托你了。」蓝慕唐假装诚恳地请求照顾,只见岳秋珊爽朗的一笑,说:「没问题」,两人又笑开。

  「你快把砖块的数量清点一下,然后在这张纸上签名,我好拿去给包工头。」微笑过后,岳秋珊又将笔纸拿给蓝慕唐,要他确认数量以后画押。

  「这是公司规定,不是我故意刁难你,你可不要误会。」她接着补上一句,就怕蓝慕唐认为她找碴,赶紧撇清关系。

  「我知道,我不会怪你的,你放心。」蓝慕唐将地上的砖头认真地从头数过一遍,接着在空格上签上他的大名。

  「哇!你的字好漂亮,一定练了很久。」原本她还担心他不懂得写字,结果事实证明他的字写得比任何人都好。

  「还好而已。」蓝慕唐有点不好意思的收笔,将笔纸还给她。

  「才不是,你真的好会写字。」她好羡慕。「我的字也算漂亮了,但还是跟你差一截,你的字真的好美。」

  岳秋珊拿起他的签名左看右看,当成圣旨一样地膜拜,多少激起了蓝慕唐的虚荣心,也使得他更喜欢她。

  「我先把它拿给包工头了,等一下再来。」岳秋珊朝他做鬼脸,一脸调皮。「这家公司的老板真的很啰唆,规定一大堆,害我整天跑个不停。」

  她扬扬手中的纸张,接着一溜烟跑得不见人影,动作奇快无比。

  蓝慕唐实在很想跟她说,他也不想这么啰唆,实在是因为工地若不严格管制,容易会有一些集体舞弊的情事发生,他也没有办法。

  就拿眼前这些砖块来说好了,若没有从领料处就确实清点,要求签名负责层层把关,管理工地的人员很容易上下其手,或是和底下的工人串通,把工地里的砖块偷偷拿出去卖,其他的材料也是如此,所以他才设计了一套制度防止舞弊,这也是不得已的做法。

  不过这些委屈,他都无法老实向岳秋珊吐露,只得全往自个儿的肚子里吞。

  岳秋珊这一去,就是一整个早上。蓝慕唐除了无聊地进行手边的工作,就只能探头探脑看她跑到哪里去,并且很失望地发现她好像消失了一样,完全不见踪影。

  既然已经夸下海口,蓝慕唐说什么也不能只砌了几块砖便喊停,也或许他内心深处,希望能再看见岳秋珊。总之,他硬着头皮撑过了一整个上午,直到包工头喊停「休息」之前,他还一直待在工地,勤奋的做工。

  「吃饭了、吃饭了。」

  对工人们来说,每天中午的休息时间,是他们一天中最期待的日子,终于可以好好祭祭五脏庙。

  蓝慕唐疲倦地放下手中的抹刀,举起手用袖子擦汗。想他之前还认为做工没什么了不起,现在才知道真的很了不起,他都快累垮了。

  肚子好饿。

  蓝慕唐打算收工回家好好大吃一顿,犒赏自己为了完成梦想努力了一上午,怎么知道岳秋珊又突然冒出来。

  「你带饭了没有?」她像幽灵似地出现在他身边,大大吓了他一跳。

  「呃,我……」他根本没想过会在工地待这么久,当然不可能准备午餐,因此而支吾。

  「没带吧?我就知道。」她一副未卜先知的跩样。「算你运气好,今天我多带了几个馒头,分两个给你吃好了。」

  岳秋珊边说边拿起一个蓝底印花的小包袱,从里面拿出两个已经变冷的馒头,兴冲冲地递给蓝慕唐。

  蓝慕唐愣愣地看着她手上的馒头,老实说,他这一生中没吃过几次馒头,也不特别爱吃这些平民食物,尤其它们的外皮还黄澄澄的,跟外面卖的雪白馒头相差好多,感觉上不太卫生。

  「我说过要罩你的,你就别再跟我客气了,拿去。」岳秋珊误以为他是太过于感动不敢拿,硬是将馒头塞进他的手中,蓝慕唐只好收下。

  「谢谢。」他为难的看着手上的馒头,不敢想像会是何种滋味,搞不好其中掺杂了沙粒。

  「工地午休时间很短的,我们最好赶快找个地方吃饭,好好休息一下,下午还得做工呢!」毕竟也在工地混了一个月,岳秋珊相当了解工地的生态及作息,迫不及待拉蓝慕唐到她的小天地。

  从头到尾,蓝慕唐就只能像具傀儡似任岳秋珊摆布,随便她将他摆到任何一个位置。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新奇的经验,出身富贵之家的他,最拿手的就是命令别人,被人牵着鼻子走,这倒是头一遭,自是感到特别好玩有趣,甚至还带点刺激。

  岳秋珊就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跟他交上了朋友,把他当哥儿们一样地对待。不但分他馒头吃,并且把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休憩地与他分享,非常讲义气。

  「这馒头是我自己做的,你吃吃看,保证很好吃。」岳秋珊见他大半天馒头没撕一片,直在旁边催促。

  「好……好的,谢谢。」蓝慕唐勉为其难地撕下一片馒头,放入嘴中嚼了两下,意外发现味道非常好。

  「这馒头真好吃。」外表虽然不起眼,口感却是香Q有嚼劲儿,越嚼越香。

  「对吧?」岳秋珊可神气了。「不是我爱吹牛,我做的馒头可是全村最好吃的,每个人都爱吃!」

  提起拿手绝活儿,岳秋珊的脸上净是掩不住的得意,蓝慕唐除了感到有趣以外,免不了好奇她到底打哪里来。

  「你从乡下来的?」他从她的话中推测她应该是个村姑,事实上也是。

  「嗯。」她大方承认。「我老家在苏北盐城附近乡下一个偏远的村落,我就是打那儿来的。」说着说着,岳秋珊也跟着撕下一大片馒头放在嘴里头嚼,表情无限满足。

  「做了一早上的工,老早饿了——咦,你干嘛一直盯着我?赶快吃啊!」岳秋珊不明白他为何像看怪物一样的打量她,蓝慕唐赶紧回神。

  「啊?好。」蓝慕唐不好意思说她的吃相实在有点可怕,所以他才盯着她看,说穿了就是粗鲁。

  「你怎么吃得跟个小妞似的,张大口一点嘛!」但在岳秋珊看来,他才需要改进,扭扭捏捏的吃法完全不像个男人。

  经她这么一提,他才发现周边休息的工人,每个人都张大口吃饭,反倒是他一枝独秀。

  「我知道了。」他努力跟着其他人的脚步,第一次发现要粗鲁也不容易,还要具备不被噎死的气魄。

  「这才对。」她再撕下一大片馒头往嘴里塞,一样吃得津津有味。

  为了彰显他的男子气概,蓝慕唐只得跟着撕下一片更大块的馒头丢进嘴里,免得被讥为小妞。

  「对了。」他困难的吞下馒头,感觉喉咙好干。「你怎么会来这里做工?」众所皆知工地是男人的天下,一般女人不可能也不愿意到工地工作,所以当他第一次看见她时,才会这么惊讶。

  「哦,这个啊!」她拿起罐子里的水喝了一口,粗鲁地用袖子擦嘴。「我是看见工地发的传单来的。」没什么大不了。

  「传单?」不是登报吗?

  「是啊!」岳秋珊点头。「我刚下火车的那一天,就有人等在车站门口发传单,说工地急着要工人,我看工资还不错,就来碰碰运气,没想到就被录取了。」只能说瞎猫碰到死耗子,要不就是真的很缺工人,包工头才会破例雇用女人。

  「原来如此。」他不知道包工头竟是用这种方式找工人,跟他原先的规划完全不符。

  「不然你是怎么来的?」岳秋珊好奇地反问蓝慕唐,他看起来一脸茫然。

  「呃,我……我也是看传单来的,跟你一样。」冷不防被问到这个问题,蓝慕唐着实慌了手脚,支吾了半天才胡乱回道。

  「我想也是。」幸好岳秋珊也不是什么敏感的人,随便唬哢一下就过去。

  蓝慕唐摸摸头,心里有点不安,总觉得不该骗她。

  「总之,我很满足了。」她用力吞下最后一口馒头,对他微笑。「有的人来到上海大半个月,都还找不到工作,我才刚踏上上海这片土地,就有工做,运气已经算很好。」不能再挑剔。

  上海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外人来此淘金,但能真正淘到金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大多数的人都是失望而回,或是龟缩在城市的某个角落,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的生活,情况相当可怜。

  「但是你怎么不去纱厂工作?」他不懂。「那儿的工资可能没有这里高,但工作内容比较轻松,不必这么辛苦……」

  「你错了。」真相才不是这么一回事,岳秋珊反驳。「我们隔壁村就有个女孩是从纱厂逃回来的,她说那地方又闷又热,每天得工作十三个钟头,头三年还不给工钱,辛苦所赚的钱全缴给了东家,还受尽虐待。」

  纱厂的女工,大多是从水、旱等灾区招来的,这些可怜的女孩离开家乡时身无分文,还得给家里一些安家费,只好跟前来招工的东家签契约,一签就是三年,期间完全没有任何人身自由。

  有关于纱厂女工的惨况,蓝慕唐其实略有所闻,坊间也有流传此类的歌谣,藉此讽刺纱厂老板的残暴。

  「所以我宁愿来工地做工,也不愿进纱厂。」岳秋珊简短地下了一个结论,蓝慕唐不知该说什么好。

  「还有,你别看我个头小,我的力气可是很大的哦!」瞧见他担心的眼神,岳秋珊连忙弯了弯胳臂,证明她确实很有力。

  「这倒是。」蓝慕唐忍不住微笑,忘不了初见她的震撼,一个身高只到他肩膀的小女生居然挑得动五十块砖头,谁敢说她没有力气?

  「不过我还是希望有人能够帮助那些工厂的女工,她们真的好可怜。」为了糊口来到他乡异地,不料却受到压榨欺凌,每天过着暗不见天日的生活,简直跟恶梦一样。

  想起同年龄的女工们生活是如何艰苦,岳秋珊就觉得自己好幸运,至少她能自由来去。

  一旁安静聆听的蓝慕唐,则是开始考虑自己该不该去找工部局的官员,商谈如何改善纱厂女工的生活,比如缩短工时或是强迫雇主增加一些福利,也许还可以要求雇主改善厂房的环境,这些都有讨论的空间……

  猛然察觉自己在想什么,蓝慕唐不敢相信他居然这么做了,努力想要改善纱厂女工的生活!

  「你怎么突然摇头?」她看着他不可思议的表情,岳秋珊一脸茫然,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

  「没事。」蓝慕唐摇摇手,要她别管。

  岳秋珊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

  「其实在我出发来上海之前,甚至有人建议过我,若真的找不到工作,可以到花烟间。」花烟间是上海下等妓院中的一种,很多来自苏北的女孩都在那里。

  「不可以!你不能去当妓女!」听见她居然有这种想法,蓝慕唐比她还激动,岳秋珊忍不住又笑出来。

  「你放心,就算会饿死,我也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她向他保证。「不过我也承认自己很想要过好生活就是。」

  「你想过好生活?」蓝慕唐愣住。

  「当然,谁不想?」岳秋珊取笑他痴呆的表情。「这是我的梦想,我希望有一天能够穿上漂亮的衣服,踩着很高的高跟鞋,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在街上晃来晃去!」

  谈起她的梦想,岳秋珊的眼睛免不了发亮,仿佛看见自己身穿小碎花洋装,在上海最时髦、最热闹的街道上行走,那情景一定很美。

  「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梦想,原来只是如此。」对于蓝慕唐而言,这根本称不上是梦想,这种日子他天天在过,都快过腻了。

  「只是如此?」岳秋珊闻言睨了他一眼,不服气的反问蓝慕唐。「不然你还有更大的志向吗?」就光会取笑她。

  「我的梦想说出来你可不要吓到,我希望能建造出全上海最雄伟的钢桥!」被她这么一刺激,蓝慕唐竟毫无保留地说出不符合他目前身分的梦想,岳秋珊果然瞪大眼睛。

  「你……」她的眼睛瞪得好大,他担心自己已经穿帮。

  「我、我是说……」

  「你的梦想好伟大,难怪你会来这里做工,听说这家公司的老板,也想建造出全上海最大、最了不起的钢桥,你一定是来学习的!」

  蓝慕唐才在担心自己露馅,她倒主动打起糊涂仗来,间接救了他一命。

  「没错,我就是来学习的。」他顺着她的话走,岳秋珊完全不疑有他。

  「那我们就彼此互相加油打气——不对,比赛看谁能完成梦想好了。」岳秋珊朝他伸出手与他约定。

  「……好,我不会输你的。」迟疑了半晌,蓝慕唐握住她的手允诺。

  「明天还来吗?」工地里头的人来来去去,多的是只干了一天的临时工,岳秋珊真怕无法再看见他。

  「……还来。」蓝慕唐再一次愣住,不明白自己明明没时间,为何还做出这样的承诺。

  「太好了!」岳秋珊灿烂的笑容说明了一切,这就是他之所以不由自主的原因。

  「打勾勾。」她并且还很孩子气的要他不能爽约。

  「打勾勾。」他绝对不会爽约,定会依约前来。

  「午休结束,开工了!」

  随着包工头这震天呼喊,原本沉寂的工地又动起来,两人有说有笑地度过一整个下午,直到日落西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