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喜欢你讨厌你

镜水 雅悦 网络 2018-12-19 10:13 121
文/  镜水
  身上穿着新买的漂亮衣服和鞋子,方雅玟脚步轻盈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和朋友出去唱歌,大家都称赞她这样的打扮很漂亮,让她的心情非常之好。虽然类似的赞美经常听到,但今天就是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因为同行的人之中,有她喜欢的男生。

  那个男生,是她的高中同班同学。才分组升上二年级的这个夏天,她认识了坐在自己座位附近的他,一开始只是因为外放的个性相似而觉得相处愉快,无论上课或出游,他们都时常在一起;然后渐渐地,那种彼此接近的距离到达了足够称之为喜欢的程度。

  她向来对自己的外貌相当自信,而今天也得到意料之中的回应。虽然心仪的对象不像别人那样开口赞美,只是对自己笑笑而已,不过她还是很有自信他绝对会喜欢上自己。

  转进住家公寓的巷子,她嘴里哼着歌,从包包里掏出钥匙,走上二楼。才打开门,就看见陌生的鞋子放在鞋架处。

  好像有客人。脱掉脚上的亮皮高跟马靴,进到室内,客厅里果然坐着周阿姨。

  「雅玟,回来了?快来跟周阿姨打招呼。」也坐在沙发上的母亲对她说道。

  方雅玟点点头,露出微笑说:

  「周阿姨好。」因为有点累了,所以心里并不是很真诚地欢迎。和父母是好友的周叔叔和周阿姨平常其实很少会到家里拜访,大多约在外面见面,不过偶尔会有例外,就像现在。

  趁没她的事,她想赶快回自己房间洗澡换衣服;中途想起了些什么,又折到厨房去。昨天她买了同学介绍的好吃布丁,等会可以拿来当点心。

  因为没有预料到厨房里会有人,所以在门口处望见站在水槽前的男孩时,她着实惊诧了下。

  「咦!」这小子在这里做什么?

  周垂意闻声回过头,看到她,便开口说:

  「妳好。」

  她挑起眉头。

  「哼……」拉长音当成回应,然后越过他走向冰箱。

  面对这个总是会在大人的聚会上碰见的小鬼,她的态度一向如此。她讨厌小孩子,没有任何理由,就像有人会讨厌蟑螂老鼠那样,反正就是没办法喜欢。

  而且,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觉得和他超不对盘。偏偏两家父母感情好,像是过年的时候还要互相拜年;在人前,她会稍微表现出照顾小弟弟的模样,等没人看到了,她也就懒得再假装。

  打开冰箱,伸手找着昨天放进去的可口布丁,却发现原本放置布丁的位置上是空的。她弯腰探首,左翻右找,点心却像是消失在异世界空间似也蒸发不见了。

  皱着眉头往旁边一瞥,刚巧睇见周垂意放入水槽的小盘子上有可疑的残渣。

  「啊!」她一瞪眼,指着他生气喊出来:「我的布丁!」

  周垂意停住转身离去的动作,偏头望着她。

  方雅玟单手扠腰,对身高还不到自己肩膀的男孩兴师问罪道:

  「喂,你是不是吃了我的布丁?!」

  周垂意仰头看着她,点了一下头,道:

  「阿姨说请我吃的。」

  想搬出妈妈压她?她用力地瞇起眼睛。「那又怎样?我才不理你呢。你怎么可以随便吃掉我的东西,现在就给我赔来。」

  周垂意闻言,遂道:「多少钱?」

  「我才不是要钱呢!」白痴小鬼。「你现在就去买一个新的还我。」

  「去哪里买?」周垂意认真地问道。

  「我管你去哪里买,反正如果便利商店没卖,那也是你要想办法的事。」赶快赔给她一个,她或许可以考虑原谅他。

  周垂意想了想,随即道:「我等一下就要回家了,没办法。」

  所以说嘛,她最讨厌小孩子了,乱吃人家的东西又爱耍赖!

  「你这个--」方雅玟正气得要骂人,刚好被人给打断。

  「雅玟,妳和小意在厨房做什么?」是端空杯子进来清洗的妈妈。

  方雅玟站直身,不甘心地瞪了男孩一眼,口气很差地道:

  「没有啦!」

  「妳这孩子真是的,不要欺负人家小意喔。」毕竟是自己女儿,多少还是了解几分的。

  「我哪有!」还是瞪着人家。今天没有点心吃了,都是这个可恨的小鬼。「我回房间了。」脚步一旋就要走出去。

  「等等。」妈妈唤住她。「妳啊,最近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好像常常跑出去玩,零用钱乱花。今天也是这么晚才回家。」

  那是因为要想办法跟喜欢的人接近啊,零用钱都拿去买衣服鞋子了嘛。知道妈妈大概要开始碎碎念了,方雅玟只在心里回答,并没有作声。

  妈妈伤脑筋地摸着脸颊。「哥哥姊姊都到外地念大学了,只剩妳。妳今年也高二了,应该收收心才对,我看妳这样不行。周阿姨刚才正在说要帮小意找个家教,干脆妳去陪小意读书吧。」

  「咦!」她不禁张大眼,上前一步。「什么?我才不--」

  「规定妳做些正经的事,妳才会慢慢收敛。妈妈会和周阿姨说好,约了时间再告诉妳。」妈妈决定道。

  方雅玟心底有千百个不愿意,但就算只是表面听话也好,她那浅薄的孝心让她几乎不曾违抗过父母。

  无法拒绝却又觉得很生气,方雅玟迁怒似地狠狠盯住身旁的男孩。男孩却只是偏头看着她。

  为什么她必须跟这个小子搅和在一起?

  真的……好讨厌啊。

  每个星期的一三五放学以后,她失去了自由的时间。

  只为了要陪一个小鬼念书。

  简直是浪费生命!站在周家所在的高级住宅大厦前方,她因为不会操作楼下那复杂的视讯系统,所以里面的警卫出来关切了下。由于她穿着高中制服,看起来大概没什么危险性,因此警卫只问她要找哪一家,然后通知楼上一声,就放她过去了。

  「麻烦死了!」本来就很不甘愿了,不顺的开始更令她气闷。

  但在外人面前,她要有礼貌,免得让人认为她没家教;所以从电梯里走出来时,方雅玟已经能够露出不会泄露真正情绪、并且毫无破绽的甜美笑容了。

  「呀,雅玟,妳来了。」周阿姨在门口亲切地迎接她。

  「阿姨好。」方雅玟笑着回应。

  美丽绝伦的周阿姨说话总是轻声细语又优雅。

  「妳是不是在楼下进不来啊?真不好意思,我忘记提醒警卫先生了,不过这个警卫的记性很好,妳来一次他就会记得妳了。」

  最好是。方雅玟在心里嘀咕,却依旧笑颜灿灿。

  「不要紧的。」

  「小意在房间等妳喔,我带妳去!」

  跟着周阿姨进入室内,因为是第一次来,所以方雅玟忍不住悄悄观察起四周。明亮宽阔的空间,干净整齐的家具,地板是那种很昂贵的大理石,看起来冷冷硬硬的,但是搭配起晕黄色的灯光却显得很柔和,是一间装潢简单却漂亮的房子。

  周垂意的房间是左手边第二扇门。周阿姨敲敲门后打开,对着里面道:

  「小意,雅玟姐姐来了。」随后让开身,向方雅玟露出微笑。「那么,就拜托妳了。」

  「好的。」方雅玟也乖巧地答应。

  走进房间,她看见周垂意坐在书桌前,正转过椅子和她面对面。待身后的门一关上,脚步声远去,她脸上应付的笑容即刻不见。

  「妳好。」男孩从椅子上站起,非常懂事地问候。

  好你个头,一点都不好。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怎么会在这里。方雅玟不满意地环抱着胸,心想既然来都来了,那就干脆把怒气全转嫁给这小子,好好整治他。

  「你知道我是来教你念书的吧?从现在开始,要叫我老师喔。」她趾高气扬地说道。

  「老师。」他唤,小孩子特有的娇嫩嗓音相当好听。

  「那马上写习题吧,不准你偷懒。」既然无法从大人那边下手,那她就由这臭小鬼身上解套。只要很严格地对待他,他一定会受不了,到时候她就可以不用当什么蠢家教了。

  打着这种阴谋主意,她拿起周垂意正在使用的数学自修,快速翻阅一遍。她读的好歹是所公立高中,小学生的习题根本难不了她。

  「嗯……你们私立小学有偷跑喔,后面这些都是国中的课程吧?」教育部怎么不赶快来抓他们?幸好她都会。想暗算她?没那么容易。「你先做习题吧,我要看你的程度。」她加重最后两个字,讽刺地说。

  故意选了好像还没教到的部分,然后挑出比较难的题目,丢给男孩后,她一派轻松地坐上整齐的床铺。

  周垂意抬起脸,看了她一眼。

  「干嘛?不会写啊?」她也不客气地直接回视。

  「椅子。」他启唇道。

  方雅玟停顿了下,才知道他指的是书桌旁一个为她准备好的座位。挑起眉毛,她唱反调的说:

  「我偏要坐床你想怎样?!」来打架啊。

  周垂意睇着她,然后慢慢地把视线移回桌面。

  算他识相。撇开头,因为无聊,所以她开始东摸摸西摸摸。不知道这床罩是什么质料牌子,真的好柔软好舒服,大概是特别订作的吧,连规格都比一般单人床大,每天睡在这上面好像会舍不得起床……哼,只不过是一个臭小鬼,为什么睡那么好的床?因为他是独生子,所以特别受宠吧,以后一定会变成娇生惯养又没用的人啦……在心里反复地想着这些更无聊的事,不知不觉地,她几乎是半躺在床上了。

  「写好了。」

  男孩的声音让她惊回神,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差点睡着了。

  「咦!啊、呃……写好了?我看。」赶紧坐起身来,一把抓起那几张讲义遮住脸,用以掩饰自己的糗状。连床也在害她,可恶!定睛细察周垂意写在纸上的答案,她脸色难看,忽然哼地一声站起来,把讲义丢在他面前。

  还想让他挫败地哭着喊妈妈呢,这小鬼,竟全部写对了。他是一个成绩很优秀的小孩吧?连预习部分都做得相当完善,那要她来做什么?再让他继续这么聪明下去,不是显得自己很笨吗?

  「什么嘛……根本用不着请什么家教。我说你啊,不用别人教也可以自己念得很好吧?」斜眼睇着他,把他弄哭的计画失败,方雅玟立刻放弃。

  周垂意在椅上坐正,仰首瞅住她半晌,然后说道:

  「妳在生气吗?」

  她忍不住挤眉。「什么?」

  「妳在大人面前和现在站在这里,是不一样的人。」男孩缓慢地说。

  「啊?!」方雅玟有那么一瞬间地愣住,随即极为恶劣地笑了出来。「嘻、哈哈……」完全把眼前男孩当成笨蛋般地笑着。

  周垂意仍然只是望着她,表情平静。

  「嘻,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好不容易停下,方雅玟吁口气。「你不高兴的话可以去告状啊,只不过我告诉你,你爸妈不知道会相信我们之中哪一个就是喽。」她平常表面工夫做得多完美呀。

  周垂意静静地低下头,将被乱丢的讲义收好。说:

  「我不会告状。」

  「喔,是喔。」她根本不在乎臭小鬼要怎样,以退为进或想之后威胁她都尽管来,反正装乖骗人她最在行。「哈,时间到了,拜、拜。」确认表面上的数字,她终于可以解脱。

  拿起书包,她随性地挥挥手。唉!后天还要再来,真是想到就觉得不开心。

  「啊,雅玟,要走了吗?」

  才走出房门,周阿姨就和蔼地询问。

  「对啊。」方雅玟再度表现出乖巧的样子。

  「小意还可以吧?」周阿姨有点担忧两人的相处。

  「嗯,放心。小意他很乖呢。」

  一边假装很有趣似地回应着周阿姨,一边在心里想着:真不想再来了,好累哦。

  星期五晚上七点,她在周垂意的房间里。

  「啊啊,为什么我要待在这里做这种事呢!」无聊地把手里的漫画翻过一页,方雅玟不耐烦地抱怨。

  「可不可以不要在床上吃东西?」周垂意坐在书桌前,本来安静地在写着习作,看到她从书包里拿出几包零食之后,终于出声说道。

  「你很烦,写你的作业啦!」她恨恨地说,根本不理他,一手撑着头,半倚躺在舒适的床铺上翘起腿,因为知道周阿姨在家教时间里绝对不会来打扰,所以她用着那种懒散不雅的姿势继续吃着带来的洋芋片。

  本来以为这个麻烦的家教差事可以很快结束,不料三个星期过去了,她却还是得准时来报到。从第二次开始,她就没教过周垂意,甚至完全不理会他,每次都是他做自己的事,然后她在旁边看漫画杂志兼吃零食。即使只是这样,周阿姨前天还是对她说了谢谢,因为儿子又考一百分。

  有没有搞错?!这臭小鬼不晓得在想什么,其实只要他对周阿姨表示不喜欢家教,那她就可以不用来了;无论他说什么理由,她都有把握可以演成他不满意,她所以闹别扭,偏偏他却脑袋坏掉考什么满分!该不会是想之后再来陷害她吧?

  「掉了。」周垂意忽然偏首,看着她道。

  「嗄?」她不悦应道。

  「饼干屑。」掉在床上。他说。

  「怎么样?你不高兴捡去吃啊。」她故意抓一大把塞进自己嘴巴里,又散布不少残渣给床垫。

  周垂意瞅着她,似是暗暗叹了口气,漂亮的小脸上始终没有太多表情,随即又回头写作业。

  「哼……」每次都无法得到预期的效果,方雅玟感觉无趣极了。「我以前就这么觉得了,你真是一个怪小孩。」一定是有病,自闭症之类的。

  男孩没说话,她干脆坐直身,挨近他身边道:

  「其实你也不喜欢这样子吧?你可以故意把分数考差一点,接下来交给我就好,我能让你妈妈和我妈妈知道我一点都不适合当你的家教。」

  周垂意在空白的地方写好算式,接着停下笔,望着她,启唇回答说:

  「为什么我要故意考差?妳不想来,跟阿姨讲就好了。」

  因为她不想让周阿姨和妈妈认为难搞的人是自己啊。方雅玟皱起眉头。用吓唬的不行,用引诱也行不通,这小子比想象中还要聪明又条理分旧力。

  她用力地从床上站起身来,批评道:

  「明明只是个小学生而已,有什么了不起!」语毕,住房门走去。

  周垂意见状,道:

  「妳要走了吗?还有一个小时才结束。」把视线重新放回课本上,说:「还是,妳要诚实地去跟我妈妈说妳以后不想来了?」

  这小子一定是在讽刺自己。方雅玟骂道:

  「白痴!我要去上厕所啦。」臭小鬼!恼怒地重重打开门,却没忘记要维持和平假象地轻轻关上。

  好气喔。以前他很好欺负的,只不过从最低年级升到最高年级而已,还不一样是小学生,她怎么能够受制于一个小孩子!

  上完厕所洗好手,她考虑着要如何才能占有完全优势,却意外被周阿姨叫住。

  「雅玟。」

  「啊。」方雅玟眨眨眼,忙道:「阿姨。」不知道刚才自己阴险的表情有没有被看见?

  周阿姨瞧瞧儿子房间的方向,然后神秘兮兮小声地说:

  「雅玟,阿姨有事情要拜托妳。」

  虽然完全不感兴趣,但她还是配合地问:「是什么事?」

  「小意下个星期日生日,但我到现在还在烦恼要送他什么礼物。如果我去探问的话一定太明显了,我想请妳帮我注意一下,看看他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周阿姨带点叹息似地开始说道:「那孩子长得比较像我,个性却和他爸爸一样。妳也知道,小意没有其他兄弟姊妹,妳周叔叔不希望小意被我宠坏,因此特别注重管教,所以小意从小就不大会撒娇,但其实周叔叔和我都很疼他……」

  啊啊!为什么她得在这里听那小子的家庭史?关她什么事呢?方雅玟看起来好像很认真地在倾听,事实上注意力却完全不在对话上面。

  生日礼物吗?如果要她来选的话,她会去童装部买一件洋装,有蝴蝶结的那种,一定适合得不得了!那个长得比女生还要漂亮的臭小鬼!脑海里胡乱幻想周垂意穿上裙子的画面,她忍不住噗哧笑出声音。

  看到周阿姨困惑的表情,方雅玟赶紧说:「我也觉得小意真的很乖呢。阿姨,我会找机会帮妳试探看看他有没有想要的东西。」

  「谢谢妳了。」周阿姨温柔道谢。

  谁管什么礼物啊,又不关她的事!反正到时候就随便说自己也不知道就好了。面对周阿姨和蔼亲切的脸孔,觉得无趣的方雅玟仍旧一派敷衍的心思。

  回到房间里,看到周垂意仍是端坐在书桌前念书,她光只是站在旁边看都没劲了。

  「你长大以后一定是个无聊的人。」下了结语。

  周垂意闻言,回首望着她。

  手机这时刚好响了,她抓起自己的书包,因为里面放了太多杂物和书本,掏了几次都没掏到,最后是拉到手机吊饰,才顺利接到电话。

  「喂?什么事?」她直接问道。来电号码是熟识的某位同学。「下星期二晚上?出去玩?有谁……好啊好啊,我要去!」听到喜欢的男生的名字,她立刻答应。

  不过最近妈妈管得比较多,若是假日还好,平常日隔天要上学,可能会被念。原本计画乖一阵子,好让妈妈放心,主动收回这个家教工作的命令……不管了,那个人会去的话,她绝对要跟。

  和电话那头的同学约好时间地点,然后收线,同时在心底盘算着该找什么借口,既要让妈妈觉得自己很听话,又要能够去赴约……

  「嗯……」摸着下巴想对策,转头睇见周垂意正看着自己,她顿了顿,忽地灵光一闪!「啊。」

  有了!两全其美的方法。

  「雅玟,妳回来啦。」

  一进门就听到妈妈的关心,方雅玟边脱鞋子边应声:

  「嗯。」

  「妳要吃晚饭吗?」妈妈问。

  「不用啦,我在周叔叔家吃过了。」背着书包和袋子走过客厅。

  「这样啊。」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笑道:「真没想到妳会这么努力呢,因为小意快要考试了,所以妳连不用家教的日子也去替他补习,看来妳真的有在收心,妈妈很高兴。」

  方雅玟耸耸肩,状似轻松道:「没什么,谁教我是他老师嘛。」

  「妳可不要仗着这点就欺压人家啊。那孩子长得真是可爱,又懂事,妈妈刚才打电话过去,他说话真的很有礼貌呢。」

  方雅玟心脏狂跳了下,不禁停住脚步。

  「打电话过去?」她镇定地问。

  妈妈回过头,说道:「是啊,我想知道你们的情况,就跟小意聊了几句。你们感情好像不错呢。」

  哪里……不错了!方雅玟仔细观察母亲的表情,然后小心地说:「还好而已。」

  「好了,妳快去洗澡吧。等我电视看完就要洗衣服了,妳的制服怕染色,记得要放在另一个洗衣篮。」广告时间结束,妈妈又专心看电视剧了。

  「喔。」方雅玟在跨出脚步前,忍不住看了母亲的背影一眼。

  回到自己房里,她关好门,先将书包丢在床上,然后把肩上的黑色纸袋放下,将里面偷渡的便服拿出来挂好。

  今天是不必去周叔叔家的星期二,她却跟妈妈说因为周垂意要考试,所以这星期要多一次补习;当然那是谎话,实际上她是带着便服到学校,放学以后就直接跑出去玩了,玩乐结束后在速食店的厕所里换好制服才回家。

  但她没想到妈妈居然会这么巧的打电话去周叔叔家。照说谎言应该会被拆穿的,但为什么妈妈好像什么也不知道?

  满肚子不解和疑惑,唯一知道的事只有一件--

  「接电话的……是臭小鬼?」她自语道。

  那小子帮她掩饰吗?凭她对他的态度、彼此之间的互动,怎么想都不可能啊。

  糟糕!这下有把柄在他手上了,难不成他是预谋要让她难堪?也许就在下次大人聚会时,再不经意地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一整个晚上,方雅玟只是想象着男孩奸险的心思,连睡觉都睡不安稳,隔天上学还差点迟到。

  升上二年级之后,除了正规的八节课之外,还得多上一堂辅导课,放学的时间将近六点半,所以她到达周叔叔家时已经快七点了。

  像之前的每次那样按下门铃,美美的周阿姨也一如往常地出现在门口。

  「雅玟,妳来了。」

  「阿姨好。」例行的问好后,她直接走向周垂意的房间。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今天敲门的手带着点犹豫。「我要进来了。」

  她打开门,看见周垂意坐在书桌前。她走进去,接着反手关上门。

  男孩手里拿着笔,正在写作业,一点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方雅玟微微瞇起眼睛,背靠着门板,按兵不动半晌之后,决定单刀直入--

  「喂,你昨天是不是有接到我妈的电话?」

  他点头。「嗯。」

  「那……」可恶!接下来要怎么问?说不定妈妈根本没和这小子提到她昨天有没有来的事。「你们都讲了些什么?」只能用这种蹩脚的试探方式了。

  周垂意停下笔,缓缓转过头,清明的眼眸直视着她。

  「我没有对阿姨说谎,只是没把妳没来的事情说出来。」

  果然还是被知道了。了解敌人情况之后就不必迂回了,就算被逮到小辫子,姿态也绝不能低。方雅玟虚张声势地抱着胸,说道:

  「哼,告诉你,我可不会受你威胁,你若是想跟我要求什么,我一概不答应;如果你准备泄我的底,那我也有很多办法整你喔。」总之先恐吓一番。

  周垂意只是瞅着她。方雅玟老是觉得他的眼神好直接,大概是小孩子都这样看人吧。

  「我不会告状。」男孩启唇。

  「咦!」方雅玟眨眼。

  「告状不是男生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我不会做。」他说。还没有变声的嗓音嫩嫩的。

  方雅玟愣住,没有合拢的嘴巴好困难的才挤出一个字:

  「啊?」

  「我要写功课了。妳不要在我床上吃东西。」回过脸,他重新坐正。

  这小子、这个臭小鬼……虽然是个讨厌的小孩,但是很上道嘛!在心里稀奇地付道。方雅玟走近他,一屁股坐在那张柔软的床铺上,拨了拨自己的长发,恶劣又坏心地学着他的语气:

  「不是男生应该做的事……哼,你想要帅,还早八百年咧。」

  周垂意歪着小脸,瞥她一眼,道:

  「说谎是不好的行为,妳老爱骗人,总有一天会被拆穿。」

  虽然他还算上道,但自己和这臭小鬼一辈子都八字不合!方雅玟气道:

  「想批评我,等你长好毛再说!」

  从书包里掏出各式各样的零食,努力地在他床上吃吃吃。

  周垂意没有跟她争辩,索性不理她。

  然后,为了不欠他,在他生日的前一天,她心血来潮地丢了一包自己吃剩不要的巧克力给他当作生日礼物。

  那是她第一次送他礼物。虽然完全没诚意,但对她居然知道他的生日,让周垂意的表情小小地愣了一下。

  「听口令--一、二、三,加油加油加油!」

  一踏进操场就听见响彻云霄的喊叫,方雅玟忍不住道:

  「呜哇!那么热血啊。」夸张。

  周末的下午,瞪着眼前正欢乐举行的小学运动会,她好像连自己会站在这里的原因都搞不清楚了。

  因为忘记学校加开升学讲习的课程,早上她匆匆忙忙地抓起早餐就要出门,结果被妈妈叫住,要她放学时顺路帮忙送个东西给周阿姨。由于时间实在是来不及了,所以她只好勉强答应。

  中午,她坐公车摇摇晃晃到距离自己家九站的周叔叔家,还没有按下门铃,门就从里面先开了,原来周阿姨正巧有急事要出去。

  负责把东西带到就好。才这么想着,周阿姨却对她说:

  「雅玟,真不好意思,可以请妳帮我拿钥匙去给小意吗?我本来要去看他的运动会的,没想到突然有事情,现在又没办法等他回家……妳可以去小意的学校找他吗?然后等结束以后,再带他去吃晚餐。」

  方雅玟还在心底想着拒绝的借口,钥匙和钞票已经塞到她手里。

  「拜托妳了,谢谢!」

  什么时候周阿姨这么信赖她了?她错愕愣住,结果就是只能望着周阿姨的背影远去。

  虽然自己美其名是家教,却只有在第一次上课时教过周垂意,但是周阿姨和周叔叔都对她很好,时常请她吃晚餐,点心饮料更没有少过,那……这跑腿就当是回馈他们好了。

  周垂意就读的私立小学离周家并不远,是走路就可以到达的距离。边说服自己是散步是做好事,才能稍微平复不耐烦的情绪。

  到达学校后,举目望去都是穿着运动服的各年级小学生,以及陪伴观赏的家长。那边的田径比赛正在进行,这里的趣味比赛预备就位,加油声和呼喊声此起彼落连绵不断,好不热闹。

  「呃,好多小孩子。」讨厌死了。

  还是赶快把事情办完就走人。每班照顺序围绕在椭圆形的操场周围,学生们把教室里的椅子拿出来排放在草地上,位置前方都有非常清楚的木牌标示,她探首扫视一遍,随即往高年级的方向走去,没花什么时间就找到周垂意的班级。

  由于正在进行多项赛程,座位上的人三三两两,她没发现周垂意,正想抓个小孩来问,视线微转,刚好看见绑着红色头带的周垂意从操场另一边走过来。

  「喂!」她大声朝他喊。

  周垂意看到她,脚步明显停顿了下,然后才慢慢走近。

  在他开口之前,她就掏出钥匙,用力伸长手到他鼻子前,没好气地说道:

  「我是来帮你送钥匙的,你妈要我告诉你,她突然有事,所以没办法来看你的运动会了,要你结束之后自己回家。」

  接下钥匙,周垂意道:

  「谢谢。」

  垂眸睇着他须臾,她还是探手拉拉他那条红带子,开口问:

  「你头上这个是做什么的?」她只是有一滴滴好奇而已。

  周垂意抬起脸,道:「我是接力赛的最后一棒。」

  「啥?」方雅玟一愣,旋即满脸不敢置信地道:「你跑很快吗?如果没有很快,不能当最后一棒吧?我还以为你只会坐在书桌前念书呢。」

  「周垂意,你有姊姊哦?」旁边有同学凑过来插花。

  「我才不是他姊姊。」方雅玟立刻否认。

  「不然妳是谁?」那同学改问她。

  「要你管。」她一点都不想对这些不认识的小学生表示友善。只对周垂意道:「对了,你妈还叫我给你钱,晚饭你自己解决喔。」她才不要带他去吃呢。

  把口袋里的钞票掏出来给他。一转头,准备潇洒走人,结果背后突然被人猛撞了一下。

  「哇!」她被那力道顶得往前一步,站稳之后,察觉自己的腰臀处有股诡异的凉意。她回过身,就见一个男学生手里拿着一只残剩饼干壳的甜筒。

  她带着不祥预感低头一看,甜筒的冰淇淋部分,果然正嗯心地黏在她的制服裙上。

  「啊!冰淇淋、冰淇淋!我的冰淇淋!」男学生哇哇大叫,痛心惋惜,只差没有赖在地上打滚。

  「闭嘴!你这小鬼吵死了!」方雅玟受不了地骂道。「你把我的裙子弄脏了!」怎么不先道歉?!

  「怎么了?怎么了?」家长走过来。

  「我的冰淇淋没有了!」男学生难过地说。

  家长看了一下现场情况,道:

  「没关系,妈妈再买一个给你就好了。」揽住儿子的肩就要离开。

  「等一下!」拦住他们的去路。方雅玟拿出所剩无几的理智,以及原本就极为稀少的忍耐,指着自己后面的裙子道:「妳儿子的冰淇淋刚刚把我的裙子弄脏了,妳不觉得该表示些什么再走吗?」

  那家长仅看了她裙上的脏污一眼,随即飞快道:

  「怎么?妳现在是想怎样?要跟我索赔吗?若不是妳挡着我儿子,他怎么会撞到妳?我都没要妳赔我们冰淇淋了,妳还想要我们给妳钱啊?」

  「什……什么?」被一阵抢白,方雅玟一时间呆住了。

  「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愈来愈糟糕了!」说完,那家长牵着儿子迅速消失在隔壁班的人群中。

  「有--有没有搞错啊!」她只是要对方道个歉而已,干嘛把她讲得像敲诈!方雅玟气得七窍生烟,恨恨地转过身,一把抓住周垂意的领口,指着旁边的班级问:「我问你,你参加的接力赛,也跟那个没家教的死小鬼那班比吗?」

  周垂意瞅住她半晌,缓慢道:

  「妳为什么这么生气?妳自己不也一样?」看到她停顿住,他补充说道:「妳既没礼貌,做错事也不会道歉。」还会陷害人。

  「少啰嗦!」她哪有这样!虽然自己的确会欺负人,但在长辈面前她可是很有教养的。方雅玟的脸色变得阴沉又可怕,紧紧逼视着周垂意,脸都快贴上去地再次问道:「他们到底是不是敌人?」

  遭到这样的逼问,鼻尖几乎要互碰触到,周垂意稍稍地撇开头,只说道:

  「同年级的都会一起参赛。」

  「好极了!」她立刻一拍掌站直身,化愤怒为恶毒。「不管怎么样你都要赢!给对方拐子或故意踢倒对方,无论做什么都可以,总之一定要赢他们!」可恨的小鬼,去死吧!

  周垂意低下头,似暗暗叹了一口气。

  结果,方雅玟到厕所暂时将裙子处理完毕之后,并没有离开学校,反而混入加油的队伍之中,用力喊道:

  「周垂意!你死都要给我赢喔!没赢你就不要回来了!」

  听到这么宏亮凶狠又指名道姓的嘶喊,正在操场中央整队准备接力赛的同学们往后看一眼,忍不住小小声问道:

  「周垂意,那个人到底是干嘛的啊?」好恐怖喔。

  「不要理她。」周垂意头也没回。

  压轴的大队接力赛就要开始,跑者各就各位,紧张的气氛在裁判老师举起手时到达最高点,一声枪响,所有选手瞬间从起跑线飞身弹出。

  「快啊快啊!跑快一点!」

  「加油加油加油!」

  观众热烈呼喊,或挥舞双手,方雅玟站在人群之中,眼睛盯着跑道上的变化,不自觉地专注了起来。

  周垂意的班级始终都保持在前三快的排位,原以为可以就这样顺利到达终点,但是没想到,在倒数第七棒的时候却掉棒了。

  「快捡起来啊!快跑啊!」班上的同学扯破喉咙般大叫。

  因为失误,导致落后一大截,后面的棒次虽然很努力,但每班挑选出来的几乎都是快腿,所以只能勉强追回一些距离。

  战况紧张刺激、高潮迭起。当棒子交到周垂意手上那一刻,原本唾弃热血的方雅玟不禁抢下旁边小学生的加油棒,气血沸腾地嘶喊道:

  「小意加油!干掉他们!」

  他跑得非常快,在超乎想象的速度与时间内越过三个人,终点之前,和最后两名跑者形成拉锯。

  然后,他以一步之距惊险领先冲过终线!

  那一瞬间,双手紧握到出汗的方雅玟简直是跳起来欢呼了!

  「耶、耶!小意好棒!」

  在千钧一发之际大逆转,同学们冲到终点线,在周垂意身旁兴奋地又笑又跳。接受完英雄式的欢迎,周垂意仍有些微喘地将红色的头带拿下,走回自己班级的位置。

  方雅玟站在那里,一脸愉快的笑意。她伸手用指尖抹去他红嫩面颊的汗渍,开心地称赞道:

  「你真是超厉害的耶!」

  周垂意彷佛对她的动作感到意外,愣了一下,然后才慢慢说:

  「我没有给人家拐子,也没有故意踢倒对方。」

  这小子真的很不可爱!方雅玟马上横眉竖眼地回道:「我知道啦!」

  激战过后是颁奖和闭幕致词,因为体恤大家今天的辛苦,所以流程进行得很快,师长没太啰嗦就俐落结束闭幕典礼,人潮开始散去。

  方雅玟和周垂意走在前往公车站睥的路上,夕阳将天空染成美丽的橘红色,两人却是又脏又累。

  无语走了一段,抬脸看到旁边有家便利商店,方雅玟眨着眼,忽向他道:

  「你在这里等一下。」她走进去,没多久便出来,手里多了一罐养乐多。「哪,请你的。」把短短的吸管一起递给他。

  周垂意没有立刻接下,只是看着那一罐不到十块钱的酸甜饮品。

  她眼睛一瞪,道:

  「你怕我下毒啊?快点拿去啦!你今天跑第一名,帮你庆祝的。」

  「谢谢。」周垂意拿过,默默地将吸管插入上面的铝箔纸。

  「你不喜欢养乐多?」她睇他一眼。

  他低头啜一口,回答道:「没感觉。」

  「我小时候最喜欢喝养乐多的说……」她咕哝一句,跟着想起什么似地道:「对了,你晚餐要吃什么?」终于走到站牌,她看到候车亭有空位,就先坐下。

  「都可以。」他在她旁边落坐。

  「是要汉堡薯条,还是披萨炸鸡……」她望着前方的柏油马路,思考着小孩子爱吃的东西,结果连自己都肚子饿了。

  「随便。」他完全没意见地说。

  亏自己还帮他想菜色呢。方雅玟很不满地道:

  「你自己去买好了。」不想管他了。

  「妳要跟我一起吃吗?晚饭。」

  「咦!」她转过头,看见他已经把养乐多喝完了。「才没呢!不过……你要买我吃的份也无所谓。先声明,我可不是要陪你,只是刚好饿了。」

  「嗯。」他点头,好像根本不在乎她陪不陪这回事。

  公车来了,两人上了车,方雅玟把他推进双人座里,然后并肩坐在一起。因为她觉得自己快睡着了,一定得抓他来提醒自己下车才行。

  「小意,到站要叫我……」由于疲倦而开始神智恍惚,她自言自语道:「唔……我喊你小意了……本来打算永远叫你臭小鬼的……」

  真的……不行了,好困啊……

  她没发现身旁的男孩早已睡着。

  两人就这样头靠着头睡倒在一起,给人一种天真烂漫的感觉,形成一幅非常可爱的画面。

  等他们坐到终站被司机叫醒时,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的事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