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都市小说 查看内容

恶少归来

晓春 心语飞飞 网络 2018-12-18 10:52 101
文/  晓春
  「星晖娱乐集团」香港总部。

  「不是吧?!这时候耍大牌,难道又指望我来收拾烂摊子……昨天可是三点就出了通告的,可现在人呢?」艺员事务部的负责人小东,在走廊上揪住新来的实习助理。

  对方连忙应景地点头哈腰,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毕竟现场兵荒马乱之际,谁都不想惹到顶头上司。

  「安妮塔说他们还在路上……」

  「我不是问安妮塔,我是问罗杰!」

  「跟安妮塔在一起……」

  小东顿时无语,头痛地按住额角,「如果他们一个半小时内赶不到公司,那个安妮塔就给我走人!」

  这种程度的威胁实在不够新鲜,但实习生还是无奈地拨起对方的车载电话通风报信。急急如律令,这道催命符最好能立即烧到同病相怜的助理身上。

  罗杰,是新进艺人中饱受争议,且人气飙升最快的影星。

  小报爆料他已有二十八岁「高龄」,早先因参演两部尺度超标的三级片出道,并创下当年的票房奇迹,继而受到业界关注,随即平步青云片约不断,陆续有本土的文艺片成名导演,向他频繁发出邀请函。

  不到三年工夫,罗杰从默默无闻,一跃进入星晖娱乐集团的一线行列,势头迅猛。

  罗杰有副公认的性感身材,配合无可挑剔的英俊五官和冷峻的性情,几乎成为无往不利的赚钱机器。

  听说被罗杰的眼神在三米内扫到,会有眩晕效果。

  在获得好色观众的一致口碑后,他的三级片出身不但没有成为他窜红的障碍,反而激起全港女性的热情,纷纷将其视作欲望化身。

  罗杰身上没有熟男的狂浪和世俗味,也没有时下新生代小生的青涩苍白,介于两者之间的分寸感助他迅速上位。

  星晖集团一贯是娱乐界风向标,罗杰去年获得机遇,在四月正式签约星晖,时间不过一年多,他已开始享受「一哥」地位,其形象业已荣升为公司的商业品牌,繁荣了周边的文化市场。

  安妮塔是罗杰的新任助理兼媒体联络员,等同于明星保姆,上工三周半,罗杰似乎对她还算满意。

  之前,星晖上上下下搜罗合适人选,新入行的也都打破头争做罗杰跟班,但不到五个月时间,已经有两男四女被炒鱿鱼,安妮塔一开始最不被看好,却坚持最久,让人刮目相看。

  今天的通告有一项是直播节目,而且有大人物到场助兴,要是耽误时间,怕是担当不起。可安妮塔专线一直无人接听,实习生额头冒汗,痛苦呻吟,手指在话机键盘上一刻都不敢停工。

  熬了三分钟,电话那头终于有了回音,一道陌生的男中音响起,口齿稍有些含混低沉,一丝危险的讯号透过听筒,使小实习猛地抖了一下。

  「是不是有病啊你,响那么久就是没人喽,干么还打个没完!」

  这人像是……刚被吵醒,而且还因此相当不爽,态度更是称不上和蔼可亲。

  「呃……」实习生瞠目结舌,初以为打错电话,核对了两次号码才发现不是自己的问题,「请问安妮塔……」

  「打错了!有空玩连环CALL,还不如做点别的!」对方截断他的询问,啪一声挂断电话。

  哪里冒出来这么一号人物?这明明是安妮塔的专线,他擅自接听也就罢了,还颐指气使的打发人,没听说公司有给罗杰派新司机啊?那这人到底是谁,言语好粗鲁,不会是──啊!不会是罗杰被绑架了吧?!毕竟他是目前星晖的年度新人,风头正劲……

  小实习越想越恐慌,犹豫着是要先禀明上级还是直接报警,最后还是理智战胜情感,再接再厉拨电话。

  铃声又持续响了六、七下,还是那个男人,但这一回,他的声音里明显夹进了几分凶狠的不耐:「你小子到底想干么?打扰到别人休息要下地狱的噢。」

  刚刚被直属上司的台风尾扫到,现在又碰上这个莫名其妙的恶人,小实习觉得今天够倒霉了,可谁让自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三流助理呢?

  哭丧着脸按捺下情绪,在对方没有放下电话之前喊住他:「先生、先生请等一下!公司有要紧事找安妮塔,麻烦您转告她,罗杰的采访通告提前到下午一点,经理现在很恼火,请他们务必在十一点前赶到公司可以吗?」如果他不是绑匪的话……

  原本以为对方根本不会理会自己的哀求,哪知那人沉默了两秒钟,闲散地问了句:「十一点到星晖大楼?」

  「对……」

  「好。只是,你别再打电话来了。」他也想尽快离屋子里那几个磨蹭的蠢货远远的。

  小实习这才想到要确认对方的身分:「请问先生是──哪位?」

  「嘟──」回答他的是长音讯号。

  而这一边,车内的猛男慵懒地抬起手臂看表,十点差五分,操!还真会搞。蹙起眉,眼睫阴影处结下一抹戾气,他的忍耐力算是已经到达临界点了。

  要不是老头子坚持要派人来接他先回公司,说要先见他真身现形,才肯相信他不是又在诓人,他也不用在挨过十几个钟头的飞机后,继续窝在这辆破吉普车里打盹,只为了让老头子亲自「验货」和发牢骚。

  车里狭小的空间完全不够放他的长手长脚,也不知道是不是出门前没让兄弟们替他上供,这明显是出师不利撞煞星的先兆。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老头子根本没告诉底下负责接风的蹩脚经理自己是谁,甚至还可能刻意交代不要排场。

  不过也好,省得麻烦,最讨厌那类小心翼翼、见风驶舵的嘴脸,娱乐圈的人外表光鲜,其实大多是势利眼。管接送的人早已麻木,没有特别吩咐,管你是谁,不晓得是不是临时想起来,随便抓阄,叫了个小助理来当替死鬼。

  所以,这次在机场迎接他的不是豪华车队,而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妞,而且举了块很可笑的牌子,上面写着:「曼哈顿七号地铁,威尔!」

  要是类型冶艳风骚点的,也马马虎虎,可是这女人不但没胸还没脑,迷糊外加冷酷,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一路上都是一张人家欠了她八百万的臭脸。

  中途更绝,这女人突然转道说,要再去接一个姓罗的明星到公司赶通告。

  现在他几乎可以认定,这整个过程是老头子导演的恶作剧,故意整他,给他个下马威!四年没回过香港,被威逼利诱数次,不胜其烦,这次终于因为东窗事发而主动回来避风头,想不到老头竟然得寸进尺,在他面前耍宝。

  那个怪女人更不得了,把他丢在车里一走了之,他这么随便一睡就过了四十分钟,要不是电话进来,他大概中午都到不了星晖。

  就算入茅庐请诸葛亮,这么长时间也该请出来了,里面那个叫罗啥的家伙居然比他还会摆谱!

  不在自己地盘混,果然是喝凉水都塞牙,龙搁浅滩虎落平阳……要是之后让他知道老头子连澡都不让他洗一个,就先召他回星晖集团纯粹是没事找事的话,他一定会在明天一早就订机票,直接飞回美国老巢,反正横竖都是衰了。

  那个女人是不是准备放他鸽子不得而知,虽然自己徒手开锁和飞车技术都是一等一,但老头子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要在香港搞出事来,他多少听进去一点。

  放下交叉架在前车座靠背上的长腿,再用手肘推开车门跨下车,狠狠甩上车门,眯起鹰隼般墨黑凌厉的眼,舒展四肢后收敛起那倦怠的神情。

  半分钟后,一道狂野厚重的人影不疾不徐地翻过墙,直闯进那幢红色双层山景别墅。

  警报器响起来,某男一进门便声势浩大,顶着一头睡乱的硬发,一米八五的高大身形配上长年累月历练成的气势和威慑力,自然够分量。

  首先冲出来挡驾的就是那个土气的怪女安妮塔。

  「你怎么进来的?!」此时,她的近视眼外突,扯下了那张平板面具,稍表示出些震惊。

  「你把我晾在门口,是打算在这破屋子里孵鸡蛋吗?」

  此男不但貌似粗野狂妄,连言语都十分不雅,安妮塔不知道上头怎么会临时通知她,去接这个怎么看都像流氓古惑仔的人到公司。

  想来一定是有人推托,故意丢给她这个包袱。不过比起屋里那个,这男人也不算难搞就是了,这份工作好像真的不大适合自己啊……

  看怪女居然在这时候走神,某人实在忍无可忍:「那个罗什么的是不是半身不遂啊?爬也应该爬到门口了。」

  说着,他已经凭着直觉冲进楼梯边的一个房间,不看还好,一看真是更加火大。

  靠!那个明显脑子秀逗的自恋狂正背对着他,在那儿优哉游哉地坐着翻杂志,还有人在旁边像侍候女人似地给他补粉。

  早上九点一刻从机场出发的,结果拖到十点这兔崽子还不肯从化妆间里出来,估计是这张脸长得还过得去,不然一定海扁他一顿泄愤。

  这种绣花枕头,肯定是老头子手下哪个没眼光的经纪人招募回来的活宝。

  房间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算是名副其实的助手,所有人都惊愕地盯着这个擅闯民居的暴徒,门外已经有两名警卫牵着一条猎犬冲进来,被安妮塔及时拦住了,毕竟人是公司让接的,伤到了她也要负责的。

  「你是什么人?」花样男缓缓回头,拢起眉看向这个六尺野蛮人。

  四目交集,两人都稍稍一愣。

  在罗杰眼中,面前的男人简直可以用可怕来形容,他浑身上下散布着一股强悍的侵略气息,一张轮廓分明的男人味的脸,立体而冷冽,不特别英俊,却是个性十足,让人记忆深刻。

  凌乱的短发,漆黑的眼眸能瞬间冻结别人的思想,笔挺的鼻梁和凉薄挑衅的唇,都在彰显他的张扬跋扈。

  古董恤看起来价值不菲,但配合那一身简洁的皮衣外套,倒有几分复古的视觉冲击;胸前的古铜色肌理光洁强健,那是长期经受运动磨练的成果;牛仔裤裹着修长有力的腿,脚上踩着一双深褐短军靴,没有多馀的饰物点缀,但整个人却杀气腾腾。

  罗杰不知道世上还有此类男人存在,他只在电影里见过这种可以演「特工」的东方人。

  前一晚宿醉,睡过了头,化妆师莉莉不得不为了遮掉他的黑眼圈而奋战,刚刚还苦口婆心地劝他。

  「拜托你收收心,杰。你不爱带行动电话,又爱到处走,我们找不到你,会很担心的。公司给你包装英伦风,你咧,却喜欢去夜店,到时候被狗仔队拍到,上头还不是找我们的麻烦!」

  正说着,冷不丁冲进来这么位仁兄,就算见惯了大场面,罗杰也不觉惊了惊,造型师阿乔已经尖声质问:「安妮塔,这到底是什么人?」

  「你别管老子是谁,再给这娘娘腔一分钟,上车!十一点要是赶不到星晖,我一定让老头子炒了你们!我说到做到。」讲完,他干脆地转身一路走出房间、客厅、过道,重新开车门坐了回去。

  安妮塔目瞪口呆地看看外面,又看看脸色铁青的阿乔和莉莉,作为本港的当红小生,罗杰几时被人这样骂过。

  比起外人气极败坏的样子,罗杰看似修养是最佳了,虽然不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

  在场的大概只有安妮塔觉得有些……痛快。

  被压迫惯了的员工,都曾幻想过有朝一日狠狠地骂老板一次,平时不怎么好接近的罗杰也算是她的衣食父母,为了饭碗,她不敢表示任何不满,而这位从天而降、犹如好莱坞性格男的人,居然如此理直气壮对星晖旗下的明星不敬,真令她叹为观止。

  所以等再次上车时,安妮塔已经决定原谅这男人的鲁莽言行,还朝他微微一点头,不过那人没甩她就是了。

  令大家意外的是,罗杰不但没有发作,反倒是真的乖乖站起来预备出发,只是嘴角旁的冷笑有点骇人,用一贯温和平静的声调总结:「今天是遇上疯子了。」

  「录制可能提前了,杰,我跟阿乔先到演播厅休息区等你。」莉莉不想让火药味扩散,拉着阿乔先行去花园取车。

  即使极度不情愿与对方同车,但当时的形势也只得将就。然而,车上的未接留言把安妮塔吓懵了,可公事在身,双方的气焰也暂时被压制。

  不过罗杰已经酝酿好,无论车后座上大咧咧瘫坐着、毫无教养和悔改之心的男人是谁,他都不该跟他扯上关系。

  他的对手也正想着:现在讲究有个屁用?早晚得过气,老头子手下的人多得是,看那张皮相倒还真值几个钱,到时候拐这小子过来替自己的公司拍AV,一定大卖。

  而安妮塔已陷入自省中:虽然这份工不算好做,但好歹收入不菲,明年还要去进修商科,工作保得住是最好。

  三个各怀鬼胎的人就这样一路沉默着,回到了位于湾仔的星晖集团总部。

  避开那些在楼外长期守候的追星族,吉普驶进大楼的专用地下车库,车子刚停稳,男人已经推开车门,大步流星地往出口通道走去,单手将简易的行李袋甩在身后,留下一个潇洒无俦的背影,根本无视安妮塔和偶像罗杰。

  男人径直迈入行政楼,还没走到专用电梯口,就被保安人员客气地拦下。

  罗杰跟前面那男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此刻见他进了星晖大楼横冲直撞,早就打算在大后方冷眼旁观,等着看这傻瓜触楣头。

  罗杰戴上墨镜与安妮塔从旁大摇大摆地经过,对那人视若无睹。

  他不信这个野蛮人会有星晖的通行证,这幢大楼上上下下,没有一个有来历、身分的人是他没见过的。

  安妮塔听见保安正盘问:「先生要去几层?」

  「廿四。」

  对方顿了一下:「那是──主席和董事局高层专用的楼层,您必须先在总台登记,与秘书确认预约时间,然后持电子准入证才能到达指定楼层,一般人如果没有特许,不能随意……」

  话没说完就被不耐烦地截断,那人微扬起嘴角满不在乎地反问:「我的准入证丢了,不可以吗?」

  还是一副懒洋洋漫不经心的样子,但不太友好的视线却让人不敢太靠近他。

  没等那保安阻止,他已冷冷转身往大堂服务台走去,敲了敲接线员的桃木长桌,「告诉你们董事长,我到了。」

  「您是──」

  「谢嘉豪。」

  拨通星晖集团主席的秘书专线询问,十五秒钟后,服务台小姐就通知主管打开保管箱,后者满脸堆笑地向来客递上直达顶楼的电梯钥匙:「谢先生,董事长和杨经理已经在楼上等您。」

  没再罗嗦半句,谢嘉豪接过钥匙再次往电梯走去,保安接到暗示,立即尾随护送。

  见那男人顺利消失在电梯门内,连一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安妮塔也不禁眼睛脱眶,前行中的罗杰猛地收住脚步,折回总台。

  照常理,难得见到大明星主动搭讪,本想小小羞涩一下,可一对上罗杰冰封的眼神,接线小姐扮纯情的兴致立即自动泯灭,职业道德让她没有立即透露客人的资讯,只是推说对方有过预约,已获高层特许接见。

  「安妮塔!」罗杰喊住一向寡言务实的新助理,冷着脸说:「再碰到那个家伙,记得绕道走,我可不想被病毒传染。」

  「噢……知道了。那个……莉莉正在找我们,通告……」镇定如安妮塔,这时也忍不住频频看腕表。

  罗杰在原地静默片刻,这是他心情不爽的徵兆,不过半分钟后,他还是果断地转身向演播厅的通道走去。助理松了口气。

  而那位谢嘉豪恶少已经直升上星晖顶楼,位高权重的市场运营部杨晨礼经理闻讯,早在电梯口笑咪咪地等候老友。

  「阿豪,欢迎回来!」

  对杨经理热情的寒暄置若罔闻,忽视那张俊脸上挂着的狐狸般的笑容,象征性地捶了他的肩膀一记,皮笑肉不笑地答:「废话少说,老头子呢?」

  「一年前在明尼苏达州见你扮绅士时,还以为你有长进了,结果仍然这么没礼貌。」这位娱乐界身居高位的铁腕人物顷刻原形毕露,换上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嘉豪没好气地骂:「要不是你这不讲义气的家伙向老头子泄密,他怎么可能这么快抓住我把柄催我回来?」

  「喂,你可不要随便推卸责任哪!下个月是你老妹结婚哎,你这个绝世帅哥不在场的话,婚礼多扫兴啊!你也不想谢伯伯没面子吧?」

  「没面子?他不是一向最怕我回香港给他丢脸的吗?」

  「时过境迁,老人家早就开窍了。」晨礼神秘兮兮地凑近他,「我下面要说的,可是内部机密,我告诉你,你可不准告诉别人噢。」

  早已习惯了嘉豪用这种看神经病似的眼神瞟自己,晨礼满不在乎地继续爆料:「婚礼不是还有一个多月嘛,谢伯伯这回铁了要帮你收心。

  「他几乎将全港的能人都纳入星晖,准备给你建立备用人才库,为了向公众隆重推出你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星晖集团最年轻董事,谢伯伯卖力点也是情有可原。

  「他一定会找些合适的差事给你做,要是你敢不配合……噢对了,你大概没看过谢伯伯在董事局季会上怎么发飙的吧?你以后会有机会见识的。」说完,他语重心长地拍拍嘉豪的右肩,「好兄弟,保重。」

  「从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就认识你,可到现在我都弄不清楚,你到底是站在哪派的!」他的口气充满恶狠狠的警告。

  有人无辜地申明:「我是中立的和平主义者啊。得罪兄弟和得罪长辈,都是违背我善良初衷的嘛!」

  「你别背着我搞鬼就行。」

  「我哪敢啊──」拖长音调,晨礼指了指前面的大门,摇晃着闪回自己的办公室。

  嘉豪为了不太快误踩地雷,在原地想了想应急的对策,然后径直走向那扇久违的双开檀木漆门。

  星晖集团主席,本港娱乐文化产业的领军人物谢祖鸿,虽然被逆子唤作「老头子」,但其实四十五岁的他仍是个风度翩翩的中年人,劈波斩浪数十载,唯一的失误就是在二十岁的时候被一个大姐头骗上床,并不慎遗落了一枚精子。

  这个原本是私生子,后被合法过继到谢家的长子,明显有将其生母的不良基因继承彻底的倾向,最终蜕变成人见人头大的转世魔王。

  隔了四年才见到儿子,谢祖鸿原本预备好的一通责难随即化作满腹酸楚,开口是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温柔:「来了就别急着走了。」

  「看一两个月吧。」谢嘉豪往沙发上一坐,跷起二郎腿。

  「呵,得罪了单帮还是哪个组织的大佬?」

  嘉豪点起一根烟,毫无愧疚地答:「第八大道的福州帮。」

  「不是告诉你不要惹布鲁克林区的那些土霸王吗?野心别太大,要不是看你平时做事还稳妥,我根本不会让你留在曼哈顿。你外公失势了,在黑吃黑的环境下,想要自保谈何容易。」

  「不要插手我的事。」嘉豪吐出烟圈,拉长了眼线,「我说过,不会给星晖惹麻烦。」

  「你以为我在担心星晖?」

  皱起眉挥了挥手,以掩饰片刻的势弱,嘉豪立即转移话题:「你真想让我出席那个笨丫头的婚礼?」

  谢祖鸿这次决定开门见山,否则这小子不知道哪天又会跟他玩失踪。

  「一个月后,你的星晖董事局席位就会生效,你把在东海岸的地下片场挂牌,制片厂转到星晖名下,现在过了粗制滥造的时代了。」

  嘉豪只是轻蔑地扯了扯嘴角,慢悠悠道:「你想退休想疯啦?」

  「你要是真甘心我把家业拱手让人,也随你。你那个妹夫可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守了嘉慧五年才名正言顺,不给你设两块绊脚石算是厚道了。」

  「你是不是粤语残片看多了?真以为豪门就必须加些猛料,时不时来点惊悚?话说回来,我当年也不是等了十年,才得以入你谢家大门当少爷么?」

  两人的对话从无尊卑之分,火星一起,更加肆无忌惮。

  谢祖鸿听了他后一句话,顿时心软:「你不稀罕留在香港,我又何尝想帮你掩盖纽约的烂摊子。」

  「互惠互利,嗯?」他很不驯地挑眉。

  谢祖鸿突然用难得严肃的口吻纠正他:「嘉豪,我不是在同你谈生意,你是我儿子。」

  「你想我怎么做,才算是你的孝顺儿子?」揿灭烟头,抱起手看着自己的父亲,「你说。」

  像是习惯了对方大逆不道的语气,自动略过那些讽刺的腔调,趁热打铁地从办公桌上拿起一台掌上电脑,放到嘉豪面前的茶几上,怕他反悔似地赶紧道:「刚回来,至少这一个月,你别出纰漏。

  「我和晨礼帮你物色了几位特级助理,你从中挑选一名协助你,要是身边没个人帮你盯着,我不放心。」

  「特级?这算什么?当我弱智啊!既然怕我给你丢脸,又何必假惺惺要我适应高尚的上流社会?」嘉豪轻哼一声,「你难道第一天知道你的儿子是什么货色?」

  「你想一辈子当曼哈顿的混混?」

  他抬起眼,刀锋般锐利的目光扫过父亲的脸:「我,不是混混。」

  「就算所有的人都叫你大佬又怎样?你在香港就要给我守规矩!」谢祖鸿威风不减当年,火大的时候也随时镇得住场,唯独对这个儿子没办法。

  「我让你进董事局,不是要感化你改邪归正,我是要你占个席位,将来好有财势傍身,别连布鲁克林区的杂碎都敢动你!」

  嘉豪的情绪在眼底沉了沉,没有再接话,在静默六十秒钟后,他慢吞吞地伸出一条胳膊构到那个电子文本,然后放到自己腿上,点击了第一页。

  几分钟过去,嘉豪不屑地一笑:「花了多长时间收集的?找这样的人才监视我,是不是太抬举我了?」

  「选中了?」谢祖鸿不跟他兜圈子。

  「三号吧,好歹是个女人。」几乎是没有悬念的答案。

  谢祖鸿开口说明:「男女艺人和公司高层人员的资料稍后会送到你那儿,不过,我事先说明,无论何时何地,千万别搞星晖的明星!要是拍拖被小报盯上,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董事长说着已接上内线,让杨晨礼即刻出现负责解答,人有一半是他找的,问他自然会比较清楚。

  晨礼一跨进主席办公室就打哈哈:「阿豪,还有什么要我效劳?」

  嘉豪的眼睛已经可以放箭,早知道姓杨的是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根本没理由相信他!还说透露什么「内幕消息」给他,弄了半天,根本就是这坏小子出的馊主意。

  「听说人是你给我找的?」

  「呃,举手之劳而已,别这么早夸我,人好不好,还不是要用过才知道──」

  谢嘉豪的面部几乎要抽搐,怎么能忘了这姓杨的脸皮堪比牛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