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猎爱季节

煓梓 听心者 网络 2018-12-18 10:23 306
文/  煓梓
  峇里岛;人间最后的天堂,著名的度假圣地。

  在这座景色优美,人文艺术气质浓厚的观光度假圣地中,建有各式各样豪华的VILLA,当然也不乏设施完善的五星级饭店。无论是热恋中的恋人,或是全家一起前来度假的家庭,都会在这里度过一个开心的假期。

  岛上的著名观光景点很多,有木雕村及蜡染村,也有著名的海神庙,每当涨潮时海浪淹盖整座庙宇的四周,整座庙宛若漂浮在海中的孤岛,景色美不胜收。

  峇里岛上也有许多有趣的水上活动,像是泛舟、水上摩托车、浮潜等。反正只要跟水有关系的活动,这里统统都有,一样也不缺。

  这座南方的岛屿,就像被遗落在人间的天堂,不只全世界爱好自由的艺术家齐聚于此,来此地猎艳的人也不在少数。因此除了度假饭店和独立别墅之外,更聚集了不少小型酒馆,专门提供给前来此地度假的男男女女,有认识彼此的机会。

  烟雾弥漫,灯光黯淡的酒吧里,到处是等着猎艳的人。

  这些人之中,男的女的都有,且来自世界各地,大家都用着全世界通用的语言--英文沟通,不管说得是否流利,只要听得懂彼此的意思就行。

  「哈哈哈……」

  在这间酒吧里面,最常听见的就是大笑声。最常看见的镜头,就是互相拥吻的男女,大玩着成人间的游戏。

  紧张地舔舔嘴唇,站在酒吧门口徘徊了好几分钟,姚珊瑚犹豫着要不要推门进去,她可是第一次单独出来猎艳。

  猎艳,对,就是猎艳。

  这名词不好听,却是她此刻的心情写照,她再也不要独守空闺,每天幻想性爱是什么滋味,她要大胆行动。

  眼看着两个最好的朋友都有了这方面的经验,姚珊瑚就觉得不甘心。晓舟已经是嫁做人妇,嘉儿也和韩炎进行到最后一关,虽然目前还在慢慢地磨,但她相信很快会有结果,就唯独她!已经活到快二十七岁了,还是老处女一个,这教她怎么甘心嘛!

  不行,她一定要鼓起勇气才行。

  姚珊瑚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装扮,notbad,够性感。黑色透明薄纱下,罩着一件运动型的比基尼,低腰的牛仔短裙,将她纤细的腰肢完全展露无遗。接着就是包裹在黑色丝袜下的修长美腿,虽然不到一百四十四公分长,但至少也有一百三十几公分,要知道她可是三七比例,是她们三个好朋友之中身材最好的,没有理由钓不到男人。

  对,她要去钓男人!

  决心摆脱处女之身的姚珊瑚豁出去了,她好不容易瞒着家人来到这座名闻遐迩的小岛,没有一点战果,怎么面对好友?她一定要勇敢一点才行。

  做了第N次深呼吸,姚珊瑚觉得她心理建设够了,该是进去面对现实的时候,便毅然决然地推开酒吧的门。

  酒吧里面飘满了烟味,混浊的空气中,或许还带有淡淡的毒品味道。不太重,但对一个毫无吸毒经验的人已经足够,至少姚珊瑚就觉得头晕眼花。

  踩着摇晃的步伐,姚珊瑚不知道是因为空气混浊,还是她事先喝过酒的关系,她总觉得大家都在看着她。

  她的眼神不太灵活,但神智却很清楚。她知道盯着她的男人大部分都是外籍人士,每个人都不介意跟她发生一夜情,但她不想要,她比较喜欢亚洲男人。

  哪里有亚洲男人……

  她睁大眼睛将酒吧扫了一遍,偌大酒吧里面大多是高鼻子凸眼睛的白种人,要不就是皮肤黝黑的本地人,她一个都没兴趣。

  不会吧?出师不利。诸葛亮的出师表她虽然背得很熟,但她没兴趣此刻拿出来运用,拜托那些她看不顺眼的男人快点闪开,让真正的好男人出现,别让她白跑一趟……啊?有了!

  姚珊瑚眼睛利,看见一个很像东亚男人的背影。是韩国人或是日本人她都无所谓,如果遇见华人那更好,不必听对方说破破的英文。就她记忆所及,前面那两国的英文发音都不怎么好听。

  「MayIsithere?」她走到吧台前,问她看中的男人。

  男人回过头来看姚珊瑚,瘦削的脸型被垂落在前额的头发挡住,看起来非常性感。

  姚珊瑚的心霎时狂跳了一下,运气不错,一挑就挑中好男人,这个男人长得有点像梁朝伟,却比他更有型,身材也棒极了。

  「What?」男人明显喝醉,听不懂她说什么,她只得再重复一遍。

  「MayI--」

  「妳要坐就坐,不要啰唆。」他咕哝咕哝地自言自语,以为她听不懂,可她听懂了,并且好感动。

  「那我就坐下来了。」Bingo,她的运气好到没话说。他不但是华人,而且是台湾人,听他的口音就知道。

  「妳会说中文?」男人看起来有些惊讶,第一次正眼瞧她。

  「我叫姚珊瑚,来自台湾。」她把手伸出去,对方和她握握手,后松开。

  「我也来自台湾,名叫阮少飞。」他说。

  阮少飞?听起来就像一个飞仔,真适合他的外型。

  「你一个人来玩?」镇定,就算遇见好货色,也不能表现出一副要马上把人家吞下肚的馋嘴样,小心把人家吓跑。

  「是啊,我一个人。」对方的语气有些自嘲,但姚珊瑚才不介意,她介意的是他对她有没有兴趣。

  「妳也是一个人?」他瞇起眼打量姚珊瑚,她会说他这个动作真帅,完全符合他的外型,忧郁中散发出淡淡性感,真是帅毙了。

  「是啊,没有伴。」她尽可能表现出妩媚的一面,不时的拨拨头发,搔首弄姿,务必引起他的注意。

  事实上要他不注意她,还真有些难呢!这个酒吧里面的女人不多,大多金发碧眼,或是当地的吧女,很少有高美丽的东方女子进出,何况还是落单的台湾女性,真的不多。

  「妳几岁了?」阮少飞或许喝醉了,但他可没有忽视她眼中的挑逗,她想钓他,非常明显。

  「二十六,你呢?」她反问回去,料定他大约多她几岁,结果如她所愿。

  「三十。」他在自己的酒杯中注满酒,同时跟酒保要来一个空杯子,也帮她倒酒,两人一块儿喝起酒来。

  「妳为什么一个人来这里?」光喝酒也无聊,聊聊天好了。

  「你说呢?」在酒精的催化下,她变得很大胆,口气也逐渐轻佻起来。

  「钓男人?」她轻佻,他也稳重不到哪里去,三两下就抓出重点。

  她点点头,表示她一刻都不想浪费。阮少飞愣住,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直接的女人,真有这么猴急吗?

  「你要吗?」她真的很急,这件事已经困扰她好几年,她想马上解决。

  「现在?」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发现浓妆艳抹底下的她,藏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似乎在期待什么。

  「可以的话,当然最好。」她期待早日摆脱那层处女膜,不要再让人耻笑为老处女。

  「……妳还真急。」他不知道她的心结,只觉得她未免也太直接,还不如上街敲锣打鼓,把自己拍卖算了。

  姚珊瑚耸耸肩,她的确想过这个方法,但隔壁邻居都认识她,方圆十里之内根本卖不掉,还有被抓包的危险,她才会趁着暑假来峇里岛度假,顺便把自己卖掉。

  阮少飞实在不知道该不该接受这天外飞来的艳遇,虽说现代男女发生一夜情是极普通的事,但这不是他来峇里岛的目的,他来此的目的是散心,因为……

  脑中不期然闪过一张清纯的脸,阮少飞的眼睛顿时黯淡下来,认真考虑姚珊瑚的提议。

  为什么不呢?这里是峇里岛;人间最后的天堂。他已经失去现实中的天堂,为什么不在这远离现实的虚幻天堂,好好狂欢一回,弥补他失去的?

  「到妳的房间,还是我的房间?」仰头喝掉酒杯里所有的酒,阮少飞决定接受这意外的艳福。

  「你的房间。」她也学他喝光酒杯里的酒,为自己壮胆。

  「那简单,我住的饭店就在这条街上,走几步路就到了。」峇里岛上到处是规模大小不一的饭店,要什么等级都有。

  「那、那太好了。」姚珊瑚尽量不让自己看起来紧张、生涩。她听说有的男人不玩处女,她不想因此而错过这大好机会。

  学校放暑假的第一天,她就飙到这小岛来猎艳,说什么也得成功才行!

  「……妳说什么,成功?」阮少飞隐约听到这个字眼。

  「没有,我没说什么。」居然自言自语,她真是个猪头。「我只是觉得你的饭店就在这条街上,真是太好了。」

  看来,她是真的很急着要这段艳遇。

  「走吧!」阮少飞拿起桌上的钥匙,丢下五十块美元,抓住她的手,就要离开酒馆。

  「Haveagoodtime!」酒保显然非常清楚他们要干嘛,笑嘻嘻地拿起他丢在桌上的钞票,对着他们眨眨眼,也激起姚珊瑚的不安。

  她梦想了一辈子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姚珊瑚一边跟上阮少飞的脚步,一边看着他的侧脸。

  她就要跟这个男人上床,万一他是性变态怎么办?她岂不是要遭殃?

  姚珊瑚临了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很蠢,做法也太冲动。她根本不了解这个人,只凭几句话就跟他上床,会不会太肤浅了一点?

  「进去。」阮少飞在她思索的当头,开门将她推进去。他说的对,他住的地方真的离酒馆很近,走几步路就到达他投宿的饭店。

  不过,她忘了。一夜情本来就是肤浅的,若是太深刻,那就不叫一夜情,而是恋爱了。

  「怎么,突然间觉得害羞了?」一关上房门,阮少飞就将她抵在门板上,两手放在她的身侧,对着她挑眉。

  房间很暗,他在黑暗中似乎特别大胆,气味也特别明显。

  真奇怪,她竟会对他的气味有特别的反应,难道她是小狗转世?他的气味,真的特别好闻……

  「小姐,妳舌头被猫咬掉啦?」完全不吭声。

  「呃,我……咳咳!」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我觉得你的味道很好闻。」有一种特殊的荷尔蒙,特别对她的味。

  「是吗?」阮少飞的眉头挑得更高。「这是我听过最有意思的对话,妳都是这样钓男人的吗?」说对方的味道很好闻。

  「不是。」她摇摇头。「我都是--」中规中矩,从不知男人的滋味……

  姚珊瑚原本脑中打转的话,倏地没入一道狂吻之中,被吞个一乾二净。

  「该死地张开妳的嘴,这样我没办法行动。」阮少飞误以为姚珊瑚是在惺惺作态,粗鲁地命令她把嘴张开,方便他舌头进出。

  姚珊瑚直觉地扳开嘴唇,才微微开了一道缝隙,阮少飞的舌头就窜进去,逼着她也必须搅动舌头抵挡他的攻击,不然会被吻到没气。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法式亲吻。

  姚珊瑚几乎不能呼吸。

  以前听人家说好羡慕,现在亲身体验,才知道感觉真的不错,难怪有一堆人爱,满好玩的……

  「嗯……嗯。」对于被撩起欲火的阮少飞来说,简单的亲吻似乎不能满足他,他接着就开始脱她的衣服。

  由于她穿得很少,脱起衣服来特别方便。尤其在酒精的催化下,阮少飞几乎没什么耐心。

  接着,他胡乱地扯下她的裙子和丝袜,并脱下自己的牛仔裤。

  阮少飞每露出一寸肌肤,姚珊瑚就要吞一次口水。

  原来男人的大腿是这样的,结实有力,跟家里那些叔公完全不同……

  姚珊瑚还没欣赏够,腿间就涌进一股极为硬挺的力道,她瞬间瞪大眼睛。

  这该不会是……

  她吞吞口水。

  动作怎么这么快?她根本没看清楚,等一下啦……

  姚珊瑚很想请他抽身,让她亲身体会一下健康教育的实习课,比较看看实物是不是真的像课本上画的那么惊人。

  「等一下--」这下她是真的想喊暂停,她还没有心理准备。而且所谓的「上床」,不是应该在床上进行,怎么他在门板就可以了?太没情调了……

  「我不能再等。」按理说他平常做事不会这么急,但这里是峇里岛,他又喝了太多的酒,怎么都停不下来。

  「可是--」再多的抗议都无效,他停不下来就是停不下来。

  「那个……」她若临阵脱逃,会不会被打死……

  「嗯?」会,而且一定会死得很惨。阮少飞的低狺声,已隐约告诉她。

  「没、没事……」姚珊瑚,勇敢一点。妳是来摆脱处女之身的,不能进行到最后一步才来害怕,太孬种了。

  冲刺冲刺再冲刺……

  他带给她不可思议的快感。

  「呼呼……」她既欢愉也痛苦的抓住他肩膀,隐约感觉到,这次的猎艳--

  成功。

  太成功了。

  隔天早上姚珊瑚在床上醒来,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件事。

  她昨天……跟男人发生一夜情,终于摆脱掉处女之身!

  不相信,她掀开棉被,看见在别人眼里可能很恐怖,但在她眼里代表「自由」的血迹,越看越满意。

  这不是作梦,她真的摆脱掉处女之身了……YA!万岁--

  等一下。

  她用手遮住嘴巴,以免太过兴奋吵醒身旁的男人。他正背对着她睡觉,上半身衣着凌乱,下半身则被棉被挡住,看不清楚。

  管他的!管他看得到看不到,她总算尝到男人的滋味,这辈子也了无遗憾了。

  这件事说来有点荒谬,想她堂堂一个妙龄女郎,身材又惹火得不得了,居然还得沦落到这小岛来猎艳,想到就呕。

  不过,这就是现实。

  姚珊瑚一边小心地滑下床,一边在心里怨叹。

  谁要她父母双亡,只留下一群老人照顾她。这群老人又把她管得死死的,不让她有越矩一步的机会,她只好自立自强,另外寻找呼吸的空间,她也是很无奈的……

  「……」自床的另一端传来的呼吸声,提醒姚珊瑚最好动作快,她只得收起思绪,加快动作,以免对方在她离去前醒来。

  她一面捡起被脱掉的裙子重新穿上,一面偷偷地看他,并忆起昨晚。他昨晚的表现只能用「神勇」两个字形容,在他的摧残之下她几乎没有一个地方不酸痛,可见他有多努力了。

  对于对方的表现,姚珊瑚持肯定态度。昨晚那么黑、那么暗他都有办法把她的身体摸透透,可见他对于女人的身体一定不陌生,铁定是个风流浪子。

  第一次发生一夜情,就遇见一个风流浪子,她的运气还真是好呢!

  姚珊瑚忍不住要嘉奖自己。

  她给自己的假期不过四天,第一天耗在搭飞机和找饭店上。第二天耗在犹豫上,第三天终于鼓起勇气行动,没想到就让她碰见一个厉害的男人,她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朝正在酣睡的男人比了一下,姚珊瑚对这次的猎艳是前所未有的满意。

  「……嗯……」男人稍微侧个身,并发出些微声响,吓得姚珊瑚连忙把衣服拉正,将鞋子穿好。至于那双无缘的丝袜,就留给他做纪念好了,反正一双没有多少钱,她还负担得起。

  姚珊瑚安静地拿起皮包,就要偷溜。踮脚的艺术经两位好友的多方传授,已经练得差不多了,看是要踮前面,或是踮后面,她都没问题。甚至连怎么开门,两位前辈也有交代,一定要慢、一定要轻,这样才能顺利偷溜,不被对方发现。

  基于白晓舟和李嘉儿两位前辈实在教得太好了,姚珊瑚这次的偷溜行动,可说是进行得非常顺利,甚至还有空多看对方一眼。

  感谢你昨晚的努力,无限感激……

  姚珊瑚在心中默默向阮少飞道谢,不期然看见一样东西,害她满口的感谢都冷了下来。

  他居然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直直地盯着床头柜上的眼镜,姚珊瑚怎样都不能接受。

  而且还是那种四四方方,十几年前的老样式,镜片还会自己画圈圈的那种!

  残忍的事实顿时有如五雷轰顶,将姚珊瑚的头轰出一个洞,也把她对他的好感全部轰光光。

  他居然配戴那种老学究的眼镜?

  他可是梁朝伟第二;昨晚跟她上床的对象。她好不容易庆幸自己总算找到对的男人,开启了人生的新页,他居然、居然就用一副眼镜敲醒她的美梦,真是不可原谅!

  姚珊瑚一生最痛恨的,就是这种眼镜。至于她为什么会如此痛恨这种眼镜,请容后再谈,她要先逃离这个房间,忘掉这个恶梦。

  恶梦恶梦,她这场艳遇真是天大的恶梦,彻底的失败……

  姚珊瑚飞也似地逃离阮少飞投宿的饭店,以最快的速度跳上出租车,回自己的饭店洗澡、收拾行李。想借着忙碌,将她刚才看见的景象忘掉。

  恶梦恶梦,她一定是在作梦……

  同一时间,阮少飞自宿醉中醒来,也怀疑自己是在作梦。

  昨天晚上,他跟人发生一夜情了?

  他不怎么确定。

  他只依稀记得,他在酒店喝酒,喝得醉醺醺,正当他怀疑自己再也不会清醒的时候,一个身材火辣、穿得很少的小姐走进来,在他身边坐下,跟他说了几句话,之后他们就回酒店,接着上床。

  ……这是真的吗?

  阮少飞抱着痛个不停的头发呆,怎么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他的衬衫还穿在身上,虽然扣子没扣,但他昨晚在酒吧喝酒的情况就是如此,并没有特别邋遢……

  冷不防瞄到被子底下赤裸的身躯,阮少飞原先的想法倏然改变,他的确是和人家上了床了。

  那个女人呢?

  阮少飞左顾右盼地寻找姚珊瑚,眼光瞄遍了整个房间也不见人,他猜想她应该是走了。

  本来一夜情就是如此,谁先醒来谁先走。

  他扶着发疼的头掀开棉被。

  除非两人还有意思继续,否则一夜情的定义就是天亮了就莎哟那拉,谁也不欠谁--

  赫然跃入他眼帘的某项事物,顷刻改变他的想法,像块磁铁似地吸住他的眼光。

  吸引他注意力的是一大滩血,虽没有生孩子那么夸张,但至少也有一半程度,看样子他是重重伤害她了。

  阮少飞没亲眼看过女人生孩子,所以不知道正确的出血量该有多少,但他猜想应该是和床上的量差不多。

  她是处女吗?

  阮少飞盯着那一滩血发呆。

  他没有太多性经验,至少还不足以写成一本性爱大全,但对这方面的基本常识还有,也知道如果不是处女的话,不会流那一堆血,除非是巧遇经期。

  是月经来潮还是处女?

  阮少飞实在被眼前的状况弄混了,看来只有找到她问清楚,才知道该不该负责。

  没错,他是一个勇于负责的人。

  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黑框眼镜戴上,此刻的阮少飞和昨夜完全是两个人。

  昨天的他根本不是他,今天的阮少飞,才是正常的阮少飞,昨天他只是喝醉了,所以才这么胡来,平时的他,根本不可能随便和人发生一夜情。

  说到一夜情,他不禁想起昨天和他缠绵一整晚的女人。

  那个女人的名字……好像叫姚珊瑚是吧?他不太记得了。不过她昨夜的热切他可记得清清楚楚,全力配合的态度也没话说,昨晚他们不只做爱一次,而是两次、三次甚至更多。谁能想得到,那么开放的女孩竟是处女?她的妩媚及主动,换做是柳下惠也无法坐怀不乱吧!

  阮少飞想不透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话说回来,他自己的情形也没好到哪里去,一样都是对方招手就上。

  他叹口气,下床到浴室淋浴,想借着冷水让自己清醒点。待会儿洗完澡,他就得整理行李,准备搭飞机回台湾,没多少时间闲耗。

  回想这四天来,几乎都是在酒精中度过,阮少飞就觉得一阵羞愧。发誓等他出了浴室,一定会恢复回原来的阮少飞,做个对社会、对世界有用的人。

  他说到做到。

  几乎出了浴室以后,他就变成另外一个人。头发梳得像突然变老的哈利波特,鼻梁上架着十几年前的老古董眼镜,身上的衬衫,换成浆得笔直的「美、好、挺」衬衫(换句话说就是跟殭尸一样),下半身的裤子,也从原来的牛仔裤,换回黑色西装裤,再加上竞选专用的卡其夹克,真可以去喊「冻蒜」了--冻蒜老土第一名,YA!YA!

  阮少飞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很土,相反地,他认为这是一种社会认同的象征,好多人都做这种装扮。

  整理好了仪容,收拾好了行李,阮少飞推高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环视室内一周,看看有没有遗漏的东西没有带走。

  那是?

  冷不防让他瞄见扫进床底下的黑色丝袜,他走过去蹲下身,将黑色丝袜捡起来,对着它发愣。

  ……还是带走吧!

  阮少飞随手将丝袜塞进行囊。

  虽然只是一夜情,难保不会有再相见的一天,到时也可以当做信物。

  怀着一丝愧疚不安的心,阮少飞将姚珊瑚遗留下来的丝袜一并装进行李袋里,带回台湾。

  他在时间内赶到机场,等待飞机起飞。登机时间一到,他立刻进机舱,一分钟都没有耽搁。他被安排在最后方,机尾的位置。另一批坐在前面座位的旅客则是匆匆忙忙赶到,一进来就像菜市场。

  「这里、这里!我们大家的位置都在前面……」

  显然最后进来的旅客是旅行团,他们赶在最后一刻到达机场,不过其中也有单独来玩的旅客被安插在其中。

  总算赶到了!

  姚珊瑚心跳一百地拍拍胸脯。

  都怪她逛街挑礼物用去太多时间,差点赶不上飞机呢!

  姚珊瑚在指定的位置坐下后,随即开始翻袋子检查礼物。

  「这个皮包给嘉儿,这串项链给晓舟……」她喃喃自语,买了许多不该买的东西,就是忘了买李嘉儿交代买的东西。

  「啊?糟了!」她捂嘴惊叫。「我忘了买蜡染布了!」

  咦?这个声音好熟,好像在哪听过……

  坐在最后座的阮少飞伸长脖子,无论伸得多长就是看不见姚珊瑚,全被前方黑鸦鸦的人头挡住。

  「惨了,一定会被嘉儿骂死。」姚珊瑚烦恼地搔搔头,朝着飞机最前方的神秘房间打商量。

  「机长先生,可不可以先暂停一下,等我买完了布以后,你再继续开--」

  太晚了,飞机已经起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