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年代小说 查看内容

代罪小婢

朱映徽 故事大王 网络 2018-12-17 11:54 80
文/  朱映徽
  杭州,春暖花开的四月天。

  午后暖暖的日阳,映照在一间老旧的小屋中。

  这间屋子虽然狭小简陋,没有太多的摆饰品,但却整理得相当干净。

  一抹纤细的身影正伫立在厅中,虔敬地对著婆婆的牌位上香。

  “婆婆,我等等要去‘梅兰茶行’,请您保佑我一切顺利。”祈晓晓一边祭拜,一边喃喃低语。

  今年刚满十七岁的她,出落得亭亭玉立,虽然不是光看一眼就令人眼睛一亮的绝艳女子,但是那细致秀气的五官相当耐看,就像一朵清灵雅致的小花,别有一番迷人风韵。

  上个月底,收留她的婆婆过世了,六十多岁的老人家能够在睡梦中无病无痛地离开,其实是一件相当幸福的事情,因此她告诉自己不要太过悲伤,该为婆婆感到庆幸才是。

  替婆婆办完后事之后,她立刻要面临的就是生计的问题。

  过去这些年,丈夫早逝又膝下无子的婆婆在自家屋后种菜,还帮人缝补衣裳来贴补家用,而她也帮附近一户富裕的周姓人家洗衣,一老一少过著虽不富裕,但足以温饱的安稳日子。

  可是,前几天周家总管的远亲前去投靠,他们便将洗衣的工作派给了总管的亲戚,要她不用再去了。

  为了养活自己,她得想法子挣钱才行。

  幸好昨儿个她到城里晃晃的时候,得知“梅兰茶行”原先一名叫李三的伙计因为家中有事辞了工作,茶行老板打算聘雇新的奴仆帮忙。

  根据她的探听,茶行老板并没有限定男女,而除了给付工资之外,还会供应每日三餐的膳食,这让祈晓晓跃跃欲试,心中充满了期待。

  “天无绝人之路,这一定是老天爷特地为我安排的差事!”

  祈晓晓取出一颗随身携带的小圆石,将它紧紧地握在掌中,感觉心底涌上了无限的勇气。

  这颗鸽蛋般大小的黑色圆石上,用白色染料画了朵小花,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对她而言却宛如无价之宝。

  当年,婆婆将她带回家之后,看她哭得既可怜又凄惨,就将这颗小圆石送给了她,还说它是“勇气宝珠”,只要将它紧紧握在掌中,就会产生无限的勇气。

  虽然那些话只是婆婆说来哄她的,但却蕴含了婆婆满满的关怀与爱心,因此对祈晓晓而言意义非凡,不管她上哪儿,都一定会将它带在身上。

  “一切都会很顺利的,一定会!”

  祈晓晓替自己打气之后,紧握著她的“勇气宝珠”走出屋子,一路往“梅兰茶行”的方向前进。

  就在她经过一个转角时,赫然看见几个追逐嬉戏的孩子迎面冲了过来。

  由于事出突然,再加上他们奔跑得相当快,因此她根本还来不及闪躲,就被狠狠撞个正著。

  “哎呀!”

  个头娇小的她,当场被撞倒在地,不仅跌疼了粉臀,就连手中的那颗小圆石也不慎掉落,咚咚咚地一路滚远。

  “啊!糟了!”

  祈晓晓惊呼一声,顾不得屁股还疼著,立刻爬起来追过去。

  不幸的是,这里的地势正好是个小斜坡,那颗圆石愈滚愈快、愈滚愈远,半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祈晓晓一路气喘吁吁地追著,眼里只有那颗“宝珠”的存在。

  眼看它一路滚到了几个人的脚边,再过去不远就是一条小水沟了,她登时牙一咬、脚一蹬,奋不顾身地扑了过去——

  她伸长了手臂,张开了手掌,瞪大了双眼,屏住了气息……抓住了!

  呼~~幸好幸好!

  祈晓晓将她的宝贝紧握在掌中,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正当她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之中,还来不及喘口气时,一个冷冰冰的嗓音忽然从她的头顶上方传来——

  “你在做什么?”

  祈晓晓抬头一看,立刻失神似地愣住了。

  眼前这个正低头瞪著她的男人,约莫二十四、五岁,有著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孔,比她过去所见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还要好看。

  可惜的是,此刻他的浓眉紧皱,薄唇不悦地抿起,而那双深邃的黑眸更是闪动著不耐的光芒。

  见她盯著自己发怔,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乔军赫的浓眉皱得更紧了。

  拥有一张俊美脸孔的他,身边总会不请自来地围绕著许多女人,那让他疲于应付,烦不胜烦。

  其实他也不是真的厌恶女人,只是对于动不动就缠住他、绕著他打转、千方百计想引起他注意的女人,他实在没有半点兴趣。

  “看够了没?可以放开我的脚了吗?”他冷冷地问。

  眼前这姑娘虽然有著一张清丽秀气的容貌,可是冒失又粗鲁的举动,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嗄?”祈晓晓愣了愣。

  放开他的……脚?

  她猛地回过神,这才发现刚才她为了抢救“宝珠”,情急地扑了过来,其中一只手臂正牢牢抱著他的小腿!

  一阵热辣烧红了祈晓晓的俏颜,她赶紧放手,尴尬地干笑了几声。

  “我……不好意思,我刚才急著捡东西……”

  听见她的解释,一旁几个姑娘忍不住发出不以为然的嗤笑声。

  “捡东西有必要抱著人家的腿吗?”

  “就是啊!想要引起乔公子的注意,也不需要用这种夸张的手段吧?”

  祈晓晓胀红了脸,大声地辩驳。“才不是那样!我真的只是为了捡回我掉落的东西而已!”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假,她摊开手掌,将手中的“宝珠”现出来给他们看。

  一看见那只是个不值钱的石子,他们更加认定她的动机不纯正。

  “不过是个破烂石子,怎么可能真的为了捡它而奋不顾身?”

  “为什么不可能?”祈晓晓理直气壮地说:“这颗石子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就算给我万两黄金我也不卖!”

  婆婆对她的爱心与关怀是无价的!

  她的神情和语气都无比认真,只可惜对其他人而言还是没有半点说服力,尤其是乔军赫,俊颜已掠过一抹不耐。

  “不管那颗石子对你有多大的意义,都不关我的事。”他冷淡地扔下这句话之后,转身大步离开。

  看著他高大挺拔的背影,一旁的几位姑娘都不禁露出如痴如醉的神情。

  “乔公子好有魅力啊!即使冷冷淡淡的,还是那么让人怦然心动,要是他肯笑一笑的话,说不定我的魂儿都要飞了!”

  “我爹说,京城那间达官贵人最爱光顾的‘如意茶楼’,就是乔公子开的呢!听说这次乔公子是应友人之邀,才到杭州来的。”

  “对呀,他和友人合伙开设的‘吉祥茶楼’,过两天就要开张了呢!”

  “真的?原来那间‘吉祥茶楼’的老板就是乔公子?那等茶楼开张之后,我一定要天天去捧场!”

  “吉祥茶楼”?茶楼……茶!

  “啊!”祈晓晓如梦初醒般地低呼一声。差一点就忘了自己要去“梅兰茶行”的事情了!

  她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之后,将刚才这场意外抛到脑后,重新往“梅兰茶行”的方向迈进!

  尽管“梅兰茶行”只是一间开不到两年、生意普普通通的茶行,但是一听说老板打算聘雇一名供使唤差遣的奴仆,竟同时来了五、六个人,而这其中只有祈晓晓一个是女的。

  茶行老板叫做孙国祥,是一个看起来亲切友善的矮胖大叔。

  “你们一下子都跑来,我也不知道该选谁好……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依照你们的表现,再来决定我要聘雇谁。”

  孙国祥将他们带到庭院,而院子里到处都是落叶。

  “来,你们拿著这个竹篓,一人一个。”

  在孙国祥的示意下,茶行的另一名伙计大福将竹篓分发到他们手中。

  “你们都看到了,这里有许多落叶,现在你们几个人就分散开来,用手捡拾落叶到竹篓子里,够简单吧?”

  几个人纷纷点头。只不过是捡拾落叶,有什么困难的?他们每个人都信心满满,摩拳擦掌的。

  “那好,一盏茶的时间之后,我会过来检视成果,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祈晓晓跟著大伙儿一起回答,同时偷偷看了下她的竞争者。他们之中有几个人看起来身强体壮,不知道她拚不拚得过他们?

  “那好,开始吧!”

  孙国祥说完之后,就和伙计大福一起踱步走开,而留下来的几个人立刻分散开来,开始捡拾落叶。

  祈晓晓挑了个堆满落叶的角落,开始双手并用地拚命捡拾。

  为了争取这份工作,她全力以赴,非常认真而专注。她相信自己的手脚俐落,未必会输其他人。

  很快的,一盏茶的时间即将结束,她也装了超过半竹篓的落叶了。

  她心想,自己应该已经捡拾得够快了,于是偷偷地回头张望,想看看其他人捡拾的进度如何。

  岂料一看之下,她立刻惊愕得瞪大眼!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那几个男人竟然投机取巧,拿起搁在角落的扫帚和畚箕来扫落叶,早就将竹篓给装满了!

  听见她的指控,再看了看她只装了半竹篓多的落叶,几个男人非但没感到羞愧,竟然还反过来讥笑她。

  “你自己的脑袋不灵光,不懂得变通,怪得了谁啊?”

  “什么?你们太过分了!”

  正当祈晓晓气急败坏之际,老板孙国祥已经走了过来。一看见他,祈晓晓就迫不及待地想告状。

  “老板,他们——”

  孙国祥抬起手,示意她先噤声。

  他的目光落在他们几个人的竹篓上,其中祈晓晓那篓装的落叶最少。

  “你叫什么名字?”孙国祥站在她面前问。

  “祈晓晓。”

  “好,晓晓,从今天起,你是咱们‘梅兰茶行’的一员了。”

  “真的?!”

  听见老板的话,祈晓晓又惊又喜。

  原本她以为老板点名她,是要她第一个滚蛋的,想不到竟然是要录用她!喔,真是太好了!

  相对于她的惊喜,其他人则忍不住发出不平之声。

  “不公平!为什么选她?”

  “就是啊,明明她装的落叶最少!”

  孙国祥看了他们一眼,说道:“选她的原因很简单——我要的是一个会遵从吩咐、安分听话的手下,而不是一个自作聪明、投机取巧的家伙。”

  听了老板的解释,他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老板其实并没有真的走开,而是在暗处悄悄观察他们。

  祈晓晓不禁庆幸自己没有学他们投机取巧,不然恐怕也没办法留下来了。

  “谢谢老板,我一定会乖乖听从老板的任何吩咐的!”她努力地保证。

  “好、好!”孙国祥笑呵呵地点头。“我就知道自己没挑错人。”

  其他人悻悻然地离开后,孙国祥亲自带著祈晓晓熟悉环境。

  在店铺里绕了一圈之后,孙国祥指了指后头当作仓库的小房间。

  “除了店铺的茶叶之外,其他存货都在后头这间仓库里,不过你平常不需要到这里来,像上货、搬货这种粗活儿,给大福来做就行了,他身强体壮的,多劳动一点没关系。你一个姑娘家不需要那么累,只要待在外面的店铺,帮忙做一些琐事就行了。”

  “是,谢谢老板!”老板的贴心,让祈晓晓感激不已。

  “别客气,既然你现在来到‘梅兰茶行’,以后都是自己人了。”老板笑咪咪地说道。

  看著老板一脸和善的笑容,祈晓晓由衷觉得自己真是幸运,而这一定是婆婆在天之灵有保佑。

  为了报答亲切的老板,为了让老板认为自己选对了人,她一定要全力以赴地好好表现!

  午后阳光灿烂,暖呼呼的阳光洒落一身,让祈晓晓有点昏昏欲睡的。

  这是祈晓晓来到“梅兰茶行”的第二天,而尽管才待了短短两天的时间,她已不禁悄悄替自己的将来感到烦恼了。

  昨儿个一整天下来,只有零星几个顾客上门,生意实在不怎么样,而今天的情况也相去不远。

  唉,她的老板虽然是个亲切的人,但似乎不是个积极的生意人,一整天都不知道在外头忙些什么,店里只有她和大福两个人留守。

  这样的情况,让祈晓晓不禁怀疑这间茶行怎么有办法经营一年多?更让她忍不住担心会不会过不了多久,茶行就要倒闭了?

  万一茶行经营不下去,那她的生计岂不是又要没著落了吗?

  “大福哥。”她忍不住开口叫唤。

  “怎么了?”一旁的大福回过头看著她,还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显然在这样阳光暖暖又没什么事要做的午后,也有点昏昏欲睡。

  “我想问……那个……”祈晓晓支支吾吾地开口。“咱们茶行的生意……一直是这样的吗?”

  大福像是看出她的担心,说道:“放心,茶行平常虽然没什么生意,但是京城那边有好几个固定的客户,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跟咱们订货。”

  “原来是这样。”

  听到这样的答案,祈晓晓总算稍微安心一些了,不过,她真的闲到可以打虫子了……偏偏店里又没虫子可以打。

  啊~~真的好无聊喔~~

  祈晓晓是个活力十足、闲不下来的人,像这样一整天无所事事地发呆,实在有点难熬。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后,还是没有半个客人上门,祈晓晓双手撑著下巴,脑子开始转了起来。

  虽然说茶行有来自京城的固定订单,不至于会倒闭,可是如果能够让平日来店的客人多一些,那不是很好吗?

  再说,既然老板聘雇了她,她一定要好好地表现,让好心的老板觉得他没有选错了人。

  祈晓晓轻蹙著眉心,努力思索著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善目前的情况,忽然,她脑中灵光一闪,有了个好主意。

  “大福哥,我想出去推销茶叶。”

  大福本来又继续对著店门口走动的路人发呆,一听见她的话,忍不住惊讶地回头看著她。

  “什么?你要出去推销茶叶?”

  “对呀!我希望能让店里的生意好一点。老板如果回来的话,麻烦大福哥帮我说一声,免得老板以为我偷懒溜出去玩了。”

  看她一脸认真,浑身充满干劲,大福耸了耸肩,说道:“好吧,反正今天没什么事情要忙,想去就去吧!”

  “谢谢大福哥!我会尽快回来的!”

  祈晓晓立刻从店里带走一罐茶叶,浑身充满干劲地走出“梅兰茶行”,一路前往今天开张的“吉祥茶楼”。

  这两天,“吉祥茶楼”是城里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话题,而来自京城的俊美老板乔军赫,简直快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

  只要她能设法说服乔军赫,让他的“吉祥茶楼”采用“梅兰茶行”的茶叶,还怕他们茶行的生意会继续冷清下去吗?

  嘿嘿!这真是个好主意!

  祈晓晓一边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一边往“吉祥茶楼”大步走去。

  “吉祥茶楼”开张的第一天,就座无虚席。

  看见这样的盛况,丁杰立笑得合不拢嘴,他正是成功游说乔军赫到杭州来合作的“吉祥茶楼”老板之一。

  “太好了,这真是好的开始啊!”丁杰立笑呵呵地说。

  相对于丁杰立的喜形于色,乔军赫的俊脸倒是没有半点惊喜,因为这样的情况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在京城,他的“如意茶楼”规模比这间“吉祥茶楼”还大两倍以上,也同样是天天高朋满座、生意兴隆。

  “如意茶楼”是他们乔家世代经营的生意,原本就是京城中相当知名的老字号茶楼。

  两年前,爹将茶楼传给了他,而他接手之后,致力于扭转茶楼老旧的形象,结果这样的转变让“如意茶楼”更受欢迎,就连一些达官贵人也常来捧场。

  他与丁杰立是在许多年前的一次出游中认识的,由于彼此年纪相仿、志趣相投,进而成为好友。尽管他们两人一个在京城、一个在杭州,但彼此的交情并没有因为距离而生疏。

  “我就知道找你合伙准没错!”丁杰立满意极了,但却又忍不住小小地抱怨道:“只是你还真难说服,我足足花了一年的时间才终于让你点头。”

  乔军赫闻言,扬起嘴角,淡淡地一笑。

  先前丁杰立确实提出好几次的邀约,起初他都婉拒了,毕竟杭州离京城路途遥远,他又刚接手“如意茶楼”不久,只想先将全部心力放在自家的茶楼上。

  这一次,因为他刚好要到杭州处理一些私事,预计会待上几个月,再加上丁杰立又不死心地努力游说,在认真地衡量过后,他才终于点头同意了。

  “不过,今天上门的姑娘家还真多。”丁杰立看了看店内的客人,笑道:“人家说醉翁之意不在酒,我看这些姑娘的‘目标’恐怕也不是茶,而是为了你这个俊美无俦的老板而来的。”

  对于这样的恭维,乔军赫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就该心生警惕才是,因为我终究是要回京城去的,到时候我一走,这间茶楼岂不是等著倒闭?”

  一听见他的“恫吓”,丁杰立果然立刻垮下脸。

  “那可不成,我还想长长久久地经营下去呐!”

  “既然如此,那就多用心一点,事业是要认真去经营才行的。”乔军赫说道。在事业和女人之间,他无疑对前者比较感兴趣。

  “是是是,我一定会趁你在杭州的这段期间内努力学习!”

  “那你就好好待在茶楼招呼客人吧,我等等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先走了。”

  像是感觉到他打算离开了,店内一名比较大胆的姑娘,试著开口攀谈。“听说乔公子的‘如意茶楼’是京城中最知名的茶楼,希望将来有机会上京城时,能够亲自到‘如意茶楼’去捧场。”

  “欢迎之至,那是乔某的荣幸。”乔军赫勾起嘴角,朝她扬起一抹“营业用”的笑容。

  尽管他疲于应付爱慕者,对于那些只会对他抛媚眼、送秋波的姑娘没有半点好感,但是既然现在他开门做生意,那么来者是客,他就得保持风度。

  见了他迷人的微笑,店内的姑娘们一个个神魂颠倒,当下又拚命多点了好几样茶点,就盼这么努力的捧场,可以得到他多一点的青睐。

  只可惜,乔军赫并没打算继续“卖笑”下去,事实上,他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因此已在后门安排了一辆马车。

  “这里交给你,我先走了。”他拍了拍丁杰立的肩,转身从后头离开。

  当乔军赫走出后门,远离那些“虎视眈眈”的目光之后,这才松了口气。正当他要走向等在一旁的马车时,忽然有一只小手从后头捉住了他的衣袖。

  “等等!”娇脆的嗓音响起。

  乔军赫皱眉回头,立刻认出眼前这个容貌清丽的女子,就是前两天当街抱住他腿的那个姑娘。

  “是你?”

  祈晓晓原本早在脑中想好了一套要说服他试用“梅兰茶行”茶叶的说词,但是一对上他俊美的脸孔,她的心跳蓦然失去控制地狂跳不止,双颊也不知怎的愈来愈热,就连脑袋瓜也陷入一片混乱,让她完全忘了自己本来想说些什么。

  她那脸红心跳、失神发怔的模样,乔军赫在其他女人身上看多了,因此也认定她和其他女人一样,一心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力,才会等在后门“堵”他。

  一抹不耐掠过他的眼底,既然她不是“吉祥茶楼”的客人,再加上她试图吸引他的手段已经超出他可以容忍的范围了,因此他没打算给她半点好脸色。

  “你为什么一直缠著我?”他冷冷地质问。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乔公子试用咱们‘梅兰茶行’的茶叶而已!”祈晓晓赶紧解释。

  从他们茶行要到这里,正好会先经过“吉祥茶楼”的后门,而刚才她一接近,就瞥见了他的身影。

  怎知她还来不及庆幸自己的好运气,就见他打算坐上马车离开,情急之下,她才会动手拉住他的。

  “你是‘梅兰茶行’的人?”乔军赫挑眉望著她,眼底多了一分打量。

  “对啊,我特地为乔公子带来了茶叶。”祈晓晓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却因为太紧张了而显得有些不自在。

  “我们茶楼早就有配合的茶行了。”乔军赫不领情地说。从她那脸红心跳的模样来看,他合理怀疑这只不过是她试图接近自己的借口罢了。

  “别这样嘛,试试看又不吃亏。”

  “我没兴趣。”

  “可是……”

  乔军赫不给她说完的机会,转身上了马车,车门砰的一声关上。

  看著从眼前扬长而去的马车,祈晓晓有些气馁,但很快地又打起了精神。

  好不容易想出了这个能帮“梅兰茶行”卖茶叶的主意,她可没那么轻易就打退堂鼓,她一定要再接再厉,直到说服乔军赫为止!

  一想到接下来必定还会再见到乔军赫,祈晓晓的心跳就莫名地又开始加速,俏脸的热度也持续不断地升高,即使在街上吹了好一阵子的凉风,也降不下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