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买进爱妻

季可蔷 听心者 网络 2018-12-17 11:08 84
文/  季可蔷
  十七岁,容易受伤的年纪,容易恋爱的年纪。

  十七岁的他,相信一见钟情,相信命运的相逢,相信那个十四岁少女,会是他的灵魂伴侣。

  十七岁的他,经历过许多,但还不够多,所以仍有些许天真,所以会爱上那个跟他不处在同一个世界的少女,所以,又受了伤。

  但在那一夜,当他穿起白衬衫黑背心的制服,隐瞒真实年龄,偷偷在夜店打工的时候,他还不晓得,他即将受伤,而某种不知名的痛会在他血液里蔓延“小关,阿齐,把这个端进包厢。”领班唤来关彻和另一名服务生,推来一辆餐车,上头站著五只水晶酒杯、一桶碎冰块、一壶柠檬汁、一瓶糖浆、几片切瓣的莱姆、几盘配酒的点心,以及两瓶昂贵的苏格兰威士忌。

  “哪间包厢?”关彻接过餐车。

  “Romeo&Juliet。”领班的回答惹来阿齐一阵窃笑。

  那间是他们店里最受欢迎的包厢,客人爱极了那浪漫的名称,更爱里头富贵华丽的欧洲宫廷式装潢,许多情侣来店消费都指名那间包厢,幻想自己是罗密欧与茱丽叶,谈著生死相许的惨痛恋情,当然,兴致来时,也会缠绵地做起爱做的事。

  “一、二、三、四、五!”阿齐数了数酒杯,咧嘴笑道:“呵,不要告诉我他们在里面玩5P。”

  关彻不语。阿齐满脑子淫邪思想,就算客人正正派派,他也老怀疑人家背地里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得了吧!你以为来这种地方玩的人,会有多正经?”阿齐仿佛看透他思绪,不怀好意地冷哼。“不是来找一夜情,就是玩杂交,都一样啦!”

  “走吧。”他淡淡地说,一贯的面无表情,将餐车推进包厢。

  他和阿齐礼貌地对客人打招呼,却没人理会,这些有钱的大爷小姐向来不把他们这种小人物放在眼底,他们也习惯了,默默地斟酒侍酒。

  只是今夜来的客人有些奇怪,四男一女,虽然都是一身气派打扮,但外表看来都颇年轻太年轻了。

  关彻暗暗蹙眉,他怀疑这些人年纪最大的可能不满二十,最小的他目光一转,落向一个坐在椭圆形沙发正中央的少女,她将长发绾成髻,身穿小礼服,看得出来极力扮老,但精致的妆容仍掩不住稚嫩。

  她有没有十五岁?

  关彻寻思,不解行事作风一向小心翼翼的经理怎会放进这种未成年的客人?除非这些年轻人来头不小,想必个个都是衔金汤匙出生的权贵之后吧!

  某个俊俏的公子哥从口袋里掏出名牌烟盒,正想挑一根烟来吸时,少女忽地脆声扬嗓。

  “不要抽烟。”她别过娇俏的脸蛋,清透似水的眸光凝定那少年。“我讨厌烟味。”

  我讨厌烟味。

  就这么简单五个字,立即令那个贵气十足的公子哥把烟盒收了,急切地送上讨好的笑容。

  “Vicent,你这样怎么行?亏你还想追真季呢!连她讨厌烟味都忘了。”

  “这下惨了,真季一定在心中的计分板扣你分了。”

  其他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亏他,虽是满脸笑意,但仍听得出彼此之间浓厚的竞争意味。

  而少女明知这些男生在为自己争风吃醋,却只是安静地坐著,捧起水杯浅啜的动作,蕴著某种漫不经心的优雅。

  她是公主不对,是女王,端坐在高高的宝座上,看裙下之臣争宠。

  无聊!

  关彻冷笑,一群无聊的少爷千金,活得太清闲了,才有空玩这种无聊的恋爱游戏。

  许是他无意间流露的鄙夷表情惹恼了那群公子哥,又或者他们忽然觉得自己当众争宠的行为很幼稚,其中一人无预警地将矛头转向他。

  “喂,你这家伙!连倒个酒都不会吗?你洒到我袖子了!”

  明明是你自己把手臂撞过来的。

  关彻无声地在心里反驳,表面保持缄默,抽出一张纸巾,替那人擦干衣袖。

  “谁准你随便碰我了?”那人往后一闪,仿佛躲避什么脏东西似的,嫌恶地瞪他一眼。

  阿齐见情况不妙,连忙告退,留关彻一人对付众人的恶意。

  “抱歉。”他道歉,语气冷冷的,毫无起伏,听来反而令人更著恼。

  那人果然发飙。“你以为这样道歉就有用吗?这件衣服多少钱你知道吗?你赔不起!”

  “我可以付洗衣费。”他直视那人灼热的视线,不避不闪。

  “他说要付你洗衣费呢!Terry,他可能怕你身上钱不够吧?”Vicent逮到机会,好整以暇地报方才被揶揄的一箭之仇。

  Terry越发愤恼。一个小小的服务生,竟敢与他抬杠,简直不知死活!他随手抓起酒杯,往关彻脸上一泼,撂狠话。

  “叫你们经理过来!”

  酒液湿透了关彻前额发绺,连眼睫也黏腻地纠结,他挺立原地,动也不动。

  “没听见我说的话吗?我说叫你们经理过来!”Terry厉声咆吼。

  他依然不动。

  “你这小子!你”

  “好了,别闹了。”少女再次扬声,依然是那样清脆动听的嗓音。“Terry,你酒喝多了吗?干么这样为难人家?”

  Terry一窒,想辩解,少女清澈的目光阻止了他。

  她转向关彻,看了他约莫三、四秒,他不晓得她看些什么,只知道她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像春天的潭水,很清澄,很透明。她用一种由高处俯视的眼神看著他,但他丝毫不觉受辱,心口反而悸动著。

  然后,她淡淡地微笑了,很淡很短暂的微笑,只是轻轻弯一下唇而已,他却宛如受到命运之神的钦点。

  “你可以出去了。”她说。

  而他在转身离开包厢后,脑海里还一直浮现著那双眼,那有两道浓密鬈翘的睫毛,仿佛带著一对天使之翼的眼眸。

  “你没事吧?小关,他们有没有为难你?”阿齐见他平安归来,顿时大松口气,连忙追问。

  “我没怎样。”他摇头。

  “没事就好。”阿齐顿了顿,略显尴尬。“刚刚我……呃,我不是故意……”

  “没关系。”他明白阿齐想说什么,他也不在意,毕竟两人也不是交情多好的朋友,难怪阿齐会丢下他独自落跑。他只在意一件事“你知道刚才那些客人都是什么来历吗?”

  “我就知道你会问!”阿齐一拍手,神秘地眨眨眼,一副等著倒八卦的神态。“告诉你,那几个人个个来头不小呢!其中一个还是国会议长的宝贝儿子。”

  “他们以前常来吗?”

  “也不是太经常,偶尔而已,你也注意到他们几个年纪都很小吧?其实都是瞒著家里长辈偷偷来的,也不敢太明目张胆。”

  “那个女孩……以前也来过?”

  “她嘛,我以前倒没见过,应该是第一次吧?那么漂亮的女生,如果来过我一定有印象。”

  原来是第一次。

  关彻揪紧的心弦放松了,他不希望从阿齐口中听到那个女孩常常来,事实上,他根本不能想像那么清纯骄傲的她,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不过她一个女生,跟四个男生来这种地方做什么?不怕被人家下药强暴吗?”

  阿齐只是随口猜疑,关彻却如遭雷击,震撼不已,整个晚上,他找尽各种借口接近那间包厢,就算进不去也会在门外徘徊,担心万一那少女真的遭遇不测。

  但包厢内笑语频闻,干杯声不绝于耳,气氛欢乐,并无不寻常之处。

  真的只是纯喝酒吗?关彻不解,他实在不明白为何这些富家子弟会喜欢来这种地方玩乐,难道只是为了表现叛逆吗?

  “小关,原来你在这里!”领班找到他。“厨房人手忙不过来,你先过去帮忙一下。”

  “是。”他暂且离开,不料就只是几分钟时间,事情发生了。

  为了配合新上任的警政署长扫荡治安的专案,一批警察迅雷不及掩耳地闯进店里临检,连辖区警察也来不及向店经理通风报信。

  “快快快!通知客人,警察来临检了!”服务生们口耳相传,在走廊上冲撞。

  客人们听闻风声,顿时惊慌失措,跑的跑、躲的躲、尖叫的尖叫,乱成一团,有些人急忙套回散落一地的衣衫,有些人急著藏麻药毒品。

  关彻听闻消息,顾不得自己也是谎报年龄打工,一心只挂念著那名少女,尚未成年的她肯定会被警察带回警局严加盘问。他冲出厨房,推挤著人潮,往相反的方向移动,好不容易挤到走廊最尽头的包厢,发现里头已空无一人。

  已经逃走了吗?

  他稍稍放下心,却也有几分难言的失落,他左右张望,看准警察在另一头搜寻,正打算从这边撤退时,一道纤细身影忽地攫住他视线。

  他神智一凛,急奔过去,在女性化妆室看见那个少女,她似是喝多了,粉腮漫著桃晕,虚弱地靠在墙上。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吐。”她娇喘细细。“发生什么事了吗?”

  “警察来临检,你的同伴应该都逃走了。”他冷静地解释,见她无力行走,索性将她藕臂圈在自己肩上,背著她推开一道隐密的门,穿过一间小仓库,爬出一扇窗外。

  “叫计程车。”她低声命令。

  他点头,急速奔离阴暗的巷弄,随手招来一辆计程车,跳上去。

  安全了。

  关彻长长吐息,望向少女,她降下车窗,探出脸,深深呼吸沁凉的空气,昏沉的神智逐渐清醒。

  “你还好吧?”他关怀地问。

  “嗯。”她点点头,向司机念了一串地址,请他开到北投山区。

  他凝视著她侧面她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五官很端正,也很自然,不似人工雕琢,而是纯天然之美。

  而且她还具有某种气质,清冷高雅,仿佛不可亲,却又融合著微妙的脆弱,教人想臣服,更想呵护。

  怪不得那些公子哥会为她疯狂。

  “谢谢你救了我。”她道谢。

  他咬牙,一再告诫自己别多管闲事,却还是忍不住冲口而出。“你为什么到那种地方?”

  “今天是我生日。”她幽幽低语,似乎这便解释了一切。

  他皱眉。“这就是你庆祝生日的方式吗?”

  她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睇他。“你打算对我说教吗?”

  “那不是你这种女生该去的地方。”

  “你又知道我是哪种女生了?”

  她淡淡地回话,而他一时无语。

  尴尬的沉默占领车厢,两人不再说话,直到车子抵达目的地。

  “我家到了。”她宣布。

  他向外张望,眼前一道铁门,锁著庭院深深,他完全看不见底,只隐隐约约瞧见在夜雾朦胧中,似有一座城堡似的影子漂浮著。

  “谢谢你送我回来。”语落,她开门下车。

  有片刻时间,他只是僵坐在车上,不知所措,然后他瞥见车内计价表上闪亮的数字,蓦地倒抽一口气。

  虽然不至于是天文数字,但对现在的他来说,足够令他破产了。

  “对不起,我也在这边下车。”他急忙掏钱付帐,暗自庆幸今天刚发了工资。

  计程车如一尾鱼,在夜色里安静地游走,她见了,惊讶地扬眉。

  “你不顺便坐回去吗?这附近很难叫车耶。”

  她以为他是那种进出都有人护送的大少爷吗?他窘迫地别过眸。“我走路。”

  “为什么要走路?”她愕然,转念一想,恍然大悟。“真抱歉,刚刚车钱一共多少?我身上没带钱,你等等,我马上请管家送出来给你。”

  “不用了,我已经付了。”

  “可我应该给你”

  “我说不用了!”他厉声喝止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何如此郁恼,也许是因为他蓦然察觉,她是那种从来无须将钱带在身上的超级千金大小姐,他想,她买东西一定从不看标价。“下次不要再到那种地方了,那里不适合你!”

  他几乎是忿忿地抛下一句,转过身,尽量将背脊挺得直板板的,保住男孩子的尊严与傲气。

  她目送他僵直的背影,忽地追上来。“从来没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谢谢你。”

  她踮起脚,想亲他脸颊,他吓一跳,转过头,方唇正好触及她柔软的唇瓣……真的好软,好甜,像棉花糖一般,仿佛很快便会在梦里融化。

  这就是接吻的滋味?

  关彻迷了,傻了。她也许吻得很轻易,很率性,也许这样的错吻对她而言只是不值一提的小小意外,但他却震住了,颊畔烧灼著,遭她烙上了迷恋的印记。

  十七岁的他,从此爱上了十四岁的她,那是一种宿命的爱恋,就像日与夜总是彼此追逐,那样的宿命。

  与她再度相遇,是在一场高中的校庆舞会上。

  由于他忙著四处打工赚钱,旷课太多,随时有被退学的危险,他的好朋友程予欢替他向班联会主席叶圣恩求情,希望后者能帮他申请公假,补旷课时数。

  叶圣恩答应了,却也提出条件,要他为班联会做事,作为抵偿。

  于是,在忙得不可开交的生活中,他又多了一项任务,听候班联会主席的差遣,筹备这场校庆舞会。

  为了这场舞会,他几乎三天三夜没睡觉,当晚已是筋疲力尽,只想找机会溜进某间教室,狂睡二十四小时。

  但不行,叶圣恩这人表面温和,操起人来可是毫不留情,好似不把他精力榨干,誓不罢休。

  整个晚上,他忙里忙外,负责引导前来参加舞会的女学生,她们大多来自各大名校,其中也有不少正妹。

  其他同学都很羡慕他的好运,可以正大光明地亲近美女,他却满脑子只想跟周公好好下盘棋,根本连那些女学生的长相都没看清楚。

  但,正当他浑浑噩噩,即将点头梦周公的时候,她忽然现身了。这回她并未精心装扮,裸著素颜,穿初中制服,海军领、百褶裙,简单清纯,却绝对地诱人,光华四射。

  霎时,惊噫声此起彼落,一群荷尔蒙过剩的男生抢著围过去,急著想认识这位不知哪来的极品正妹。

  “都给我闪开!”眼见她整个淹没在人海里,他神智完全苏醒,推开周遭碍事的男同学们,来到她面前。

  她见到他,似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喜,甜甜地弯唇。“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嗯。”他点头,假装没注意到朝自己身上砍来的无数道嫉妒射线。“你怎么会来?”谁邀请她的?

  “我有认识的人。”她低声应道,妙目流转,接著,像是锁定目标,嫣然一笑。

  “真季,你来了。”

  是叶圣恩!关彻一凛,默然看著班联会主席笑著迎过来,弯起一边臂膀,她亲匿地勾住,自然地就像他们已经无数次这样做过似的,与他并肩而行。

  “原来是圣恩的女朋友!呿~~没望了!”其他同学又羡又妒,却无可奈何,班联会主席的马子,谁敢觊觎,等于找死。

  “是夏真季啊。”程予欢凑过来,笑望这一幕。

  “你认识她?”关彻望向好友。

  “嗯,她是圣恩的青梅竹马,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的。”

  “……他们在谈恋爱吗?”

  “恋爱?圣恩?”程予欢好笑。“那家伙才不认识爱情这种东西!他对真季,就像对妹妹一样。”

  只是妹妹。关彻紧绷的表情放松。

  程予欢察觉到他的异样,眉宇蹙拢。“你不会也被真季那小女生给迷住了吧?那是大大不妙!”

  “不妙?”

  “那女生很现实的,没有一点家底的男孩子,她看不上。”

  “你的意思是”

  “她不可能喜欢一个穷小子,所以如果你爱上她,绝对只是自讨苦吃。”

  这是程予欢的预言,他也的确料中了。

  当关彻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夏真季邀舞,踩著笨拙的舞步,结结巴巴地问自己以后还能不能见到她时,她讶然笑了。

  “你的意思是要跟我约会吗?”直截了当的问话,顿时烘热他的脸。

  他困窘不已,良久,才点了点头。

  “我很少跟男生约会。”她深思地凝视他。“你想约我做什么?”

  他愣住,从未想过这问题,一般少年少女约会都做些什么?吃饭?看电影?

  “我不去电影院看电影,人太多了。我也很少上馆子,我的嘴很挑,除非是像予欢他们家那种高级餐厅的料理,不然我吃不下去。我出门一定要有车子接送,我爸妈不放心我坐公车,还有”

  “还有什么?”他语气有些尖锐,尊严长出一根根细小的刺,保护自己。

  “我喜欢收礼物,要很别致的、很可爱的礼物。”绝不能是地摊随处可见的便宜货。

  他明白她的意思了,她是在暗示他,他负担不起她理想的约会。

  “给我电话。”他直视她,眼神很坚定、不服输。

  “什么?”她愣住。

  “等我准备好,我会打电话约你出来。”他倔强地声明。

  她笑笑地给了他电话,写在他掌心的电话号码,仿佛某种古老的咒语,他紧紧握著,连续几天都不洗手。

  当号码终于在他掌心模糊那一天,他打电话给她,藉著听她的声音加强自己的信念。

  他会约到她的,一定会,他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存钱。

  他不时打电话给她,只要她在家,她一定接。她喜欢听他说些打工时的趣事,喜欢听他说他如何翻越学校围墙,躲避教官的追捕,她喜欢听他说关于他的一切,虽然他从不告诉她自己真正的苦难。

  她也会跟他说,说她父母总是忙碌得抽不出空关心她,说自己在家在学校虽然总是一副乖乖牌的模样,其实脑子里常转著叛逆的念头。

  她说,有许多男孩子追求她,她却一个都不喜欢,偶尔被缠得烦了,才会跟他们出去。

  但她,从不跟任何男孩单独约会。

  “你也许是第一个喔!”她曾笑著对他如是说。

  他不确定她是否在逗他,也许是,也许她当惯了温室里的娇花,不曾见过他这样野性的男孩,所以感觉到好奇。

  但他不介意,她逗他也好,跟他开玩笑也好,他都约定了她,对他而言,她是个梦,一个值得费心追求的美梦。

  半年后,他存够了一笔钱,正式开口约她出来。

  那天,是他生日,他整夜辗转难眠,一大早便跳下床,哼著歌,换上特地买的新衣服。

  “哥,你好像很开心?”他的妹妹关雪见他情绪昂扬,好奇地问。“是不是因为今天是你生日?”

  “嗯,是啊。”他随口应道。

  “真对不起,哥。”关雪忽然道歉,忧愁地咬著嘴唇。“今天你生日,我却不能送你什么东西。”

  “没关系。”他揉揉妹妹的头。“我今天会收到一份很棒的礼物。”

  关雪眼眸清亮。“什么礼物?”

  他神秘不语。

  “是爸爸妈妈送的吗?他们今天会回来吗?”关雪满心期盼,自从关父生意失败破产后,为了清偿积欠的庞大债务,关家父母便四处打零工,有时去很远的地方,会连续几个月都不见人影,也不拿钱回来,任兄妹俩自生自灭。

  这趟远行,一走就是一年多,毫无音信,老实说关彻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不认为这对不负责任的父母还会再出现。

  但他不忍泼妹妹冷水。“嗯,他们今天不会回来,可能还要过一阵子吧,你也知道爸爸妈妈在外面工作很辛苦。”

  “嗯,我知道啊。”关雪咬唇,她其实是个很乖巧懂事的小女孩,从不耍任性。

  关彻心一紧,不敢看妹妹落寞的神情。“你乖乖在家里写功课,等哥哥回来,再买蛋糕给你吃吧!”

  “今天可以吃蛋糕?好棒喔!”关雪欢呼。“我会认真写功课的,哥要快点回来喔!”

  “嗯。”关彻温柔地答应。

  他怀著难得的喜悦,来到约见的地点,比预定时间早了将近一小时,他失笑,笑自己的忐忑不安,笑自己一看就是个初次约会的少年。

  他耐心地等候,等过了与她约好的时间,又多等了一小时,迟迟不见她,他慌了,怕她出了什么意外,连忙Call她。

  接电话的是她家管家,说她刚刚才出门。

  他挂了电话继续等,烈日在头顶狂晒,一点点逼出他的汗水,他又苦笑,这回是笑自己太痴傻。

  又过了两个小时,他再次打电话,这回,她来接了。

  “你不是已经出门了吗?”他讶异。

  “我去买东西。”她回答。

  他愣住,言语在唇际退缩,许久许久,才颤抖地吐露。“你……放我鸽子?”

  “……对不起。”她涩涩低语。

  他不敢相信。“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适合,你跟我,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想我们还是不要来往比较好。”她顿了顿,落下的话拖著他一颗心沉至谷底。“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

  他木然怔立,明明阳光炽暖著,他却感觉全身发冷,寒意透进骨子里。

  今天是他的生日,而他收到的礼物是她的拒绝,冰冷的拒绝。

  他失神地走在街头,像个无主的游魂,飘荡著,不知何去何从。他破旧的皮夹里,塞著一迭厚厚的钞票,他费时半年才存到的钱,他想用这些钱买一个约会,一个青春梦,却不可得……“不来算了!你以为我在乎吗”他忽地发狂了,像个疯子对天大喊大叫,心口受了伤,抽痛著。

  路过的行人投来惊恐又鄙夷的目光,他不在乎,因为他在乎的女孩一点也不在乎他。

  这些钱,都没用了……他走进一家电玩店,将所有钞票换成了筹码,泄愤似地与机器对赌,在最短的时间内输光自己的心血。

  傍晚,霞光凄艳地染在天边,他踏著朦胧暮色,失魂落魄地回到家。

  “哥,你回来了啊!”关雪听闻他的跫音,兴高采烈地出来迎接。

  他看著强忍著孤单与寂寞,在家里乖乖等他的妹妹,她的脸像巴掌一样小,骨瘦如柴。曾经,她犹如洋娃娃一般珠圆玉润,如今却面黄肌瘦。

  “哥,蛋糕呢?”她不知道他输光了钱,不知道他将能让两兄妹饱饱吃上好几个礼拜的钱白白送出去,兀自天真地笑问。

  没有蛋糕,小雪,什么都没有。

  他忽然觉得对不起她,对不起这么贴心可爱的妹妹他到底在做什么?他怎能如此自私?

  他蓦地冲进洗手间,开了水龙头,水流强劲,狠狠地冲刷过他的脸,冲去他痛楚的眼泪。

  这天,关彻的梦碎了,这不是他第一次梦碎,却是最后一次。

  因为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许自己作梦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