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一吻诱惑妳

子心 故事大王 网络 2018-12-17 10:46 105
文/  子心
  炎炎夏日,太阳热辣不已,让方踏下公交车的龙筱瑰瞬间汗如雨下,额上挂满一粒粒豆大的汗珠。

  然而,流点汗算得上什么?

  就算此刻会被晒晕中暑,又算得上什么?

  一想起先前听到的讯息,不管是酷热的天气、毒辣的太阳、拥挤的公交车,还有眼前望不到顶的石阶,她都能忍受!

  龙筱瑰缓慢地抬起脸,眼中闪着无比光彩,像个冒险者发现了满坑满谷的宝藏一样,兴奋和激动在她俏脸上轮流闪现。

  喘了一口气,龙筱瑰望着石阶和上头最顶层的古建筑群,忍不住激动的心情,脑海中再度闪现了方才接到的电话中,教授所说的话--

  =“龙筱瑰,是我,颜教授,还记得你硕士论文所选定的议题吗?是明史吧?就是有关于朱棣、明燕王、明成祖、永乐大帝的研究,其中你所点出的永乐大典,你想必不会忘记吧?

  现在,我要你马上到故宫博物院来,你知道的,我和院长很熟,他邀请我进行一些研究,而我建议借调你,所以,你马上来吧!”=

  “明史、明史!”龙筱瑰边爬石阶,边气喘吁吁地喃喃念到,雪白粉嫩的瓜子脸上充斥着兴奋的情绪,“流汗算什么?大太阳算什么?就算流血,我也不怕!永乐大典,等等我,我来了!”

  什么样的女人会喜欢成天和死人骨头混在一起?又是什么样的女人会把古人的陪葬文物看得比性命还重要?

  颜万进知道,确实有这样的人物存在,她的名字叫龙筱瑰。

  龙筱瑰绝对称得上是他三十年教学生涯中,最得意的学生--历史系的高材生,对考古拥有浓厚兴趣,连发表的硕士论文都在史学界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让两派持不同见解的人至今仍为她的论文而争吵不休。

  颜万进才踏出办公室,就见到从远方走来,疾步跟在服务中心女性员工身后的龙筱瑰。

  “龙筱瑰,这边、这边。”忍不住地,颜万进朝着来人挥手,然后迈大步来到她们面前。

  几句礼貌寒暄后,他支开了服务中心的女性员工。

  龙筱瑰有礼地朝他点头鞠躬,“颜教授……”

  颜万进随即抬起手,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筱瑰呀,你跟我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颜万进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目光先在四周扫了下,确定没人注意,更没有人影走动,他才转身,朝着室外的方向走。

  龙筱瑰迟疑了下,不明所以地偏头想了一下,还是跟上了他的脚步。

  他们走了好长一段路,离开了故宫博物院的主建筑群,来到了位于山脚下的至善园。或许因为不是假日的关系,至善园里静得仿佛没人。

  颜万进停下脚步,两人刚好来到凉亭下。

  他转身对龙筱瑰说:“筱瑰,我准备将你借调到故宫来三天。”

  “教授我……”龙筱瑰想说她知道,却发现声音卡在喉咙,心脏也激烈跳着,全为了教授电话中提及的永乐大典。

  “这三天你要好好帮我的忙,我发现了一些史料,是关于当年由上海撤迁来台湾时,运送至故宫博物院的所有古物的清册,这其中好像有六十几册的永乐大典,但就我所知,这六十几册永乐大典,并没被置放在故宫里,所以……”

  龙筱瑰的小嘴张了又张,但却一点也无法吐出声音来。

  太震撼了!过多的兴奋塞满她的胸腔,让她激动得只能靠着双眼表达情绪。

  依照颜教授的说法,有六十几册的永乐大典被秘藏在台湾!

  “筱瑰。”颜万进的声调一下子转沉。

  “嗯。”龙筱瑰仰头等话,一脸期待。

  “你知道我教过那么多学生,也有许多学术界及界外的友人。”颜万进一脸严肃。

  “是。”龙筱瑰捺着心里极度的好奇,点头如捣蒜。

  她知道,颜教授可说是桃李满天下,更别谈他丰厚的人脉,和在史学上的地位。

  见她点头,颜万进紧接着说:“筱瑰,我只信得过你呀!”

  “啊!”这句话让龙筱瑰大吃一惊,“颜教授你……”

  龙筱瑰呵呵笑了两声,诚惶诚恐地想说是你太看得起我,但话没说完,颜教授便截断她的话--

  “筱瑰,如果我告诉你,那六十几册的永乐大典,是被置放在中央图书馆里,你会有何反应?”

  “耶!”龙筱瑰瞪大双眼,惊讶得半晌合不拢嘴,几秒之后,她回过神,呵呵笑了几声,“教授,你……是开玩笑吧?”

  东西怎可能被藏在她工作的地方呢?

  再怎么说,永乐大典也算得上是国宝级文物吧?实在不大可能被置放在图书馆里,放在故宫中还合理些。

  “如果我告诉你,这消息极有可能是真的,你有没有勇气和心理准备,和我一起去揭开这个谜底,把东西找出来?”

  “这个……我……”龙筱瑰的心怦怦跳,差点直接冲口说“有”。

  不过,她没忘记自己目前的工作。教授的提议可是会让她丢了中央图书馆管理员的饭碗,还可能吃上官司。

  “如何?”颜万进挑眉等待,相信自己没看错人。

  “我……”龙筱瑰迟疑着,陷入了天人交战中。

  理智告诉她不可,但情感却怂恿她前进,不可错过这百年难得的机会。

  “龙筱瑰?”颜万进双手抱胸,神情明显在等着她的答复。

  “我……”筱瑰犹豫万分。

  突然,她想起了姐姐龙筱玫的创作。

  龙筱玫从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从事小说翻译工作,近一年来好不容易有了自己创作故事的念头,题材刚好是和明代的航运有关,是一部惊险刺激的冒险推理小说。

  而永乐大典中,恰好有一部分是关于工技的数据,数据中极有可能记载了详细的造船技术,和郑和下西洋的历史紧紧相关。

  “好吧!教授你说吧,要我怎么帮你?”筱瑰终于开口了。

  豁出去了!

  筱瑰告诉自己,她是为了帮姐姐寻找参考数据,才答应颜教授的提议的。但,她心中却无比明白,这只是借口。

  她那一颗蠢动的心,和对古物研究成痴的习性,才是让她答应颜教授的主要原因。

  但,如果她知道颜教授的计划,将在几日后为她的生活带来极大改变,甚至让她险些丧命,在这当下,她或许会有不同的决定。

  然而,一切都已来不及。

  XXXXXX

  A大校园中考古学系的三○一研究室前,站着一个年龄约摸五十岁上下的男子,他穿着一身严谨的黑色西服、白色衬衫、黑色西裤,抬起的手上戴着与衬衫同样洁白的手套。

  砰、砰、砰。

  看来他受过极为严谨的训练,连抬手敲门,都能非常有礼地控制好恰当的手劲。

  “进来。”三○一室里传来了一个沉稳无波的嗓音,简略的回答不免让人怀疑,室内的人早知道门外站着的并非学生,而是他熟悉的人。

  “少爷。”门被推开,门外的人微弯着腰,恭谨地往内走。

  三○一室里堆满了书籍,不仅档案柜里、柜子上、桌上、墙边,甚至是整个室内唯一的一扇用来流通空气的窗,同样被书籍给遮掩住,窗外灿灿光线经由缝隙撒进来,恰好提供足以看清室内动线的光源。

  “老沈,我要你去调阅的东西,带来了吗?”书堆的尽头,可看出有张桌子,桌上仍是堆满了书,一旁的椅子不是拿来坐人的,其上也堆满了书,开口说话的男子正俯首于书堆中。

  “少爷,东西我已经借来了,但是……”老沈虽已年过五十,但仍健步如飞,左右各闪过一迭堆得比他还高的书后,他挤身到桌前,正准备要说下去,却教一旁小小的电视屏幕中所报导的消息给吸引住了。

  “我知道。一经证实,我就会把东西还给你,不会让借你东西的人为难。”埋首于书堆中的人,这时终于抬头。

  他叫项棣,浓眉大眼,挺鼻薄唇,皮肤黝黑,身形魁梧,目光深邃且锐利,刚毅的颚线可看出他一丝不茍的性格,整个人更是显露出一种沉着稳重且不怒而威的气势。

  在A大中,项棣除了是史学和考古学教授,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学校的常务校董。相传他的祖先曾是明代官员,是当代相当有名的学者,几代传承下来,项家后代不辱所望,菁英尽出,也可说是出类拔萃。

  名叫老沈的男人,则是项家的管家,从小看着项棣长大,深知项棣的性格,还有沉迷在明史研究上的嗜好。

  “少爷,我倒也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老沈的声音又停顿,因为电视屏幕上不断播放的新闻。

  “今日清晨五点,警方接获通知,在北市翠华天下大楼中庭,发现一具男子尸体,疑似住户跳楼自尽。经过比对调查,死者是大楼住户,目前任教于某国立大学的颜万进教授。

  据有关人员表示,颜教授日前应故宫博物院之邀,进行一项古物研究,而经故宫馆方人员确认,委请颜教授进行研究编译的清册,有几页不翼而飞。目前无法证实消失的清册和颜教授的死因有关,警方正密切调查中……”

  “东西呢?”项棣伸出一手,先按掉了液晶屏幕上的新闻报导,而后那一只手转向老沈,停在他身前。

  “少爷,那个……”老沈乖乖地将怀里抱着的小旅行袋先递给了他,随即又有点不放心地瞄了眼已经断了讯息的电视屏幕。

  项棣接过旅行袋,没多说话。

  “少爷呀,老太爷要我告……”

  “嘘!”项棣睇了他一眼,以一指压在唇上示意他安静。

  老沈赶紧住嘴。

  只见项棣将手中拎着的旅行袋往桌上一抛,然后拉开旅行袋的拉链,翻出袋内所有的光盘片,取出一片,伸手往前,按下DVD的开关。

  嘎啦、嘎啦。DVD运转的声响,在寂静的空间中显得异常刺耳。

  终于,灰暗的屏幕再度闪现了色彩,影像不是非常清晰,但不难辨识出画面中的人物。

  “少爷,我想我该回去了,但老太爷要我问你……”

  “嘘!”项棣二次抬眼警告他,要他安静。

  很无奈,老沈只好再度安静了下来。

  这时,DVD播放的画面也刚好定格,画面显示的日期是在三天前,画面中除了方才被新闻证实已经死亡的颜万进之外,还有另一名与他走在一起的女子的影像。

  “少爷?”老沈看着画面,再转头看着项棣。

  “你回去告诉我爷爷,这件事耗去了他大半青春,是他的梦想,而我从小就听着他一点一滴地述说,早把他的梦想当成了我的梦想,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会尽我所能地去追寻,要他放心。”

  “那……”老沈想了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少爷不愧是少爷,他都还没开口,他已经把老太爷所交代的话,意思不差地全都给猜了出来。

  但还有一件事……

  “DVD的内容我全看过一遍后,晚一点你再过来拿。”项棣嘴角蠕动了几下后说,目光再一次拉回到电视屏幕上。

  他紧盯着屏幕上的人儿。

  那微挑的眉显出了她的兴奋,小巧不及巴掌大的瓜子脸,让她看来柔弱需人怜惜,然而她的眼,那双过于灿烂的眼瞳,却泄露了她的秘密。

  明明是淘气、灵动、活泼有加,怎会柔弱、怯懦呢?

  分明是骗人!

  然而,项棣却目不转睛地盯紧了她的影像,看得异常入迷。

  “谢谢少爷。”老沈流露出崇拜的目光。

  聪睿的少爷果然明白他的意思,老沈心头大石瞬间卸了下来,神情也轻松了不少。

  DVD是透过私人关系,向一位老友调来的,内容是前三日故宫博物院里的馆内保全监测画面。

  他可是套足了交情,再三承诺,以人格担保,才好不容易将这翻录版本拿到手,对方还言明,看过后得送回。

  项棣转过头来,朝他看了眼,挥挥手。“你可以回去了,别打扰我工作。”

  说完,他又调回目光,直视着电视屏幕上的人儿。说不上来为什么,她就是吸引他的目光。

  首次,除了永乐大典之外,项棣发觉,原来还有其它东西可以吸引他的目光。

  XXXXXX

  坐在咖啡馆里,为了避免引人注意,龙筱瑰刻意将脸抹黑,让一身雪白肌肤、粉嫩脸蛋全隐藏在小麦色的彩妆之下,脸上甚至还夸张地戴着一个又大又厚的口罩,活像是肺结核的带源者。

  她选了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神情时而紧张、时而忧虑地等着人,还频频探头往咖啡馆的门口望去。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终于,她等待的身影由咖啡馆外走了进来,对方似乎也正在寻找她。

  推开椅子站起,龙筱瑰鬼鬼祟祟地离开座位,边走边扫视四周,好不容易摸到龙筱玫身旁。

  “姐,跟我来。”压低嗓音,筱瑰紧张兮兮地朝龙筱玫招手。

  “筱瑰!”龙筱玫被吓了一大跳,因为筱瑰的一身装扮。

  “嘘……”龙筱瑰赶紧拉住筱玫的手臂,半拉半扯地将人给带到咖啡馆的角落。“姐,你想害死我吗?”

  “怎么了?”莫非是……筱瑰盗取国宝一事,让政府单位发现了?

  想起几个小时前,筱瑰打了一通电话,概略地告诉她,是在何种情况下答应帮颜教授忙,又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摸走了几册的永乐大典。

  “事情不妙了!”筱瑰叹了口气,抬起一手来,抹开垂落在脸上的长发,露出了紧紧深皱的一对细眉。

  “不妙!”难道筱瑰真被列为通缉名单了?“筱瑰走,乖,跟着姐一起走,姐带你去自首。”

  听说犯罪后没被逮获的话,自首是可以减轻刑责的。

  “姐!”龙筱瑰翻翻白眼。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有心情开玩笑?“如果你要我死的话,就现在带我去自首。”

  “筱瑰……”筱玫听她这么一说,当场红了眼眶,泪水差点掉下来,“就说你不该去把那个什么永乐大典摸出来,要写小说,我会自己去找资料,顶多是多花个一两年来搜集,你犯不着、犯不着……”

  说不下去了,筱玫的眼眶红咚咚的。

  “姐!”龙筱瑰叹息,垂低双肩,想着该怎么解释,才能一次将话说清楚。

  “走吧,筱瑰……”筱玫抓起了筱瑰的手,准备站起,“不管怎么样,姐都要带你去自首,大不了我们两姐妹一同去坐牢。”

  筱瑰的脸在瞬间垮了下来,她紧张兮兮地将筱玫给按在椅子上。

  “从现在开始,姐,你不准插话,安静地听我把话从头到尾说完!”

  “呃……”筱玫被吓着,果真安静了下来。从小到大,她可从未见过妹妹这么严肃凛冽的神情。“好,我会听,你慢慢说。”

  筱瑰望着她,又是一叹,“你闭嘴啦!”

  “嗯、嗯。”筱玫不敢再开口,猛点下巴。

  见她终于安静下来,筱瑰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汗说:“我之前有跟你提过关于永乐大典的事,你还记得?”

  “嗯。”没出声,筱玫点头。

  “我有告诉你,我去故宫整理文物,是因为之前学校的指导教授要我去帮忙?”

  “嗯。”像应声虫一样,筱玫只负责猛点脑袋。

  “我的教授出事了!”筱瑰皱着脸说。

  “出什么事?”筱玫忘了承诺,反射性地问。

  “方才,就在我挂断电话后,咖啡馆里的电视机刚好在播新闻快报,颜教授被杀害了!虽然看起来像是自杀,但我知道,他绝对是被人杀害的!”

  “小瑰,说清楚!”什么被杀、自杀的?

  “方才的另一则新闻说,颜教授偷走了中央图书馆中几箱重要藏书,因犯罪行为被拆穿,而畏罪自杀。”

  “啊!”

  “教授拿走的那些书,如果我没猜错,绝对就是馆中收藏的那几部永乐大典!”终于,筱瑰讲到了重点。

  “所以?”筱玫惊愕得连眨眼都忘了。

  “所以,一定是有人从教授的手中将永乐大典给抢走了,而且为了不想让人知道,才在杀了教授后,将他由高处丢下,制造出像是自杀的假像。”

  “你……你怎么知道一定是他杀?也可能真是自杀呀!只要东西没丢,永乐大典仍然存在,不就证明教授有可能是一时鬼迷心窍,之后后悔了,然后……然后……好吧!我承认,以上全是我的推测,但如果警方找到了永乐大典,不就印证了我的说法没错?而且……”

  龙筱瑰突然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筱玫直视着她的眼神,让她心怦怦怦地乱跳,开始不安。

  “筱瑰,你别告诉我,东西不见了!”

  筱瑰咬了咬唇,点头,“姐,要不,你以为我为什么会一口认定有人谋害了颜教授?”

  “妈的!”筱玫难得骂脏话,顺便赏了自己一巴掌。

  “姐,由此证明,这东西真的非常重要。”筱瑰说着,由桌下抽出一个购物袋,将袋子推到筱玫怀中,“你先帮我保管一阵子,反正我本来拿它,就是为了帮你搜集写作的资料,现在,我想只有放在你那里,才是最安全的了。”

  “可是……”筱玫想拒绝,“如果颜教授真的是被人杀死的,那批人有没有可能知道你摸走了几册的永乐大典?”

  筱瑰板着脸,沉默地皱着眉。

  “筱瑰,我想我们还是把这东西送到……”

  “姐,只有放在你那里才是安全的。”筱瑰思考了许久,断然地说,“而且,这几册的永乐大典,我已概略看过,你认为总共有六十几册,我为何偏偏要挑这三册拿?因为这三册有关系到工技的部分,这部分有非常详细的造船资料,而我相信在这资料中,或许你能察觉出一些关于郑和下西洋的航程的讯息。”

  “这……”筱玫好惊讶、好感动。难怪筱瑰要费尽心思,不怕违法地帮她摸出这三册书,“小瑰……”

  “总之,今天的事,就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这几日我们就小心一点,千千万万别向任何人提及永乐大典的事,等过一阵子后再说。”

  “嗯。”筱玫点头。事到如今,她还能多说什么吗?

  而龙筱瑰心里则是想着,现在她已为这三册的永乐大典找到了藏匿处,接下来,她得赶紧把自己也藏起来,因为难保杀害了颜教授的人不会找上门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