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就爱醋坛子

乐清平 心语飞飞 网络 2018-12-16 11:51 272
文/   乐清平
  「你家里为什么会有女孩子的书?咦?这里有一个趣味测试:你是醋坛子吗?」

  「那是我妈的时装书啦!快走吧,我准备好了。」

  「等一下嘛,我要做这个测试。」

  「快迟到了,别做了,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更快。」

  「那么你告诉我,我是醋坛子吗?」

  「呃……路上慢慢说好吗?」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你有说谎的嫌疑喔……我说过在我面前不能说谎……喂!」

  阳光明媚的大街上,行色匆匆的行人中,一个粉红色的身影斜靠在商店橱窗玻璃上,纤细的手臂支着下巴,似乎在研究什么似的,柔柔的阳光斜斜的照射在她身上,洒落一地闲情。

  那是个清秀的女孩子,并不特别漂亮,一眼看去不会让人惊艳,可是细致的五官、白嫩得几乎见不到毛孔的肌肤以及脸上时时变换着的生动表情,却能牢牢吸引住人们的目光,她是个十分耐看的女生,教人越看越移不开目光。

  此时此刻,她微眯着略带琥珀色的大眼睛,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凝视着对街手捧着两支香草霜淇淋过马路的颀长身影。

  直到那人来到面前,她才忽然冒出一句:「你怪怪的。」

  「咦?哪里?」那人将一支霜淇淋递给她,把橱窗玻璃当镜子照起来。

  干净的玻璃清楚的映出他的样子,一米八二的身高,瘦而结实的身材,随随便便套上的破牛仔裤,掉了一颗扣子的格子衬衫,整个人显得有些邋遢。他的头发长得遮住了额头,一千度的近视镜片厚得显出一轮一轮的光圈,被蓝色大眼镜框固定在那张年轻的脸上,几乎遮住了他的半边脸。

  「没有哪里怪啊……对了,我昨天熬夜,所以有熊猫眼对不对?」

  「你不觉得你这身装扮很呆吗?」女孩好心提醒他。

  「你你……」男生反常的激动起来,一副要昏厥的模样,「我们交往了这么久,我一直是这副模样,你到现在才嫌我,是不是嫌弃我这个男朋友了?你有新欢了吗?就要抛弃我了吗?天!我会伤心憔悴致死的……」

  女孩冷冷的看着他,嘴角习惯性的往上扬起,闲闲的说:「演啊,这么喜欢唱戏,我干脆站在这里收门票好了。」

  男生幽怨的瞥她一眼,说道:「喜欢收门票的话就去收,反正某人的男朋友被人当作神经病,丢人的可是某人。」

  「你可不可以正经一点?」女孩不依的撅嘴,「我说一句,你回十句,摆明欺负我。」

  「我哪儿敢?把你气跑了,我上哪儿找一个青梅竹马的老婆去?」男生熟练的搂着女孩的肩,顺便咬一口霜淇淋,「说吧,我哪里怪怪的?」

  「你的装扮呀,你的品味什么时候变这么差?我是无所谓,可是后天就要到大学注册了,你真的打算就这么进大学吗?」她太熟悉他的真面目了,所以她怀疑他根本是故意把自己弄得这么糟糕。

  「这样有什么不好?」

  「你不会真的是故意的吧?」女孩停下脚步,瞪着他。

  「算是吧,我还不是为了你!」男生咧开嘴,似乎笑得很得意。

  「为什么?」

  「因为我太帅了。」理所当然的口气里还带着深深的遗憾。

  「我看是你脸皮太厚了吧!」女孩捏了捏他的脸,深为他的厚颜而不齿,虽然他说的是事实,但这种话不是该由别人来说吗?他倒好,自个儿包办了。

  「我是为了你耶!」男生不满的大叫,对旁人的侧目视若无睹,只有满腹的委屈,「我为了你辛苦的掩藏起我的美丽,还得不到谅解,我好命苦……」

  「Stop!」女生再次打断他唱戏,严重怀疑小时候任她欺负耍弄的小男孩和眼前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你为了我什么?」

  「怕我太帅了,倒追的女人太多,你会大吃飞醋啊,到时又要我哄你,多累。」

  「我听你在找借口。」女孩受不了的说,她还不了解他吗?「我看你最大的原因是想变装,让你公司的人认不出来,好随时偷溜出去玩,你这个标准的两面人,快给我变回正常模样,听见没有?」

  「我没听到。」悠哉的吃霜淇淋喽!

  哈!还给她选择性失聪?

  女孩挽着他的手臂,硬把他往路旁的服装店里拖。

  「不管,不准你这样进校园,不然人家会笑我这个女朋友不会照顾男朋友,到时我就丢脸了。」

  男生无奈的被她拖着走,喃喃的说:「到时我被人追走了,你可别后悔。」

  「听你在胡扯!」女孩转头给他一个甜甜的笑,「你如果被别人追走了,我就送你一样礼物。」

  「什么?」他总觉得她的笑容有点恐怖。

  「我很大方的,手榴弹、炸弹、原子弹、核弹随便选一样吧!」

  「嗄?」

  「小玮,注册完了吗?这么早回来?」高敏骅一出卧房,就看见正进门的女儿。

  「嗯,办完了,星期一才是正式的开学典礼。」齐玮慢条斯理的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高敏骅敏感的看出女儿不太对劲,好不容易脱离痛苦的高中生活,并如愿和凌司霖考上同一所大学,她愉快得差点把这个家给掀翻了,时时刻刻都可见她露出一口洁白贝齿,怎么这会儿变得闷闷不乐?

  「怎么不见小霖?」做母亲的小心试探。

  齐玮耸耸肩,似乎不在意的说:「也许还在学校吧,谁知道?」

  「你们不是一起去的吗?你回来有告诉他吗?」

  「告诉他他也不会在意。」齐玮嘲讽的说,不明白自己的口气怎么变这么坏。

  她想起方才在学校里,一帮学姐对凌司霖关怀备至,主动开口要当他们的导游,帮他们熟悉环境,甚至掏钱请他们喝饮料,名义上是关照学弟妹,其实真正的目标是霖吧?

  该说霖天生人缘好吗?

  看着凌司霖被她们包围着,跟她们说说笑笑,好像早八百年前就认识了似的,她莫名的觉得郁闷,趁着上厕所的机会就溜了。

  反正他身边围了一群莺莺燕燕,哪还记得起自己这个女朋友?自己哪有大学里成熟的学姐那般诱人?她气闷的想,赌气的把水当作他一口气吞进肚子里。

  他们两人正式谈恋爱的时间不过才两个月零十天,连第一次接吻也是在四十天前,过去两人被繁重的学业压着,又不同校,故而约定不上大学不谈恋爱,所以感情虽深厚,「名分」却未定。

  现在刚刚过了适应期,明明前景美好,她怎么莫名其妙的开始烦恼了呢?

  她又想起那天一起逛街,无视于他的抱怨,她硬逼他把自己打扮得焕然一新,以求新的开始有一番新气象,毕竟大学生和以前傻楞楞的高中生是有很大的区别的,要玩乐、要参加各种社团活动、要交很多朋友、要享受青春。

  所以她拖他去了服装店、理发店、鞋店……结果在最后一站--眼镜店里结束她客串造型师的忙碌一天。

  「把这副隐形眼镜戴上。」

  「我比较喜欢原来那副眼镜。」凌司霖眨眨眼,声音听来有一丝撒娇。

  「拜托!你那副镜框根本就是老花眼镜的镜框好不好?你想让人家以为我交了个老头子当男朋友吗?」

  「有这么夸张吗?」

  「当然。这样吧,你把隐形眼镜戴上让我看一看,我去那边给你挑一副好看的镜框,反正隐形眼镜不能一直戴,要有替换的眼镜才行。」

  野蛮女友转身之际,听到凌司霖小声的嘟囔着:「可是人家觉得戴那种眼镜戴起来比较像哈利.波特耶。」

  「哈利.波特戴就像哈利.波特,你戴就像气死哈利.波特!」东施效颦没学过呀?

  齐玮好不容易选中一副价格不菲的金丝边框眼镜,往正与隐形眼镜奋战的凌司霖脸上一比,感觉非常棒,于是愉快的花掉这个月的最后一笔零用钱买了下来,悠哉游哉的晃回凌司霖身边。

  「戴好啦?转头给我看看。」

  凌司霖站起身,缓缓的转过头。

  浅蓝色牛仔裤包裹着强劲修长的腿,搭配绛红色T恤,再加上一头乌黑短发,几绺发丝随意垂落额头,衬托出他俊美无俦的脸形,最棒的是没有大眼镜遮住脸庞,让他散发出一股贵族气息,可是……

  「凌司霖!」齐玮在看清楚他的脸后咬牙切齿的低吼:「你在干什么?」

  没见过这么爱在大庭广众之下自毁形象的人,他硬是把挺秀的眉毛画成蜡笔小新的粗眉,眼框下方则画上眼袋,外加几道樱桃小丸子专用的黑线,虽戴上了隐形眼镜,却没半点美感。

  感受到周围射来的怪异目光,齐玮气急败坏的拿出手帕为他擦脸,「快擦掉啦!」

  「小白、小白,不要生气嘛。」凌司霖微眯着眼,很享受齐玮的小手在他脸上抹来抹去的感觉。

  「你再学一遍蜡笔小新试试看,我保证把你的蜡笔小新VCD全部销毁。」她不客气的撂下狠话。

  「真的生气了?」凌司霖吐吐舌头,「我只不过是在裤子口袋里发现复习时用的黑色水彩笔,临时起意逗你开心罢了。」

  「你今年几岁啦?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吗?想让人家把你当白痴啊?」这家伙兴致一来往往就得意忘形,或者说,他从不把周遭一切放在眼里,是个表面谦和,实则狂妄得无可救药的人。

  「小姐,你男朋友好可爱。」年轻女店员羡慕的说,一双桃花眼不停的望向凌司霖,刚才她看见了他的真面目,虽然只有短短一瞥,也足够让她惊为天人,尤其他为了讨好女朋友不惜自毁形象,简直太完美了。

  看见店员小姐花痴得口水四溢,齐玮翻了翻白眼。搞什么?这女人没见过男人啊?以后不来这家店了,还有,凌司霖这副丑样子也能钓女人?真服了他!

  她想得出神,手上也不自觉地用力。

  「哎呀,你搓得我脸好痛!」凌司霖对她突然加重的力道表示不满。

  「活该!」她恨恨的说,但手上的力道却轻了许多。

  看到凌司霖努力擦却仍留着黑印的脸,她是越看越好笑,「哈哈!哈哈!」她一边帮他擦,一边忍不住大笑起来。天哪!成人版蜡笔小新,太好笑了。

  小时候也没见他有这么多鬼点子,老是被她耍得团团转,想不到长大后越变越宝,看来他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了。

  「就知道你会开心。」凌司霖眼里透出愉悦的光彩,近似宠溺的捏捏她的脸蛋。

  在她的面前,他毫无保留。

  那天回家后,齐玮才发现扁下去的钱包不知何时又鼓了起来,花掉的钱去而复返,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杰作。

  凌司霖的细心体贴让她窝心了好久,可是现在这种莫名的不悦又是因为什么呢?

  是她自己把他变回帅呆了的模样,他受女生欢迎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她相信他不会移情别恋,因为他们的感情基础早在穿开裆裤时就打下了,别人望尘莫及,开直升机都追不上;那么,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自己的伴侣受欢迎,正是自己骄傲自豪的地方,她应该仰天大笑三声才对,为什么她只有大哭三声的欲望?

  她隐约感觉到,日后的大学生活并不平静,这样的事情还会重演……

  铃铃铃--

  超响亮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把齐玮惊得浑身一颤,忍不住怒视电话。

  一定是凌司霖打来的,不接,让你去急死!

  「小玮,怎么不接?」高敏骅挑起一边柳眉问道。她用美丽的脑袋想一下就知道,这种时候只有小凌子会打来。

  默数到二十,齐玮才慢吞吞的接起电话:「喂?」

  (玮,你果然在家。)电话那头焦灼的声音清晰的传来,好似松了一口气后又道:(你别出门,我马上到。)

  「喂……」齐玮维持张嘴的姿势,半天才缓缓闭上。

  高敏骅微笑道:「听起来他快急疯了。」

  「他活该!」半小时后才发现女朋友不见了,让他急死算了!

  她嘟着嘴巴抱怨,心里却有一丝丝甜蜜。

  「哦!我更正,活该的人听起来快急疯了。」她从善如流的眨眨眼睛。

  「好像是吧。」一抹笑容终于挂上嘴角。

  还好他没彻底忘了她!

  「他在乎妳在乎得要死。」

  「有吗?」笑容有扩大的趋势。

  「应该说,小凌子从小就以你为中心,始终绕着你转。」

  「我怎么没感觉到?」嘴角完美的咧开,宛如绽放的昙花。

  齐玮现在觉得自己真傻,她根本没有不开心的理由嘛!学姐再美丽,霖还不是巴巴的回她身边来?

  听他在电话里急成那个样子,她有再大的气也不见了,连为了什么生气都快记不清了,想想自己还真没出息,唉!

  「小心眼儿,想笑就别忍着,不然我会觉得小凌子很可怜。」

  「妈,你根本是胳膊往外拐!」齐玮脸颊红红的反瞪回去。

  「谁教你不肯对我谄媚!还是小凌子好,专拣我想听的说,你一会儿可不能给他脸色看,万一他心情不好谄媚不出来怎么办?」

  「好啦、好啦!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齐玮漫不经心的说着,目光已经往大门口飘去。

  高敏骅满意的点点头,起身向卧室走去。她已经帮小凌子解除危机,剩下的就要靠他自己了,她这个准丈母娘可算是仁至义尽、功成身退,回房睡个美容觉先!

  「你--」急匆匆的赶来,原以为会一屋气焰腾腾,哪知满室火星皆无,只有伊人悠哉游哉的吃香蕉,凌司霖一时反应不过来。

  齐玮看见他,笑眯眯的招手,「过来吃香蕉。」

  他惊魂未定的走近,傻傻的接过一根香蕉,问道:「你没生气?」香蕉里没下毒吧?

  「神经病。」

  「为什么突然跑走不等我?」

  「无聊。」

  「为什么电话响了半天都不接?」

  「因为电话声突然响起来,差点吓得我灵魂出窍。」这是实话。

  凌司霖不动,紧盯着她三分钟,脸色才完全和缓下来,抹去额头上冒出的冷汗,这才放心的坐下来喘口气。

  「你从来没有不说一声就偷跑过。」

  「凡事都有第一次。」经老妈一劝,她此刻心平气和得可媲美圣人。

  「我以为你吃醋。」他挑明了说,见她平静如水,他的心反倒不太平衡。

  「我吃醋?」她忙不迭地吞下口中的香蕉,鼓起腮帮子瞪着他,「我吃过醋吗?你哪只眼睛见到过?这根本是莫须有的事情。」

  他的嘴巴张了又合,始终没胆把两人四岁时她吃一个小女孩吻他脸颊的醋,把人家的脸蛋咬出血印还留下疤痕的事捅出来,她或许忘了,他可还记得一清二楚。

  「有吗、有吗?没有对不对?」她可得意了,料定他不会自讨苦吃。

  凌司霖笑了,不准备给她满意的答案,也不打算说出她过往的「英雄事迹」。

  「吃妳的香蕉吧。」他把剥好的香蕉塞进她的嘴里,一边提防她噎着。

  可恶!她竟然没吃醋!

  不爽的人反而是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