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情非得已嫁给你

慕璇 故事大王 网络 2018-12-16 10:45 1925
2

  没有多加思考,她迅速结了帐,悄悄跟了上去,却在一处狭窄的巷弄中追丢了人。

  「奇怪了,人到哪里去了?」站在巷口,顾以薰东张西望地搜寻。

  突然,一道强大的力量从后头扑了上来,顾以薰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便被身后的力道狠狠地压贴到墙上。

  「你是谁?偷偷摸摸地跟踪我有什么目的?」听见她刚才使用的是普通话,于是殷聿修也用普通话问她。他一手狠狠地扣住她的手腕,一手则箝制住她纤细的颈项。

  他才刚从墓园离开没多久,便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于是他不动声色地躲进一旁的暗巷,等待对方现身。

  没想到跟踪他的人竟是一个身高只达他肩膀高度的娇小女子,王金昭派这样一只三脚猫来对付他?未免太小看他了吧!

  「抱歉……我没有恶意……」强烈的痛楚从被人箝制的颈项传来,顾以薰漂亮的五官全都扭成一团,困难地吐出话语。

  「说!是谁派你来的?」殷聿修仍未放松手上的力道。

  「好痛,你先放手……你这样子我没办法说话……」

  在衡量眼前的女人绝对没有脱逃的机会后,殷聿修倏地松开了手。

  顾以薰一时反应不及,整个人狼狈地跌到地上,膝盖跟手掌都擦破了皮。

  好痛,这男人未免太粗鲁了吧?虽然她承认跟踪他是她不对,但马路又不是他家开的,他有必要这样粗鲁地对待一个弱女子吗?

  「说!你鬼鬼祟祟地跟在我身后,到底有什么目的?」殷聿修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瞪着她,气势不怒而威。

  眼前的女人面容清秀,姿色中上,齐肩黑发配上白色碎花衬衫及浅灰色长裤,清新的气质颇像单纯的大学生。

  但是,尽管她的外表看起来再怎么无害,仍不能抹灭掉她刚才偷偷摸摸跟在他身后的事实。

  「我只是……只是……很崇拜你,想确认你是不是殷聿修而已……」说话的同时,顾以薰白皙的脸庞微微地浮出红晕。

  由于写小说的缘故,顾以薰经常会找一些现实生活中的人物来当作角色的范本,而她写的故事大多是商场竞争的情爱纠葛,所以看过不少商业周刊和杂志,各大知名企业总裁的背景跟经历,她都能背得滚瓜烂熟,如数家珍。

  其中,她最崇拜的,就是「海殷集团」的总经理殷聿修。

  殷聿修不仅年轻英俊,而且相当有商业头脑及领导者的气魄,几次专访中的睿智形象让顾以薰对他印象深刻。

  加上他俊帅的脸庞跟挺拔的身材,活脱脱就是罗曼史男主角的最佳代言人啊!

  顾以薰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香港街头遇见殷聿修,所以才好奇地跟在他的身后想确认一下,结果竟被他逮个正着。

  「崇拜我?」闻言,殷聿修一双剑眉蹙得更深了。

  身为「海殷集团」的总经理,这种听闻他雄厚的身家背景而对他发花痴的女人他见多了!美其名说是崇拜他,说穿了,她们也只是想藉着吸引他的注意而一圆豪门梦罢了。

  而且他刚才还瞧见这个女人偷偷用相机拍了他好几张照片,说不定她打算将这些照片转卖给报社牟利。

  瞥见殷聿修鹰眸紧盯着她手中的相机,顾以薰一阵心虚。她只是见到心目中的偶像,一时太兴奋了,所以忍不住偷拍了几张,他堂堂一个大男人,应该不会这么计较吧?

  她闪烁回避的目光,让殷聿修更加质疑她的动机,于是二话不说地伸手抢走她手中的相机。

  「喂!你干什么?」顾以薰吓了一跳,试图想抢回相机,只见殷聿修快速地在相机上头按了几个键后才扔还给她。

  她连忙心慌意乱地检查相机,结果发现殷聿修竟然将她相机里头所有的照片档案全部杀光了!

  「你太过分了!」那里头还有她稍早在温莎夫人蜡像馆拍的照片呢!

  「我还有更过分的你没见识到呢!需要我请律师跟你讨论恶意骚扰及侵犯肖像权的刑责吗?从你鬼鬼祟祟的跟踪行为看来,我甚至可以合理怀疑你对我有不利的企图!」殷聿修神情倨傲地仰高下巴。

  「你……」顾以薰脸色气得一阵青、一阵白,这男人是有被害妄想症吗?

  她脑中冒出了一大串骂人的辞汇,却硬是忍着气没有骂出来。

  毕竟以殷聿修的身分,要真是惹恼了他,恐怕会被他告到连内裤都得拿去典当。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点道理她还是懂的!深吸了口气,她冷着一张俏脸,扭头就走。

  顾以薰在内心暗自发誓,绝对要把下一本小说的反派取名叫殷聿修,在书里头好好大整特整他一番!

  奇怪的女人!

  见到她一脸悻悻然地离去,殷聿修盯着她的背影思索了一会儿,没打算再追上去。

  一来他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这女人要对他不利,二来凭她那蹩脚的跟踪技术,根本不值得他浪费时间。

  反正他记住了这女人的脸,下次她若敢再出现在他面前,那就休怪他不客气了!

  掏出深色墨镜架上挺直的鼻梁,殷聿修转身准备离开之际,眼角余光却瞥见了地上的白色物品。

  他弯下身拾起那个物品,发现是一支随身碟。

  这是刚才那个女人的?

  殷聿修挑高眉头,回想起刚才她闪烁其词的可疑模样,说不定这随身碟里头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思及此,殷聿修双眉紧皱,收拢了手心,将那枚小巧的随身碟收进口袋里头。

  「奇怪……到底掉到哪儿去了?」坐在地铁站旁的休息椅上,顾以薰满头大汗地将侧背包内所有的东西全倒出来翻找过了一遍,急得快要发疯了。

  她记得稍早在餐馆拿出钱包结帐的时候,还看见随身碟好好地放在侧背包里头,但就在刚刚她准备买车票的时候,才猛地发现自己竟然忘了将侧背包的拉链拉上!她赶忙检查了一下里头的物品是否都还在,却发现随身碟不见了!

  她焦虑地抓着头,拚命在脑中回想究竟是掉去哪里了。

  啊!该不会是刚才被殷聿修推倒在地上的时后掉出来了吧?顾以薰在心底惊叫。

  那支随身碟里可是有她所有稿件的原始档案,就连这次书展套书的稿件备份也在里头啊!

  要是不见了,等于她这么多年来的心血全没了!

  而且如果下星期一没准时把稿子交出去,书展预定的套书开天窗,书曼绝对会把她的头扭下来当足球踢!

  想到那可怕的画面,顾以薰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不行!她得赶快去把随身碟找回来不可。

  思及此,顾以薰心头一凛,胡乱地将所有的杂物扔进包包里头,匆忙起身往回头路奔去。

  结束了一整天疲劳的会议轰炸,殷聿修眼中精光未减。亚曼尼深色西装包裹着他高大挺拔的好身材,他挺直背脊,修长双腿踩在光可监人的深色地板上,恍如一头在都市丛林中巡视领地的优雅黑豹。

  走出电梯,来到停车场,殷聿修才刚准备开启车门,一抹白色身影就突然从一旁的柱子闪了出来。

  殷聿修警觉地迅速闪身,抡起拳头正要挥向对方,却在瞧见对方的面容时及时收住了手。

  「怎么又是你?」殷聿修皱紧浓眉,这女人怎么老是阴魂不散?

  惊觉自己挺直的俏鼻差点被拳头挥中,顾以薰瞠大双目,光洁的额头差些冒出涔涔冷汗,不过她仍旧没忘记自己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殷先生,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再来打扰你的,只是我想问你有没有看见我的随身碟?」

  今天下午,她快速地回到遇见殷聿修的巷口,却怎么也找不到遗失的随身碟。

  她询问了几名路人,他们都说没有看到,刚巧一旁店家顾店的老伯告诉她,说有看见一名穿着白色衬衫的高大男人弯下身从地上捡起了某样物品。

  她猜想,随身碟极有可能被殷聿修捡走了,于是她又马不停蹄地赶来「海殷集团」,趁着警卫不注意时,偷偷溜进集团大楼的停车场。

  幸好她最近曾在一则殷聿修出席政商界宴会的新闻中,瞧见他开着银色的保时捷到场,而她碰运气地找遍了整个停车场,发现真的有一辆银色保时捷,于是她大胆地守在这辆保时捷旁,在喂了五个多小时的蚊子之后,总算让她见到殷聿修了!

  「随身碟?」殷聿修挑高一边的眉头。

  「是的,就是一支白色的随身碟,上头还印了一只哆啦A梦的图案,那里头有我很重要的资料,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顾以薰忙陪着笑脸,深怕殷聿修不还她。

  「没看见。」殷聿修的脸色很臭,他还没检查过那支随身碟里头到底有没有不利他的资料,怎么可能轻易地还给她。

  闻言,顾以薰心底一凉,像是跌入了万丈深渊。

  完了,距离交稿只剩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仅有的备份档案也不见了,教她怎么生出十万字来?她脑中已经开始浮现编辑满脸杀气,拿着一把菜刀在磨刀的画面了……

  可是……不对呀!根据那个顾店老伯的描述,年约三十多岁、穿着白色衬衫的高大男人,的确像极了殷聿修啊!况且那条巷子地处偏僻,经过的人也不多,这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除了殷聿修外,不可能还会有其他人捡到吧?

  说不定他分明捡到了,只是不愿意还她而已。

  「殷先生,拜托你再想想看,如果找不到那支随身碟,我会死得很惨的!」她试着对他动之以情。

  「那你就多保重吧!」殷聿修毫无同情心地开口,移动脚步就要越过她。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呀?」见他一点同情心都没有,顾以薰恼火了。「那支随身碟对你而言一点用处都没有,却是我呕心沥血的心血结晶呀,你要是不还我,我就去跟媒体记者爆料,说你堂堂一个大老板抢走我这个弱女子的东西不还我!」截稿日在即,她豁出去了,压根儿顾不得自己说了什么。

  闻言,殷聿修蓦地回过头,深邃锐利的黑瞳几乎要喷出火焰,他从齿缝里一字一句地迸出话来。「你再说一次!」他生平最痛恨被人威胁了!

  「我……」被他的气势吓到,顾以薰语气一软,眼眶泛红。

  呜呜呜,她真是倒霉透了!来到香港什么都还没玩到,笔电就先被人给偷了,接着相机也遭殃了,如果现在连随身碟也找不回来,她不如去跳铜锣湾算了!

  「殷先生,拜托你,那随身碟里头的资料对我真的很重要,只要你还给我,我保证马上消失,不会再多打扰你一秒钟……」说着说着,顾以薰一个哽咽,忍不住啜泣起来。

  看见原本气焰嚣张的女人,突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殷聿修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他最讨厌女人在他面前哭哭啼啼的,看了就令人心烦!

  她那个愚蠢的随身碟里到底存了什么?

  恐怖分子要轰炸掉白宫的机密消息,还是政客内线交易的证据?

  察觉殷聿修铁青的脸色及深锁的眉宇,顾以薰发觉他似乎很怕女人哭,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地蹲了下来,抱住殷聿修的大腿,眼泪像是不用钱地狂喷。

  她知道这样死缠烂打非常丢脸,但是丢脸事小,要是救不回稿子,那才真的叫世界末日啊!

  于是,偌大阴暗的停车场里,回荡着顾以薰响亮哀戚的哭声,伴随着惨绿的光线,更增添了几许悲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