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短篇小说 言情小说 查看内容

爱我别小气

季荭 雅悦 网络 2018-12-15 10:58 497
文/ 季荭
  每个认识或见过乔爱伦的人都知道,她不属于那种会令人惊艳的美女,也不是清秀婉约的典雅佳人,她……有种独特的韵味。

  怎么个独特法呢?嗯,她的身材算纤瘦型的,窈窕不丰满,留着一头直顺及腰的发,黑软的发丝挑染了几撮时髦而前卫的葡萄紫,尖尖的瓜子脸,飞扬的眉,明亮的丹凤眼,挺直的秀鼻,还有一张有点丰润,但抿起来却显得倔强的唇。

  这样的五官看起来不算漂亮,但却能让人想再看第二眼;深深的仔细打量她之后,你会觉得她很耐看;然后再看第三眼呢,你的感觉一定是「她很吸引人」,你也绝对会打从心底承认,她有着能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的野性,却又揉和着几分迷人的纯真魅力。

  当然啦,如果你有幸再紧盯着她不放,想瞧她第四眼的话,你铁定会被她瞇起的厉眸回敬!然后她会将手中的笔射向你,那射掷的强劲力道,绝对可以将胆敢用眼神轻薄她的人射穿一个洞来。

  哈,这就是乔爱伦直率的真性情。

  这样一个真性情的女人,很能吸引男人的青睐,但却也常令男人逃之夭夭。

  不过男人这种生物,在乔爱伦的生命中占不了多少的分量。一来她经济独立,不必靠男人养;二来她从不想谈恋爱,不必找男人的胸膛倚偎;三来,她没时间。

  忙忙忙……她的生活中充斥着一个字,那就是「忙」。

  忙到没时间睡觉是家常便饭,忙到没时间吃饭喝水那很自然,忙到没时间上厕所也绝对不是瞎掰,忙到没时间抬头看一眼身边想对她放电的帅哥,哈,这可是常有的事!

  「电梯,等等--」乔爱伦一身俐落的白色裤装,细颈上系着黑白圆点丝巾,一手提着notebook,一手在腋下夹着大量的书报,来不及伸手按钮制止快要合上的电梯门,只好伸出一只修长的腿,用她昂贵的金色高跟鞋抵住门,再硬将半个细瘦的身子卡进门缝,试图将电梯门给撑开。

  「小姐,这是私人……」站在宽敞豪华电梯内的连尔达,微讶的看着以身体卡住电梯门的女子。

  「我赶时间,这电梯这么宽敞,借搭一下不会少一角吧?」挤挤挤,她甩动一头长发,窈窕单薄的身子很努力的将电梯门给撑开,然后迅速闪进电梯内。

  「是不会,妳请吧。」借搭一不是不会少一角,不过这女人也未免太没礼貌了吧,闯进了他的地盘却连一声抱歉都没有

  连尔达不是小气的男人,他大方的让乔爱伦进入电梯里。

  乔爱伦也不客气,一进到里面就找了一个角落,将书报重重的放下,然后忙碌的在斜背在身上的大包包里东翻西找。

  「几楼?」连尔达将她忙碌的动作看在眼里,见她似乎没有按楼层键的打算,他几不可见地挑动那双英气的浓眉,犹豫了下后开口询问。

  「十二楼。」她头抬也未抬地顺口应道,简洁有力的连句谢谢都没有。

  连尔达微皱起眉心,修长的手指按下了十二楼;在他按键的同时,由明亮镜面中他看见她腾出空着的手拨打手机。

  不一会儿,手机接通了。「怡婷……哈啰,哈啰~~妳听得见我说话吗?」

  安静的密闭空间里,只有她微喘又上扬的急促讲话声,有点扰人,连尔达眉心的皱痕加深了些。

  「怡婷,我是爱伦啦!告诉妳,我找到了,这是一颗丰润饱满的金色珍珠,看起来高贵又迷人,搭配金夫人的礼服绝对完美……嗯,真是太棒了,那就这么办,我等一下请快递送过去,妳马上联络金夫人来看,如果她满意的话,叫阿麦和馨馨马上进行拍照访谈……OK,那这事就这样办了。对了,我人到旅行社了,我过来拿机票,晚上要飞香港,会停留一天半,后天中午到上海,星期天上午十点多回来,妳记得派人到机场接我……好,我知道,嗯……拜了。」

  收线,她低头将手机塞进大包包里头。

  一连串毫不拖泥带水的讲话声,还有在这收讯不佳的电梯内打手机的举动,都可以看出她是个做事极有效率的女子。

  连尔达站在一旁,虽然他无意听乔爱伦的讲话内容,但是却不得不听。因为在这个小空间里,即使她再怎么压低声量,他绝对都听得到,况且她还是用较一般音量还略大的声音在讲电话。

  他并非刻意打量这个硬是用纤细的身子、不太优雅的动作撑开电梯门的女子,实在是她动作太引人注意,而且还一点都不客气的不停讲话,所以他才会拨空注意了她一下子。

  刚刚淡瞥她一眼,连尔达没什么感觉,接着他无聊的又注意她第二眼,顺便问她搭到几楼,突然发觉她还挺正点的,然后她哩啪啦的说话声引得他又睐过去一眼,正巧瞧见她拨发并眨动浓密羽睫的动作,欸……没想到她是一个还满能入眼的女子。

  说不上她哪儿美,但她确实是个颇能引起男人注意的都会女子,尤其那脸蛋的肌肤看起来更是吹弹可破,细嫩得不可思议。

  就在连尔达打算再多注视她一眼时,电梯已经抵达十二楼。

  乔爱伦瞥了眼灯号显示,迅速弯下身捞起刚才被她随意搁在地毯上的书报,长发微微一甩,纤细窈窕的她在电梯门才刚打开一半时就往外冲了出去。

  连尔达挑高眉毛,看着那个从头到尾看都没看他一眼、连句谢谢或抱歉都没有的失礼女人,很快的从他眼中消失不见。

  嗯哼!很少……不,正确来说,应该是「从来」没有女人遇见他会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连看都不看上一眼的,这个叫「爱伦」的女人,是头一个。

  电梯的镜门在连尔达调回目光时,又缓缓合上。

  这回没有人再冲过来挤电梯门,电梯很顺利的直直往上升到顶楼。

  十六楼至顶楼的范围是「连氏集团」所属的「利达饭店」所有,今天在顶楼总统套房内的宴会厅里有一场私人宴会,而连尔达正是今晚这场盛宴的主角之一。

  约莫四十坪大,格调高雅、装潢古色古香的小宴会厅里,摆了一张实木仿古圆餐桌,席间聚集了十来个人。

  今晚是「连氏集团」的龙头连隆和至交「蔡氏集团」的蔡方,两人固定每年举办一次的宴会。

  连家和蔡家往来向来密切,所以两家的后辈也都相当熟识,与其说今晚是朋友聚会,不如说是家族餐叙还比较贴切。

  「老蔡啊,你到底答不答应这门亲事?你不点头的话,我待会儿怎么向我的孙子交代?他可是盼着娶你家漂亮的孙女等了快二十年了……」

  白发斑斑的连隆年近八十,可是还是精神爽朗、老当益壮,说话的声量响亮如洪钟。

  「欸,连兄啊,小绫就在这里,你别问我,还是直接问她比较快吧!」

  被点名的蔡方,年岁也和连隆相当,只不过看起来比较苍老一些,精神也不太好,显然近年来被病痛缠身的他并不怎么好过。

  蔡绫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看着精神不佳的爷爷,所有的无奈和挣扎都写在眼中。「爷爷,我还不想嫁啦!连爷爷,你就别逼我了好不好?我想尔达也跟我一样,一点结婚的意思都没有。」

  她知道爷爷是怕自己的病体熬不过,想趁有生之年看她披着嫁裳幸福的出嫁。她也想孝顺爷爷,让爷爷高兴的看她出嫁,可问题是她并不爱连尔达啊!如果为了这样的理由,就委屈自己嫁给一个她从小视为大哥的男人,那不是很奇怪吗?

  「尔达他想结婚想疯了,要不他待会儿来妳自己再问他--」连隆简直是睁眼说瞎话。

  其实这是他和连尔达商量好的,他知道老友蔡方的身体状况不好,所剩日子已经不多了,因此他想乘机凑合这两个年轻人,就当是演演戏的先订个婚,让蔡方高兴高兴,也许这样一来能让蔡方的病情有所改善,能多陪他这个朋友几年。

  「好,待会儿尔达来我帮妳问问他,我知道女孩子家脸皮薄,这种事不好当面问。」听老友连隆这样说,蔡方宽心多了;在他有生之年,如果能看到唯一的孙女漂漂亮亮、风风光光出嫁,他死也瞑目了。

  蔡绫压根儿不信有这回事!连尔达那家伙前些日子才跟她提到,他是个聪明的男人,绝不会笨得被婚姻束缚住,这些话言犹在耳,今天哪可能会突然产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爷,不要啦,尔达他怎么可能--」她瞪着爷爷惊嚷。

  「哦,我听到有人提到我的名字了!亲亲,我听见的好象是妳在叫我吧?」连尔达突然现身,卓尔不凡的外貌十分抢眼,他的笑声低沉而充满磁性,他的手亲昵的搭在蔡绫光裸的香肩上,薄唇噙着笑,一双星般的黑瞳对一脸惊讶的蔡绫眨着。

  亲亲连尔达简直是陷害她!

  「连尔达,你来得正好,你快跟我爷爷澄清啦,我们之间从来就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你不可能会想娶我……」

  不管,还是先解释再说,要不然被爷爷误会了岂不糟糕?

  「亲亲,妳太伤我的心了,我是真的很爱妳,想要娶妳为妻呀,妳为什么老是拒绝我呢?」连尔达没应蔡绫的要求对蔡爷爷解释,反倒自个儿演起戏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昏头了吗?还是变笨了?」蔡绫傻眼。

  「小绫,妳怎么这样说尔达呢!尔达可是柏克莱大学企管硕士,将来要继承『连氏集团』的人,怎么可以随便就被妳骂笨?」蔡方脸色不悦的低斥孙女。

  小绫简直没有分寸,让老友连隆看笑话了。

  「蔡爷爷,没关系,小绫爱骂就给她骂,我喜欢。」连尔达潇洒落坐,就坐在蔡绫的旁边,笑着替蔡绫缓颊。「蔡爷爷,我真的喜欢小绫,如果蔡爷爷不反对的话,我连订婚戒指都准备好了,我看今晚我和小绫就办个订婚宴吧!」

  伸手从西装口袋拿出精致绒盒,他在蔡绫愕然的抽气声中,当着两个长辈的面打开了盒子,一只蒂芬妮三克拉粉钻闪亮出现在四人眼前。

  「哈哈,我赞成尔达的主意,虽然今晚的场面可能太小,会委屈小绫,不过老蔡你放心,将来的婚礼我一定办得风风光光,绝对给足小绫面子。」连隆拍胸脯向老友保证。

  蔡方当然可以看出连隆的诚意,他转头看着孙女。能嫁进连家是多少女人抢破头都争取不到的机会,现在简简单单就被蔡绫给捷足先登了,若不把握岂不可惜?

  「小绫啊,人家尔达是真的爱妳,想娶妳为妻,妳还不快点头答应……」蔡方的声音因激动而微微哽咽。

  自从两年前独子和媳妇车祸身亡后,他身边就只剩这个孙女了,庞大的家业还等着可以信任的人来扛,而他最中意的人选就是尔达了。

  「爷……」蔡绫无法响应,因为震惊过了头,她只能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瞪着连尔达那一脸俊雅非凡的笑容。

  「蔡爷爷,我看蔡绫她是害羞啦,我想我还是私下跟她求婚好了。」说着,他起身拉着蔡绫离席。「爷爷,待会儿爸妈和叔叔伯伯他们来,麻烦你们跟他们说一声,我和我未来的老婆约会去了,今晚就不来陪他们喽!」

  「去去去,年轻人恋爱去,不用陪我们老人家啦。」连隆摆摆手,开怀笑着赶人。

  「快去吧,别管我们了。」蔡方欣慰的眼神也透着万分的期待,他期待连尔达能让自己的孙女得到幸福。

  「谢啦!」

  亲密地搂着还陷于怔愕状态的蔡绫,连尔达向两位老人含笑道谢,随后踏出宴会厅,快步穿堂过户离开总统套房,踏入回廊。

  总统套房的门一关上,蔡绫即刻激动的抓住连尔达的领带,用着存心勒死他的力气紧紧拉着。「尔达,你非得给我一个解释不可!刚刚--」

  「咳咳……小绫,妳别激动……咳咳……快放手!否则勒死我了,就没人可以解释给妳听了……」俊脸发青,他险些成了蔡绫的手下冤魂。

  啧!想不到她人长得漂亮,气质又优雅,看起来像是娇娇弱弱的女孩,结果力气居然这样大?!

  「你非得好好给我解释清楚不可!」气怒的松开手,蔡绫双手插腰,美眸燃着火焰。「否则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在日本苦学三年的合气道功夫有多厉害--」

  哼,别看她纤瘦娇弱像是不禁风吹的样子,她的身体可是「硬朗」得很,而且还拜师学过真功夫的。

  「要听解释当然行,不过我们得换个地方。」哇,原来这妮子到日本不只是学服装设计而已,还偷偷学了「武功」喔!

  看来,为了保命,他可得好好跟她将事情解释清楚才行。

  提着行李,穿著简单衬衫领的上衣和洗白牛仔裤,脚踩着夹脚凉鞋,乔爱伦像风一样卷进家门,一进门就将行李一甩、凉鞋一踢,整个人躺进客厅那张老旧的布沙发里。

  从楼下一路冲上五楼来,瓜子脸上透着粉晕,粉唇微张喘气。

  「爸,我回来了。你今晚有没有煮饭?我好想吃你的卤猪脚哦!」到香港和上海一个星期,因为忙碌加上三餐口味不合,吃得比平常少,所以她已经够瘦的身材很明显的又瘦了一小圈。

  「有啦!妳昨天就打电话回来交代了,我敢不煮吗?」乔爸退休前是某家中式大餐厅的厨师,他的手艺超赞的,尤其是卤猪脚这道私房菜,每回只要端出这道菜,平常饭量不多的乔爱伦就可以胃口大增的多吃两碗饭。

  苏~~一想到待会儿有卤猪脚可以配饭,乔爱伦就开心的流起口水来。「哇,还是老爸对我最好了!不像妈--」

  「咳咳咳……」乔爱伦话才开头,乔爸就猛咳起来,打断了她的话。

  「爸,你感冒了呀?」乔爱伦从沙发坐起身,担心的看着手拿锅铲、眼睛猛眨的老爸。「还是你眼睛不舒服?」

  「我,咳咳……好得很,我只是……咳……」

  这叫「暗示」不知道吗?乔爸对女儿平日在外头工作时的精明伶俐感到骄傲,但对她在家时那少根筋的胡涂可就不太敢领教。

  「爸~~你感冒很严重耶,怎么没去看医生呢?是不是妈她又一天到晚只顾着帮人家作媒,却没空陪你去看病?」

  「不、不是啦,爱伦,妳别老爱说妳妈,妳妈她……」厚,暗示看不懂,那只好明讲了。

  「爸,妳别又替妈说话。」乔爱伦嘟起嘴。「真不晓得妈是怎么了,当媒人当上瘾了吗?老忙着向别人推销自己的女儿,活像我已经七老八十嫁不出去一样……拜托~~我今年才二十七岁而已耶!」

  一说到这个,乔爱伦就一肚子闷气。她家老妈一天到晚去邻居家串门子探消息,看哪家有亲戚的儿子未婚,要不就问人家有没有认识什么青年才俊,目的就是为了早日把她嫁出去。

  「爱伦!不要再说了--」乔爸忍不住哀嚎。

  女儿抱怨这么多,铁定全被他那在阳台拈花惹草的老婆子听见了。哎~~这下子,家里又有场暴动要发生了……

  「为什么不能说?趁妈不在家,我偏要把我心中的委屈一吐为快!」义愤填膺的从沙发上跳起来,乔爱伦双手插腰在客厅走来走去。

  在这个家,凡事都由她老妈作主,平常一家人都不敢跟老妈挑衅,只除了老妈不在时,他们才能逮到机会小小吐诉委屈一下。

  「爱、爱伦,老爸建议妳,有话等吃完饭后再说好了……」乔爸瞪大牛眼看着女儿后面,轻轻推开玻璃门和纱门走进屋内的老伴。

  看老伴脸色不佳,乔爸在心里为宝贝女儿捏了把冷汗。

  「爸,我……」乔爱伦才要向老爸抗议他的阻挡,没想到后面却传来让她肝胆俱裂的声音--

  「既然她要说,就让她现在说!我倒要看看她有几个胆敢在我面前抱怨!」

  猛然回身,纤细的身子在客厅中央僵住,变成化石。「啊~~妈……妈呀,妳怎么在家?」

  「我不在家,就听不见我大逆不道的女儿这样精彩的抱怨了。」哼,她平日的辛苦是为了谁?一天到晚去向邻居探消息也是为了女儿好,可现在女儿却把她说成这样?!

  走进屋内,乔妈一屁股坐进刚才乔爱伦坐的那张旧沙发,双手抱胸,保养得宜的脸蛋有着怒气。

  「妈……我……爸……你帮帮我啦!」紧张的吞了吞口水,乔爱伦回头向老爸求救。

  「我厨房忙,妳们母女俩自己『好好』聊聊吧!」乔爸爸无能为力,拿着锅铲马上飞身遁入厨房,离开这是非之地。

  乔爱伦俏脸顿时发青。

  回过头来,面对老妈一脸怒气,她直觉自己这回铁惨了!「妈,对不起,我……」

  「除非妳答应我,下星期听我的安排去相亲,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妳!」乔妈废话不多说,直接呛出条件。

  她就知道,老妈铁定会趁火打劫……乔爱伦在心里哀嚎,然后重重叹一口气。

  她有一千万个不愿意去和某个陌生男人在餐厅里大眼瞪小眼,干耗时间瞎聊天!这样的蠢事自从她上回被逼着做过一次后,就发誓再也不要重蹈覆辙了。

  可是她现在踩到了地雷,这地雷爆炸起来的威力非同小可,假如她不好好安抚老妈的话,她将来铁定别想顺心度日!

  乔爱伦苦着白皙俏脸,苦思挣扎良久,直到乔爸都做好了一桌子饭菜,探出头来喊她们进饭厅吃饭,肚子早已饿扁的她终究不敌美味猪脚的召唤,还是忍痛泣血的点头了。

  「好啦,我去就是了。漂亮的大美女妈妈,这样子妳可以消消气,原谅我了吧?」心里虽然还想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可是一看到老妈的臭脸,她也只能投降了。

  「哼!要取得我的原谅,到时候再说。」乔妈冷冷地一哼,起身走进饭厅。「阿乔仔,今天的卤猪脚不准给小伦吃太多,只给她一块就好。」

  呜……老妈真狠!

  客厅里的乔爱伦,跟她无缘的卤猪脚说拜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